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一十五章 他也配么!

第九百一十五章 他也配么!

  司马懿率八万晋军突袭平阳?

  这道情报,倒是让颜良有些惊讶,他所惊讶的并非是司马懿的先发制人,而是他竟然有八万大军。

  并州人口稀少,就算司马懿收拢了不少刘备旧部,满打满算,最多也就四万多兵马,却如何凭空冒出了八万大军?

  颜良惊讶了一瞬,猛然间想到了原因。

  “司马懿这头狼竟拼凑出了八万兵马,莫非是鲜卑人不怕死,也被司马懿骗上了他的贼船不成?”颜良冷笑着问道。

  御林军士的回答证明,颜良的猜测的确没错。

  那司马懿称帝后,策封鲜卑大人轲比能为魏王,命其率诸部鲜卑入塞,前来为他助战。

  早几年时,司马懿就屡派人出塞,向轲比能赐以财货,结好其心,事先已铺好了路子。

  今乌桓被灭,鲜卑与乌桓同出一源,轲比能害怕楚军下一个目标,就是收拾他们鲜卑人,权衡之下,便接受了司马懿的策封,率西部鲜卑和中部鲜卑两大部落进入并州,为司马懿效力。

  这鲜卑人据塞外草原,分为东中西三大部落群,西部鲜卑以拓拔部为首,中部鲜卑以轲比能所在的小种部为主,而东部鲜卑,则以慕容部为首。

  此番轲比能入塞为晋国助战,中部鲜卑诸部自然都响应,以拓拔部为首的西部鲜卑,畏于轲比能的威势,也不得不率诸部前来助战。

  而东部鲜卑距离并州较远,名义上虽奉轲比能为王,但却是阳奉阴违,那慕容部以诸般借口不肯参加,盘踞于昌黎以西的塞外,坐观形势。

  三部鲜卑,虽只有两部参加,但好歹也拼凑出了四万人左右的骑兵,这便是司马懿能凑出八万大军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咱们前灭南匈奴,后灭羌人,今又灭了与鲜卑出自同源的乌桓,这些塞外胡虏估计都被吓慌了神,却才要相助司马懿以自保。”庞统分析道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,不屑道:“鲜卑人来搅局正好,朕这回也不用什么理由,正好再灭一股盘踞在华夏边地的蛀虫。”

  胡人不事生产,没有什么发明创造,对人类的进步基本没有任何贡献,每每都靠烧杀抢掠汉地为生,这样的族群,不是蛀虫又是什么。

  诸将也热血慷慨,纷纷的叫嚷开战,誓要灭了司马懿和鲜卑。

  “不过,朕倒是有些好奇,那东部鲜卑慕容部,却为何没有响应轲比能这只胡狗?”颜良好奇道。

  许攸捋须道:“东部鲜卑与乌桓人相近,与其余两部鲜卑相距较远,那慕容部首领慕容宏又颇能征善战,在与轲比能的几次交手中,都不落下风,便是因此,那慕容宏虽明奉轲比能为鲜卑大人,实际上却自成一系,很少听其号令。”

  许攸身在辽东多年,而辽东又与乌桓和东部鲜卑较近,故许攸对东部鲜卑的底细,也摸得很清楚。

  听了许攸这个辽东通的分析,颜良眼眸中闪过一丝诡异,已是有了一计。

  “传朕旨意,派人往塞外出使东部鲜卑,朕将以大楚天子的名义,策封幕容宏为鲜卑大人,命他率东部鲜卑进攻轲比能,为朕扫清鲜卑乱党。”

  颜良这旨意一下,众谋臣武将们,无不精神一振,个个都面露奇色。

  庞统第一个反应过来,惊喜道:“陛下此旨,莫非是以夷制夷之策?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笑而不语。

  胡人既然内部不和,颜良焉有不利之理。

  先利用慕容部对付小种部和拓拔部,灭了轲比能这厮,再回过头来收拾了慕容宏,这正是以夷制夷之道。

  庞统道明了颜良的圣旨,其余众臣也纷纷表明赞成,颜良当天便派使者出塞,去往东部鲜卑慕容部,去实施他的以夷制夷之策。

  使者出塞时,颜良又派斥候连夜往临汾,命张辽所部坚守临汾,绝不可后退一步。

  颜良则在经过几天短暂的休息后,集结二十万步骑,由邺城而发,经由河内郡,过箕关进入河东,御驾亲御去扫荡晋国。

  颜良的大军,浩浩荡荡的开赴并州,而此时,刚刚称帝未久的司马懿,却正率领着八万晋胡联军,疯狂的围攻临汾城。

  临汾城中,张辽则率七千楚军,拼死的坚守城池。

  颜良在河东地区,本是部署了三万多精锐的楚军,以这样一支数量的军队,进攻晋国不足,本也可以有效的阻挡晋军南下,之所以会陷入如今的被动,却是由于这一场突袭之战,乃是司马懿精心策划。

  早在司马懿率军南下前,西部鲜卑宇文部,便以步骑万余南下河西,威胁蒲坂津。

  鉴于蒲坂津的重要姓,徐庶和张辽一商量,当即分军两万,前往河西对付宇文部。

  而司马懿正是趁着河东军团分兵之时,率八万联军突然南下,一举拿下了平阳郡治所平阳城。

  司马懿杀了河东军团一个出其不意,也亏得张辽乃一代名将,反应及时,在撤退的过程中,于临汾城迅速的构筑起了新的防线,挡住了晋军南下的道路。

  倘非张辽的坚守,只怕颜良主力尚未到时,晋军已全据河东,那个时候,颜良的大军便将被隔绝在王屋山外,无法顺利进入河东。

  临汾城外,身着龙袍的司马懿,望着旌旗整肃的临汾城,眉头暗凝,眼眸中闪烁着几分厌恶。

  临汾久攻不下,而斥候却在不断传回消息,颜良的主力已离邺城,正曰夜兼程的赶往河东,本来有利于晋军的形势,正是悄然的向楚军转换。

  “陛下,如果不赶在颜贼大军到来之前拿下临汾,我军只怕非得撤兵不可。”丞相贾逵忧虑道。

  司马懿的眉头又是一皱,抬头远望,一双鹰目扫向了城头那面高耸的“张”字大旗。

  “都是张辽这个叛徒,若非是他,朕此刻早已拿下临汾……”司马懿暗暗咬牙。

  沉默了片刻,司马懿的眼眸中,忽然闪过一丝灵光,遂喝道:“来人啊,速将王凌传来见朕。”

  ……

  临汾城,破损的城楼上,大楚血染的旗帜,依旧在傲然的飞舞。

  “都麻利点,速将破损的城墙修补好,晋军随时都可能进攻,都给本将动起来。”

  城头上,张辽扶剑往来巡视,催督着将士们抓时紧时间修补城池。

  临汾城虽被围,但无论是张辽还是城中的七千将士,斗志依然高昂不减,因为他们知道,他们无敌于天下的皇帝,绝不会似刘备那样抛弃他们,早晚必来相救。

  正当张辽心碌时,却见一骑不着甲胄晋军骑士,从敌营中飞奔而来,直抵护城壕前。

  按照惯例,单骑而来不着甲胄,不带兵器,必为使者。

  张辽便命弓弩手不许放箭,且看那来使想做什么。

  不多时,敌骑直抵城前,高声叫道:“张文远可在城上,故人前来相见,还不开门放我进去。”

  故人?

  张辽心头一震,举目向下望去,仔细的扫视那来将,蓦然间,他认出了那人。

  “原来是王凌……”

  这王凌本为王允之侄,而王允乃并州世族豪门,张辽并州出身,岂能不识太原王家。

  当年长安之时,张辽追随吕布,参与王允策划的诛杀董卓的行军,一举使他们的并州军团,夺取了朝廷的控制权。

  那个时候,张辽便与王凌相识。

  再到后来,王允败亡,王家分崩离析,王凌和张辽活着逃出了长安,四处漂泊,最后都归顺了曹。

  而后曹覆没,张辽转投大楚,而王凌则投向了刘备的怀抱,彼此间互为敌国。

  如今,汉国覆没,身在晋阳为官的王凌,则顺理成章的改投在了司马氏的麾下。

  多年未见,张辽却仍能认出王凌。

  “司马懿派王凌前来,必是想说降于我。”张辽心中已有判,却也不拒绝,下令将王凌放入。

  王凌入城,张辽已下得城头,迎在门口。

  “文远老友,多年未见,你仍是风采依旧啊。”一见面,王凌便很是热情的套起了近乎。

  张辽只拱手还礼,却淡淡道:“彥云身为晋臣,却不知来我临汾,有何见教。”

  张辽的平淡态度,让王凌顿时有些尴尬,心中暗怨张辽不念旧曰情谊。

  “呵呵,我今前来,当然是想与文远叙叙旧,不知可否单独说说话。”王凌讪讪笑道。

  张辽却正色道:“你我虽为旧友,但眼下辽却为楚臣,彼此互为敌国,为了避嫌,辽觉得有什么话,还是就在这里说吧。”

  张辽以公为重,完全不给王凌面子。

  王凌无奈,只好干咳了几声,如实说道:“既是这样,那我也不拐弯抹角,我此番前来相见文远,乃奉了我大晋皇帝之命,前来招揽文远开城归降。”

  此言一出,张辽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讽刺。

  王凌顿时一愣,尴尬的看着张辽大笑,一副茫然不解其意的样子。

  张辽收敛了笑声,冷冷道:“这年头,什么阿猫阿狗,也敢叫我张辽投降,他司马懿不过是靠着权谋才窃取并州,如今妄自称帝,就敢要我张辽投降,他也配么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