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九十四章 把易京给朕夷为平地!

第八百九十四章 把易京给朕夷为平地!

  陈氏分明已为自己踢下了马车,今被陈到撞上,陈到必然会询问陈氏原由,陈氏多半会把实情,告诉陈到吧。

  这也就是说,眼前包括陈到在内的这些御林军士们,均已经知道,自己在危急关头,把自己的爱妃给踢下了车去。

  如此不仁不义的做法,这些士卒们知道了,如何能不寒心。

  刘备心中那些尴尬啊,看向陈氏的目光中,不禁闪烁出厌恶之色,但那厌恶之色,只是一闪而过,刘备的脸上,旋即涌现了惊喜。

  “爱妃,朕还以为你与朕失散,姓命有危,朕正打算派人去寻你,没想到你却给叔至救了,你没事就好啊。”刘备万般惊喜,万般关切。

  这般样子,仿佛他根本没有把陈氏踢下车,抛弃了陈氏,而是陈氏自己走散。

  陈到神色一愣,不禁望向了陈氏。

  陈氏说是天子将她踢下车,而天子又说是陈氏自己失散,他夫妻二人言辞不一,却教陈到不知该相信谁。

  陈氏也是十分的震惊,却不料刘备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,全然否认了自己先前所为。

  陈氏那受伤的心中,不禁又生委屈。

  “是啊,多亏了陈将军寻到臣妾,臣妾只怕再也见不到陛下了。”陈氏不及多想,赶忙附合着刘备,哽咽的说道。

  陈氏这也是没办法,她能怎样呢,难道当众揭穿刘备,说刘备是在说谎吗?

  不能,身为刘备妃子的她,当然不能,如果她还想留在刘备身边,她就不能揭穿。

  陈到这下就茫然了,却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得愣怔的站在那里,看着刘备夫妻团聚。

  刘备将陈氏召了过来,将她拉上马车,轻轻的揽入了怀中,口中安慰道:“爱妃你没事就好,都是朕的不好,没能照顾好你,你放心,朕再也不会让你给跟朕走散了。”

  刘备那关怀诚挚的言语,如冬曰的暖阳一般,温暖人心,就连刘氏也恍然以为,先前自己被踢下马车之事,只是幻觉而已。

  不过,仅仅也只是片刻的恍惚而已,那刻骨铭心的痛楚,陈氏又岂能忘记。

  眼下,她却只能依偎在刘备的怀中,勉强的装出一副感恩的样子,享受着刘备的关怀。

  马车那一边,刘氏紧抱着儿子,看着刘备那慈爱的样子,秀眉暗暗深皱。

  刘备安慰过自己的老婆,这才下令赶紧急行,继续向北面撤退。

  ……

  易京。

  炮声轰轰,杀声震天。

  漫天的石弹,还如蝗的箭雨,正一刻不停的射入易京主城中,残存的汉军,只能战战兢兢的龟缩在女墙下,承受着这恐怖的进攻。

  刘备已经带着大部分的兵马,逃出了易京城,只留下了诸葛亮,还有张绣,率领不到一万残兵坚守。

  刘备当然知道,光凭这点兵力,根本挡不住二十五万楚军的进攻,易京城的失陷,只是早晚的问题。

  虽如此,刘备还是下令,命诸葛亮坚守易京。

  原因无他,一是因为诸葛亮自己坚称易京不可弃,另一个原因,则是刘备要靠着诸葛亮的坚守,来为自己争取到撤退的时间。

  倘若他率全军弃了易京,楚军不废吹灰之力拿下易京,紧接着就会大举北上,尾随追击。

  失了易京的阻挡,楚军的铁骑自可轻易的追上逃跑出城的刘备,这自然是刘备不愿意看到的。

  为了能活着逃往蓟城,必须有所牺牲。

  颜良并不知刘备已逃,或者说,刘备逃与不逃,对他来说也并不重要。

 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,地盘越打越小的刘备,就算今从易京逃出,他还能再逃多久呢。

  颜良遂是下令,全军猛攻,将易京夷为平地,杀光所有敢于抵抗的汉军。

  大楚国那些上将们,遂是诸领着数十万楚军,对沟壕交错,土山林立的易京防线,发起了昼夜不停的进攻。

  凭心而论,易京防线的坚固程度,远胜于当所公孙瓒所构建的那道旧防线,即使楚军拥有破城炮这样利器,倘若刘备下决心固守的话,还是有的一守。

  但现在刘备斗志瓦解,带走了大部分的兵马,仅给诸葛亮留下区区一万兵马,又如何能坚守得住。

  兵力不足的汉军,不断的被楚军攻陷外围防线,一座座土山被所摧毁,一道道沟壕被填平,楚军只用了三天时间,就攻陷了易京外围所有的工事。

  第四天,楚军的兵锋已进至了易京主城前。

  诸葛亮坐着轮椅,从易京城头向南远望,但见不远处,楚军正将一门门巨大的破城炮,缓缓的拖至前线。

  易京城正面的阵地上,已经布列了约四百门破城炮,更多的破城炮,还在源源不断的运来,好似无穷无尽一般。

  颜良已经决定,他要破天荒的用一千门破城炮,同时猛轰易京,让汉军知道什么叫作空前绝后的恐怖。

  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破城炮,城头的汉军都战战兢兢的发抖,连武器也拿捏不住,一个个是吓得神色愧色

  “诸葛丞相,我军只余下不到五千人,如何能挡得住楚军的进攻,速速下令撤退吧。”张绣焦虑的进言。

  “撤退,还能撤到哪里去?”诸葛亮苦叹了一声,“我们的兵马已损失殆尽,现下又失去了乌桓盟友,再往北就是一马平川,我们还能拿什么来抵挡楚贼的铁蹄?”

  面对诸葛亮的反问,张绣神色一变,却默然无言以对。

  张绣也很清楚,易京一失,汉国将再无翻盘的希望,覆没将成定局。

  “可是,陛下已经逃走,还带走了大部分的兵马,却叫我们在此守城,这不是叫我们坐守死地吗?”张绣又抬头质问,言语中对流露着几分对刘备的怨意。

  “陛下他……”诸葛亮顿了一顿,叹道:“陛下他也是一时慌张,乱了分寸,相信以陛下的英明,只要我们坚守下去,陛下必会派援兵来。”

  时值如今,诸葛亮对刘备,依然没有半点怨言,还在替刘备开脱。

  “当初黎阳被围,我汉国兵势尚存,那时陛下都能舍弃自己的义弟,丞相觉得,到了这个地步,陛下还会管我们吗?”张绣咬嘴唇反问。

  诸葛亮身形一震,无言以应,只能默然不语。

  张绣抬起头来,看看城外铺天盖地的楚军,再看看自己身边,这些惶恐不安,斗志全无的残兵。

  他的脑海中,又浮现起了刘备对胡虏的那份谄媚讨好的眉恶嘴脸,浮现起了刘备一次又一次,舍弃自己的部下与兄弟的斑斑劣迹。

  张绣是越想越气,越想对刘备是越失望。

  “丞相,事到如今,不如……”

  “不用再多说了,陛下给咱们的旨意,是叫咱们坚守易京,本相决心与易京共存亡,为了大汉国,为了天下黎民百姓,绝不退后一步!”

  诸葛亮用慷慨决然的陈词,打断了张绣张口欲言之词。

  看着诸葛亮气不容置疑的气势,张绣暗暗咬了咬牙,只得将已到嘴边的话,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。

  心意已决的诸葛亮,遂将自己的决心,传达给了易京城头的诸军,并坐着独轮车,亲自沿城走了一遭,去鼓舞激励汉军的士气。

  只可惜,汉军士卒的斗志,已因刘备的逃走,早就跌落到谷底,任凭诸葛亮巧舌如簧,画了多少美妙的大饼,都无法提振士气。

  那五千残兵,只不过是畏于军法,故才还凭着最后一点坚持,被迫的留在易京城头。

  城头一片恐慌,而城外,楚军却是斗志昂扬,热血沸腾。

  易京正南一线,集结了约八万人的军团,这是颜良自起兵以来,在单一方向上布列的兵力最强的一个攻击军团。

  颜良要用十六倍的兵力,一口气将易京城夷为平地。

  驻马扶剑,远望易京城楼,颜良目光冷峻如铁,他仿佛能看到那一张张颤抖的脸,正在如何涌动着恐怖。

  视线之中,一门门的破城炮,已悉数被拖至了阵前。

  一个时辰后,千门破城炮,皆已就绪,放眼望去,黑压压一片正对易京主城。

  一骑策马而来,朱桓纵马直抵御前,拱手道:“启禀陛下,破城炮皆已就绪,请陛下示下。”

  “嗯。”颜良只微微点了点头,马鞭向前一指,冷冷道:“传朕旨意,千炮齐发,给朕将易京夷为平地。”

  “诺!”朱桓得令,兴奋的策马而去。

  未久,隆隆的战鼓声,冲天而起,直震得易京城上尘土滑落。

  仅仅只是那战鼓声,便将城头的汉军吓得脸色惨然,惧意如焚。

  三通鼓过,战鼓之时,骤然转急。

  那是进攻的号角。

  随着阵前大旗的向前一支,炮击易京的命令,正式下达。

  呼呼呼~~

  刺耳的破空之时,瞬间填满了耳朵,视线之中,千枚巨型的石弹,几乎在同一时间腾空而出。

  无数的石弹划出曼妙的弧线,如陨落的群星一般,向着易京城头狂轰而下。

  那一刻,诸葛亮眼睁睁的看着群石铺天盖地的压来,故作镇定的脸庞,瞬间惊怖到了变形,赴死的决心,顷刻间便被摧毁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