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八十三章 肉 盾

第八百八十三章 肉 盾

  “朕带着这班家眷北上,就已经够拖累的了,今若再将附近的百姓带上,岂非更加要被拖累了速度。”

  此言出口,刘备意识到,自己口口声声把百姓当作拖累,似乎有些有违背他的仁义治国之道。

  “咳咳,朕当然不是说百姓是包袱,朕只是想,这兵荒马乱的中,若是百姓们跟着朕一同北上,只怕会殃及了他们呀。”刘备赶紧改了口。

  诸葛亮却道:“臣请陛下携民北上,真正之目的,其实并非如此。”

  刘备一怔,脸上又露茫然。

  诸葛亮遂是干咳了几声,压低声音,将自己的真实用意,道与了刘备。

  刘备听着眼眸先是一亮,紧接着却又掠过难色,“丞相的这条计策,是否有违仁义呀。”

  “臣此计也是逼不得已,臣想这些百姓们,能为陛下掩护而牺牲,也算是他们的荣耀吧。”诸葛亮叹道。

  刘备沉默了下来,似乎又陷入了犹豫为难之中。

  不过,刘备这一次并没有为难很久,很快,他便毅然道:“事到如今,也只有如此,就照丞相的计策,速速下旨吧。”

  当天,十余骑信使飞奔而出,直奔卢奴附近的县城,传达了刘备迁民的旨意。

  刘备在旨意中谎称,楚军野蛮残忍,所过之处无不屠城,男女老幼杀无遗类。

  他刘备为了保护百姓,生恐百姓被楚军所害,便冒着风险,要带冀北的百姓们,一块撤往幽州避难。

  百姓们永远是最容易被欺骗的一群人,在信息高度发达的现代,尚且很容易被虚假的舆论攻势所欺骗,又何况是这个“传信基本告吼”的时代。

  刘备说什么,百姓们自然就信了什么。

  于是冀北诸城的百姓们,都以为楚军残暴屠城,惊恐之下,拖家带口的逃往卢奴一带,欲在他们的皇帝刘备的羽翼保护下,逃往幽州避难。

  当刘备赶到卢奴城时,汇聚于附近的百姓,已经达到了近十万之众。

  而此时,斥候传来情报,文丑的前军已进抵二十里外的安喜,随时都能杀奔卢奴而来。

  刘备不敢逗留,当即便率军离开卢奴北上,带着十万的百姓,浩浩荡荡的向着幽州进发而去。

  午后时分,斥候飞奔而来,直抵刘备驾前。

  “启禀陛下,楚国骑兵已袭取卢奴,正从大道上追杀而来,前锋距此不过十余里。”斥候惊声大叫。

  刘备身形一震,目光转向了诸葛亮:“丞相,楚贼已至,该怎么办。”

  “事不宜迟,陛下当速弃了百姓,即刻快马加鞭撤往范阳。”诸葛亮毫不犹豫道。

  刘备回过身来,转头望去。

  但见从头到尾的大道上,密密麻麻的爬满了逃难的百姓,十万百姓连绵不绝,不仅将整条大道,连同左右两边的旷野都填满。

  这些百姓并不知道,楚国的铁骑就在身后,很快就要杀奔而来。

  深吸过一口气,刘备转过身来时,脸上已只余下决毅,“传朕旨意,诸军依计而行吧。”

  号令传下,刘备一扬马鞭,拨马先行。

  诸葛亮暗松了口气,羽扇一指,喝令载他的马车疾行,紧跟在刘备身后。

  不到三万的汉军,轰然而动,保护着皇后等一众家眷,以开路为名,向着北面急速而去。

  而留在后面慢吞吞行进的,则是十万百姓,还有几千负责殿后的老弱残兵。

  这十余万人,并不知危险将至,也不知在这生死时刻,他们的皇帝连知会他们一声也没有,已然是抢先而逃。

  沙暴从身后扬起,很快就袭卷而至,隆隆的铁蹄声,盖过了人群的喧哗。

  惊慌的百姓们纷纷回头看去,惊见楚国的铁蹄,正如暴风一般扑卷而来。

  “楚兵来啦~~”

  “大家快逃啊,楚军来了。”

  十万百姓如炸了锅一般,惊声尖叫着,你推我搡的,争相往北狂逃。

  如此众多的平民挤在一起,秩序本来就够乱的,这时一为楚军所惊,转眼间就陷入了极度混乱之中。

  十万男女老幼,再加上数不清的牛马骡车,还有大包小包的细软,将北上的道路彻底的封堵。

  一片的混乱中,文丑率领的楚骑,汹汹杀至。

  看到这茫茫无尽的堵路人海时,文丑和他的将士们,都有些惊住了。

  “刘备这厮疯了么,逃跑还带这么多百姓,嫌自己跑得不够快吗?”文丑冷哼道。

  姜维却道:“骠骑将军,刘备他不是带着这些百姓逃跑,而是想这些百姓来当人肉屏障,给他阻挡我军的追击啊。”

  此言一出,左右楚将们,无不震肃。

  “不错,刘备岂是这种好心之人,他这是害怕为我军铁骑追上,故意用十万百姓替他挡路。”邓艾咬牙道。

  文丑这才明白过来,冷哼道:“刘备这厮,果然是阴险狡猾,竟然能想到用平民给他当肉盾这一招。”

  骂过刘备,文丑却大枪一指,喝道:“全军前进,给本将继续追击刘备这大耳贼。”

  虽有百姓封路,但文丑军令在身,也不可能因为投鼠忌器,就坐视刘备堂而皇之的逃离。

  号令传下,两万铁骑策马狂奔,转眼之间,便撞进了逃奔的百姓丛中。

  楚军的目标是刘备和汉军,对于这些平民百姓,他们自然没有兴趣,故奔行之中,只能勒住马速,尽量的避免不撞伤他们。

  然这十万百姓太过密集,惊恐之中又乱奔,楚军又岂能时时就避开他们,很快,惨叫之声便是四起。

  尘雾之中,不时有楚骑误撞了平民,也有平民不长眼睛,自己撞上奔行的楚骑战马上来。

  方圆十余里的范围,很快就乱成了一锅粥。

  在此阻碍下,楚军的速度被大幅度的拖慢,而刘备就趁着这个时机,一路狂奔不休。

  从正午后傍晚,十万百姓死得死,伤得死,逃得逃,终于是逃散得差不多,大道上的人流是越来越小。

  楚军这才得以加快速,向北狂追,但在此时,刘备已远遁数十里外。

  文丑一路追出三十余里,眼见刘备已逃远,无法再追上,这才下了收兵之令。

  而此时,从卢奴城望北的数十里路上,已是尸横遍野,到处都是乱中而死的百姓,尤其是卢奴城北二十里的那一段路,更是密密麻麻的填满了尸体。

  这些百姓的牺牲,成为了刘备的肉盾,保证了刘备顺利的逃路。

  文丑走脱了刘备,只得退据卢奴城,并派信使将捷报送给还在后边的颜良。

  而此时,颜良的大军,刚刚进至安国城东,准备对徐晃据守的这座城池,发动全面的强攻,一举拿下这个拦路之虎。

  御帐。

  “真没想到,刘备竟然携裹了十万百姓,来做他的殿后肉盾,这大耳贼当真已是丧心病狂了。”庞统叹道。

  “朕已将大耳贼的伪装,统统都撕碎,这只不过是他本来面目前而已。”颜良不屑道。

  在颜良看来,刘备此人跟他的先祖刘邦一样,最擅长的就是在关键时刻,牺牲掉那些对他来说不太重要之人。

  曾经的历史上,曹艹大军南下攻取荆州,刘备从襄阳仓皇出逃,便曾骗了十余万百姓随他一同南下。

  结果,当曹艹的铁骑追至长坂坡时,这十万拥堵的百姓,正好堵了曹军的前路,为刘备的逃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

  曾经的历史中,刘备能挟民渡江,今曰挟民北上,也在意料之中。

  “大军先拿下安国城,然后再收拾刘备也不迟。”颜良将战报往案上一丢,一脸不屑。

  此役虽然没有达到全歼刘备团伙的战略目的,但却赶走了张飞,摧毁了刘备精心构建的巨鹿防线,不到半月时间里,就夺取了冀北大片的郡县,亦是莫大的收获。

  今刘备已逃往幽州,他凭着区区一个北地之州,还有司马懿所据的不听话的并州,又焉能逃脱败亡的命运。

  颜良号令传下,十余万前军已开始在安国城四周下寨,准备四面围城。

  安国城不比邺城等大城,该城并没有经过加固,且徐晃只有七千兵马,当颜良把破城炮调来时,徐晃焉能挡得住颜良破城而入。

  城头上,徐晃远望着铺天盖地的楚军,满脸的凝重,心中一片的沉重。

  脚步声响起,儿子徐盖急匆匆的爬上城头。

  “父帅,斥候刚带回的急报,天子已甩脱了楚军铁骑,成功的逃离了中山国。”

  听得这个消息,徐晃是又喜又忧。

  喜的是,刘备终于逃出了升天,忧的却是,自己这七千兵马,似乎已被刘备抛弃,被困在了这小小的安国城中。

  “楚贼轻骑奔驰如风,天子如何能甩脱敌贼的?”徐晃又产生了狐疑。

  徐盖默默道:“天子召集了十万百姓同行,却令百姓们走在后边,楚军一到,天子弃了百姓先行,结果,这十万百姓便成了阻拦楚骑的障碍,所以天子才能……”

  “不用再说了!”徐晃一语喝断,眉头深皱,拳头已暗暗握紧。

  黎阳城牺牲了关羽,邺城牺牲了曹仁,为了逃跑,十万百姓也被牺牲。

  徐晃知道,现如今,他徐晃也成了刘备的一颗弃子,一样已被牺牲。

  “刘玄德,你竟是这样的人,我徐晃今天才算是看清楚你啊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