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八十六章 丧权辱国

第八百八十六章 丧权辱国

  易京之北,尘烟滚滚遮天,大地在隆隆的颤抖。

  驻马而立的刘备,极目远望,但见那一条北去的大道上,无数的黑影,正奔腾而来。

  刘备的心情也随之激动起来,黯然了许久的脸上,难得泛起了希望之色。

  终于,那一杆狼牙大旗映入了眼帘,无数汹汹的铁骑,进入了视线。

  乌桓铁骑!

  盼望已久的乌桓铁蹄,终于到了。

  刘备的兴奋也达到了顶点,这一刻他竟是激动的眼眶中噙起了热泪。

  一天前,出使辽西郡的孙乾,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回了易京,给绝望着中的刘备,带回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  三郡乌桓已接受了刘备开出的条件,聚集部众,兼程南下前来易京。

  此番乌桓单于蹋顿,率领着峭王难楼、汗鲁王乌延,率五万乌桓骑兵前来。

  刘备闻知乌桓援兵到来,自然是喜不自胜,亲率众臣出易京前来迎接。

  未几,一队队的乌桓骑兵抵达,于易京以北安营,刘备则迎到了蹋顿,以及难楼等乌桓诸王,将他们迎入了易京中。

  易京的行宫中,早就备好了酒宴,刘备以极大的热情,盛情款待了蹋顿等人。

  乌桓人不习礼数,这酒宴上大口喝酒,大块吃肉,大声的说笑,全然没有半点体统在内。

  陪坐的张绣、韩猛等文武重臣,个个沉着脸,都看不惯乌桓人的作风。

  刘备也很不爽,眼前的这些乌桓人,虽是尊称他一声“陛下”,但举手投足间,却全无顾忌,根本没有半点礼法。

  习惯了皇帝威仪的刘备,当然心里边会觉着不爽。

  一旁陪坐的诸葛亮,却是屡屡使眼色,示意刘备隐忍,不要因一时不爽,坏了全局大事。

  刘备只能咽下这口气,陪着笑脸,看着塌顿胡吃海喝。

  半晌后,那塌顿酒足肉饱,抹了抹油腻的嘴巴,笑道:“中原的酒肉,果然比咱们乌桓的好吃,塌顿在此谢过陛下的好酒好肉了。”

  塌顿还算懂些礼数,知道说一声谢,这让刘备心里好过了许多,脸上的笑容也更逼真了几分。

  “大单于远道而来为朕助战,朕以美酒好肉召待也是理应之事,朕就知道大单于这豪杰之姓,来,咱们共饮此杯。”刘备哈哈一笑,举起了酒杯。

  塌顿也豪然大笑,举一饮而尽。

  酒饮过,塌顿却抹着嘴巴道:“我说大汉皇帝啊,你的使者说本单于只要助你击退了你的敌人,你就把昌黎和辽西二郡,还有右北平的一部,统统都送给我们乌桓,让我们大乌桓建国,你说话算数吗?”

  塌顿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把这条件搬上了台面来谈。

  听得此言,刘备神色立变,急是看向孙乾。

  孙乾忙是讪讪笑道:“大单于定是一路劳顿,有些记错了,下官当初跟大单于说的条件,乃是赐于辽西二郡,并非是容许乌桓建国。”

  刘备赶紧微微点头,以附合孙乾的话。

  “既然谈条件,讨价还价乃是正常,难道只许你们开价,就不许本单于还价吗,容许我们建国,这就是本单于的还价。”塌顿很不客气的说道。

  孙乾无奈,只得望向了刘备,而刘备已是眉头暗皱,颇是为难。

  自汉武帝以来,帝国周围的胡族都臣服于汉朝,不臣者,汉朝就把他们打服。

  至于南匈奴、乌桓等胡虏,你们可以称单于,称王,但必须臣服于大汉,就是不许你们建国。

  建国,就意味着与汉帝国的平起平坐,这等有损汉国威严之事,历朝历代的汉朝皇帝,就算再昏庸,也都不曾允许。

  眼下刘备以汉朝正统自居,若是答应了塌顿的要求,便将成为汉国皇帝中,第一个容许胡虏建国,而且,还是在原本属于汉朝的土地上建国。

  如此有辱国体之事,必然会使刘备招至天下人的唾骂,而且会让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

  念及诸般,刘备如何能不犹豫。

  “大单于啊,看来大汉皇帝不愿意咱们建国,不愿意就算了,咱们走吧。”峭王难楼不满的嚷嚷道。

  “峭王说得是,不答应咱们的条件,还想咱们乌桓勇士为他们流血,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,咱们回辽西去。”汗鲁王乌延也不悦的抱怨。

  在场的乌桓诸王诸将,个个大呼小叫吵嚷起来,俨然根本不把刘备这个皇帝放在眼中。

  张绣等诸将心中大怒,个个面露杀机,当场就想动手灭了这帮不知体统的胡人。

  此时,诸葛亮却急向刘备使眼色,示意他切不要冲动,更示意他要答应蹋顿提出的条件。

  示意之际,诸葛亮微微张开嘴,不出声的蠕动嘴唇,不断的重复着“大局”二字。

  刘备权衡了许久,暗暗一握拳头,哈哈笑道:“谁说朕不答应了,乌桓人与我汉人乃是兄弟一家,你们当然有资格建国了,这是你们应有的权力,朕当然答应。”

  刘备也是没办法,他不答应就无法留住乌桓兵,没有乌桓相助,他这个皇帝早晚也要被颜良灭了。

  正如诸葛亮所劝的那样,就了“大局”,刘备不得不答应蹋顿开出的苛刻条失眠。

  阶下处,张绣等诸将,见得刘备竟然答应如此“丧权辱国”的条件,无不心中震惊,但碍于刘备的威严,却只能敢怒不敢言。

  “大汉陛下,当真是仁义大度的君王啊。”塌顿却是大喜,大赞刘备,其余叫嚷的乌桓诸王们,这时也都满意的闭上了嘴巴。

  “陛下既然如此大度,本单于和乌桓将士们,自当为陛下舍生忘死,只是,咱们还有个小小的要求,希望陛下能一并允了。”塌顿笑眯眯道。

  刘备眉头又是一皱,心想这乌桓人实在是贪得无厌,自己都答应他们可以建国了,竟然还没完没了的提条件。

  “大单于请说,只要朕能办到,朕都答应。”心中恼火,表面上,刘备却依旧大度。

  “是这样的,将来咱们乌桓国地处偏远,远不比上汉国富庶,咱们希望大汉皇帝你能本着关怀友邦的精神,给咱们乌桓国一些资助。”

  刘备明白了,这塌顿是要了土地,要了名份,现在又要要钱了。

  “哈哈,朕当是什么呢,原来是此等小事,大汉与乌桓乃世代友好的兄弟邦国,大汉朝给乌桓兄弟一些资助,也是理所应当。”

  “朕决定,今后每年赐以乌桓一亿钱,大单于觉得怎样。”

  刘备想反正土地也割了,钱还算什么,给他们就是了。

  左右等文武,听着却是暗暗咬牙,心痛不已。

  要知古往今来,只有胡虏给大汉进贡,如今刘备却给胡虏“割地纳钱”,简直是丧权辱国之极。

  麾下众将中,尤其以张绣,最为心痛。

  想当年张绣随董卓镇守边陲,火里来血里去的征战,不就是为了让边陲的胡人,臣服于大汉,向大汉臣称纳贡吗。

  现今,张绣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汉国向胡虏割地纳钱,心中那身为汉将尊严,如何能不受伤。

  “太好了,大汉皇帝,真乃是仁义的君主啊,咱们共敬大汉皇帝一杯。”得了便宜的塌顿,高兴的与诸王们举杯相敬。

  直到此时,这些乌桓贵族们,对刘备才有了几分尊严。

  这种尊严令刘备非常满足,脸上也浮现出几分得意,遂是哈哈大笑,与众胡虏饮酒共乐。

  当天,刘备与蹋顿谈妥了条件,双方遂是结成联盟,乌桓的五万骑兵也进入了易京。

  得了乌桓兵马,再加上原本的四万汉军,刘备的兵马数量迅速的升至九万左右。

  手握九万步骑,刘备一下子阔绰了起来,自信心爆棚,声言要在易京与颜良的楚军决一死战,发誓要令颜良折戟城下,兵败而归。

  几天后,颜良率领着二十多万大军,进至了易水南岸的高阳县。

  此时,细作方将乌桓军抵达易京的消息,送抵了高阳。

  五万乌桓骑兵进抵易京,这个惊人的消息,令楚国文武们都吃了一惊。

  “怪不得大耳贼敢据守易京,原来是又勾结到了胡虏。”庞统感叹道。

  “哼,刘备先勾结南匈奴,今又勾结乌桓,这一回,想必他又出卖了不少华夏的利益,他这是自寻死路。”颜良的言语中,透着几分阴冷的恨意。

  颜良生平最恨者,就是那些勾结外族,欺辱汉人,侵占汉土之徒,当年的刘璋和曹丕,便是因为勾结外族,所以颜良叫他们死得特别惨。

  今刘备不知教训,还敢勾结乌桓,他这无疑是给自己被处死前,又添了一道重罚。

  众将个个也愤慨,对刘备恨之入骨,大骂刘备背叛祖宗。

  一片愤慨后,法正道:“刘备固然可恨,不过他有了乌桓人的五万骑兵,兵马勉勉强强能凑够万,再加上易水的天然屏障,还是易京的重重沟壕土山,我们想要突破这道防线,只怕不易啊。”

  法正的顾虑,给众人一片愤慨的情绪中,添了不少阴影。

  今刘备拥有了乌桓骑兵,其骑兵数量又一次超过了楚军,今又有易水拦路,无论楚军从哪里渡河,乌桓的骑兵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,赶去阻挡。

  半渡而击之,想要渡过易水河,确实不是容易。

  此时,颜良却毅然道:“大耳贼纵有乌桓骑兵又如何,纵使前路阻碍丛丛,也休想阻挡朕一统天下的脚步,乌桓人敢跟朕作对,朕就将他们一并族灭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