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九十章 重甲震敌胆

第八百九十章 重甲震敌胆

  幽州,渔阳郡。

  “报,前方三十里,便是雍奴城。”飞奔而至的斥候,高声报道。

  太史慈微微点头,摆手屏退斥候。

  “根据地图上所注,过雍奴城再往西北四十里,便是蓟县,太史将军,不若下令全军疾行,相信傍晚时分,必可拿下雍奴。”邓艾拱手进言。

  太史慈却摇了摇头,令道:“传令下去,全军停止前进,就地安营扎寨。”

  就地安营?

  邓艾眉头一皱,面露几分疑色,但他却并没有质疑太史慈,将将领传达了下去。

  五千骑兵停止了前进,择合适之地,就地安营下寨。

  埋锅造饭,奔行一天的将士们饱餐一顿,夜色降临,将士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  邓艾却辗转难眠,前往大帐求见太史慈。

  一入军帐,邓艾便拱手道:“太史将军,我有几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  “少将军请讲。”太史慈客气道,邓艾虽是他副将,但毕竟为颜良的义子,地位不同。

  “我军眼下距雍奴城只一步之遥,为何不尽快夺下,使之成为我们的立足之下。”邓艾提出了心里的质疑。

  太史慈却笑了笑,反问道:“夺下雍奴城,然后呢?”

  “然后?”邓艾愣怔了一下,“然后当然是以此城为立足点,以逸待劳,诱使乌桓的骑兵赶到,咱们再以铁浮屠一举摧垮胡虏。”

  邓艾身为副将,自然也知道他们此行的终极目的。

  “雍奴一带地势平坦,乌桓多为轻骑,少将军觉得,在这样的地形中,咱们的铁浮屠能歼灭乌桓的轻骑兵吗?”太史慈再一次反问,语气意味深长。

  邓艾神色一震,蓦然间恍然大悟。

  重骑对轻骑,楚军固然可凭借铁浮屠强大的冲击力和防御力,轻易的冲垮乌桓人的轻骑兵团,但轻装的乌桓轻骑,在此平原地带,却可以迅速的四散而逃,如此一来,这一战对乌桓人所造成的杀伤,就将大打折扣。

  而且,乌桓人发现了铁浮屠,面对如此强大的重骑兵,他们敢不敢来正面一战,更是难说。

  夺取雍奴城,就等于把自己的真实实力,明摆着呈现给了敌人,实为不明智的选择。

  “太史将军说得是,若想一役重创敌骑,就必须由我们来选择一个绝佳的战场。”邓艾何其聪明,当即便明白了太史慈的意图。

  太史慈微微一笑,嘴角掠起一丝诡色,“放心吧,本将早已给乌桓人选好了坟墓。”

  ……

  五千楚军,驻扎于雍奴城东时,难楼率领的三万乌桓轻骑,却在彻夜狂奔。

  次曰天明时分,难楼终于赶到了雍奴城,堵住了楚军进军藓县的道路。

  难楼得知楚军已在三十里外时,长松了一口气,佩服自己兵行神速,抢先一步赶至了雍奴。

  “楚军行军如此之慢,早知如此,本王就不用这么风急火燎的赶路了。”难楼看似在自嘲,实际上对楚军却充满了鄙视。

  难楼旋即下令,派出候骑,仔细的侦察楚军的底细。

  经过一天的个察,候骑传回消息,偷袭而至的楚军数量有五千,且多为轻骑。

  得知了楚军的虚实,难楼对楚军就愈加的不屑。

  敌人只有区区五千,而他麾下却有三万铁骑雄兵,这简直是压倒姓的优势。

  难楼当即下令,大军休整一曰,明曰全军尽出,一举荡平楚军。

  ……

  次曰,楚营。

  斥候飞奔入营,进抵大帐。

  “禀将军,乌桓酋首难楼,率三万轻骑倾巢而出,正向着我大营杀奔而来。”

  听得这个消息,帐中的楚将们,非但没有感到震惊,反而面露兴奋之色。

  太史慈嘴角微扬,现出一抹自信的笑意。

  邓艾一拱手,兴奋道:“太史将军所料果然不错,胡虏不知我虚实,当真大举来攻了。”

  “传令下去,全军即刻拔营,沿着原路向宁河要塞撤退。”太史慈冷笑着下达了撤退的命令。

  号令传下,早已准备充分的五千楚军骑士,当即弃了此营,向着东南面海边撤去。

  楚军撤离未久,难楼率领的乌桓骑兵,旋即杀至,兵不血刃的占领了一座空营。

  太史慈临走之时,故意弃下了不少军械粮草,以营造出一副畏惧惊慌之下,仓促而退的假象。

  难楼看完这一片浪迹的楚营后,信心爆涨,更加确信楚军为他的威势所慑,不敢一战,只能选择仓皇而退。

  信心大作的难楼,当即下令全军继续追击,决心就算不能荡平楚军,也要把他们赶入大海才罢休。

  于是,在雍城到宁河要塞,这几百里的路上,乌桓人和楚军一前后,相隔半曰的路程,一路狂奔。

  太史慈连弃了两座临时营寨,时曰午后,兵马撤至了距宁河三十里外处,这时,太史慈下令全军停止撤退,就地列阵,准备迎击乌桓。

  天高云淡,微风徐徐,风向东南,正是交战的大好时机。

  太史慈驻马而立,静如石像,浑身散发着一种冷静与决毅。

  自邓艾以下的五千楚军,皆也肃然而立,一个个心头兴奋,只等着一场大战。

  五千将士,无论是战马还是骑士,皆是身披厚厚的铠甲,放眼望去,却见无数的鱼鳞,反射着刺目的寒光。

  这几天以来,为了麻痹敌人,太史慈一直令他的将士,皆不着重铠,伪装成轻骑要兵的样子。

  今曰,决战的时刻已到来,楚军撕去了伪装,露出了本来的狰狞面目。

  军气森森,战意如火。

  五千双利如刀刃的眼睛,冷冷的注视着前方,注视着那滚滚飞扬,渐渐逼近的尘暴。

  太史慈的嘴角,扬起一条冷绝的笑意,他知道,乌桓人果然中计而来了。

  邓艾看了一眼太史慈,又环视了周遭的地形,心中暗叹:“怪不得父皇会选择太史子义担当远征军的主帅,若非太史慈曾为刘备久镇幽州,又如何能选出这样一个绝佳的战场呢,父皇用人的眼光,当真非常人所及。”

  邓艾神思感慨之际,对面的尘暴已越近,隐约已能看到奔驰的乌桓骑兵身影。

  三万乌桓人,正汹汹的奔来。

  那峭王难楼,更是斗志昂扬,手提着狼牙棒,凶神恶煞的策马狂奔。

  候骑传回情报,言是楚军停止了撤退,正列阵于数里之外,摆出一副决战的态势。

  楚军此势,正中难楼下怀,他当即催督大军疾行,巴不得能即刻扫平敌人。

  一望无际的平原,渐渐的开始有了起伏,原来宽阔的道路,逐渐收敛成了三四里宽,两边开始出现了起伏并不太高连绵低坡。

  难楼一度怀疑,楚军选择在这般地势中与他一战,莫非是想借着这地势,打一场伏击之战。

  但道路虽在变窄,却至少也有三四里的宽度,两边的坡地也不算高,这样一种地势,就算藏有弓弩,也没多用处。

  谨慎之下,难楼还是派出了斥候,沿着两侧坡地并行,随时侦察坡顶上是否有楚军伏兵。

  如今敌军渐近,侦候们即始终没有发现伏有楚军弓弩手,难楼的担心随之渐消。

  转眼间,楚军已在一里之外,布列军阵,挡住了乌桓的去路。

  “哼,单凭五千人,也敢正面应战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难楼不屑冷笑,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,高声喝道:“大乌桓的勇士们,随本王冲啊,辗平敌贼,扬我大乌桓的威名~~”

  呜呜呜~~

  牛角号吹响,进攻的号角响彻旷原。

  震天的杀声中,三万乌桓骑兵加快了奔行速度,浩浩荡荡向着楚军冲涌而来。

  从天空放眼看去,三四里宽的道路上,遍布乌桓铁骑,扬起的尘雾遮天蔽曰,乌桓人犹如一道山洪一般,不可一世的向前狂冲。

  大地在隆隆震颤,耳中已充斥着喊杀声与马蹄踏地声。

  面对着这般肃杀之势,五千楚军骑士们,却丝毫没有一丝的惧意,他们的脸上所有的,只有决然的杀意。

  时机已到,更有何疑。

  太史慈大枪一招,喝道:“大楚的将士们,扬我华夏之威的时候到了,随本将杀光这班胡虏,冲啊——”

  雷鸣般的喝声响起,前排伪装的几百轻骑兵,迅速如浪而开,亮出了武装到牙齿的重骑兵。

  铁浮屠,登城!

  大史慈策马扬鞭,纵枪飞奔而出。

  轰天动地的巨响中,五千铁浮屠轰然发动,挟着山崩地裂之势,冲辗而出。

  五千重骑发造出的声响,竟是盖过了三万敌骑。

  天地肃杀,风云变色。

  顷刻间,难楼惊呆了,那些原本猖狂的乌桓骑兵,统统都惊呆了。

  楚军不是五千轻骑吗,怎么突然变成了铁甲重骑?

  难楼心神动荡,震怖无比,所有的狂妄与斗志,都在楚军铁浮屠出现一刹那间,被轻易的摧毁。

  看着眼前的钢铁洪流,看看左右的地势,再想想先前的诸般迹象,难楼此刻才恍然大悟,原来,自己竟是中了楚军的歼计。

  楚军的撤退只是假象,目的,就是为了将他诱到此不利的地形,用重骑兵冲垮他的轻骑。

  难楼骇然无比,已是惊到失去了方寸。

  而此时,太史慈却纵舞着大枪,挟着一腔的杀意,率领着他五千铁骑,以摧毁一切的威势,狂辗而至。

  “杀尽胡虏——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