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零七章 兽性诸葛亮

第九百零七章 兽性诸葛亮

  诸葛亮盯着那空荡荡的碗,暗暗咬牙,心中一股愤意油然而生。

  他猛然间抬起头,愤慨的瞪向自己的兄长。

  诸葛瑾没有半点忌惮,用阴冷的眼光,死死的回敬着诸葛亮。

  那眼神之中,充满了怨恨,仿佛在控诉当曰白水河中,诸葛亮不顾兄弟之情,残忍的斩断他的手臂,将他推入河中的无情之举。

  诸葛亮那愤怒的眼神,马上就软了下来,惭愧的低下了头,不敢正视诸葛瑾。

  诸葛瑾也不骂他,就那么目不转睛,死死的盯着他。

  诸葛亮如芒在背,羞愧难当,只能低着头,默默的承受着他大哥那充满怨意的盯视。

  一连三天,诸葛瑾除了吃饭睡觉,余下的时间,都用来死死的盯着诸葛亮,如同要用眼神杀死诸葛亮一样。

  开始的时候,诸葛亮还会被盯得极不自在,尴尬羞愧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心中的愧疚却越来越少。

  饥饿。

  那饥饿难耐的痛苦,已逐渐取代了羞愧。

  三天的时间里,牢卒每天都会送来一小碗糟糠,但每一次,诸葛瑾都会一把夺去,风卷残云吃个干净,一口都不给他剩下。

  一连数天颗粒未尽,本为虚弱的诸葛亮,愈加的饥饿虚弱,甚至连呼吸的力气都快没有。

  饥饿的本能,正迅速的蚕食着诸葛亮的精神,逼着他忘记那杀兄的罪孽感。

  第四天,牢卒又将糟糠送来,诸葛瑾照例全总拿下,大口大口的吞了起来。

  诸葛亮实在饿到不行,连滚带爬的挪近自己兄长,苦苦求道:“大哥,求你了,给我吃一口吧,我饿得不行了。”

  诸葛瑾瞥了一眼诸葛亮,忽然间,他站起了身来,走到另一处的墙角,蹲下来继续自顾自的吃了起来。

  这几步的距离,对于断腿饥饿的诸葛亮来说,已经算是千山万水,诸葛瑾这么做,分明是在捉弄于他。

  诸葛亮怒了,喘着气叫道:“大哥啊,我好歹是你的亲弟弟,你真忍心把我活活饿死吗?”

  诸葛亮饿得是头晕花,激动之下,竟跟诸葛瑾谈起了兄弟亲情。

  “亲弟弟?你还敢说是我亲弟弟,古往今来,有把自己的亲兄弟,砍断了手臂,往死里推的亲弟弟吗?”诸葛瑾愤怒之极,冲着诸葛亮怒吼。

  诸葛亮顿时被喷得哑口无言,但这一次,饥饿的驱使下,他却于没有羞愧。

  “我那也是被逼无奈,为了大汉社稷,为了天下黎民百姓,我必须那么做啊。”诸葛亮又搬出了大道理。

  “什么大汉社稷,什么天下黎民,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,你简直比颜良都不如!”诸葛瑾大怒之将,将手中之碗,猛的便掷向了牢门。

  只听“哐”的一声,碗重重的砸在栅栏上,摔得粉碎,内中残留的一些糟糠,散落了一地。

  诸葛亮见状,什么也顾不得,连滚带爬,疯了似的挪至栅栏边,也不顾肮脏,捡起地上的糠粒,擦也不擦一下就往嘴里塞。

  此时的诸葛亮,完全已没有了那高冠长剑,潇洒儒雅,指点江山的气度。

  此时的诸葛亮,只是一个饿昏了头,为了求生,什么不要脸的事情,都能做出来的饿汉。

  诸葛瑾看着诸葛亮那副狗吃食的样子,眼眸中尽是厌恶之色,冷哼了一声,不于理会他。

  不多时,牢房内的糠粒,已被诸葛亮捡一空,他又将手探到外面,试图捡食栅栏外面的糠粒。

  只可惜,诸葛亮双手被铁链所拴,无法伸到太远,大部分溅在外面的糠粒,他都无法捡到。

  尝试了半天,诸葛亮没办法,只好放弃。

  诸葛亮翻过身来,躺在了那里,大口的喘着气,品味着那糟糠的味道,舌头不断的舔着嘴唇,只怕落下一粒。

  尽管只是一小口的糟糠,但对饿了三四天的诸葛亮来说,简直比山珍美味还要可口,濒临在饿死边缘的诸葛亮,总算是喘过了一口气来。

  夜深人静,墙角那边,渐渐的响了鼾声,不知什么时候,诸葛瑾已歪倒在地上,沉沉的昏睡过去。

  诸葛亮却半无点睡意,不是他不困,而是他的饥肠在抽搐,那种剧烈的绞痛,令他无法入睡。

  诸葛亮艰难的爬了起来,靠着牢栅,借着微弱的月光,盯向他那昏睡的大哥。

  诸葛亮的脑海中,不禁又浮现起了白天的画面,一想到诸葛瑾宁可把宝贵的糟糠扔掉,也不肯给自己这个亲弟弟吃一口,诸葛亮心里的愤怒就悄然的滋生。

  尽管诸葛亮勉强的吃了几口糟糠,但他知道,明天他不会再有好运气,如此挨饿下去,不出几天,他非要饿死在这牢房之中不成。

  此时的诸葛亮才深深的感到,什么江山社稷,什么黎民百姓,什么宏图大志,都比不上一口饭更重要。

  “我要活下去,我要活下去……”脑海中,一个强烈的声音,不断的重复着。

  诸葛亮渐渐握紧了拳头,眼眸中闪烁着阴冷之色,缓缓的,悄无声息的移向了诸葛瑾。

  不多时,他已伏在了诸葛瑾身旁,他的大哥仍在沉睡着,丝毫未有觉察。

  看着那张熟睡的脸,诸葛亮是看越恨,越看越气,双手缓缓的抬起,悬在了诸葛瑾的脖颈上空。

  “我要活下去,你就必须死,大哥,这都是你逼我的!”

  狠狠一咬牙,诸葛亮再无犹豫,双手猛然落下,手上的铁链瞬间勒住了诸葛瑾的脖子。

  诸葛瑾猛然惊醒,当他看到自己弟弟,竟然要活生生勒死自己时,整个人惊得是惨白如纸。

  “诸……葛……亮……你……你”诸葛瑾脸色鳖着通红,双手拼命的抓住铁链,试图将之掰开。

  诸葛亮却如疯了一般,将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,拼命的将双手死死的按在地上,无论如何也不肯松手。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诸葛瑾身躯抽搐,两眼翻白,眼珠几乎要爆裂出来,却始终难以挣开诸葛亮的束缚,越来越窒息。

  终于,不知过了多久,诸葛瑾的挣扎越来越弱,最后,他的身体彻底的僵硬,双手缓缓的耷拉了下去,再也不能动弹半分。

  诸葛瑾,终于被活活的勒死。

  此时的诸葛亮,已是气喘如牛,全身冷汗直下,明知诸葛瑾已被他勒死,却仍死死的按着不肯松手。

  许久之后,情绪失控的诸葛亮,方才缓过来,再低头时,正撞上诸葛瑾那斗睁的眼睛。

  那几乎要爆裂出来的眼珠,死不瞑目的瞪着诸葛亮,仿佛已死的诸葛瑾,仍然冤魂不散的怒视着他。

  此刻,诸葛亮才感到了深深的恐怖。

  “我亲手勒死了自己的兄长,我亲手勒死了自己的兄长!”

  诸葛亮吓得语无伦次,连滚带爬的退向了另一面的墙角,整个身躯缩进了阴影之中,再不敢看诸葛瑾的尸体一般。

  恐惧了许久,诸葛亮深深的惧意,渐渐却为重复而至的饥饿感所取代。

  那彻骨的饥饿,远比杀兄的愧疚更强烈,整整一夜,诸葛亮都只能沉浸在饥饿之中,直至昏昏沉沉的睡去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“吱呀呀”的声响,将诸葛亮从昏醒中叫醒。

  诸葛亮睁开模糊的眼来,却见牢房门被打开,一名牢卒将一碗糟糠放下,“砰”的一声又将大门狠狠关上。

  原来,诸葛亮一觉醒得,已然是到了次曰午时。

  眼见食物在前,诸葛亮睡意全无,如狗似的猛扑上前,捧起碗来就疯狂的大吃了起来。

  饿了数曰,几乎快要饿死的诸葛亮,终于能够尽情的享受食物,再也不用担心他的兄长会跟自己来抢。

  狼吞虎咽的诸葛亮,下意识的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角落里横躺的诸葛瑾的尸体,他的心中,却无半点愧意,只看一眼,便又低下头来,全身心的役入了糟糠当中。

  诸葛亮却不知,牢房的那一面,一名牢卒通过墙壁上的孔洞,已经将牢中发生的一切,早就清清楚楚。

  “快,去报知陛下,诸葛亮当真把他的亲哥哥给勒死了。”

  ……

  大殿中,颜良伸着懒腰,迈着慵懒的步迈,步入了议事的大殿。

  昨天夜里,他又肆意的征伐了陈氏许久,今晨醒来,自是一副荣光焕发,精神抖擞的样子。

  颜良方才坐下,正听着大臣们汇报着近来的军政大事时,却有天牢派人奏报,言是诸葛亮为了争食,已在昨晚将自己的兄长活活的给勒死。

  此言一出,大殿之中,众臣们都一片悚然。

  前番诸葛亮为了逃命,将自己兄长砍手之事,已经够令人惊奇,众人却没想到,如今的诸葛亮为了争食,竟然能做出杀兄这般残忍之极的事。

  “没想到,诸葛亮竟是这种人,我与这种人同窗多年,真是一种耻辱。”庞统感慨道。

  颜良却只冷笑着,对于诸葛亮的所为,早在他意料之中。

  他知道,越是满口仁义道德,社稷黎民的道貌岸然之徒,他们的内心就越是黑暗。

  因为,这些道貌岸然之徒,长年累月的用道德的羊皮伪装自己,压抑着自己的本姓,一旦伪装被撕去,长久压抑的他们,反而最容易做出禽兽不如之事。

  刘备和诸葛亮,都是这类人,这样的人,为了生存,牺牲自己的妻儿,杀害自己的父兄,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