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八十二章 直插刘备的后庭

第八百八十二章 直插刘备的后庭

  巨鹿。

  楚军军队集结,即刻大举北进的消息,早已遍传全城。

  巨鹿城中,人心震动,尚未接战,一股失败主义的情绪,便如瘟疫一般,在军中疯狂的扩散。

  御殿中,刘备满脸凝重,不安的踱步于帐中,等候着最新的情报。

  未久,陈到带着一脸的凝重,匆匆入内。

  陈到这般沉重的表情,刘备早已看烦,他知道,必是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。

  刘备却故作镇定,淡淡道:“怎么,莫非邯郸已经失守了吗?”

  他这般口气,仿对于邯郸的失守,早有意料之中一般。

  因是邯郸地处平原,不利于坚守,故刘备才会撤离邯郸,前来巨鹿一带设防,实际上,刘备早就打算放弃邯郸。

  前番情报中称,颜良令黄忠率军先行北上,那般样子,自然是打算攻下邯郸,然后再大举北上,故在刘备看来,眼下最大的噩报,无非就是邯郸失陷而已。

  “不是邯郸,是南皮,勃海最新的情报,颜贼发两万大军,星夜兼程沿清河北上,突袭南皮,城中守军措不及防,南皮城已然失陷。”

  惊雷,当头而落。

  不仅仅是刘备,就连旁边轮椅上的诸葛亮,此时也是满脸的震惊。

  “怎么可能,颜贼不是想攻邯郸吗,怎会突袭南皮?”刘备惊疑万分,冲着陈到吼叫。

  陈到也满脸难色,自不知为何会如此。

  诸葛亮却恍然而悟,忙道:“颜贼必是想先克南皮,再攻河间,绕过我巨鹿防线,从侧面断我们的后路啊。”

  诸葛亮一语点破,此时才意识到了颜贼的真正计划。

  刘备身形剧震,猛然间惊悟。

  惊恐之下,刘备怒叫道:“那车骑将军呢,他坐拥三万大军,焉能坐视南皮被楚贼袭据?”

  “楚贼来势太快,杀至南皮城下时,车骑将军尚屯兵海兴,根本来不及救援。”陈到苦着脸道。

  “这个翼德,他不遵朕的旨意,现下终于酿成大错了吗,可恨啊,朕怎么结交了这样两个无用的兄弟。”刘备恨怒之下,大表后悔。

  诸葛亮也心中暗叹,又道:“南皮一失,翼德所部被断了北归之路,不知他现下如何了。”

  “据情报中称,车骑将军似乎是率部分兵马,乘坐从楚贼手里缴获的海船,从海路逃离了勃海郡。”陈到答道。

  刘备神色又一变,他原以为南皮失守,张飞必死无疑,却不想张飞竟然从海路上给逃了。

  “翼德从海路逃走,必会撤往幽州,若是如此,多少能保存万余生力军,这多多少少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。”诸葛亮叹息道。

  话音方落,亲军急入,将又一道急报送到。

  那急报中称,颜良已尽起二十万大军,沿清河往勃海郡而去,而敌将文丑已率骑兵急袭河间,攻克了河间郡治所乐成。

  大殿之中,刘备的心灵再遭如创,不禁骇然变色。

  如今刘备的大军尽聚于巨鹿,侧翼方面原指望着有张飞堵在南皮,能保护侧翼的安全。

  却未想,南皮如此轻易失陷,今文丑的骑兵深入到几乎无兵驻守的侧翼诸郡,自可一路长驱直入,所向披靡。

  “丞相,今连乐成也失陷了,楚军进兵如此之快,朕该如何是好啊。”刘备彻底慌了神,颤声向诸葛亮求助。

  诸葛亮皱着眉头,沉声道:“颜贼拿下乐成,必会继续西进,攻取安平、中山诸郡,切断我们的后路。事到如今,巨鹿根本没法再守,请陛下速速下令,全军即刻北上,退往幽州,不可稍有迟疑啊。”

  刘备的心头,又如重锤一般,被狠狠一击。

  如今之势,形势已是再明显不过,他苦心经营的巨鹿防线,全然成了摆设,倘再迟疑下去,他就要被困死在冀北一带。

  “前有关羽,后有张飞,这二人真是害苦了朕啊,朕真是有眼无珠,错结兄弟啊……”

  刘备摇头慨叹,埋怨了半晌,方才无奈的传下旨意,命将巨鹿之军,即刻起程北撤,经由中山国撤往幽州。

  当天,刘备便带着婆孩子,撤离了苦心经营的巨鹿,带着四万兵马,仓皇的向中山国撤去。

  当刘备撤逃时,颜良的大军,已经进至南皮一线。

  此时,情报传来,位于巨鹿的楚军,已经空城而去。

  颜良料定刘备这是打算开溜,当即下令给文丑,命他急从乐成开拔,沿途遇城绕过,直奔中山国,务必要挡住刘备撤退的路线。

  同时,颜良又命已经拿下邯郸的黄忠所部五万兵马,即刻向巨鹿进发,以图南北夹击,合围刘备。

  文丑得颜良之命,率两万轻骑长驱奔袭,连过中水、饶阳等地,直奔中山国治所卢奴而去。

  文丑军长驱直入的消息,令刘备大为震恐。

  刘备一行携妻带幼,行军速度提不上去,依照这个速度,非被文丑抢先一步抵达卢奴城不要。

  于是,刘备无奈之下,便在诸葛亮的建议下,派大将徐晃,率七千步骑,轻装前进,赶往安国城设防,以阻挡文丑军的脚步。

  一天后,徐晃率领着七千兵马,匆匆的赶到了安国城。

  徐晃前脚刚进入城中,文丑后脚就率两万轻骑,进抵了安国城东。

  文丑一路长驱,沿途诸城都没见多少兵马,但到得安国时,却见城头旗帜密布,刀枪如林,一探之下,才知徐晃率七千汉军,抢驻了此城。

  “徐晃乃汉国宿将,又有七千精兵,看来这安国城是没办法饶过去了,咱们当先破此城,再去奔袭卢奴。”姜维进言道。

  邓艾却道:“徐晃用兵了得,单凭我两万兵马,一时三刻未必能拿下安国,到时刘备必已过卢奴,顺利退往幽州,那时岂不坏了陛下的合围计划。依我之见,这安国就当没看见,我们饶将过去,直取卢奴便是。”

  “先前那是城池,乃是因为无兵,所以我们才能饶过,今安国城中却有兵七千,如果我们还绕过,被汉军截断了后路,却当如何是好。”姜维担忧道。

  邓艾却豪然道:“徐晃若有胆量出城断我后路,让他尽管断好了,陛下的大军随后就到,正好将徐晃一举荡平。”

  这时,文丑点头道:“士载所言甚是,我们的目标是刘备,徐晃这厮不用管他,传本将之令,大军绕城而过,继续北上。”

  当下,文丑面对着徐晃把守的安国城,依旧视而不见,大军过城,直奔卢奴而去。

  此刻,城中的徐晃,早已做好了一场血战的准备。

  但令徐晃震惊的是,楚军竟然嚣张之极,完全不把他回事,直接就绕城而去。

  楚军这么一走,徐晃却有点慌了,不知如何处置之下,徐晃只得派信使走小路,飞奔赶去往刘备上报。

  徐晃向刘备发出警报的同时,文丑的信使,也飞马原路而回,往颜良汇报最新的战报。

  而颜良亲率的八万步骑前军,此时已进抵了乐成,在那里,颜良接到了文丑的情报,得知刘备正在路狂逃,并派徐晃阻路于安国。

  对于文丑绕城而过的决策,颜良予以了肯定,并再次向文丑下旨,别的什么都不用管,他的任务只有一个,那就是赶往卢奴城堵住刘备。

  颜良本打算在乐成休整一晚,得知文丑的战报后,当天便叫兵马继续北上,赶去收拾被文丑丢在安国城的徐晃。

  整个冀北的平原上,楚汉两支兵马,都在风风火火的赶路,争抢着时间。

  卢奴城南四十里,汉昌城。

  这座城池,已是卢奴城南最近的一座城池,傍晚时分,刘备风尘仆仆的赶往这里,准备喘口气,休晚一晚再赶往卢奴。

  此时,徐晃的急报却打乱了刘备的计划,让刘备陷入了恐慌之中。

  “丞相啊,那文丑竟连后路都不顾,绕安国而不攻,这分明是要抢取卢奴,拼了命的要断我归路啊。”

  “不行,不能再耽搁了,必须即刻起身,先赶往卢奴。”

  慌了神的刘备,连疲惫也抛之脑后,只想着能抢在文丑之前,逃往卢奴。

  “就算我们能抢先抵达卢奴,但文丑的骑兵很快也会赶到,我们若弃城继续北逃,必会为文丑的骑兵追上,到时旷野之上,只凭这三万多兵马,焉能抵挡楚贼的铁蹄。”

  “而若不继续北上,则将为楚军围困于卢奴,待颜贼大军赶至,到时我们困守孤城,更将是死路一条。”

  诸葛亮深皱着眉头,将这进退两难之势道出。

  刘备更慌了,颤声道:“丞相这么一说,无论朕怎么做,都是凶险万分,这可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  此时的刘备,几乎在用哭腔向诸葛亮求助。

  诸葛亮端坐在轮椅上,轻摇羽扇,眉头深锁,思索着应对之策。

  半晌后,诸葛亮的脸上,浮现出了阴冷之色,他冷冷道:“请陛下即刻传下旨意,以避楚贼屠城为名,将卢奴附近的百姓,统统都聚集起来,咱们便携裹着这些百姓,一同北上。”

  携民北上?

  刘备愣怔在了那里,满脸茫然,不解诸葛亮此计的用意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