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百九十五章 老子反了!

第八百九十五章 老子反了!

  轰!轰!轰!

  千枚石弹,瞬间轰落。

  女墙崩毁,城楼坍塌,嚎声大叫,转眼之间,易京主城已淹没在了漫天而起的狂尘之中。

  楚军阵中,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。

  千余门破城炮一刻不停,不断的向敌城任意的投射,倾盆而下的石雨,将易京城化做了一片修罗地狱。

  半个时辰的轰击,两万多块巨石,轰在了长不足百步的主城城墙上。

  石弹耗尽,炮声渐息,这恐怖的攻击终于落下帷幕。

  八万双烈火闪烁的眼眸,都瞪得浑圆,迫不急待的想要看清炮击的效果。

  狂尘渐落,易京城重现面貌。

  城楼已塌,厚筑的城墙,不是塌落就是开裂,城墙上端的一切建筑,均已被夷平。

  汉军凄惨的嚎叫声,响彻了城头。

  整座易京城,已是面目全非,形容骇人。

  但令楚军将士们惊讶的却是,在这样强大的轰击之下,主体城墙任保持着屹立不倒。

  颜良见得此状,心中也不禁暗暗感慨,佩服这易京防线的坚固。

  遥想当年的袁绍,苦苦攻了一年,才拿下这座易京,今若不是庞统的奇策,诱走了乌桓人,这易京城还真一时片刻未必能攻下。

  感慨归感慨,眼前的轰城效果,已足以令颜良满意。

  眼眸中杀意如潮,颜良扬鞭又是一指,厉声道:“全军攻城,给朕杀尽汉军,一个不留!”

  咚咚咚~~

  战鼓声再起,响彻云霄。

  “进攻——”

  正面处,老将黄忠大刀一扬,两万人的军阵,轰然向前推进。

  左右两翼,甘宁、徐晃等善攻之将,各率着本部兵马开出,八万人的庞大兵潮,向着残破不城的易京涌去。

  城头之上,本是驻扎了有两千名汉兵,但这一轮石雨轰击下来,有半数已死在飞石之下。

  当残存的汉军从废墟中爬起来时,还未及品味适才的痛苦时,那茫茫如潮的楚军兵潮,便将他们再次吓破了胆。

  “稳住,统统上城,为大汉誓死而战~~”诸葛亮从城下“防炮洞”中钻出,挥舞着羽扇,声嘶力竭的大吼。

  张绣等躲在洞中的三千多汉军,在诸葛亮的催督下,不得不爬上了城头。

  当汉军刚刚就位时,楚军已攻涌至了城下。

  八万名将士,一人一个随身携带的土包,便将城前深壕轻松填满,无数张云梯竖起,数不清的楚军将士,争先恐后的向着城头涌去。

  仅仅三千多士卒,在城防体系严重受损的情况下,又如何能挡得住八万大军的齐攻。

  斗志全无的汉军,只抵挡那么一会,便是全线的崩溃。

  城头处,片刻间,便有十余处被楚军攻破,成百上千的楚军将士爬上城头,大刀无情的斩向那些惊恐的敌人。

  许多汉军士卒恐怖之下,当场放弃了抵抗,举械投降,但杀红了眼的楚军将士,却将他们的脑袋无情的砍落。

  城围而不降者,城破后,杀无赦。

  对于这些在大势已去情况下才投降的敌卒,颜良根本不会给他们机会,颜良就是要夷平易京,杀光城上守军,用这最后的血腥杀戮,击碎汉国残存的抵抗意志。

  一名名汉卒倒下,眼见投降不成,他们只有弃守阵地,望风而逃。

  诸葛亮并没有在城上,他坐着轮椅,拿着羽扇,在城内侧遥控指挥。

  当诸葛亮看着从城上望风而溃的士卒时,他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,他知道,易京失守已成定局,汉国大势已去。

  原本慷慨赴死的诸葛亮,这个时候,心中却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动摇。

  他很清楚,再留在这里,只有被颜良活捉一条路可选。

  凭着他跟颜良的血海深仇,活捉之后,颜良会用何等恐惧的手段来折磨羞辱他,诸葛亮实难想象。

  “不,我不能落入颜贼之手,我就算是远遁塞外,将来做个孤魂野鬼,也绝不能落在颜贼手上。”

  念及于此,诸葛亮再无抵抗之心,当场就打算让家兵们推着他逃离此地。

  正当这个时候,满身是血的张绣,提着血淋淋的大枪,从城头上奔了下来。

  “丞相,楚军实在太多,我们顶不住了,快撤吧。”张绣大叫道。

  诸葛亮眼珠子一转,暗想张绣若就这般撤了,那楚军顷刻间便将破城而入,自己这个残废恐怕还未逃出多远,就会被楚军的铁骑追上,到时候,他还不是得落入那颜贼的手中。

  心中一寒,诸葛亮立刻郑重道:“我等奉旨坚守此地,岂能擅退半步,张将军,本相命你回往城头,给本相继续坚守。”

  “丞相……”

  “张绣,难道你想违抗军令,背叛大汉不成?”诸葛亮厉声喝道。

  张绣身形一震,暗暗咬牙,眼眸中闪烁出怨意,无奈之下,只得跌足一叹,提着大枪又往城头回去。

  张绣前脚一走,诸葛亮后脚便叫家兵们,推着他扭头就往北门而去。

  就要踏上城头之时,张绣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,这一看不要紧,他却发现诸葛亮转眼已在十几步外,正在一群家兵的簇拥下,匆匆忙忙的望北而去。

  张绣怔了一怔,蓦的勃然变色。

  “好你个诸葛亮,你要本将坚守城池,原本是想让老子我拖住楚军,好令你趁机逃跑,你当真是好生的阴险啊。”张绣怒不可遏,破口大骂。

  此时此刻,张绣心中所有的不满,都在这一刻爆发了。

  刘备假仁假义,勾结外族,对自己的劝谏屡翻不听,这早就令张绣对刘备大为失望。

  易京一役,刘备如惊弓之鸟,不顾大局逃之夭夭,更是令张绣对他心生怨意。

  如今,刘备最为信任的诸葛亮,口口声声大义凛然,叫别人死守城池,自己却拔腿先溜,更是叫张绣愤怒不已。

  诸般种种的不满情绪,积蓄到今曰,在这城池失守的前一刻,已令张绣对刘备和他的大汉国,彻底的反目。

  “罢了,我张绣乃堂堂西凉男儿,何必为刘备为样的伪君子再卖命。”

  张绣与刘备恩断义绝,当即便想归降大楚。

  转念却又一想,自己在城破之时才投降,未免有迫不得已之嫌,若是颜良怪罪下来,自己岂非死路一条。

  “若想顺利归降,必得立有功劳,以赎我的前罪才能是……”张绣眼珠转了几转,目光陡然一扫,落在了正在远遁而去的诸葛亮那里。

  “大楚皇帝深恨诸葛亮,倘若我能将这险阴小人擒下,岂非立下大功,大楚天子高兴之下,必能宽恕我的前罪!”

  张绣主意已定,也不多犹豫,当即下得城墙,纵马舞枪,向着诸葛亮直追而去。

  “丞相,那张绣追过来了。”管家甘海慌叫道。

  诸葛亮扭头一眼,果见张绣飞奔而来,心下吃了一惊,忙是故作镇定,大叫道:“张将军,你不在城头指挥,想要干什么去?”

  “诸葛丞相,你不是说要跟易京共存亡吗,你这又是去哪里?”张绣也隐忍不发,高声反问

  诸葛亮这下就无言以应了,眼见张绣那杀气腾腾的样子,他心知是自己的意图,已是给张绣这个武夫给识破。

  “快,快推本相走,不必理会他。”诸葛亮索姓也不解释,只管狂逃。

  一众家兵推着诸葛亮,向着北门疯狂狂奔。

  “诸葛亮,你这个卑鄙的伪君子,你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了吗,给老子站住了。”张绣怒不可遏,拍马纵枪,杀气腾腾的追了上来。

  一见这阵势,诸葛亮便心觉不妙,急叫道:“快,快去给本相拦住那厮!”

  十几名家兵得令,只得折返回去,弄动着刀枪,想要阻挡张绣。

  张绣的武艺虽只当世二流,但这些个普通的家兵,还入不了抢的法眼。

  杀意大气,张绣也不留情,大枪左右开弓,将阻挡他的家兵如草芥一般放倒在地方。

  无人能挡的张绣,杀出一条血路,转眼就追至了惊恐的诸葛亮身后。

  “张绣,你想干什么,你要反了吗!”惊惧的诸葛亮,强撑着底气,厉声大叫。

  “你无耻的伪君子,到这个时候还敢跟老子颐指气使,可恨——”

  暴怒的张绣,几步冲至近前,银枪飞舞,将诸葛亮左右的家兵,瞬间都刺倒在地。

  鲜血漫空飞洒,溅了诸葛亮一身一脸,那血腥的场面,只将诸葛亮震得心神俱裂,骇得是抱头伏在轮椅之上,连头都不敢抬。

  片刻后,狂风暴雨的杀式停息。

  甘海最后一个倒下,他就倒在了诸葛亮的身前,胸口赫然一个斗大的窟窿,大股大股的鲜血往外翻涌。

  “丞……丞……相……”吱唔了须臾,甘海身体僵直,就此毙命。

  看着跟随自己几十年的老管家,惨死在自己的面前,诸葛亮心如刀绞,不知是惊还是痛。

  他猛的抬起头来,怒瞪着张绣,厉声吼道:“张绣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对本相如此无礼,你是不是想造反了,信不信本相我啊——”

  啪!

  未等诸葛亮说完,张绣已是一巴掌抡出,狠狠的扇在了诸葛亮那苍白的脸上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