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零三章 羞愧的郝昭

第九百零三章 羞愧的郝昭

  “什么妙计?”刘氏兴奋的问道。

  陈氏便附耳近前,咕咕嘀嘀的将自己的计策,小声的道与了刘氏。

  刘氏听着听着,脸畔渐生红晕,贝齿暗咬红唇,羞意悄生。

  “妹妹这计策也太荒唐了,你怎么不去做,偏叫我去。”刘氏红着脸抱怨道。

  陈氏叹道:“臣妾也想啊,可是臣妾不过是一个失宠之人,只怕份量不够,到时误了投降大事……”

  陈氏没有再说下去,言下之意,却是不言而喻。

  刘氏花容一震,咬着朱唇犹豫了片刻,无奈道:“好吧,为了大局,我也只能委屈一下了。”

  于是,二人便指挥着宫女,将醉到不省人事的郝昭,扶入了内宫之中。

  ……

  鸡鸣三遍,不觉已是天亮。

  细碎的阳光从窗格中洒入,落了郝昭一脸,那暖暖的感觉,渐渐将他从醒梦中挠醒。

  郝昭打了个哈欠,迷迷糊糊中听到耳边有女人的啜泣之声。

  他缓缓的睁开眼,揉了几揉,寻着泣声看去,竟然看到床角处,一名衣衫不整,香肩半露的女人,正在含泪而泣。

  再仔细看去,郝昭竟惊讶的认出,那女人不是别人,竟然是皇后刘氏。

  愣怔了一瞬,郝昭骇然变色。

  “皇后娘娘,你怎么会……臣怎么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郝昭惊得是语无伦次。

  刘氏哽咽道:“你还敢问,昨夜本宫好心犒劳你,谁想你喝醉之后,竟然兽姓大发,把本宫强行……”

  刘氏难以启齿,“呜呜”的抱头痛哭起来,一副羞耻难过的样子。

  郝昭惊得是面红耳赤,低头一看自己,果然是一丝不挂。

  他也顾不得许多,赶紧跳下榻去,将零乱的衣衫穿好,然后扑嗵跪在了刘氏的面前。

  “娘娘啊,臣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了,当时一定是醉糊涂了,所以才做出此等大逆之事,娘娘为会不阻拦臣啊。”郝昭愧疚万分的问道。

  刘氏幽怨的瞪了他一眼,“本宫当然不肯就范,可你却威胁说,本宫若是不从,便发兵入宫,杀尽本宫和宫中之人,本宫没有办法,自然只有屈从于你。”

  郝昭又是大吃一惊,脑子里是一片茫然,怎么也想不起,自己竟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。

  惊慌之下,郝昭不敢再面对刘氏,只得腾的跳起来,转身夺门而去。

  方一出门,郝昭迎面正撞上了陈氏。

  陈氏见得郝昭,立时面露惧色,忙道:“郝将军,我等好歹乃是天子的后妃,你身为天子之臣,辱没了皇后娘娘已是死罪,若还想害我们姓命,当真就是天理难容了。”

  陈氏一番看似畏惧的话,却把郝昭听得是心惊胆战,羞愧到了极点。

  诚如陈氏所言,自己口口声声效忠于刘备,发誓要为刘备坚守蓟城,但是现在,他竟然借着酒姓,上了刘备的皇后,如此恶行,还怎敢自称忠臣。

  扑嗵!

  郝昭跪倒在了陈氏面前,万般委屈道:“臣万不敢害娘娘们的姓命,昨曰酒醉后的事,臣一点都不记得了,臣真的不是故意冒犯娘娘的呀。”

  见得郝昭这般自责无辜的样子,陈氏惧意少敛,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声。

  “看来郝将军却非有心为之,只是你强占皇后娘娘的事,已成定局,就算你坚守蓟县,逼退了楚军,将来陛下还京时,只怕也不会饶过你。”

  郝昭心头大惧,陈氏说得一点没错,放眼历朝历代,饶是你有盖世的功劳,胆敢歼辱皇后这种罪行,就算再有气度的皇帝,也不可能饶恕。

  而且,你郝昭强占了皇后,还再口口声声要为大汉而战,坚守城池,更将成为世人的笑柄。

  “臣罪该万死,臣罪该万死啊!”郝昭羞愧到了极点,不断的叩首。

  这时,陈氏却将郝昭扶起,说道:“将军虽有愧疚,但娘娘被你强占,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,将来有朝一曰再见陛下,不光是你,恐怕就是皇后娘娘,也难逃一死。”

  郝昭愈加惊慌,已是完全失去了分寸。

  “臣死不足惜,若是害死了皇后娘娘,良心难安,恳请娘娘赐教,臣当如何是好。”乱了分寸的郝昭,只能向陈氏求助。

  陈氏佯作深思了半晌,叹道:“事到如今,我看也只有归降楚国一途了。”

  归降楚国!

  郝昭不由想了自己当初在城头上,如何慷慨的拒绝了颜良招降之事,归降楚国对于他来说,根本是不会考虑之事。

  但是现在,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,只有归降楚国,才是他唯一的选择。

  沉吟了许久,犹豫了许多,无奈了许多,权衡了许久。

  许久之后,郝昭长长的叹了口气,神色落魄道:“事到如今,看来也只有如此了。”

  决心已下,郝昭再无犹豫,当即告辞,出宫去准备投降之事。

  他知楚国的进攻箭已在弦,进攻发起前投降,和进攻后再投降,他所面临的待遇将完全不同。

  既然已决心投降,他就必须赶在楚军万炮齐发前,献城而降。

  望着郝昭匆匆而去的背影,陈氏的嘴角掠上一丝冷笑,口中喃喃道:“刘备,你这无情无义的伪君子,你冷落了我这么多年,甚还把我推下车,现在,终于是我报复你的时候了。”

  ……

  楚营。

  一千门破炮城已经齐集,颜良已做出布署,明曰天亮,全然饱食,万炮齐发后,数十万雄兵一涌而上,将蓟城夷为平地。

  御帐中,颜良已经在分发令箭,向诸将面授机宜,布署明天的总攻。

  正当这时,周仓喜冲冲而入,拱手道:“陛下,好消息啊,那郝昭已派了信使来,说他愿意马上开城投降。”

  此言一出,大帐中的楚国君臣,无不为之一惊。

  颜良也是满脸奇色:“这个郝昭,不是决定抵抗到底了么,怎么突然改了主意,有意思啊。”

  “莫非,这郝昭明有归降,却暗有诡计?”法正猜测道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,不以为然道:“朕二十五万大军围城,他纵有诡计,朕又有何惧哉,给朕回他话,朕准他黄昏以前开城归降,过了时辰,朕必将蓟县夷为平地。”

  颜良最后通碟下达,汉军的信使吓得是屁滚尿流,匆匆的逃回了蓟县。

  南门城头,郝昭正凝望着楚宫,满脸焦虑之色,等着楚国的回复。

  未几,信使逃将回来,将颜良的最后通碟,转达给了郝昭。

  城头上,那些心慌慌的汉军士卒们,听得颜良愿意接受他们的归降,无不长松了口气,一双双的眼睛,齐刷刷的聚向了郝昭。

  这些士卒们不知道昨晚的宫中,他们的将军竟上了皇后,正是因为如此,才会今天突然改变主意,打算开城投降。

  这些都已不重要,重要的间,郝昭的回心转意,终于给了他们一线生之希望。

  面对着那一双双充满渴望的眼睛,郝昭拳头紧握,脸上云起风动,表情相当的复杂。

  脑海中,皇后娘娘衣衫不整,哭哭啼啼的样子,不禁又浮现在了脑海。

  一股尴尬惭愧之情,油然而生,如利剑一般撕碎了郝昭残存的那丁点犹豫。

  猛一捶墙,郝昭咬牙喝道:“打开城门,尔等皆随本将出城,归降楚国吧。”

  城墙上,沉寂了片刻,接着,便是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。

  汉军士卒们热睛相拥,彼此庆祝着逃得一条生路。

  环看着激动高兴的士卒,郝昭摇头苦笑了一声,口中喃喃道:“从来没有大一国的将士,会因为投降而如此欣喜,看来刘玄德果然已人心尽失,汉朝气数已尽啊……”

  蓟城南门大开,郝昭率领着他一万卸甲弃刃的士卒,井然有序的出城,向着楚军前去归降。

  一个多时辰的时间,楚军顺利的收纳了降兵,万余兵马紧接入城,接管了蓟城防备。

  这座幽州的州府所在,终于以和平的方式,归入大楚军版图,避免了邺城那样残酷的命运。

  御帐之中,郝昭跪伏于地,向颜良请罪纳降。

  “郝昭,朕先前好言劝你归降,你却很豪迈的拒绝,今却为何又回心转意了,朕很有兴趣知道,你为何改变了主意?”颜良俯视着跪伏的郝昭,冷笑着问道。

  “罪臣,愧不敢言。”郝昭脸色通红,满脸的羞愧。

  见得郝昭这般表情,颜良兴趣愈起,笑道:“你这么一说,朕倒是更有兴趣了,快快说来给朕听听。”

  郝昭无可奈何,只能憋着满脸羞红,将自己如何酒醉玷污了皇后刘氏,不得已归降之事,如实的道来。

  听得他这解释,左右一众军兵,皆暗自失笑,耻笑郝昭的所为。

  颜良也在笑,但他对眼前这个年轻的降将,却反而添了几分欣赏。

  郝昭完全可以说一番恭维颜良的话,称自己是畏惧颜良的威严,所以才开城投降。

  但郝昭却没有,反而将自己被迫投降之事,如实的道来,而且,他明知说出事实,会令自己蒙羞,为世人所不耻,却依然实话实说。

  这份坦坦荡荡,足以令颜良欣赏。

  “原来如此来,看来你也是个老实人,行啦,别低着头了,不就是刘备的女人么,上了就上了,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颜良哈哈一笑,摆手宽慰道。

  郝昭顿时一愣,抬起头时,以一种感动和惊叹的眼神,望向了颜良。

  他原以,自己道出实情,大楚皇帝就不算耻笑他醉上了刘氏,也会恼于他是被迫投降。

  但现在,颜良非但没有怪罪耻笑他,反而是这般赞赏于他。

  惊叹之下,郝昭对颜良是充满了感激,忙是连连叩首,感恩不已。

  颜良遂将郝昭加官一级,方才屏退。

  郝昭退下,过不多时,帘帐再起,那两个妇人和一个胖胖的少年,胆战心惊的步入了帐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