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一十七章 戏耍司马

第九百一十七章 戏耍司马

  “陛下莫非是想来个将计就计?”贾逵惊奇的问道。

  司马懿脸上诡色愈重,自信与得意,尽显于色。

  贾逵明白了,不禁拱手叹道:“原来陛下早就识破了楚军的意图,此计若成,必可重创楚贼,陛下的智谋,当真非我等所及。”

  司马懿猜想颜良派轻骑先行,必是急着解临汾之危,而若想以劣势兵力,击破八万晋军,必须要出奇策。

  他分析当前的形势,赵云若想以一万兵马破敌,就只能通过与张辽的内外合击,靠夜袭来破他的八万晋军。

  故是,司马懿才坐视赵云率军逼近,任由赵云派斥进入临汾与辽张串通。

  因为司马懿相信,自己早已看破了敌人的联络暗号,正好给他们来了将计就计。

  “张辽不降,朕就狠狠的给他点颜色瞧瞧,让他知道藐视朕,藐视世家名门的后果。”司马懿冷哼一声,肃杀之意滚滚而生。

  当下,司马懿便召集晋军诸将,以及魏王轲比能,布署当晚的破敌之策。

  ……

  月过中天,不觉已是深夜。

  临汾西门处,张辽扶刀而立,神色冷峻,深邃的目光凝望着沉沉夜色。

  驻立许久,月渐西斜。

  张辽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沉声道:“时机已到,点号火吧。”

  号令传下,城头的楚军士卒们很快忙碌了起来,三堆早已准备好的狼烟,迅速的被点燃。

  三柱烈火冲天而起,方圆十余里都晰可见。

  那熊熊的烈火,映红了张辽平静的脸庞,他默默无声,一直注视着火堆完全燃起。

  深吸过一口气,张辽喝道:“传令全军,都打起精神来,准备随本将杀出城去。”

  ……

  城头那三股号火,虽然清晰可见,但却并不十分显眼。

  眼下天气已转凉,夜中巡城士卒多点篝火以取暖,也是正常之事。

  不过,晋军却收到命令,时刻密切监视临汾各门,稍有变化,就要即刻上报。

  号令点起未久,斥候便直奔南面大营,报与了司马懿。

  此时,司马懿已身披甲胄,手扶宝剑,全副武装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
  听得斥候的上报,帐中晋国诸将,无不精神一振。

  “陛下料事如神,张辽果然点起了号火,想要里应外合啊。”贾逵激动的向司马懿拱手赞叹。

  帐中王凌、王基、胡遵等诸将,无不对司马懿赞服不已,就连那魏王轲比能,对司马懿也是万般恭维。

  司马懿冷笑一声,摆手道:“诸将听命,各种集结本部兵马,今夜朕要大破楚寇,扬我大晋军威。”

  “大破楚寇,扬我军威!”

  “大破楚寇,扬我军威!”

  帐中诸将挥舞着拳头,激动亢奋的吼叫着,宣泄着烈烈的战意。

  楚军自入河北以来,所向无敌,无坚而不摧,几乎成了不败的神话。

  如今,一次击败楚军的难得机会在眼前,这些司马氏的心腹将领们,都巴不得成为击碎楚军神话的那个人,一举扬名于天下。

  为荣誉,为了保卫世族名门,为了大晋国,他们决心拼了。

  令箭下达,王凌、王基、轲比能各率一万兵马,即刻向西营一线集结,准备将内外合击的楚军,一网打尽。

  诸路晋军,斗志昂扬,汹汹而出,汇聚往西营方向,等着大皮楚军。

  十里外,楚军大营。

  “子龙将军,临汾西门上空点起号火了!”姜维兴冲冲的闯了进来。

  从北伐以来,颜良已有意识的让邓艾、姜维、马谡这些年轻的将领,参与到重大的作战当中,以磨炼他们的意志,让他们积累作战经验。

  此番救援临汾之战,姜维便作为赵云的副将,随军来到临汾。

  身不卸甲的赵云,腾的站了起来,几步走出帐外,举目远望,果然见西北方向,三股烽火冲天而起。

  “文远将军的信号已经发出,子龙将军,是咱们该出击的时候了。”姜维兴奋道。

  赵云重重点头,英武的全上流转着自信,挥枪一喝:“传令下去,全军出击!”

  一万神行骑的将士们,备战已久,如今得到号令,迅速的就上马集结。

 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一万轻骑集结完毕。

  赵云没有多余的话语,下令打开营寨,借着夜色的掩护,向着西北方向奔驰而去。

  马裹蹄,人含枚,沉默的大军在夜色中疾行。

  大军绕过晋军在正北面的防线,向着西门潜行而去,不多时间,西门上空的号火,便越来越清晰。

  此时,游弋于楚营附近的斥候,已策马急奔,直往司马懿所在的大营而去。

  司马懿当然不会单凭个人的判断,就狂妄的断定,楚军必然会里应外合,去袭击西门。

  为了确保他的判断万无一失,司马懿还在楚营附近安排了不少斥候,随时监视楚军的行军,如今楚军大规模出动,又如何能瞒过敌候的耳目。

  “果不出朕之所料,赵云这厮果真往西门而去。”

  司马懿的自信愈烈,他的心彻底稳了下来,遂传令给诸将,赵云的兵马已出动,叫他们准备好杀赵云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当晋军磨刀霍霍之时,赵云却浑然不知,依旧在策马飞奔。

  西门的号火越来越近,再过不出数里,他就可以杀至西门城外,突出敌营。

  “子龙将军,我看差不多了吧。”身边的姜维提醒道。

  “吁~~”

  赵云勒住了战马,举目远望了片刻,勒马回枪,高喝道:“全军改道,随本将往东门而去。”

  号令传下,一万楚军迅速的掉转马头,借着夜色的掩护,绕了一个大弯,向着东门急奔而去。

  半个时辰后,赵云和他的大军,出现在了晋军东营附近。

  此时的东营之中,守将乃是晋将温恢。

  为了击破楚军的夜袭,司马懿已将主力尽数调往西门一线,而东营温恢所部,现下只有兵马不到五千,且多为步军。

  晋营之中,灯火通明,不见半点异状,很显然,温恢并没有发现,本应该出现在西门的楚军,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营外。

  远望敌营,赵云冷冷一笑,挥枪喝道:“号火点起来,让文远知道,本将的援军到了。”

  号令传下,十数名楚军,迅速的将随军所携的柴草堆积而起,点起了数道烽火。

  冲天而起的烽火,与西门的烽火相互映衬,方圆十余里都清晰可见。

  此刻,张辽已久驻东门,等待了一个多时辰,这时,终于看到了那盼望已久的信火。

  “打开城门,全军随本将杀出城去!”飞奔下城的张辽,扬刀大叫。

  城门吱呀呀打开,吊桥缓缓放下,张辽率领着五千余步骑,汹汹如潮水一般涌出城门,向着晋军东营急奔而去。

  与此同时,赵云也扬枪大叫:“大楚的将士们,随本将杀破敌营,让晋人为我大楚的兵威丧胆,冲啊——”

  暴啸声中,赵云如一道流虹,纵马飞驰而出。

  “杀啊——”

  震天的吼声中,一万楚骑汹涌而出,如地狱中的凶鬼一般,从黑暗中杀出,向着静寂的晋营杀奔而去。

  内外合击的两支楚军,片刻之间,便是同时杀到了晋营之外。

  晋营中,鸣锣声,尖叫声响成一片,正在熟睡中的晋军,被这突出其来的敌人,吓得一片大乱。

  那温恢也是惊慌失措,连头盔都来不及戴紧,就手忙脚乱的奔出了军帐。

  当他赶至营门一线时,正东面的楚军已突破了他的外围防线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辗入了大营之中。

  仓促赶来的晋军,根本来不及结阵迎战,便被冲辗而至的楚骑,轻易的冲散,片刻间,东面一带就被全面突破。

  而几乎在同时,背后而来的张辽所部,也砍翻了鹿角,推倒了营栅,从背后袭入了晋营之中。

  杀声震天,铁蹄滚滚。

  五千晋军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如何能挡得住三倍敌人的内外突袭,转眼间便已土崩瓦解,四散溃乱。

  “陛下不是说楚贼会突袭西营吗,怎么会变成突袭我的东营,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?”

  温恢惊恐难抑,根本不知为何会突然有此变故。

  他当然不会知道,这一场突袭之战,根本就是庞统所献的计策。

  颜良以轻骑先援临汾,就是为了不把司马懿吓跑,让他自以为是的留在那里,妄想着击破赵云的一万轻骑,以挫楚军锐气。

  而庞统料定,司马懿必会以为楚军会举火为号,内外合击,遂是叫赵云联络张辽,以相反的方向,约定合击的目标。

  正是因此,张辽那点起的号火,才可以将司马懿的大军,诱往西营一线。

  同时,赵云为了让司马懿更加相信,才会先往西门而去,再改道绕往东门,这个时候,就是晋军的斥候有新的情报,司马懿也将不及重新布署。

  一片惊慌中,温恢也顾不得许多,只能放弃了抵抗,试图策马逃往南营。

  正当他拨马转身时,身后的楚骑已辗压而至,姜维纵马舞枪,如一道黑色的闪电,向着温恢飞射而来。

  温恢见追来的敌将,乃是一员年轻的小将,便生了轻视之心,暴喝一声,舞刀回身相挡。

  却不料,刀锋半道之时,姜维手中银枪陡然加速,如流光一般穿破温恢的防御,寒刃如电而至。

  一声惨叫,温恢腹部被瞬间刺穿,晃了一晃,便即栽倒于马下。

  姜维收住战马,看着痛苦的温恢,毫不留情,一剑将他的首级割下,悬在了马鞍之上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