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零四章 妒妇,朕焉能留你!

第九百零四章 妒妇,朕焉能留你!

  那身着华服,牵着那胖少年者,必是刘备的皇后刘氏,另一华服女子,自然就是刘备的妃子陈氏。

  至于那胖胖的少年,不用说,定然就是刘备的儿子刘禅了。

  尽管历史上,刘禅乃是甘夫人所生,此刘禅非彼刘禅,但刘备想必早就想好了名字,所以眼前这胖小子,仍然叫作刘禅。

  三人跪伏于地,颤栗着向颜良行礼。

  “抬起头来吧。”颜良一抬手。

  三人这才微微直起身来,不安的抬起了头来。

  颜良的目光,先是落在了陈氏的脸上,凭心而论,那并不算一张绝美的面容。

  而且,似乎是被刘备冷落已久,那张脸上还散布着丝丝的幽怨之气。

  不过,出身于豪门大族的陈氏,身上依然不乏名门之秀的那份雍荣气质。

  见得颜良这般肆意的盯着自己看,陈氏脸畔暗生红晕,略略害羞的将头微微低下几分,不敢正视。

  “这个陈氏,倒还有几分韵味,勉强可以纳入玉雀台中吧……”

  颜良的嘴角掠起一丝邪笑,目光又缓缓的转向了刘氏。

  那刘氏曾为袁绍的后妻,年纪要比陈氏大上许多,但不知是天生丽质,还是保养好的原因,眼下看起来竟比陈氏还要年轻几分。

  而且,刘氏的姿容虽算不得国色天香,却也是花容月貌,且骨子里都透着几分狐媚之色。

  那刘氏眼见颜良眼光“不怀好意”,却不似陈氏那般羞怯,反而是向颜良回以盈盈一笑,那一瞬间的狐媚之容,竟令颜良的心头微微一荡。

  “果然是一个极善勾人的妖妇,怪不得袁绍和刘备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,这样的女人,玩玩就行了,想进朕的玉雀台,却是休想。”

  刘氏的善妒是出了名的,历史上的她,在袁绍死后,竟是残忍的将袁绍的妾室统统杀害,其心狠手辣程度,令多少男人都为之汗颜。

  而且,这个女人最善挑拨离间,袁绍宠幸幼子,冷待长子,造成袁家内乱,这其中不乏这女人的“功劳”。

  这样一个女人,颜良焉能容她长久的在玉雀台中。

  “听说那郝昭昨天晚上,竟然强占了你,可有此事?”颜良冷笑着问道。

  那刘氏神色一震,眼眸中闪过几分羞意与惊讶,显然她没有料到,郝昭竟是个“实心眼”,竟将这等事情如实上报。

  刘氏尴尬了一瞬,却忙花容堆笑,“臣妾的身子,还要留着伺候陛下,岂能给那武夫玷污,实不瞒陛下,那只是臣妾设下的计,逼那郝昭开城投降而已,其实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。”

  此言一出,旁边的陈氏都吃了一惊,脸色泛红,似乎为刘氏之言感到羞耻。

  她万没有想到,刘氏竟然当着自己儿子的面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公然厚颜无耻的说出要伺候颜良这种话来。

  刘氏却是淡然的紧,并没有感到多少羞耻,若非如此,她又焉能在伺候过袁绍后,又改嫁给了刘备。

  善于狐媚的刘氏,看得出颜良对她有意思,故才想趁势献媚,好能委身于颜良,再享荣华富贵。

  “果然如此啊,郝昭到底是年轻,敌不过你们这女人的算计。”颜良冷笑了一声,对此早有所料。

  那刘氏听得颜良的话中,有讽刺的意思,心头微微的一颤,赶紧将脸上的狐媚之笑,堆得是更浓。

  “当年河北之时,臣妾便仰慕陛下,今能幸见陛下,臣妾就算做牛做马,也要伺候陛下。”刘氏万般卑微的媚言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搔劲。

  颜良是讨厌那些自恃矜持刚烈的女人,但对于刘氏这种搔情善变,随时都能臣服在任何强者胯下的女人,更没有好感。

  听得刘氏那些卑微的言语,颜良非但不喜,反而心生厌恶。

  厌恶归厌恶,作为一个男人,见得刘氏那般狐媚荡搔的样子,颜良胯下的血脉,已不由自主的贲张起来。

  “做马做牛伺候朕吗,很好,朕就给你这个机会。”颜良嘿嘿一笑,摆手喝道:“尔等都先退往帐外吧。”

  周仓等左右御林军士,知道自家天子要做什么,忙是识趣的退了下去。

  御帐之中,只余下了那两个降妇,还有刘禅这个小胖子。

  “你给朕过来。”颜良向刘氏一招手。

  刘氏已感觉到,颜良似乎想要占有她,心中是又羞又喜。

  喜得是,她若果然委身于颜良,今天的荣华富贵,当不成问题。

  羞得却是,陈氏这个外人,还有自己的儿子还在这里,自己却给低声下气的媚侍颜良。

  无奈之下,刘氏只好按下羞耻,在自己儿子茫然的注视下,步态盈盈的扭向了颜良。

  “陛下,臣妾仰慕陛下已久,在臣妾心中,陛下才是当世英雄……”刘氏沉甸甸的肥臀,款款的坐在了颜良的腿上,言语含蜜,向颜良调起了情。

  岂料,颜良却没功夫跟她甜言蜜语,猛然间一翻身,将刘氏按倒在了龙榻上。

  未等刘氏反应过来,颜良龙爪一抓,只听得“哧啦啦”几声,刘氏一身的衣裳,已是变成了条条碎布。

  刘氏大惊,这才知道,颜良的确是要占有她,但却是要在这大帐之中,当着陈氏,还有刘禅的面前。

  惊羞万分的刘氏,慌忙哀求道:“陛下,阿斗还在这里,请陛下将阿斗屏退,臣妾再全心全意好好伺候陛下。”

  颜良却无视刘氏祈求,抖擞精神,如发狂的雄狮,肆意的征伐起自己的猎物。

  “哇~~哇~~”刘禅见着自己娘亲被“欺负”,不懂人事的他,吓得嚎陶大哭起来。

  那陈氏也是面红耳赤,忙将头低下,不敢多看一眼。

  刘氏无可奈何,只能闭上眼来,咬紧嘴唇,承受着那波涛汹涌的征伐。

  未几,生姓狐媚的刘氏,已是心潮澎湃,春心荡漾,渐渐进入忘乎所以的迷离状态,秀鼻之中,竟是断断续续的哼吟起来。

  而那刘禅,眼见自己母亲被欺负,却吓得不敢动弹一下,胖嘟嘟的身躯,只战战兢兢的伏在地上。

  哭着哭着,刘禅渐渐止住了泪容,眯眯小眼越瞪越瞪,渐渐的竟是陷了进入。

  “大耳贼,伪君子,这就是你跟朕作对的下场,哈哈——“

  征伐着刘备的皇后,看着伏跪在跟前的刘备儿子,颜良从未感到如此畅快淋漓,禁不住放声大笑。

  御帐之中,波涛澎湃,风云变色。

  ……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云收雨歇,春雨霖霖落尽。

  精神焕发的颜良,随手披了个衣袍,一脚将还在迷离的刘氏从榻上踢了下去,大咧咧的仰靠在榻上。

  那刘氏滚落于地,神魂骤醒,却不想颜良才占有自己后,非但没有温存,还这般的粗鲁。

  刘氏抬起头时,正好撞见刘禅那激荡异样的目光,蓦的清醒过来,不禁大羞。

  羞耻之下,刘氏赶忙将地上的毯子拾起,裹住了自己的身体。

  “来人啊。”颜良厉声一声。

  帐帘掀起,周仓等几名御林军士,汹汹而入。

  颜良指着形容不整的刘氏,冷冷道:“把这个生情狠毒的妒妇,给朕拖出去,发配往娼营。”

  此旨一下,那刘氏骇然变色,原本醉红的脸庞,陡然间变得苍白如纸。

  刘氏自以为自己的姿色手段,可以轻易的迷倒颜良,适才的那一场风花雪月,虽然有些丢人,但忍耐过后,颜良必会收纳自己为后妃,从此便可继续享受荣华富贵。

  刘氏却万没有有想过,颜良占有完了自己的身子后,提起裤子就翻脸无情,竟要把自己这曾经的大汉皇后,发配往娼营,任由那千千万万的军汉歼辱。

  “陛下怎能如此薄情,臣妾哪里做错了,陛下竟要这般对臣妾。”花容失色的刘氏,泣声哀告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:“朕的玉雀台中,多的是国色天香的当世美人,岂会希罕你这妒妇,刘备这厮不是跟朕做对吗,很好,朕就让他妻子,成为万人骑的贱妇,看他刘备还有何脸面,活在这世上。”

  残冷的言语中,颜良猛一摆手。

  左右御林军士汹汹上前,粗鲁的将刘氏抓起,毫不留情的往帐外拖去。

  “陛下开恩,陛下开恩啊……”刘氏恐慌失措,巴巴的哀求。

  颜良却无动于衷,冷看着军士们将刘氏拖走。

  那刘禅眼看着母亲被带走,吓得又是满脸慌色,却不敢阻拦,只僵在原地,泪流满面的啜泣。

  嚎声渐远,大帐之中,终于归于了平静。

  那陈氏有感于刘氏被发配娼营,心中暗自解气,却是恐惧不已,生怕自己也会遭此处置,吓得是娇躯颤栗,大气也不敢出一声。

  颜良不理会陈氏,冷峻如刃的目光,先扫在了那胖子刘禅身上。

  “小子,朕要把你娘发配去做娼伎,你怎么连屁也不放一个。”颜良讽刺的问道。

  那刘禅含着眼泪,黯然道:“禅已身为大楚的俘虏,自当对陛下效忠,陛下有任何决定,禅都当服从,岂敢有异议。”

  刘禅这一番话,却令颜良大感意外。

  这个胖小子看似傻乎乎的,实际上却聪明的紧,知道自己的身份处境,懂得用顺从隐忍,来换得生存的机会。

  为了生存,哪怕是亲娘被发配去做娼,他也能隐忍下去。

  这个刘禅,跟他爹刘备,还真是相像呢。

  “小子,你以为你装顺从,朕就会放过你吗,身为刘备的儿子,你已注定死路一条。”

  冷哼一声,颜良喝令将刘禅先押出去,关入猪笼之中。

  “陛下饶命,陛下饶命啊~~”刘禅吓得魂飞破散,嚎哭着求饶。

  胖子被拖走,帐中三个俘虏中,就只余下了陈氏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