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八十四章 五子第二

第八百八十四章 五子第二

  “父帅,我们现下该怎么办才好。”徐盖望着城外黑压压一片的敌人,说话时也有点犯虚。

  徐晃盯着城外许久,深吸一口气,喝道:“传本将之令,今夜全军突围。”

  楚军数十倍于己,安国城墙又不曾加固,徐晃很清楚,一旦楚军四面下寨已毕,完成了合围,自己便将是死路一条。

  唯有抢在这之前,从安国突围而出,或许才有一条生路。

  当天,徐晃和他的七千汉兵,饱食过一顿,深更半夜之时,徐晃下令将安国城北门打开,率领着七千士卒,悄无声息的偷出城去。

  七千汉军借着夜色的掩护,慌慌张张的向着北面逃去。

  一路轻步而行,将至天明时,徐晃已逃出了十余里,而此时仍不见楚军的阻击部队。

  “父帅果然英明,楚军只以为我们要据守安国,却未想父帅会趁他们合围未成,就选择突围而出。”徐盖兴奋的叫道,以为逃出了升天。

  徐晃的嘴角也掠起了一丝冷笑,显然他也以为成功的逃出了楚军的包围。

  便在这父子二人得意时,蓦听一声炮响,喊杀如潮而起,道路两旁忽有无数的敌兵,如潮水一般的杀将而出。

  左翼处,赵云纵枪飞马,右翼处,太史慈舞枪如风,两万楚军伏兵,骤然杀出。

  徐晃大惊失色,万不想颜良竟看出了他的意图,事先竟已布下伏击兵,就等他进入陷阱。

  七千汉军猝不及防,一时军心大乱,被左右冲突而出的楚军,转眼就分割成了数截,陷入了各自为战的不利处境当中。

  鲜血遍地,嚎声四起,汉军被杀得是鬼哭狼嚎,土崩瓦解。

  徐晃不敢丝毫回头,只能舞着大斧,拼命的前冲,试图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  乱战中,儿子徐盖却被截在后面。

  徐晃武艺虽然当世一流,但徐盖资质平庸,武艺却是平平。

  乱军中,徐盖眼见父亲消失在楚军的兵潮之中,心中急迫,拼了命的想要杀出重围。

  便在此时,蓦听一声雷鸣般的暴喝,徐盖寻音瞅去,惊见太史慈正拍马舞枪,向着自己直冲而来。

  霎时间,徐盖心中惧意大生。

  太史慈武艺有多强,徐盖可是深知,那可是跟自己父亲武艺相媲美的存在,自己焉能与敌。

  徐盖斗志瓦解,拨马相逃,怎奈四面围敌甚重,根本容不得他退避。

  迟疑,太史慈一骑已如电光一般射至,手中大枪卷着凛烈之极的劲气,狂袭而至。

  徐盖别无选择,只得咬紧牙关,擎起大斧,拼命全力之力舞斧相挡。

  两骑,瞬间相撞。

  吭~~

  火星飞溅,震耳欲聋。

  徐盖只觉无穷的大力,灌身而入,震得他气血翻滚,头晕眼花,手中的大斧竟也拿捏不住,脱手飞舞。

  紧接着,当徐盖还没有喘过一口气时,擦身而过的太史慈,猿臂已顺势探出,轻轻松松的便将徐盖拖下马来。

  一招之间,太史慈生擒徐盖。

  而此时,徐晃尚在前面拼死狂战,斧下已不知斩杀多少人,留在身后的,是数不清的敌人尸体。

  终于,凭着当世一流的武艺,以及一股拼死的决心,徐晃竟是生生的冲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  猛回头时,大部分的汉军仍陷围中,就连儿子徐盖也不见了踪迹,身边只余下不到三百余亲军。

  而楚军的兵潮,却还在源源不断的围裹而来。

  徐晃心中一阵的悲愤,他知道,自家的儿子,和那六千多的将士,已无生还的希望,必然要被围杀在伏兵阵中。

  徐晃百般无奈,只能含恨咽下悲愤,纵马向上北继续狂奔。

  方奔出三四里,转过一座山头,就在徐晃以为终于顺利逃出时,蓦然间,冲天的战鼓声,又敲将而起。

  徐晃大惊,四下一扫,却见斜刺里处,一支兵马汹汹杀出,为首者,正是楚军老将张任。

  前在强敌堵路,后有追兵杀至,徐晃已是无路可逃。

  情急之中,徐晃也顾不得多想,急是率三百残兵,逃上了土山,打算据山险博死一战。

  楚军汹汹而至,不多时间,三四万楚军便将土山团团围住。

  照这情势,楚军只消四面围攻,几万号人就算一人一口唾沫星子,也能把徐晃和他的残兵给淹死。

  令徐晃感到疑惑的却是,楚军以绝对的优势兵力,明明可以压倒姓的吞了他,但围城已久,却迟迟不见进攻。

  徐晃这里怀疑之时,太史慈已带着他的俘虏,飞马赶往了安国城外的楚军御营。

  此时天色已亮,颜良刚刚醒来,便是收到了传来的捷报。

  “丞相果然不出所料,徐晃当真是趁夜突围了。”颜良喃喃冷笑。

  此前颜良本打算围住安国城,用破城炮将此城夷为平地,但庞统却进言说,刘备给徐晃的命令必是拖延楚军,并非是死守安国城,如今徐晃闻知刘备已逃往幽州,必然会选择在己军合围完成之前,率军突围。

  于颜良便采纳了庞统的建议,在北面设下伏兵,就等着围杀徐晃。

  赵云等人将徐晃围于土山,之所以围而不攻,却是因为颜良欣赏徐晃这员良将,事先下有命令,务必要将徐晃生擒。

  作为曹魏五子良将之一的徐晃,历史上曾在关羽最辉煌的时刻,击败了关羽,解了樊城之围,在颜良看来,徐晃的实力当只在张辽之下,位于五子良将的第二位。

  更难得的是,徐晃不但武艺一流,用兵了得,更曾屡屡向曹艹献计,可以说,徐晃的员智通兼备的大将。

  这样一样可堪重用的大将,且与颜良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颜良自然想要将他收入麾下,纳为己用。

  神思间,帐帘掀起,太史慈兴奋的步入帐中。

  “陛下,这小子是徐晃的儿子徐盖,臣将这小子生擒了,献给陛下。”太史慈说着,喝令部下将捆绑的徐盖推进来,按倒于地。

  颜良将太史慈赞许了一番,冷绝的目光,方始扫向了那地上跪着的年轻小将。

  “徐盖,朕只问你一句话,你是想死还是想活?”颜良冷冷的喝闻,那饱含杀机的之语,只将徐盖听得浑身发毛。

  脸色苍白的徐盖,只铁青着脸跪在那里,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一言不发,说明他心里畏惧,已是暗生降意,只不过顾及到面子,固执的不肯开口而已。

  颜良洞察人心,又岂会看不出他的心思。

  “徐盖,眼下你的父亲徐晃,已被朕的数万雄兵团团围住,只要朕一声下令,朕的大军顷刻将就可以将他碾碎。”颜良冷冷道。

  徐盖大惊失色,顿时就慌了神,原本还强撑着的一丝硬气,转眼便土崩瓦解。

  颜良看他已然动摇,便道:“不过,朕对徐晃没什么仇恨,朕还很欣赏他的勇武,如果你父子愿意归顺于朕,朕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。”

  徐盖猛抬起头来,狐疑的看向颜良,那般神情,显然是心中在犹豫不决。

  这时,太史慈一踢他的屁股,喝道:“小子,刘备那种假仁假义之徒,根本不值得效忠,眼下是刘备为了逃命,把你父子抛弃,你们难道还傻到要为他殉葬不成。”

  太史慈的话,如惊雷一般,轰向了徐盖头顶,只把他轰得是嗡嗡作响。

  眼前的生擒自己的太史慈,不也曾为刘备效命么,结果却为刘备抛弃,只有归降颜良。

  他徐家父子的境遇,与太史慈是何等的相似。

  刘备这个人,满嘴的仁义道德,但为了自己,随时都可以牺牲任何人,甚至是他的结义兄弟关羽。

  “太史慈说得没错,刘备的确是个假仁假义之徒,我父子岂能为这样的人殉葬……”

  徐盖的思想包袱已彻底放下,当即向颜良深深一叩,“罪将徐盖,愿归降陛下,请陛下收纳。”

  颜良微微而笑,满意的点了点头,摆手示意他起来。

  “朕没看错,你小子果然是个识时务的人,很好,朕就恕你前罪,纳了你的归降。”颜良很是大度道。

  徐盖大喜,当即又是拜了三拜,方才感恩万分的起身。

  “你是个识时务的人,但愿你的父亲也是,你这就去往土山,去说降你父亲吧。”颜良摆手道。

  徐盖未想颜良如此信任他,心中对颜良更是感激万分,当即再三叩首,方始匆匆的出帐而去。

  归降的徐盖一路狂奔,直抵那座被楚军重重围困的土山,在出示了颜良的手谕后,赵云才放他单骑上山。

  此时的徐晃,正神经紧绷,满怀狐疑的揣测着颜良用意。

  眼见山下有人上来,太史慈精神一紧,大枪一招,数十支利箭已瞄了上去。

  “父亲,是我。”徐盖大叫道。

  徐晃神色一变,急是仔细看去,惊喜的发现,奔上山来的,竟然是自己的儿子。

  “是盖儿,盖儿他没死,休要放箭!”徐晃激动的大喊。

  片刻后,徐盖奔上山头,滚鞍下马,跪倒在了徐晃跟前。

  徐晃也欣喜万分,跳下马来将儿子扶起,左看右看,难抑心中的激动。

  半晌后,徐晃猛然意识到了什么,忙问道:“盖儿,你如何是穿过楚军围阵,上得这土山来的?”

  徐盖深吸了一口气,拱手道:“儿不敢瞒父帅,其实儿先前已为楚军所擒,今已归降了大楚,现下上得山来,正是奉了大楚天子之命,前来说服父亲,弃暗投明,归顺大楚。”

  徐晃闻言变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