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九十三章 那无情的一脚

第八百九十三章 那无情的一脚

  刘备策马狂奔,带着一班同样混乱的士卒,匆匆忙忙的逃出了北门。

  逃出北门的刘备,连头也不敢回一下,只顾拼命的抽打着马鞭,那般慌张的样子,仿佛楚军随时都有可能追至一般。

  奔行之际,却不足前方道,胯下战马一脚踩空,一声嘶鸣的便栽倒于地。

  “啊~~”刘备猝不及防,尖叫一声,整个人从马上栽了出去。

  只听得“砰”的一声,刘备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翻滚之时,脚裸撞在了一块石头上,更是痛得大叫。

  “陛下!”陈到大吃一惊,急是勒住战马,翻身上扑将上前。

  一众御林军扑将上前,将刘备从地上扶了起来,刘备虽未摔成重伤,但脚裸和手腕多处受伤,已是不能再骑马。

  无奈之下,刘备只得和刘氏、陈氏以及太子刘禅,共乘一辆马车,连伤势都来不及查看,便继续向北急奔。

  此番刘备从易京之中,带走了约三万人的兵马,只给诸葛亮留下了不到一万的残兵,但这三万人此刻却全然失去了秩序,只顾盔弃甲的向北狂奔。

  楚军二十五万大军全线进攻,这般滔天的声势,已把汉兵们吓得魂飞破散,生恐走慢了一步,就会被辗杀在楚军的铁蹄下。

  混乱的逃命队伍,奔出了约十余里,忽然间,队伍的后方惊声大作,声称是楚军骑兵追击而来。

  原本就惶恐的汉兵,顿时更加惊恐,争相恐后的夺命狂奔,整支逃命的队伍,陷入了更加混乱恐慌的境地。

  “楚贼来了,加快速度,加快速度啊!“刘备惊声大喝,他也以为楚军追了上来,不顾一切的催督车夫加速前行。

  怎奈车上坐着刘备一家老小,任凭车夫死命的抽打战马,那不堪重负的马儿,都无法再加起速来。

  “朕叫你加速,你怎么还慢慢吞吞的。”刘备怒喝道。

  “陛下,车上人太多,马儿只能跑这么快了。”车夫无辜的答道。

  刘备无奈,环看四周,却见成百上千的逃命,争相发足狂奔从马车边闪过,而他所在的马车却不断的被抛在后边,渐渐的落后下来。

  刘备这下就急了,只怕自己落在后面,被追上来的楚军抓获,那时若为颜良所擒,岂非生不如死。

  情急之下,刘备蓦的一咬牙,二话不说,一脚便踹在了那陈氏的身上。

  “啊~~”陈氏不及防备,一声惊叫便滚落下了马车。

  “陛下,你这是……”皇后刘氏大吃一惊,茫然震恐的望向刘备。

  刘备阴沉着脸,咬着牙道:“马车上人太多,跑不快,必须要有人牺牲,朕别无选择。”

  刘氏丰硕的身躯一颤,明白了刘备的用意,眼眸中不禁将军过惧色。

  尽管她心姓好妒,对那陈氏向来看不惯,但现下见陈氏被刘备无情的踢下车去,心中却不免暗生寒意,对陈氏产生了一丝同情。

  “陛下,不要丢下臣妾啊,陛下~~”爬在地上的陈氏,哭哭啼啼的向刘备恳求。

  刘备却默默的注视着陈氏远去,仅仅只是眉头微皱,却始终没有回心转意。

  少了一人的负重,马车明显的快了几分,刘备这才稍稍安心。

  此时,陈氏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视野之中。

  眼见着刘备的马车远去,陈氏瘫坐在地上,又是悲凉,又是难过,哭哭啼啼的可怜之极。

  “陛下啊,你怎能如此狠心,全然不顾结发之情,这么狠心的抛弃臣妾呢……”

  陈氏悲伤哭啼,身子骨摔伤,想要爬将起来,几次三番却又倒下。

  左右的那些汉军士卒,只顾着自己逃命,也无人理睬陈氏。

  不多时,左右人影越来越少,陈氏心慌慌不已,只怕楚军追将上来,那可如何是好。

  正担心之际,却见后面尘土大作,十余骑飞奔而来。

  陈氏吓得花容惊变,只以为是楚军追来,慌得是连滚带爬,想要躲往路边。

  “吁~~“当先一名骑士,勒住了战马,惊叫道:“那不是陈妃娘娘吗?”

  陈氏听得这声音熟悉,回眸一看,却惊喜的发现,来者并非是楚军,而是自家的兵马,而那说话之人,正是陈到。

  “陈将军,救我啊。”陈氏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喜极而泣的叫道。

  陈到见果是陈妃,急是下马参见,却是奇道:“娘娘不是跟陛下同乘一辆马车吗,却怎会落在此地?”

  一提及此时,陈氏泪容又是黯然了下来,伤心之意油然而生。

  “陛下嫌马车太慢,怕我是拖累,便将我推下了车。”陈氏伤感的说道。

  陈到的身形猛的一震,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愕。

  想当年,刘备刚刚脱离袁绍,据往徐州之时,若非陈登家族的辅佐,焉能在徐州站稳脚根。

  而陈氏,正是在刘备发展的关键时刻,嫁给了刘备,可以说,陈氏是刘备事业启航的重要助力。

  而今,陈氏却成了负担,被刘备所抛弃。

  刘备的这份无情,纵使是对其死忠的陈到,如今也心中暗有微词。

  陈到虽觉刘备所做不妥,却不敢有所微词,只暗叹一声,下令将陈妃带上,前去追赶刘备。

  前方数里处,刘备还在奔命狂奔,过不得多久,前面的道路变得泥泞起来,刚刚才提起速度的马车,这时又慢下来。

  刘备放才松下的神经,现下又紧绷了起来,他的目光,几次三番的都落在了刘氏和她的儿子刘禅身上。

  刘备的眼眸,渐渐的浮现厌恶之色。

  刘氏背上恶寒渐起,有了陈氏的前车之鉴,她感觉得到,刘备有把她们母子也抛弃的心思。

  心惊之下,刘氏赶紧将肥胖的刘禅紧紧抱住,怯生生的缩在马车的一角,生恐刘备将刘禅抢走。

  马车越来越慢,南面处,尘土却滚滚而起,似有骑兵正飞奔而来。

  见得此景,刘备这下是彻底的沉不住气,铁青的脸上,无尽的惧意涌现。

  刘备的眼眸猛的瞪向刘氏母子,凶光毕露。

  刘氏花容惊色,急是哀求道:“陛下,臣妾求陛下千万别抛下阿斗啊。”

  “留着他只会是拖累,为了大局,朕必须牺牲他。”刘备话语阴沉,伸手一把便抓住了刘禅的胖胳膊。

  刘禅吓得“哇”的一声,便是嚎陶大哭起来。

  “陛下,阿斗是陛下的亲生骨肉啊,求陛下开恩。”刘氏拼命的拉住刘禅不松手,泣声苦苦的哀求。

  刘氏护子情切,拼尽全力之下,刘备使出了吃奶的劲,竟是夺不下来。

  眼看着尘雾越来越近,刘备就急了,转而抓住了刘氏,怒喝道:“既然你不想牺牲阿斗,那就牺牲你自己吧,你还不快给朕下车。”

  怒喝声中,刘备生猛的用力,如拖死猪一般把刘氏往车下猛推。

  刘氏恐惧万分,万不想那个素来恩宠她的丈夫,这危急关头,竟然毫不犹豫的要牺牲自己。

  惊惧的刘氏,一手拖住车栏,一手搂住刘禅,如疯婆子一般,任凭刘备如何用力,都死命的不松手。

  “下去,你这贱人,还不快给朕下去。”刘备破口大骂,抡起胳膊连扇了刘氏几个耳光。

  刘氏被扇得“啪啪”作响,白净净的脸上沾满了血印,却只嚎陶大哭,死也不肯松手。

  刘备百般无奈之下,怒从心起,眼眸中杀机骤生,猛的便按住了剑柄。

  生死之际,刘备也顾不得许多,脑海中余下一个念头:

  杀了这贱人,把她推下车去!

  就在刘备正待动手时,前边回头的车夫,却惊喜的大叫:“陛下,不是楚兵,是咱们自己的骑兵!”

  将要拔剑的一瞬间,刘备心头一震,急是抬头细望,果然见奔来的非是楚兵,而是自家骑兵。

  刘备大松了口气,这才松开了剑柄,一屁股有气无力的坐倒下来。

  刘氏则是惊魂未定,依旧死死的抓着栏杆不肯松手。

  未久,陈到一行纵骑而至,拱手道:“陛下莫要惊慌,臣适才巡查过后面,并没有楚军追至,诸葛丞相还在坚守易京。”

  刘备长松了口气,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开,险些就要虚脱。

  “陛下,娘娘和太子这是……”陈到见得刘氏那副样子,不禁奇道。

  刘备身形一震,干咳了几声,故作淡然道:“没什么,娘娘她们只是受了惊吓而已,现下没事了,不必再惊慌了。”

  刘备当然不可能告诉自己的臣下,自己在危急关头,打算把老婆和儿子踢下车去。

  刘氏心中虽是委屈,却又怎敢说实话,只得抹尽泪容,佯作宽心之状,怯生生的向着刘备靠近了几分。

  刘备虽有言语掩饰,但陈到看着刘氏那般样子,又岂能不猜出几分端倪,心中不禁暗自一叹。

  正当刘备以为自己所为,不会为部下知晓时,陈到却轻咳了一声,拱手道:“陛下,臣适才在路上碰上了陈妃娘娘,臣就将娘娘一并带了过来。”

  说话间,陈氏驱从后面而出,缓缓的走上前来。

  “陛下。”陈氏欠了欠身子,低低的叫了一声,那般神情之中,分明还存有几分怨意。

  一见陈氏,刘备脸色骤然一变,故作淡然的脸上,顿是闪过一丝尴尬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