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八十七章 易水攻防战

第八百八十七章 易水攻防战

  颜良决心已下,再无犹豫,当即二十五万大军北上,向着易水开进。

  楚军大军北上,遂于易水河南岸,与易京相对,沿着十里设下诸处大营。

  颜良虽然信心十足,但他的头脑却很清醒,并没有因怒用兵,冲动的做出大举渡河的决断。

  毕竟,刘备有乌桓五万铁骑,一旦他大举渡河,乌桓的铁骑只需待他半渡而击之,楚军必将遭受重创。

  颜良可是那种,从不让自己的士卒,做无谓牺牲的君主。

  对峙三天,颜良在法正的建议下,在易京正南岸大做木筏,摆出一副将渡河的态势,暗中却命甘宁率一万兵马,往易水河下游的郧县沿岸,做一次试探姓的偷渡。

  久未在主战场显威的甘宁得令,遂于夜中率万余精兵,直趋下游而去。

  北岸,易京,已是深夜。

  刘备正在他的行宫中,躲在刘氏的温柔乡中熟睡,却为诸葛亮的紧急求见所吵醒。

  刘备只能披上衣衫,拖着惺忪的睡躯,出外殿相见。

  “陛下,南岸的细作传回密报,楚营中有一队万余人的兵马,入夜之后,悄悄的离营,向易水下游去了。”轮椅上的诸葛亮,拱手奏道。

  刘备满脸的睡意,瞬间被驱散,神经立时紧张了起来。

  “颜贼派兵往下游,他这是想干什么?”刘备紧张的问道。

  诸葛亮摇着羽扇道:“易京所在的河岸,虽然最易渡河,但易水却并非只这一条渡口,颜贼发兵往下游去,臣以为,他多半是想从下游的郧县一带偷渡河岸。”

  “必是如此了,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刘备焦虑的问道。

  诸葛亮淡淡道:“陛下勿忧,臣以为,陛下当命乌桓骑兵即刻出发,星夜赶往下游,但见楚军渡河,即刻击之便是。”

  刘备连连点头,赶紧派人去请乌桓单于塌顿。

  那塌顿眼下正在营中,搂着强掳来的汉家女子熟睡,被吵了春梦后,一路是骂骂咧咧的前来行宫。

  刘备是陪着笑脸,向塌顿说明了军情,很是客气的请塌顿派乌桓兵出动。

  塌顿虽然态度不好,但既然谈成了条件,还算信守承诺,愿意听从刘备的号令。

  当下,塌顿便派乌桓峭王难楼,率两万乌桓骑兵,星夜出发,直奔下游而去。

  ……

  黎民时分,难楼率领的乌桓骑兵,赶到了下游防城一带,而防城的对岸,正是南岸城市郧县。

  此时,先一个时辰抵达的甘宁,正催督着士卒,乘坐粗粗扎制的木筏,强渡易水河。

  易水北岸,两百多楚卒刚刚登岸,正匆匆的组结阵形,以掩护后面的大兵团。

  易水中,五百名连弩手,正在渡河的路上,只要连弩手能顺利的登岸,就能凭借着元戎连弩的超强威力,构筑起一道坚不可摧的滩头阵地。

  “将军快看,西面尘雾大作,定是汉国的骑兵到了!”一名眼尖的士卒,率先发现了敌情。

  甘宁驻立筏头,举目远望,果然间尘雾滚滚中,数不清的骑兵,正汹涌向着这边杀奔而来。

  乌桓骑兵,必是乌桓骑兵!

  “陛下果然料事如神,汉军的警戒甚是严密,这么快就跟过来了……”

  甘宁眉头暗皱,大声下令诸筏加快划行,试图抢在乌桓骑兵杀到前,能在滩头结起有效的阵形。

  只可惜,楚军还是慢了半拍。

  乌桓骑兵奔驰如风,片刻间便杀至岸边,那难楼见楚军结阵未成,岸滩处只有几百步卒,当即下令全军进攻。

  “乌桓的勇士们,随本王冲啊,杀光楚兵~~”难楼兽吼大叫,手舞着狼牙棒冲杀而上。

  一万乌桓骑兵喊着胡虏特有的口号,从北岸的坡上,向着河滩上的楚军卷涌而下。

  片刻间,乌桓骑兵杀至。

  惨叫声中,几百仓促结阵,又没有配备元戎连弩的楚军,顷刻间被乌桓骑失冲垮,岸滩上顿为血染。

  两百楚卒,虽皆为精锐之卒,又如何能挡得住一万铁骑的辗压,虽拼尽全力,却只能战死河滩。

  易水上,距岸边尚有几十步的甘宁,眼见这般场景,恨得是紧握拳头。

  愤恨了半晌,甘宁厉声喝道:“鸣金,全军停止渡河,撤往南岸。”

  岸滩阵地未能形成,乌桓骑兵已经杀至,再强行渡河,只能是徒损士卒。

  甘宁奉命只是做试探姓的渡河,如今既然形势不利,他自然只有选择撤兵而去。

  铛铛铛——

  金声骤起,上百张木筏当即掉头,向着南岸又划过回去。

  乌桓骑兵集结于河滩,向着水中的楚军肆意放箭,箭矢如飞蝗一般袭来,所幸楚军早有防备,配有大量的盾牌,因此才不致于被敌箭大片杀伤。

  不多时,楚军在付出了几百士卒的牺牲后,终于安然的退还了南岸。

  北岸上,峭王难楼舞着手中狼牙棒,得意的大叫:“楚国狗贼,你们在南边逞威还行,来到咱们乌桓人的幽州,简直是自寻死路,哈哈~~”

  乌桓骑士们个个也得意嚣张,舞着刀枪狂笑乱骂,北岸处逞狂的喧嚣响成一片。

  甘宁和他的将士们,虽然听不懂乌桓话,但他们却知道那是胡虏在向他们示威,这班大楚的将士们,无不是愤恨难当。

  甘宁亦是恨得咬牙切齿,若是放在早几年,恐怕他按捺不住怒意,非得再尝试强攻一会。

  现下却已不同,身为五虎大将,楚国栋梁的他,又岂能为胡虏的几句叫骂声就激怒。

  “胡狗,别得意太早,早晚你们也会胡匈奴和羌人一样,为你们的愚蠢付出代价。”甘宁冷笑了一声,遂是下令全军退往大营。

  一万渡河失利的大楚将士,按下愤慨,井然有序的沿着易水向西面大营撤去。

  北岸处,难楼见楚军退却,又炫耀了一番武力后,方才下令将数百楚兵头颅斩下,将旗鼓等战利品一并带回大营,以为邀功。

  兵行数里,不远处的防城县映入了眼帘。

  “大王,弟兄们辛苦了一天,也该慰劳慰劳才是,防城县就在近前,里边多得是汉家姑娘,大王何不带弟兄们去劫掠一番,享受一下呢。”一名头领笑眯眯向难楼进言。

  难楼只迟疑了一下,便挥手笑道:“说得对,咱们给刘备辛苦打仗,岂能不好好犒劳犒劳一下自己,兄弟们,随本王去洗劫了防城,哈哈~~”

  难楼狂笑着,一勒马头,改向防城,一万的乌桓骑兵,兽姓大发,向着防城纷涌而去。

  ……

  傍晚时分,难楼方才率军回往易京大营,将楚军的人头和旗鼓,献给了刘备邀功。

  刘备大喜,此役虽只杀伤了楚军不过几百,但这却是两国开战以来,他所取得的难得一场胜利,这足以令刘备感到欣喜若狂。

  大喜之下,刘备当即下令重赏难楼,并赐以美酒肥肉,犒劳乌桓兵。

  这班乌桓兵得了赏赐,欢欢喜喜而去,未久之后,乌桓营中便是响起了悲惨的泣声。

  刘备却视而不见,在宫中设宴庆贺这场难得的胜利,席间对诸葛亮是大加赞赏,大赞他的智谋。

  诸葛亮并不知道,这只是颜良一场试探姓的渡河,失利早在人家的意料之中。

  屡次计策失败,诸葛亮对自己的智谋几乎就要失去信心,这一场小胜让他重拾了信心,脸上难得又浮现出了丝丝得意。

  正当这时,张绣铁青着脸,愤愤不平前来求见。

  “陛下,适才防城传来消息,那难楼在归营途中,将防城县顺道洗劫一空,把城中百姓的钱财搜刮一空,还抢着了几百个姑娘,如今正在营中肆意歼辱,请陛下下旨惩处此恶贼。”

  张绣满怀愤慨的,向刘备报上了这坏消息。

  刘备听罢也是微微变色,面露愠意,这乌桓人也太像话了,自己金钱米肉赏赐着,他们还嫌不够,竟然去抢掠自家百姓,这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。

  啪!

  猛一拍案,刘备怒道:“这个难楼实在是太过份了,竟然敢公然抢虏朕的百姓,实在是可恶。”

  盛怒之下,刘备当场就想下旨惩处难楼。

  “陛下息怒,切不可一时冲动,坏了大事呀。”诸葛亮赶紧劝解,拦下了刘备。

  刘备身形一震,怒气稍息。

  诸葛亮劝道:“胡人生情豪爽,今大胜之下,做此出格的事也在所难免,如今正是陛下用人之际,若因此而惩处难楼,寒了乌桓人之心,对大局岂非不利,臣以为,还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算了。”

  刘备渐渐沉默了下来,很显然,他已为诸葛亮的话来说动。

  “陛下,虽说咱们现在有求乌桓,可陛下难道就能任由胡人欺压歼辱我大汉百姓吗?”张绣激动的反问道。

  刘备表情复杂,沉默不语。

  诸葛亮却叹道:“乱世战争中,百姓有所牺牲也是在所难免,胡人抢掠过后,必会更加尽心竭力为陛下效力,至于那些受伤害的百姓,他们也算是为大汉尽了一份力,牺牲也算值得了。”

  这一番话后,刘备脸上残存的顾念,终于是烟销云散。

  轻叹一声后,刘备摆手道:“罢了,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,尔等都不许再提了。”

  刘备还是决定,对于乌桓人的恶行,要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

  张绣无奈,也只能闭口不言,心中暗怀愤慨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