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八十五章 自掘坟墓

第八百八十五章 自掘坟墓

  徐晃万没有想到,自己的儿子,竟然是前来劝降自己。

  他脸上的欣慰顿散,转眼便为阴霾所笼罩。

  “怪不得那颜良能放你来此,原来他是想让你说降于我,盖儿啊,你以为父亲是那种背弃国家的人吗?”徐晃脸色铁青,厉声质问。、

  徐盖正色道:“圣人有云:‘君无道,民投他国’,那刘备假仁假义,连关羽这样追随了他十几年的结义兄弟,都能忍心杀害,这样的君王,父亲难道还要为他殉葬吗?”

  徐晃身形一震,儿子的话显然是触动了他。

  “现下那刘备为了逃命,又把咱们父子当作棋子一般,用来拖延楚军的追击,刘备这般不义,父亲若还对他忠心耿耿,岂非被天下人笑为愚忠。”徐盖继续劝道。

  徐晃脸上阴色渐渐的消散,取而代之的,是某种若隐若现的动摇之色。

  可以说,尽管表面上徐晃表现的很不悦,但内心之中,已然在犹豫着,该不该听儿子的劝。

  毕竟,早年效忠于杨奉,后来又为曹艹卖命,再到后来又随曹仁降了刘备,可以说,徐晃所有他效忠过的君主,未必都有死忠之心。

  在徐晃看来,建功立业,荣华富贵才是他所追求的目标。

  而今汉国覆灭似已成定局,刘备又很道的把自己当弃子,到了这般地步,对于徐晃而言,似乎归降颜良已根本不算什么负担。

  徐盖对自己的父亲最了解不过,见得徐晃那般沉默不语的样子,便知父亲心中已然动摇。

  “那楚君对敌人虽然心狠手辣,但对自己的臣下,却是十分的好,楚君他说了,只要父亲愿意归顺,他必当重用父亲。”劝到最后,徐盖不忘以利相诱。

  对于徐晃来说,归降颜良之后,能否在楚国之中占有一席之地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如今听儿子这般一说,徐晃心中残存的顾虑,就此散销云散。

  沉吟半晌,徐晃腾的站了起来,咬着牙道:“刘备假仁假义,为父早就看不下去,今楚君既然对我父子如此器重,为父还有什么好说的,降了便是。”

  徐晃终于下定决心,要归降于颜良。

  “父亲英明。”徐盖大喜。

  于是,徐晃当即下令三百残兵放下武器,随同他一起下得山去。

  此时,赵云等将已得到颜良的旨意,一旦徐晃下山归降,便不再向其动武。

  如今徐晃下山来降,赵云便派人将徐晃送往了大营。

  颜良闻知徐晃归降,欣喜不已,当即率亲往营门相迎。

  “罪将归降来迟,请陛下恕罪。”徐晃滚鞍下马,拜倒在了颜良的马前。

  颜良哈哈大笑,一跃下马,将徐晃扶起,“不迟,一点都不迟,朕得徐公明这员大将,足胜雄兵十万。”

  颜良如此的大旗,深深的令徐晃倍感感激,当场慨然表示,愿为颜良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。

  颜良得一虎将,自然是大为欣喜,当下便下令在营中设宴,庆贺徐晃的来归。

  安国逗留了几天,颜良旋即再令全军再起,二十万大军继续北进。

  几天后,颜良大军抵达了卢奴城,与文丑所部的两万铁骑会合。

  此时,中山、勃海、河间诸郡,闻知刘备已仓皇而逃,无不是望风而降。

  颜良抽调部分兵马,分镇诸新降之郡,他本人则打算在卢奴城修整数曰,旋即北上攻取幽州,扫平刘备最后的据点。

  而此时,细作则发回情报,言是刘备已率残兵,退入了易京之中,作出一同固守易京的态势。

  “这易京位于幽冀二州交界处,南临易水,乃是北上幽州的大道枢纽所在,此地原本就有坚固的防御工事,早先年时,刘备又调动幽州民力进行了加固,今刘备退守此地,恐怕是想仿效当年的公孙瓒啊。”庞统捋须胡须分析道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往昔历史,浮现于脑海。

  十几年前,公孙瓒为了抵御袁绍的进攻,就在易京修筑了恐怖的防御工事,拖了袁绍整整一年,方才攻破了易京。

  当年颜良的“本尊”,还曾经参加过易京之战,那场战役的艰苦与漫长,颜良依然记忆犹新。

  “刘备若果真死守易京,只怕又将一场持久战了。”

  “易京之坚固,胜于邺城,刘备今既坚守,必吸取了当场公孙瓒的教训,只怕我军攻之不易呀。”

  众臣议论纷纷,不少人似乎都表示了担忧。

  啪!!

  颜良猛一拍案,腾的站了起来,冷峻而傲然的目光,扫视着群臣。

  众臣心神一震,转眼便鸦雀无声。

  “当年袁绍只据两州之地,都能击破公逊瓒,今朕据天下十州之地,难道还怕一个穷途末路的刘备不成。”

  猎猎的豪情,震撼着众臣之下,将他们却残存的担忧,顷刻震散。

  众人为颜良的话所感染,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信心之色。

  颜良环视众臣,豪然道:“易京是朕灭汉的最后一道屏障,攻破易京,刘备便将再无险可守,易京就是刘备给自己挖好的坟墓,朕二十五万大军,就是要夷平易京,尔等可有信心,为朕亲手埋葬了刘备,还有他的伪汉国?”

  洪钟般的声音,震动四方。

  一片暗流涌动的沉默中,有人率先振臂高呼:“破易京,灭刘备!”

  “破易京,灭刘备!”

  “破易京,灭刘备!”

  战意熊熊的咆哮声,冲天而起,群臣振奋,无不挥舞着腾头,宣泄着他们必胜的斗志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豪然的脸庞,流露出几分欣慰。

  “全军明曰出发,直取易京!”颜良大手一挥,下达了进兵的旨意。

  ……

  易京。

  一队队身形疲惫的汉军士卒,垂头丧气的越过重重壕沟,穿过道道土山,进入了易京防线的诸座营垒。

  从巨鹿一路狂奔,昼夜奔行了七八百里,方才从虎口中逃出,汉军的士卒皆已是精神恍惚,疲惫不堪,士气跌落至了谷底。

  刘备站在易京巨大的城楼上,俯视着周围数不清的高丘,重重的围壕,看着他疲惫的士卒,心情极是复杂。

  此时的刘备,不禁想起了当年自己的师兄公孙瓒。

  当年论凭公孙瓒的败亡时,刘备还有叹息孙公瓒不懂兵法,筑此易京防线跟袁绍死磕,最终败亡。

  而如今,相隔十数载,他刘备却走了了公孙瓒的老路。

  刘备的脑海中,不禁浮现出了公孙瓒在易京城楼上焚身的场景,一想起来,他就仿佛感同身受一般,隐隐有些发毛。

  “丞相,朕还是觉得,固守易京,是不是有些太孤注一掷了。”刘备转过头来,担忧的问道。

  “易京乃扼守幽燕南面的门户,若地失守,楚国的数十万步骑,就可以轻易的进入一马平川的幽州,那时我军将再无险可守。不过易京,幽州必不能保啊。”诸葛亮语所凝重的说道。

  刘备轻叹了一声,诸葛亮的分析,其实他也再清楚不过,只是,经历了黎阳和邺城的连连失守,刘备已经几乎失去了坚守的信心。

  他实在太害怕了,害怕自己会步公孙瓒的后尘。

  沉吟片刻,刘备道:“来人啊,传朕旨意,将皇后和太子以及诸后妃,都送往蓟县去吧。”

  蓟县乃幽州治所,远离易京前线,刘备将老婆儿子送走,显然是对守住易京信心不足,只怕易京失守,家眷有危,故才要提前将她们送往安全地带。

  诸葛亮的脸色,却是微微一变,眉头跟着便是一凝。

  “陛下万万不可,眼下将士们士气本就低落,今若是陛下将皇后娘娘和太子送走,便等于向将士们显示,陛下没有守住易京的必胜把握,若如此,将士们的士气便将更受打击,那时,易京就将真的守之不住了。”

  诸葛亮的苦苦相劝,如一瓢冷水,当头的泼在了刘备的头顶,令他浑身一颤,蓦然间清醒了许多。

  易京不守,幽州必失,幽州若失,就先于宣告了他刘备的完蛋,那时,家眷还能再逃到哪里去呢。

  犹豫了片刻,刘备叹了一声,喃喃道:“丞相言之有理,朕收回此旨便是。”

  无奈之下,刘备只能让妻儿留在易京,以向将士们显然他死守易京的决心。

  刘备表面态度坚决,但实则心里边没有底,现在的他,只是出于无路可走,只能硬着头皮死撑在易京。

  几天后,南面传来消息,颜良亲统二十五步骑大军,已从卢奴城出发,浩浩荡荡的杀奔易京而来。

  这个震惊的消息,让刘备心中是一片的慌恐。

  四万乌合之众,如今要抵挡二十五万敌军的进攻,刘备实在是没有信心。

  就在刘备的斗志将要瓦解,几乎想逃时,出使已久的孙乾,终于回来了。

  巨鹿之时,刘备在诸葛亮的建议下,派孙乾出使乌桓,希望能结好乌桓大单于塌顿,使其发兵南下,相助自己抵御楚军势不可挡的进攻。

  今曰,冀州尽州丢尽,汉国已是危如累卵,这关键的时刻,孙乾终于回来了。

  “快,快随朕出去相迎。”刘备激动不已,腾的便跳了起来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