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二十章 家有女儿初长成

第九百二十章 家有女儿初长成

  滔滔大水,竟然没能淹了楚军寸兵?

  司马懿惊呆了,王凌惊呆了,贾逵也惊呆了,晋国君臣皆是茫然惊愕。

  “怎么可能,楚军不是有十余万大军吗,就算跑了骑兵,那步军又怎能溜得掉?”司马懿一跃而起,不信的质问。

  “启禀陛下,楚军只有一万余轻骑,只因先前多执旗帜虚张声使,才使斥候侦察有误。”

  恍然大悟。

  王凌等晋臣,个个面面相视,皆是嗔目结舌,惊叹万分。

  司马懿也是一脸的震愕,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明白了事情的原由。

  原来,自己所谓的诱敌之计,早就为颜良识破,人家早防着你会有诡计,所以才聪明的只派了轻骑前来。

  如此,纵使你司马懿有什么诡计,楚军轻骑也可迅速的脱离战场,令你的诡计无济于事。

  噌~~

  惊怒之下,司马懿愤然拔剑,将跟前的案几砍翻一角。

  王凌等晋臣们身形一震,面露畏色,皆黯然不敢多言一语。

  “这颜贼竟如此狡猾,朕真是小看了他,可恨……”司马懿咬牙切齿,对颜良怨恨无比。

  这时,贾逵忙道:“陛下息怒,今我决堤之计虽未能重创楚贼,但这大水好歹也可阻挡楚贼北上,这也算是小有收获吧。”

  作为心腹,贾逵自然要站出来为司马懿搭梯子。

  愤怒的烈火已烧过,司马懿渐渐恢复了平静,那一双狼一般的眼眸中,很快又浮现出了阴冷。

  “哼,颜贼运气好,且叫他得意一会,大水滔滔,朕看他还有没有胆量继续北上。”

  司马懿当即下旨,命大军移师北上,一面北归,一面将沿途的汾水河堤决开,不断的扩大洪水的面积。

  几天时间里,晋军相继掘开了十余里的河堤,导致永安至介休一带,方圆数十里都为汾水所淹。

  尽管汾水水势,远逊于南方河系,被淹之地的水位,高者及膝,低者甚至不过脚面。

  但大水所造成的泥泞,却使车马难行,特别是汾河沿岸的大道,更是全被水所淹,根本无从行进。

  永安以北的道路,就此断绝。

  ……

  永安以南,三十里。

  赵云派出的斥候,将晋军掘汾水之事,第一时间飞马报与了颜良。

  当颜良得知此事后,不禁也暗自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“幸亏朕多了个心眼,没有轻易大举北上,若不然这十数万步军被淹,后果不堪设想啊……”颜良感慨道。

  徐庶跟着点头:“我军躲过一劫,也算是陛下洪福所佑,不过这汾河之泛滥,北上的道路泥泞难行,恐怕扫灭晋国之战,不得不有所推迟了。”

  并州道路本就难行,今再加上大水泥泞,纵使兵马可以通过,但运粮的车队也无法顺利通过洪区。

  补给不利的情况下,颜良当然不会轻率二十万大军,去冒险北上。

  颜良却也没有太多遗憾,只冷哼一声,挥鞭道:“传朕旨意,全军班师还京,待入冬之后,再扫平晋贼。”

  入冬之后,天气寒冷,汾水也要跟着结冰,到时洪水自然不治而退,介时进后,自是再无阻挡。

  二十余万大军,陆续南撤,向着东都洛阳班师还朝。

  班师前,颜良下旨命张辽率军三万,驻扎于平阳郡,以监视晋军动向。

  当颜良统帅的大军,还往洛阳城,整个洛阳城是万人空巷,匍匐在御道两边,迎接他们伟大君王的凯旋。

  颜良此役攻灭汉国,族灭乌桓,将刘备逐出汉地,遁往高句丽,此等巨大的功业,已是远迈古今。

  在那些被颜良残忍处置的敌国俘虏眼中,颜良是天下第一大暴君,但在大楚百姓的眼中,颜良却是名符其实的明君。

  均田制令百姓有田可耕,科举制让平民百姓有作官的权力,重视科学,又让那些能工巧匠的地位攀升……

  颜良的诸般国策,都使得原本属于社会最下层的那些人,得到了往昔万万都不敢奢望的东西。

  至于那些所谓的世族豪门,在多年的战争中,不是因为立场问题,为颜良所灭,就是在战争中受到巨大的创伤,势渐曰微。

  战争虽然毁灭了很多,但巨大的牺牲之后,反而为巨大的进步,打开了一条光明的通道。

  还往东都的颜良,继续以他“暴君”的绝对权威,推行着强国富民的诸般雷霆之策。

  金秋渐过,天气转寒。

  金雀台上的颜良,在温柔乡中,渡过了大半个秋天。

  是曰黄昏,颜良在金雀台上享受着美酒,大乔和小乔二人,身着轻纱薄衣,风韵动人,侍奉在侧。

  正饮到痛快时,殿外宫女来报,言是高阳郡主在宫外求见。

  “玉儿来了。”小乔神色一动,望向了颜良。

  “传她进来吧。”颜良摆手令道。

  过不多时,却见一名十四五岁,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华服少女,步履轻盈的步入了殿中。

  “女儿给父皇请安。”少女盈盈一福,声音甚是甜美。

  颜良哈哈一笑,摆手道:“玉儿免视,快快起来吧。”

  “谢父皇。”少女直起不堪一握的纤腰,抬头望向颜良可人的小脸上,绽放着甜美醉人的微笑。

  眼前这少女,便是周瑜的遗女周玉。

  当年颜良攻破江东时,小乔和周玉这母女二人被周瑜抛弃,统统都成了颜良的俘虏,那时的周玉,才不过七八岁而已。

  颜良纳了小乔为姬妾,见周玉生得俊俏可人,便认了她做义女,荣华富贵的照顾着她。

  再往后来,颜良称王称帝,周玉的地位也跟着攀升,一直到几年前,颜良迁都于洛阳后,便策封她为高阳郡主。

  周玉虽为颜良的义女,但义女毕竟非是亲女,颜良不封她做公主,封为郡主,已经算是格外的荣宠。

  这些年来,颜良一直征战在外,自迁都洛阳后,差不多有几年没有见过周玉。

  人说女大十八变,今几年未见,周玉竟出落得温婉动人,姿容几有倾国倾城之色。

  这也难怪,周瑜号称江东美周郎,小乔又有沉鱼落雁之色,周玉身有美人胚子,长成这般绝色容颜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“好几年没见,玉儿你可是生得愈发的像你娘了呢。”颜良打量着周玉,笑呵呵的夸赞道。

  周玉那浅浅的小酒窝边,顿时泛起了一抹红晕,不好意思的低低道:“父皇取笑女儿了,女儿怎敢跟娘亲相提并论。”

  周玉那细腻如丝的声音,如裹了蜜一向,听得颜良心头是酥酥痒痒的,着实的是舒服,不禁又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周玉这时又福了一福,给母亲小乔,还有姨母大乔请安。

  大小乔二人的脸色,却是微微一红,眼中闪烁出几分尴尬。

  她二人显然没有料到,周玉会在这个时候来请安,此刻她二人为了取悦于颜良,皆只穿着若隐若现的轻纱薄衣,在颜良面前自没什么,但在周玉这个晚辈面前,却显得有些不太体面。

  大乔不好意思,遂是向颜良告辞退去,而小乔也借口回往内室,去换借衣服。

  她母女难得见一次面,颜良心情好,便也不为难她们,点头恩准。

  大乔低眉含羞,臂儿遮挡着胸前若隐若现在酥峰而去,小乔则退往内室,去换件体面的衣服。

  二乔退去,颜良便向周玉招手:“玉儿近前来些,让父皇仔细看看你。”

  周玉遂步上台阶,步履轻盈的来到颜良跟前。

  一股淡淡的少女体香,扑鼻而来,瞬间令颜良心旷神恰,精神倍加愉悦。

  再看周玉,果然是继承了她母亲的绝美遗传,肌肤如雪,身段窈窕均衬,淑峰挺拔傲人,那峰间的一抹深沟幽壑,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。

  “果然是有其母,必有其女啊……”颜良心中感慨,目光在周玉的脸上,肆意的游移。

  周玉觉察到颜良眼神有异,尚有几分婴儿肥的脸蛋,悄然泛起一丝红晕,水灵灵的眼眸低下,对颜良不敢正眼相视。

  这小丫头,竟然知道害羞了……

  不过,周玉那含羞的样子,就如同洁白的桃瓣上,透着几分粉嫩,愈加的动人。

  “玉儿,这边过来坐。”颜良手拍了拍身边的龙榻。

  周玉犹豫了一下,还是略带腼腆的近前,微微隆起的翘臀,轻轻的坐在颜良的身边。

  “来,陪父皇喝一杯酒。”颜良将一杯酒,递给了周玉。

  周玉脸色愈红,秀眉微凝,为难道:“女儿不胜酒力,恐怕……”

  “朕的义女,岂能不会喝酒,无妨,只饮一杯。”颜良大咧咧笑道。

  周玉不敢不从,将那玉杯接过,先是浅浅的抿了一口,接着她仰起头来,缓缓的将一杯酒饮下。

  当她仰头之时,那粉白如藕的玉颈,那喉间的蠕动之姿,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。

  略有微醉的颜良,看着眼前这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少女,恍惚间仿佛也回到了年少的激情岁月,心中那份蠢蠢欲动,正如火焰般悄然的滋生。

  在颜良的注视下,周玉将一杯酒饮尽,脸畔的酒晕如秋霞一般,更加的娇艳。

  颜良见她朱唇边上,沾有几滴酒渍,他便也无所顾忌,抬起手来,轻轻的拭向她的嘴角。

  当他的手指,触碰到周玉那娇嫩的嘴唇时,周玉那少女的娇躯,禁不住微微一颤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