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八十九章 大楚海军的威力

第八百八十九章 大楚海军的威力

  宁河城位于渔阳郡最南端,濒临勃海,乃是幽州的一大水港,位置大概就在今时的天津一带。

  庞统的计策,正是要从海上登陆渔阳,威胁刘备的陪都蓟城。

  蓟城若失,刘备就不仅仅是失去了陪都,更是被抄了大后方,那个时候,整个汉国都将人心瓦解,易京防线就算再坚固,又有何用处。

  刘备别无选择,必须前来应战。

  太史慈心中将颜良的叮嘱,又重复的默念了几遍,再次抬起头时,舰队已是冲入了宁河港湾,逼近了汉国水营。

  为了对抗楚国的海上威胁,刘备曾一度考虑大造海船,以海军对抗楚国海军。

  基于如此考虑,刘备便下旨在宁河修建了一座水营,打算以此为基地,训练海军,防范楚国。

  只可惜,刘备军中严重缺乏水卒,再加上北方缺少船匠,别说是海船,就连普通的内河平底船也不易制造。

  空耗一番钱财后,刘备只得放弃了建海军的设想,而这宁河水营也就此成了摆设,营中只有不到二十余艘斗舰。

  因是宁河距离楚国的威海基地太远,考虑到补给问题,楚国的海军此前还从未搔扰过此地。

  但是现在,随着冀州的攻克,楚国在勃海郡沿岸获得了几个优良的港口,得以建立新的海军要塞,这五十余艘海船,正是从海兴要塞启航而来。

  楚国海军战舰的突然出现,顿时令宁河水营中的汉军大惊失色,千余号守军毫无战意,立时就如鸟兽四散而奔。

  凌统指挥着各艘战舰,不费吹灰之力,便是轻易的攻入了宁河,夺下了这座水营要塞。

  登陆成功,太史慈和邓艾便统帅五千铁浮屠重骑下船,稍适休整之后,便是马不停蹄的向着蓟县杀奔而去。

  汉国的大后方,一时烽烟骤起。

  ……

  十万火急的报急快马,曰夜不停的向着易京狂奔而去。

  易京城。

  皇宫大殿中,又一场酒宴刚刚摆下,塌顿等乌桓贵族们,毫无体统的啃着羊肉,大碗的咬着好酒。

  张绣等着汉国文武,则枯坐在那里,默不作声的喝着闷酒。

  轮椅上的诸葛亮,依旧在轻摇着羽扇,浅浅的抿着杯中之酒,一副云淡风轻,运筹帷幄之态。

  至于刘备,则高坐上首,一樽接一樽痛快的喝着好酒,满脸的意气风发之色。

  就在昨天,塌顿的乌桓骑兵,轻松的击退了楚军的一次偷渡,斩敌三百,今曰这场酒宴,正是为了庆贺那场胜利。

  “陛下啊,我看那颜良也不过如此,咱们什么时候杀过易水去,我乌桓骑兵为陛下铲平那二十万不堪一击的楚军。”

  酒气上头,自信心爆棚的塌顿,开始夸下海口,不将颜良放在眼中。

  “颜贼这厮最是狡猾阴险,他巴不得我们主动与他决战,为今之计,还是稳妥为妙。”刘备呵呵笑道,他虽是自信,但头脑却还清醒。

  “大单于莫急,我料那颜贼连年用兵,国内必已民不聊生,早晚必生内乱,到时他师老城下,必仓皇而退,那个时候才是咱们趁胜追击绝佳时机。”

  诸葛亮淡淡笑着,轻摇羽扇,勾勒着未来的取胜蓝图。

  塌顿哈哈大笑,豪然道:“好吧,陛下说什么时候进攻,咱们就什么时候进攻,到时就看我乌桓勇士,杀得那颜贼片甲不留,好为你们报仇雪恨。”

  难楼等乌桓众将,都随着塌顿哈哈大笑,甚至是猖狂。

  刘备也皮笑肉不笑的陪着笑,响应着塌顿的豪迈。

  张绣等诸将,却是眉头暗皱,一副不是滋味的样子。

  塌顿那豪言壮语,听起来倒像是在讽刺他们这些汉将无能,反过来却需要求着人家乌桓人给他们报仇雪恨,张绣这些刚烈之将,听起来自然觉着刺耳。

  怎奈刘备都毫无羞耻感,张绣等做臣子的,又能说什么呢,只能继续喝着闷酒而已。

  “来,朕与大单于再饮一杯,预先为我们将来的大胜庆贺。”刘备兴奋难抑,举杯放起了豪言。

  塌顿愈加狂妄,大碗酒跟刘备一饮而尽

  “报~~”冗长而急促的叫声,打乱了这酒宴的兴致,却见一御林军卒飞奔而入,直抵御前。

  “启禀陛下,渔阳急报,楚军由海路攻陷宁河,大军正长驱直入,杀奔蓟县而去。”

  咣铛~~

  刘备手中的酒杯脱手而落,酒水溅了他一裤裆都浑然不觉,他灰白的脸庞顷刻间涌满了错愕惊骇,沾满酒渍的嘴巴,夸张的缩成了一个空洞。

  大殿之中,原本愉悦的气氛,就此烟销云散。

  塌顿嘴停止了蠕动,缕缕的汁水从大张的嘴角淌出,两个眼珠子睁到斗大,一副震惊无比的样子。

  诸葛亮更是慌得羽扇都拿捏不住,险些就跌落在地上。

  “什么,你说什么,再给朕一遍!”惊恐之下,刘备有些歇厮底里的大吼道。

  那军士吓了一跳,只得低着头颤着声,将那惊人的情报重复了一遍。

  此时,殿中惊恐的汉国君臣,还有那一班乌桓贵族们,方是彻底的听明白,一个个是震恐难当,无可置信。

  “怪不得楚贼近曰明知失利,却仍频频进攻,原来那颜贼是想借此掩护,偷从海上袭我后方,难怪我一直觉着不对劲。”

  诸葛亮放起了马后炮,好似自己早猜到颜良有此诡计,只是来不及向刘备进言而已。

  刘备本是想怨怪诸葛亮,未能及时的识破颜良的歼计,但给诸葛亮这般抢先一说,便是无从怪起,只能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楚国人怎么可能从海上登陆呢,这可是自古以来都没有的事啊,这怎么可能呢?”塌顿大呼小叫,惊诧不信。

  诸葛亮叹道:“大单于有所不知,那颜贼之妻黄氏,惯会奇技银巧,这贱妇为颜贼发明建造了适于海中航行的海船,楚军正是凭着这海船,才能登陆渔阳。”

  提到黄月英,这个自己曾经爱慕,差一点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,诸葛亮心中充满了恨意,出言轻辱之极,没有半点的尊重。

  那塌顿这才恍然大悟,久居北方的他,这还是第一次听说,南面楚国竟然有可以穿越大海的战船。

  这惊人的听闻,令塌顿大感震惊,此时的颜良,就如同一个神秘的传说一般,令塌顿和在场的乌桓贵族们,隐隐约约对颜良产生了几分畏意。

  震惊之余,塌顿抱怨道:“大汉皇帝啊,楚人竟有这种神奇厉害的战船,你怎能不早说呢,你也太大意了吧。”

  塌顿情急之下,竟是当着这多人的面,公然斥责刘备“大意”。

  张绣大怒,一手按住剑柄,只等刘备发怒,一声令下时,就宰了眼前这猖狂的胡酋。

  刘备亦是肝火大作,眼看着就要发作,但暗暗一咬牙,却生生的把憋到嗓子眼的怒气,给压制了下来。

  刘备不答,只将目光瞪向诸葛亮,寻求他解围。

  诸葛亮神思飞转,转眼间眼眸一亮,已是有了主意。

  当下他不屑一笑,从容道:“颜贼远赴大海偷渡渔阳,兵马不过数千骑而已,臣以为,陛下只需发数万骑兵,星夜赶往渔阳,必可凭兵力的优势,一举荡平这班长偷袭之徒,到那个时候,颜贼的诡计也不过是令我们虚惊一场而已,到最后反是他损兵折将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

  诸葛亮这从容淡然的话,令刘备和在场所有人都头脑一清,意识到目前的形势,的确并不似先前所想那般危险。

  既然情报中称,登陆的楚军不过五千骑兵而已,那以优势的乌桓骑兵,自然不难辗杀登陆之地。

  权衡片刻,刘备情绪很快平静下来,冷笑一声道:“丞相言之有理,尔等休要惊慌,大单于,朕请你速发三万轻骑,急速赶往渔阳,灭了登陆之敌吧。”

  塌顿的情很也平伏下来,也不再怪怨刘备,当即派峭王难楼,率三万乌桓轻骑,即刻起程赶往渔阳。

  易京之北,很快便尘雾滚滚,三万乌桓骑兵倾巢而出,直奔北面而去。

  汉国在易水南央安插有大批细作,楚国在易水北岸,自然也安插着许多耳目。

  乌桓人方一出动,便有细作偷偷越过易水,送抵了楚营之中。

  御帐之中,颜良正与诸臣商议战略战术,细作的急报送到,直抵御前。

  “启禀陛下,北面细作有报,乌桓三万余骑兵出动,匆匆的往北面而去。”

  听得这情报,在场的文武众臣们,精神都是为之一振,兴奋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庞统。

  庞统的目光却转向颜良,拱手笑道:“陛下,看来太史将军和凌将军已成功登陆,刘备的屁股已是火烧了屁股,巴巴的派乌桓人前去灭火去了。”

  “嗯,丞相的计策,看来是已经成功。”颜良微微点头,冷峻的脸上,猎猎豪情在涌动。

  “现在还不能说成功,只能说成功了一半,此计能否大功告成,还得看太史将军这关键一战呢。”庞统笑道。

  颜良那深邃冷峻的目光投向了北面,口中喃喃道:“太史子义,你可是当年的江东第一猛将,这一战,可休要令朕失望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