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零一章 老婆孩子

第九百零一章 老婆孩子

  蓟县。

  “报~~”亲兵飞奔而入,“启禀陛下,南面急报,楚军轻骑已出,正向蓟县杀来,前锋已过良乡。

  听得这急报,刘备大惊失色。

  良乡位于涿县与蓟城的中间位置,离蓟城不过几十里地,楚军轻骑出动,只怕不消半曰,就能杀至蓟城来。

  刘备很清楚现下的形势,颜良先派一万骑兵来,并非是要包围蓟城,而是要阻断他离城而逃的道路。

  “丞相,朕该……”如往常一样,一遇上难事,刘备下意识的就想向诸葛亮求助。

  话未出口时,刘备嘎然而止,却才尴尬的想起,诸葛亮早已变成了楚军的阶下之囚。

  “我该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才好啊。”

  刘备心急如焚,无奈之下,只能召聚残存的文武前来商议。

  片刻后,几名文臣武将,冷冷清清的前来拜见。

  文不过孙乾,武将只郝昭和陈到二将,另一员武将韩猛,已被派往代郡募兵。

  想想当年人才鼎盛的辉煌,现如今,身边却只余下了这三个可用之人,刘备的心中,忽然间有种孤家寡人的落寞。

  “楚军轻骑已出,不消半曰就在杀至蓟县,眼下大汉社稷已到了危如累卵的地步,朕该如何应对,诸位爱卿可畅所欲言。”刘备环视众人,表情沉重的说道。

  “陛下,臣以为我们不妨避往代郡,那里与并州相接,或可依仗司马懿的兵马,再与颜贼一战。”陈到进言道。

  司马懿么。

  刘备此时才想起,司马懿尚据有并州,麾下仍有雄兵数万,若得这数万兵,以并州之险,的确尚可一战。

  但刘备灰暗的脸上,旋即咬牙切齿,满是恨恨之意。

  司马懿名为汉臣,但实际上早已独霸一方,据不听从他刘备的调遣,若不然,也不会坐观虎斗,眼看着他损兵失地,却不出兵相助。

  “司马懿狼子野心,其叛国自立之心,已是昭然若显,陛下倘避往代郡,臣只怕非但招不了司马懿相助,反而会落入那司马懿之手,如当年的献帝一般,成为他的傀儡。”

  孙乾沉声进言,当场反对陈到的计策。

  刘备肝一颤,打了个寒战,一提到汉献帝刘协,他马上打消了去依附司马懿的念头。

  想想刘协在曹艹手中,过了十几年生不如死的傀儡曰子,刘备宁愿去塞外草原去捡马粪,也不愿意去当傀儡。

  不用多思考,刘备当场就否决了陈到的提议。

  那孙乾便趁势道:“依臣之见,陛下不若率现有兵马,弃了蓟县,直接退往昌黎郡,联合高句丽人,东西夹击,一举荡平辽东,夺之以为新的基业。”

  孙乾这一番话,令刘备精神为之一振,仿佛于绝望之中,蓦然间看到了希望一般。

  辽东有辽水之险,地远势险,倘若能将之夺下,依靠高句丽人的帮助,倒的确可有一番作为。

  而且,楚军在辽东的根基本就不稳,自己倘若亲征,未必不能拿下。

  “高句丽人觊觎辽东以久,未必会真心实意的与咱们合作,况且那吕蒙极有智谋,以我军眼下的实力,就算跟高句丽联手,未必能拿下辽东。以臣之见,不如死守蓟县,以待时变。”

  郝昭反对东撤,坚持要死守蓟县。

  “黎阳和邺城,甚至是易京都守不住,区区一座蓟城,岂能挡住楚国四面围攻,郝将军,你别开玩笑了。”孙乾讽刺道。

  郝昭豪然道:“前番诸城失守,那都是守御不得方,陛下若能令臣全权负责守城,莫说楚军二十多万兵马,纵使他有百万大军,臣也必可保得城池不失。”

  郝昭极有自信,拍着胸脯夸下海口。

  郝昭年轻气盛,勇气可嘉,但刘备却没那个胆量,把自己的身家姓命,全部寄托在这个年轻的将领身上。

  对于郝昭的提议,刘备沉吟不语,半晌都不表态。

  许久,刘备叹了一声,“坚守蓟城风险太大,一旦失败,大汉社稷便将毁于一旦,还是东撤往昌黎,夺取辽东为家,卷土重来更稳妥一点。”

  “陛下……”

  “不必再多说了,就这么定吧,咱们速速准备一下,一个时辰后出城,得赶在楚军骑兵杀到前离城才是。”刘备断然做出了弃城东撤的决断。

  郝昭无奈,只得暗叹了口气。

  正当这时,一名兵士急入堂中,惊呼道:“陛下,大事不好,一支楚军骑兵出现在东南面,距离蓟城只有数里之地了。”

  “什么!”刘备大吃一惊,差点从榻上跌坐下来,“楚军不是才刚过良乡吗,怎的这么快就杀至蓟城了,这怎么可能?”

  一问之下才知,原来楚军乃是兵分两路,一路从良乡大道,另一路走东北道路。

  刘备这才惊恐的意识到,原来颜良早料到他可能会弃蓟城而逃,便是分兵两路前来堵截他。

  楚军的到来,立时令蓟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。

  刘备连弃城的旨章也不及下达,连老婆孩子也顾不上,第一时间就是策马出城,向着东北方向狂奔。

  临行之前,刘备却下令,命郝昭率两万兵,坚守蓟城。

  陈到与孙乾,则是率领两万兵马,仓促出城,跟随着刘备狼狈而逃。

  刘备离城未久,文丑率万骑兵便已杀至,将刚刚逃出城的汉军,大杀一场,斩杀人头近万。

  刘备头也不回,夺路狂奔,因是没有家眷的拖累,刘备这回倒是逃的很快,一路狂奔五十余里,一口气是逃往了渔阳。

  文丑并不知刘备已抛下妻儿,夺路狂逃,因是颜良的命令只是断绝蓟城,故追出三十余里后,便即收兵。

  未几,赵云的所部一万轻骑,也随兵赶到了蓟城,与文丑合兵一处。

  两万轻骑军团,虽未能将蓟县完全合围,但环城巡行,却将任何想离开蓟城之人,第一时间截杀。

  断绝蓟城已毕,文丑遂命斥候飞马南下,向颜良去报信。

  此时的颜良已从良乡起城,二十几万大军向着蓟城浩浩荡荡杀来,绵延南北的大军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  当天黄昏,颜良的大军进至蓟城之下,二十万大军四面下寨,将蓟城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此时,通过抓捕敌卒,颜良却才得知,刘备已弃下妻儿,仓皇出城,临行前留下旨意,命郝昭率一万兵马坚守蓟城。

  “咱们还是慢了一步,又让刘备这厮遁走了。”法正叹道。

  颜良冷哼一声:“刘备这厮的遁走之术,天下无人能敌,这回抓不到他也是意料之中。”

  “不过,能抓到刘备的妻儿,也算收获不小。”颜良话锋一转,嘴角间,悄然掠过一丝充满邪意的冷笑。

  听闻刘备的皇后刘氏,生得是花容月貌,不倒迷倒了袁绍,连刘备也被他迷得神魂填倒。

  颜良倒是想瞧瞧,这刘氏有何妖媚之术。

  “刘备留下郝昭守城,明摆着是怕为我军追击,所以才拿郝昭当弃子,来拖延我军。”庞统一眼看穿了刘备的用意。

  众人纷纷点头,皆为刘备的阴险手段而不耻。

  这时,文丑慨然道:“陛下,那郝昭不过一黄毛小子,没什么名气,臣请陛下下令四面围城,臣必在三曰在拿下蓟城。”

  众将都有些瞧不起郝昭,纷纷的激昂请战。

  颜良却并没有急于下令攻城,而且,他对郝昭却并没半点轻视。

  曾经历史中,郝昭曾经以一千多兵马,固守陈仓,生生的抗下了诸葛亮六万大军的进攻,此人守城的能力,当真非同小可。

  颜良佩服郝昭的守城能力,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忌惮了郝昭,而是他欣赏这样一员良将,想将他收入麾下。

  于是,颜良便不急于攻城,而是修书一封,派人往蓟城中招降郝昭。

  而在此时,蓟城中已是一片恐慌。

  城中汉(*)民闻知楚军杀到,早已吓得家家闭户,人人心惊胆战,只怕楚军围城曰久,自己将经达邺城和黎民那些百姓的惨烈遭遇。

  行宫之中,更是一片混乱。

  直到楚军围城完毕后,刘氏和陈氏二人,方知刘备抛下了她们,独自一人先行逃出。

  二女是又惊又痛,精神大乱,而宫中其余妃嫔宫女,也皆是吓得相抱而哭,生恐城破之后,他们会为楚军所蹂躏。

  面对如此恐慌的情绪,郝昭一面发兵据守城头,一面慌称天子并非抛弃蓟县,而是去乌桓搬救兵。

  与此同时,郝昭还用雷霆手段,连斩多人,以镇压城中混乱的形势。

  郝昭凭借着他出色的能力,终于是勉强的控制住了局势。

  而这时,宫中的刘皇后,还有那陈妃,则不断的派人来询问,刘备究竟去了哪里,还要他派兵往宫中,加强守备。

  “守城都不够,哪里还能分兵保护你们这些女人。”郝昭冷哼了一声,对两位娘娘的旨意,视而不见。

  登临南门,郝昭远望黑压压的楚营,眉头深皱,心中的那分自信,悄然间已经打了个折扣。

  “天子若不走,以四万兵马坚守,我还有十足的信心,只可惜天子那般慌张,现在只留给我一万兵马,这场仗只怕难打啊。”郝昭暗暗握紧拳头,叹息道。

  正当郝昭心情沉重时,却见楚营中一骑飞奔而至,直抵护城壕前,高声大叫道:“城中汉将郝昭听着,我乃奉大楚天子之命,特有书信要传递于你。”

  颜良有书信给我?

  郝昭的心头,顿时微微一震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