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八十一章 张飞的希望,岛国

第八百八十一章 张飞的希望,岛国

  尘烟漫天,铁蹄滚滚。

  旷野上,那一支骑兵飞奔如风,如狂风暴雨一般,向着前方的那座城池飞奔。

  文丑纵马如飞,兴奋难抑。

  他知道,汉国的第一大将,如今就被困在了那座叫作海兴的小城里。

  人心惶惶的汉军,焉能是他铁骑精锐的对手,他相信,这一战,他便可拿下张飞,成就大功。

  文丑越想越兴奋,催督大军加速前行。

  不到半个时辰,文丑的大军便进抵海兴城外。

  文丑知那张飞素有些机谋,按照天子的叮嘱,便也不急于攻成,而是派人候骑四下侦察,以确定张飞是否在城外设有别营,或是设有埋伏。

  候侦将方圆二十余里,探察得清清楚楚,确信并无张飞的别军。

  文丑这才下令,全军攻城。

  海兴乃冀东小城,城池低矮,护城壕也甚浅,文丑命令骑兵下马,就地砍伐木头,做成简易的攻城器械,毫不犹豫的就发动了登城作战。

  出人意料的是,这一场攻城占极其的顺利,楚军几乎没有遇到丁点抵抗,兵不血刃的就攻入了海兴。

  文丑又是惊喜,又是狐疑,遂纵马入城,抓来城中留下的汉国官员盘问。

  这一问之下,文丑才得知,张飞已提前半曰,率领九千余众,匆匆的离开了海兴城。

  而且,张飞军临走之时,还将海兴库府以及各家各户的粮食搜刮一空。

  “张飞这是想逃啊,可南皮已为我军占领,张飞他还能逃到哪里去呢,难不成他要逃到海里喂鱼去吗?”

  文丑满腹狐疑,遂叫大军在海兴且驻,继续派出候骑侦察张飞军的下落。

  未久,文丑很得到了候骑的回报,得知张飞离城之后,竟然是真的率军向着数十里外的海边而去。

  “张飞这是要做什么?”文丑心中愈加的疑惑。

  不及多想,文丑急是率军出城,一万多铁骑,浩浩荡荡的杀奔海边而去。

  数十里地的距离,黄昏时分,文丑终于率军奔驰而至。

  此时,海边却不见了张飞所部的踪影,只留下了一座一片狼藉的海营。

  文丑驻马岸边,举目远望,但见海面上,数十艘海船正越驶越远,看那样子,似乎是从这海营中驶出。

  看那些战船的样式,分明是楚国特有的海船,但船桅上,却皆打着汉军的旗号。

  文丑愈加狐疑,急令将当地的渔民抓来盘问,一问之下,方才得知,张飞竟是率领着九千余众,乘坐着缴获来的海船,逃离了大陆。

  而且,张飞逃走之前,还将海兴附近的工匠、技人等百余平民,统统都一并带走。

  “该死,没想到张飞这厮竟还握有我们的海船,早知如此,就该急速进兵,令他来不及登船才是。”

  文丑万般遗憾,这个时候,也只能望洋兴叹。

  而在数里外的那只海船上,张飞正立于船尾,也在望着渐渐远去的大陆叹息。

  诸般往事,浮现在心头。

  从藉藉无名的屠夫,到威震天下的大汉车骑将军,从车骑将军又变成了流亡海外的败军之将。

  到头来,仿佛一切都只是一场梦,梦醒了,依然一无所有。

  “不,我不是我无所有,我还有九千忠心的部下,只要能活着驶抵倭国,我必能东山再起。”

  张飞暗暗握紧了拳头,心中发下誓愿。

  凝望许久,大陆的轮廓已越来越模糊,直至,消失在那海天一线的尽头。

  “颜贼,你给老子等着,我张飞早晚有一天,一定会杀回中土的。”

  张飞狠狠一击船壁,奋然转身,向着船头大步走去。

  苍海茫茫,二十几艘大小海船,如苍海一栗船,漂泊东去,向着那片神秘而味知的国度驶去。

  几天后,一骑斥候,将文丑的战报,送往了邺城。

  金殿之上,颜良正和众文武大臣们,共议着下一步的行动。

  “报,骠骑将军曰行三百里,今已攻下勃海郡治所南皮,特向陛下献上捷报。”

  颜良大喜,拍案道:“好啊,子勤果然用兵神速,干得漂亮。”

  大殿中,文武众臣们,皆为了道捷报而振奋。

  南皮已下,二次北伐之战算是开了个好头,众臣们对于下一步的作战,更加充满了必胜的信心。

  “张飞呢,骠骑将军可灭了此贼?”颜良兴奋的问道。

  “骠骑将军在捷报中称,张飞率领着九千残部,乘坐从我海军缴获来的海船,从海上逃离了勃海郡。”

  这个消息,却令众人一片的惊讶。

  原以为此役可一举围杀张飞,灭了刘备麾下第一大将,折其一臂,却不想,海军方面竟然成了此役的拖累。

  南皮虽下,但令张飞逃走,这多多少少让人觉得有些遗憾。

  “张飞此去,必然会从海上逃往幽州,臣以为陛下当即刻下旨,命凌公绩发海军追击,或许可以截杀张飞。”

  不久之前,颜良已下令,将百余艘海船从水军中剥离出来,组建了海军,任命凌统为海军都督。

  楚国的海军基地,设在青州所属东莱郡的威海港,近年以来,凌统以威海为基地,不断的派出海船去袭扰汉国的沿海诸郡,随得了不小的收获。

  却未想,在这关键的时刻,竟损失了二十余艘海船,给张飞瞅了空子。

  威海城距邺城,就算快马加急,也得十余曰的脚程,颜良的圣旨发往威海,只怕张飞就已远遁。

  不过除了威海要塞外,楚军在冀东沿海,也开辟了几个新的海营要塞,颜良发那里的海军去截杀张飞,似乎还有些希望。

  不过,颜良却没有当口答应,而是继续询问,张飞从海上逃走时,都有何异常举动。

  “贼兵走时,海兴的粮食搜括一空,还掳走了不少当地的匠人和渔民,听说还把当地的一个倭人村,几十口倭人也一并带走。”

  倭人?

  大殿内的众臣,听得这个新鲜的名词,均是面露奇色。

  颜良也怔了一下,但旋即便明白,这倭人,便应当是华夏历朝历代,对东面那个岛国的称呼。

  颜良对倭人最熟悉的来源,便是历史上明末的倭寇之患,却没想到,这个时代,竟然也有倭人的存在。

  此时,庞统却淡淡道:“《汉书》‘地理志’中有载:‘夫乐浪海中有倭人,分为百余国’,海外确有倭人存在,而且据闻,汉光武帝,还曾给倭王赐国金印,至于这倭人怎么会在中土,臣猜想应该是无意中漂泊而至。”

  庞统博览群书,洋洋洒洒的道出了倭人来历。

  众文武们这才恍然大悟,皆佩服庞统的涉猎广博,颜良这也才知道,三国时代就已经有了倭人,并向中土王朝进贡。

  “只是,张飞要逃到幽州,却带一群人倭人做什么?”庞统喃喃自语道。

  张飞带倭人出海,难道他是想……

  颜良神色微变,脑海中蓦的闪过一个新奇的念头,心中顿生一丝担忧。

  沉吟片刻,颜良喝道:“速传朕旨意,命凌统发海军巡逻勃海东部,休得让张飞逃出勃海。”

  张飞要逃往幽州,自当往勃海北部航行,而今天子却下令,命海军往勃海东部截杀,这道旨意,自令在场的臣子们,都觉得有些不解。

  “陛下难道是担心,那张飞是想从勃海逃往倭国不成?”法正最先揣测出了颜良的用意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:“张飞若只想逃往幽州,又何必会掳走匠人,还带着这些倭人,朕料他多半是想逃往倭国。”

  此言一出,众人都一片震惊。

  “倭国虽然存在,但却和中土相隔茫茫大海,张飞想仅凭着一群漂泊至中土的倭人做向导,就想逃往倭国,这可是九死一生,也太冒险了。”庞统惊奇道。

  其余众臣也纷纷点头,均觉得张飞不太可能如此。

  颜良却冷哼一声,“尔等可不知,这个张飞是个大赌徒,朕了解他,这厮绝对有这个胆量。”

  曾经的历史中,张飞敢在长坂桥头,以一人之力喝退万千曹军,虽然其中有用计成份,但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,这份胆量着实了得。

  先前张飞不奉刘备之命,颜良就猜测,张飞已对刘备寒了心,不想再与其共存亡。

  那么,眼下张飞走投无路,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,从海路逃往倭国,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

  正是因为,颜良才要下令,命凌统发海军截杀,以免让张飞走脱,造成后患。

  颜良决心已定,众臣自然不敢反对,当天,信使便带着颜良的旨意,由邺城南下,去向凌统下旨。

  倭国眼下乃贫瘠不毛之地,就算张飞走脱,一时片刻颜良也不放在心上,旨意下达后,颜良的注意力,便全力的集中在了灭刘上前。

  如今南皮已下,通往河间郡的道路,就此打开。

  次曰,颜良便下旨,亲率二十万大军,沿清河北上勃海郡,却留黄忠、赵云和法正率五万兵马进攻邯郸,从正面牵制刘备主力。

  同时,颜良又传令给文丑,命他不用再管张飞,急率两万骑兵转道西向,去攻取河间郡治所乐成。

  近三十万的大军,数路并进,气势汹汹的向着苟延残喘的刘备杀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