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九十二章 十路齐攻,震傻刘备

第八百九十二章 十路齐攻,震傻刘备

  颜良命太史慈杀败乌桓骑兵后,改道杀奔辽西,为的就是威胁乌桓人的老巢,逼迫塌顿率军撤离易京,赶往老巢救火。

  今太史慈的捷报虽尚未送抵,但乌桓人忽然匆匆离开易京,这般反常的举动,已足以令颜良得出太史慈已胜的判断。

  “乌桓人一走,易京兵力空虚,陛下,该是我们大举用兵的时候了。”庞统拱手正色道。

  颜良把钓竿往地上一扔,豪然令道:“速传朕的旨意,召集众将往御帐议事。”

  南岸这边,颜良战意狂燃,北岸的易京中,刘备却是惶恐难安。

  塌顿不辞而别的消息,如同给了他当头一棒,令刘备头晕目眩,险些就昏将过去。

  渔阳惨败的消息,就够刘备受的了,眼下乌桓人一走,岂不是更是雪上加霜。

  “塌顿急急而去,必是收到了战败的消息,以为楚军要攻打辽西,所以才赶着北归,去救他的老巢。”诸葛亮深邃的说道。

  刘备心头又是一震,他这才知道,颜良是计中有计,如今这一计诱使塌顿离开易京,却是要给他来个釜底抽薪。

  刘备不及多想,急是策马出城,望北狂奔,试图追赶上塌顿。

  狂追出十余里,刘备终于是赶上了乌桓的队伍。

  见得那塌顿,刘备大叫道:“大单于,你这是要去哪里,为何不和朕打招呼就独自行动。”

  塌顿一见刘备追来,本就阴云密布的脸色,愈加的阴沉。

  “辽西为楚军所威胁,本单于当然是赶回老家保护我乌桓族人。”塌顿没好气的答道。

  刘备急道:“此乃颜贼歼计,就是为了诱使大单于离开易京,那颜贼才好趁虚进攻易京啊,大单于万不可中了那颜贼的歼计。”

  “本单于只知道老家有危,必须去救,管他是不是颜贼的歼计。”塌顿铁了心要走,根本无视刘备的解释。

  刘备这下就急了,苦着脸道:“咱们事先可是有盟约,大单于答应了要助朕守易京,如今大单于若违约而去,岂不是陷朕于孤军奋战的绝境。”

  “你还好意思说,本单于就是为了帮你抗敌,白白的损失了几万乌桓勇士,我才不管什么盟约不盟约,你自己看着办好了。”

  塌顿粗鲁无比的呛了刘备一番,再懒得理他,拨马向北急疾而去。

  乌桓人狂奔而行,从刘备的身边驰过,马蹄掀起的灰尘,扑了刘备满脸。

  刘备只能尴尬的定在那里,眼睁睁的看着一众乌桓人扬长而走,留给他的只有满头的尘土。

  失神半晌,乌桓人的身影已是远去,刘备恨恨的把塌顿大骂了一番,方才失魂落魄的回往了易京。

  此时,渔阳大败的消息,早已遍传全军,那四万乌合之众的汉军,转眼已是人心惶惶,动荡不安。

  乌桓人在这个时候的离去,更让这些斗志低靡的汉军,倍受打击,他们只觉自己已是陷入了孤军奋战的境地,一个个的惶恐不已。

  刘备回往易京,一再的安慰众将士,却也无济于事,流言与恐怖,正如瘟疫一般,疯狂的在汉营中传染。

  刘备无可奈何,诸葛亮也黔驴技穷,没了半点辙。

  汉军上下,一片的恐慌。

  而在这时,易水南岸的楚营中,却是斗志高昂,战意狂燃。

  远征军渔阳大胜的消息,令二十五万大楚将士振奋难当,每一个人都跃跃欲试,恨不得争立功勋。

  颜良召集众将,当场便宣布了发动总攻的旨意。

  午后时分,二十五万饱餐的将士,纷纷的出营,如一条条的河流,向着易水边岸涌去。

  岸边处,上千道木筏已就绪,诸员大将指挥着诸路兵马,登上木筏,准备发动一场全面的渡河作战。

  颜良胯坐着赤兔马,腰悬着倚天剑,如铁塔般一般屹立在河滩上,扫视着沿河一线,他无穷无尽的将士。

  猎猎的杀意,在颜良的脸上,疯狂的流转。

  观望已久,颜良马鞭一扬,高喝一声:“传朕旨意,全军渡河,给朕夷平易京!”

  咚咚咚~~

  高亢的战鼓声冲天而起,无数面令旗如风而动,嘹亮的号角声,震破了天际。

  从西东到,绵连十余里的河岸边,千筏齐出,二十余万大军同时发动了渡河强攻之战。

  从空中俯视下去,密密麻麻的楚军,铺天盖地的向着北岸涌去,易水几为之覆盖,雄心壮志的喊杀声,竟将涛涛的水声淹没。

  楚军,十路齐渡!

  易京城中,刘备和他的大臣们,尚在为乌桓军队的离去,感到手足无措。

  诺大的金殿中,弥漫着无比焦虑的气氛。

  “报~~”惊慌的叫声中,斥候飞奔入殿,“启禀陛下,南面楚军倾巢而出,正分十路向北岸急渡。”

  刘备大惊失色,在场包括诸葛亮等众臣,无不惊恐错愕。

  不及多想,刘备急出皇宫,奔往易京南门,众臣随之跟随而至。

  身登南门,举目远望,果然是绵延十余里的易水上,楚国的战旗飞舞如风,数还清有的木筏飞驰向北岸。

  那震天的鼓声,那凛烈的杀声,那肃厉的号角声,深深的刺激着汉国君臣受惊的心灵。

  “快,快发兵,给朕挡住楚贼~~”惊恐的刘备,歇厮底里的大叫。

  号令传下,汉将们从惊恐中清醒,张绣、韩猛、郝昭等汉将,纷纷杀了易京围壕,率领着几恨汉军奔赴北岸。

  易京正对的北岸处,新降的大将徐晃,屹立于筏头,催督着他麾下的将士,急疾如风。

  岸边处,张绣率领着不足三千的汉军,仓促的赶到了岸边,甚至来不及列阵,便胡乱的向水中逼近的楚军放箭。

  “举盾,给本将加速前进!”徐晃厉声吼叫,挥舞着手中战斧,挡下如蝗而至的箭雨。

  当先的两百道木筏上,敢死的陷阵楚卒们,急将手中的大盾高高举起,结成了一面面龟甲之壁,顶着倾落的箭雨,勇敢的疾驰。

  一百步……

  五十步……

  二十步……

  徐晃所在的木筏,第一个冲至了北岸,徐晃将大斧舞在铁幕,荡开一条道路,掩护筏上的士卒,高举着大盾跳上河滩。

  汉军的箭矢密集的射来,却尽皆徐晃挡开,三十余名楚军顺利的登上北岸河河滩,迅速的结成了盾阵,屹立不动,辟出了一道登陆场。

  紧接着,后面的木筏相继冲上河滩,越来越多的楚兵,源源不断的上岸,加入到盾阵来,将滩头的登陆阵地越扩越大。

  张绣虽是及时赶至了岸边,但无奈他的兵马太少,且并无骑兵可以冲破楚军,尽管他竭尽了全力,却仍无法阻挡十倍楚军的强行登岸。

  徐晃登岸未久,正面一里多宽的河滩,已为楚军处处突破,不多时间,便有近万名楚军冲上了易水北岸。

  “大楚的勇士们,冲啊,夷平易京——”徐晃狂吼如狮,舞动着战斧当先冲出。

  登岸的楚军汹汹向着,如虎狼一般冲向汉军。

  徐晃一马当先,手中战斧横扫而出,以开山之势,将三名惊慌的汉兵斩飞。

  漫天的飞舞中,徐晃倾尽全力,狂杀如疯,仿佛要复仇一般,报复当曰刘备把他当作弃子一般,抛弃在安国城之仇。

  三四千惊心动魄的汉军,阻挡不了楚军登岸,眼下又如何能挡得住楚军的全力冲击。

  沿岸一线的汉军,顷刻间土崩瓦解,被冲得肢离破碎,鬼哭狼嚎的四散奔逃。

  “站住,不许退,敢逃者,立斩不赦!”张绣横枪大吼,试图阻挡溃败之势。

  然而,到了这般地步,张绣即使亲斩数人,也扼止不住这决堤般的溃败。

  不仅是张绣的阵地,其余韩猛、郝昭所部,也皆为十倍兵力优势的楚军击溃,易水北岸的阵地全线失守,几万号恐慌的汉军,只顾抱头鼠窜。

  张绣挡不住这败势,无奈之下,也只有随着败军,弃却了河岸,向着北边的易京沟垒防线撤去。

  看似不可逾越的易水,一个时辰之内,便为楚军攻破。

  成千上万的楚军,相继过河,不到半曰的时间,便有十五万人过河。

  颜良也御驾过河,将自己的御帐,安在了易水北岸,将象征皇帝尊严的伞盖,高高的树在了北岸。

  渡河未久,颜良便趁着这股劲,下旨全面向着易京防线进攻。

  汹汹如如潮的楚军,以高昂的斗志,向着易京奋勇冲杀。

  易京城头上,刘备都看得傻眼了,眼见楚军轻易渡江河,轻松的将自己的兵马击溃,刘备的斗志几乎被摧残一空。

  第二天的进攻,各种营垒不断传来求救的急报,每隔半个时辰,都会有一处营垒失陷的噩报传来。

  兵微将寡的汉军,几乎不堪一击,那精心构建的易京重重防线,竟如败絮一般被楚军一层层的冲破。

  眼看着楚军向着易京主城迅速逼近,刘备的斗志,终于是垮了,他再也无法支撑下去,当即决定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,向蓟县撤逃。

  “陛下,易京一失,大汉国将危在旦昔,陛下不能撤啊~~”诸葛亮苦苦的相劝,甚至还拉住了刘备的衣袖。

  刘备却将诸葛亮的手挣开,沉声道:“谁说朕要弃守易京了,朕现在就下旨,命丞相你率军坚守易京,朕这是要赶往蓟县去招兵买马,很快就会回来增援丞相。”

  刘备说着,甩脱了诸葛亮,慌张的爬上战马,头也不回的向着北面奔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