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一十八章 穷追恶狼

第九百一十八章 穷追恶狼

  姜维阵斩温恢,失去了统帅的晋军,更是陷入了土崩瓦解的境地。

  腿快的晋军夺命而逃,稍慢者,则被楚军的铁骑辗为粉碎。

  整个晋国东营,不到半个时辰时,便为楚军攻陷。

  敌营之中,张辽与赵云会面,二人俱是兴奋不已。

  “子龙,天子何在?”张辽激动的叫问道。

  赵云横枪笑道:“天子率主力方过箕关,不数曰就杀至,今我就先破晋寇,夺取首功?”

  与张辽会面已毕,赵云便下令,命诸军放火,将晋军东营统统点燃。

  楚军将士四下放火,片刻间,整个晋营已是大火四起,熊熊的烈火,将半边的天际都映照通红。

  而当此时,西营一线的晋军诸将,尚在巴巴的在寒风在瑟瑟,等着围杀突袭的楚军。

  司马懿在确信赵云离营向西后,更是亲出大营,赶赴了西营督战。

  夜色中,全副武将的数万晋军,严阵以待,一支支的利箭闪烁着寒光,犹如死神的眼神,狰狞而诡秘。

  司马懿驻马而立,一派的气定神闲,仿佛稳胜券一般。

  然而,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,司马懿脸上的那份自信,却在悄然的起着变化。

  从斥候报告赵云离营向西,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时辰,却始终不见敌军发动袭营,这让司马懿心下愈发的狐疑。

  “按理说,楚军皆为轻骑,就算绕道而行,这个时候也该杀到西营了,这个时候却为何还不见踪迹,莫非,赵云那厮察觉不成……”

  司马懿在暗自揣测,而他麾下的王凌等诸将,也都等着有些不耐烦在,原本整肃的士气,渐渐的开始烦躁起来。

  “陛下,楚军会不会另有计策?”贾逵担心的问道。

  司马懿瞥了他一眼,反问道:“怎么,难道你怀疑朕的判断力不成?”

  “不是,臣当然不是。”贾逵连忙摇头,“眼下天色将明,最佳的时机眼看就要过去,楚军却迟迟不来袭营,臣只是觉得有些蹊跷而已。”

  “朕的判断不会错,朕料不出一刻钟,楚贼必定动手。”司马懿否定了贾逵的怀疑,万般的自信。

  贾逵不敢再多言,只默默的陪在左右。

  正当这时,众人的耳中,忽然间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喊杀声,而那声响非是来自于西营外,反而像是来自于东面。

  这突如其来的异动,令晋国上下都陷入了茫然不安中。

  司马懿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异色,他却故作深沉,只下令派出斥候,去探听东面发生何时,却叫大营任驻于西营不动。

  斥候方派出不久,便有数骑从东面狼狈的奔入西营,直抵司马懿御前。

  “启禀陛下,楚军突然内外合击,袭破了东营,温将军抵敌不住,请陛下速派援兵相救。”

  此言一出,众人骇然变色。

  司马懿更是身形剧震,脸色骤然惊变,那诧异的表情中,更是充满了尴尬。

  “陛下,咱们中了楚贼之计,西门点火只是诱饵,东营才是楚贼真正突袭的目标啊!”贾逵惊骇的大叫。

  司马懿暗暗咬牙,心中又惊又愤,脸上难抑尴尬之色。

  他这时才恍然大悟,原来人家颜良已料他先机,表面上按着司马懿的步骤,假装中了圈套,暗中却突袭冷箭,反将了他司马懿一军。

  “那颜贼身在百里之外,却能推测出我的想法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司马懿又惊又怒,他的自信心,正在残忍的被颜良摧毁。

  “陛下,事不宜迟,当速救东营才是。”贾逵大叫着提醒。

  司马懿从惊怒中清醒过来,急是按定心神,强作淡然,挥鞭道:“楚贼纵有诡计又有何虑,尔等且随朕杀往东营,依旧将袭营的楚贼给朕歼灭。”

  号令传下,司马懿当即撤了西营之伏,率四万余步骑,匆匆忙忙的赶往东营所在。

  半道上时,却见东营已是赤焰冲天,火光熊熊,整个大营转眼已化为滔天火海,将渐已发白的天空烧成一片血红。

  东营,已破!

  司马懿心中咯噔一下,强装出来的淡定与自信,又被摧毁了一半。

  “快,加速前进。”司马懿扬鞭大声。

  东营虽然起火,但司马懿猜想温恢定然还在苦战,他若能及时赶到,只要内外夹击,能够围杀袭营的楚军,即使东营最后被烧毁,那也值得了。

  然而,就在晋军方奔出未久,就遇到了数百掉盔弃甲,惶恐逃来的晋卒。

  这个时候,司马懿才从败卒的口中得知,他的心腹爱将温恢,竟已为楚军一小将阵斩于乱军之中。

  温恢战死,东营的晋军被辗杀殆尽,整个大营已尽为楚军袭破。

  司马懿仅存的丁点自信,也被这惊人的噩报,轻易的给击碎。

  震惊无比的司马懿,浑身发颤,僵在了马上,一时片刻竟张嗔目结舌,张口无言。

  数万晋军也是惊慌错愕,他们万没有想到,一场意料之中的大胜,竟然演变成了己军的大败。

  更令他们恐慌的是,他们从头到尾都一头雾水,根本就搞不明白,神出鬼没的楚军,是如何攻陷他们的东营的。

  半晌,司马懿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下令兵马急行,赶往东营,想要围杀楚军。

  而当司马懿赶到东营时,赵云所部轻骑早已退走,张辽也率得胜之军,还往了临汾城,晋军完全扑了个空。

  不知天色已是大亮,东营的烈火,直烧到近午才退,大火烧尽,只余下一片残灰破败。

  司马懿拨马徐行在废墟之上,闻着那尸体烧焦的臭味,眉头深凝,脸色阴沉如铁。

  “陛下,东营被毁,损兵五千,这对我军的打击着实不小。眼下楚军主力已过箕关,很快就会赶到临汾,臣以为,如今形势已不利于再战,请陛下速速下令撤兵吧。”

  贾逵的话,深深的刺痛着司马懿。

  此番集结八万联军南下用兵,乃是他司马懿称帝以来,第一次御驾亲征。

  司马懿原是志在必得,妄想一举拿下河东,将晋国的边境南扩至黄河,借助王屋山和黄河,彻底的将晋国包裹在天险之中。

  谁曾想到,他的宏伟蓝图,就这样被张辽和赵云,两个武夫给轻易的摧毁。

  司马懿的心里,着实是不甘啊。

  那又如何呢,他连赵云和张辽的不到两万人马都打不败,难道还敢跟颜良的二十万大军正面对抗吗?

  打死也没这个胆量。

  沉吟许久,隐恨许久,司马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  当天,司马懿便下令,尽撤临汾之围,率七万多士低挫的晋军,仓皇的向北退去。

  临汾之围,遂解。

  张辽和赵云正式会合,二人考虑到,晋军主力尚在,司马懿又甚是狡猾,便不敢擅作主张追击,急报人南下去向颜良奏报。

  一天后,斥候将临汾捷报,送至了闻喜县。

  此时,颜良方率大军进抵闻喜,得知临汾大捷的消息后,自然是大为欣喜,当即催军向北急进。

  司马懿这小子胆敢先动手,进犯大楚,颜良岂能容他轻易逃脱。

  二十万大军昼夜狂奔,尾随着司马懿的败军,沿着汾河穷追不舍。

  司马懿没有丝毫喘气的余地,只能一路向晋阳撤去,沿途将新占的平阳城,杨县、襄陵等诸君,尽皆不战而弃。

  颜良挥军北上,将失陷的平阳郡诸县,尽数收复,兵锋直抵晋国之都晋阳城。

  三十里外,司马懿率领着他狼狈的大军,好容易逃至了永安县,过此县便进入西河郡的境地,再往北就是晋国的腹心太原郡。

  司马懿退至此地,就不敢再退了。

  刘备覆没的教训,司马懿焉能不察,他可不想像刘备的邺城之战一样,在晋阳城跟楚军打一场守城之战。

  楚军的攻城能力有多强,司马懿深深畏惧。

  司马懿别无他法,只能选择据诸处关隘,阻挡楚军北上。

  但并州南部的地势,远逊于北部,当年颜良连蜀中那等艰难之地,都能攻破,单凭晋南的这些关口,能否挡住楚军的兵锋,司马懿并无完全的把握。

  屯兵一曰,斥候不断的将楚军逼近的情报送还,司马懿退也不是,战也不是,被折磨得是心急如焚。

  “怎么办,朕该怎么办才能阻挡颜贼的兵锋……”御帐中,司马懿来回踱步,满脸的焦虑。

  左右贾逵等文臣武将们,却愁眉苦脸,无人能为司马懿分忧。

  这也难怪,司马懿本人就是顶绝谋士出身,放眼晋国上下,谁人的智慧谋又能超过他们的皇帝。

  如今,连司马懿都无计可施,旁人又何能想出妙策。

  “陛下,不若大军坚守永安,跟楚贼拼个你死我活。”王凌进言道。

  司马懿却瞪了他一眼,冷冷道:“黎阳和邺城的教训,你都忘了吗?”

  王凌神色尴尬,默默的退了下去。

  黎阳和邺城那样的坚城,都挡不住楚军的围攻,司马懿当然不会再重蹈覆辙,他可不想变成第二个刘备。

  一片阴沉的气氛中,司马懿眉色深凝,凝视着地图。

  沉思良久,司马懿的眼眸之中,蓦然间闪过一丝精光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