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二十一章 有其母必有其女

第九百二十一章 有其母必有其女

  “父皇……”周玉低低一声,脸蛋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。

  “你嘴角有些酒渍,父皇给你擦擦。”颜良却很淡然,手继续探了上去。

  这一回周玉没有再退避,只红着脸,含羞的任由颜良为她拭去嘴角的那几滴酒珠。

  颜良那粗壮的手指,充满了雄姓的力量,每一次的触碰,都让周玉娇躯微微颤抖,她的一颗心也跟着“砰砰”的乱跳了起来。

  颜良的心中,也在怦然而动。

  那种心悸的感觉,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。

  如今的颜良,虽仍处壮年,但到底已不再是青春年少,而他金雀台中的姬妾们,虽均是绝色佳人,但即使是最年轻的关凤等人,如今也近过二十。

  现如今,却有这么一个十五六岁,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年轻气息的可人少女,鼻吐芳息,幽香淡淡的任由自己轻拭着嘴角,那种别样的感觉,令颜良有种说不出的兴奋。

  酒渍已拭尽,颜良那宽厚的手掌,禁不住抚在了周玉如雪堆彻的脸蛋上,肆意的抚揉着,感受着那份少女才有的如婴光滑。

  颜良当然知道,眼前这少女乃是自己的义女,但他却没有丝毫的不自在,依旧“肆无忌惮”。

  义女又怎样,反正不是亲生的,我颜良想要占有你,就能占有你,谁能挡我。

  此时此刻,颜良心中就产生了强烈的念头,想要占有眼前这个青春年少的可人少女。

  周玉已是满脸霞红,眼波之中泛起了如潮的羞意。

  她心里也清楚,眼前这个英武的皇帝,乃是自己的义父,而义父以那样的神情,那样暧昧的手法,抚摸着自己的脸蛋,实在有些不太合适。

  但不知为什么,周玉心头的小鹿,却越发狂跳不休,心底深处,竟是有一种莫名的悸动。

  正是那种悸动,让她没有回避颜良的抚摸,半推半就的任由颜良轻抚,甚至,她的樱桃小嘴中,还渐渐的喘出几分低吟之声,似乎她正乐在其中一般。

  当年周瑜死之时,周玉还年少,那父辈的所谓仇恨,自然也影响不到她。

  而这些年来,她享受的锦衣玉食,享受着郡主的尊荣,这一切统统都是颜良给予她的。

  周玉对这一切都充满了感恩,而在她的眼中,颜良不仅仅是一个赐与她荣华富贵的义父,更是一个令她崇拜的伟大英雄。

  此时,这个她所仰慕的英雄,则正温柔的爱抚着她的脸庞,她心中岂能没有一丝荡漾。

  春意暖暖的殿中,气氛一时间变得暧昧起来。

  这个时候,小乔方自换了件“体面”的衣裳,从内室间走了出来。

  颜良抚摸着她女儿这一幕,小乔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中,霎时间,小乔心中吃惊,呆在了那里。

  “难道说,陛下他竟然想把玉儿也……”

  小乔的脑海中,猛的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,看着眼前那暧昧的画面,心中不禁担忧起来。

  如今她虽已完全忘了过去,全身心的做颜良的姬妾,伺候着颜良,但当初为颜良所逼的事实,却无法抹去。

  小乔便想自己沦为颜良的玩物,也就罢了,而自己的女儿,正如花似玉,十四五岁的青春年华,怎能让她也成了颜良众多姬妾中的一个呢。

  念及于此,小乔便堆起笑容,扭着腰儿步出,口中笑问道:“玉儿啊,你怎想到来宫中呢?”

  母亲的出现,瞬间将周玉从暇思中叫醒,她的娇躯猛的一颤,赶紧缩了几分身子,避开了颜良的手掌。

  颜良也没什么不自在,只微微一笑,放下手来自饮一杯。

  这时,小乔已近前,坐在了颜良的另一边,为颜良把盏倒酒。

  周玉不敢再与母亲平起平坐,赶忙起身,假意轻咳几声,以掩去那份尴尬。

  “女儿只是许久未见母亲,故来宫中向母亲问安,却不想父皇也正好在此。”周玉故作浅笑的回答。

  小乔“哦”了一声,便道:“眼下天色不早,你父皇怕也要休息了,你向父皇请过安,不如自己先回去吧,莫要打扰了你父皇休息。”、

  小乔这是在委婉的想把女儿撵走,她只怕周玉再多逗留几分,会诱发了颜良心中的那股子“色心”,到时若颜良要对周玉做什么,自己又岂敢阻拦。

  毕竟,周玉非是颜良亲生,不过只是义女而已,以颜良帝王之尊,想要纳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做姬妾,那也是他天经地义的权力。

  周玉不知母亲心下意思,只觉方才那一幕给母亲瞧见,心中有些不自在,也巴不得赶紧离开,勉得继续尴尬下去。

  于是,周玉便款款一礼,向颜良告退。

  颜良却不以为然,笑道:“朕许久未见玉儿,心中也想念得紧,现下天色还早,朕不急着休息,玉儿你就留下来,陪朕吃一顿晚膳吧。”

  小乔心头一紧,虽暗中不愿,但又岂敢违背颜良的意思,毕竟颜良名为周玉义父,义父跟义女吃顿晚饭,自己有什么理由反对。

  再者,就算颜良公然表示,他今晚要留玉儿临幸,小乔又能怎样呢,还不是得束手无策。

  小乔不敢反对,周玉虽有不自在,但更不敢不答应,只好谢恩。

  于是,周玉便留将下来。

  不觉夜幕降临,金雀台上华灯高挂,红烛高烧,一片艳丽通明。

  山珍海味的酒宴摆下,颜良纵情享用,小乔母女则陪伺在旁,笑语相迎,甜言蜜语的哄颜良开心。

  周玉虽不胜酒力,但慑于颜良威严,也强饮几杯。

  酒入柔肠,周玉的小脸不觉已是酥红如樱,天真烂漫的绝美容颜间,平添了几分妩媚。

  小乔却是心中犯愁,眼看着女儿越讨颜良欢心,她心中的担心就愈重。

  “好酒好肉,岂能无舞,来人啊,给朕上舞。”酒气熏熏的颜良,笑呵呵的下令。

  宫女们正要去传舞伎,周玉却自告奋勇道:“女儿不才,也习得舞技,父皇若不嫌弃,女儿就给父皇献丑舞一曲。”

  小乔一听,秀眉微皱,赶紧暗向女儿使眼色,劝她不要出风头。

  周玉却酒意微醉,哪还顾及到母亲的暗示。

  “好啊,你娘善舞,正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女,玉儿一定也能歌善舞,快给朕舞上一曲。”颜良兴致大作,哈哈大笑。

  周玉遂是放下酒杯,款款的步入堂前,伶人奏响琴乐,周玉伴着那曲声,曼妙起舞。

  周玉虽只十五六岁,但却身材高挑,曲线有致,那身上的每一寸骨肉,仿佛都生得恰得好处,多一分嫌多,少一分嫌少。

  光凭身材,周玉绝对是胜于小乔,再加上那甜美可人的脸蛋,更让周玉浑身散发着,不同于她母亲的诱人魅力。

  此刻,就是这样一具几近完美的身体,纤指绕空,水腰摇曳,在这殿堂中伴着靡靡之乐,舞袖弄影。

  举手抬足间,那雪脆如藕的臂儿,那淑峰坠下的弧线,无不散发着惊鸿般的诱姿。

  纵使阅美无数,此刻,看着眼前这动人的少女,颜良也渐渐开始压不住胸中的邪火。

  他渐渐的觉得,自己身体变得躁热起来,一股原始的冲动,正在蠢蠢欲动。

  周玉也不知看不出来,还是沉浸于颜良那“不怀好意”的目光中,反而舞得更加起劲,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诱惑力。

  周玉却是看得心惊胆战,愈加的焦虑不安。

  她跟随颜良多年,对颜良也算再了解不过,看颜良此情的神态,她绝对敢断定,颜良八成是对自己女儿动了心。

  小乔担心,若再纵容周玉这般施放诱人的魅力,用不了多久,颜良就会被原始的兽姓冲昏头脑,只怕过不得今晚,自己的女儿就将保不住清白之身。

  小乔心中愈慌,趁着颜良不注意,暗中的向周玉摇手,示意她不要再“显摆”了。

  周玉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舞中,哪里还看得到母亲的示意,以小乔的暗示却是视而不见。

  小乔心中无奈,水灵灵的眼眸转了几转,却是悄然退了下去,退往了内室。

  不多时,周玉一曲舞罢,最后一个收尾姿势,盘膝斜坐,上半身弯仰向天。

  这个姿势,使她衣裳扯开许多,那半边雪白的弧度,几乎就要爆涨开来,只将颜良看得有种血脉贲张的冲动。

  “好啊,甚好。”心火渐燃的颜良,拍手喝彩。

  周玉小脸艳红,从地上站将起来,娇喘吁吁,得到了父皇的赞许,脸畔也涌起几分得意。

  “玉儿舞得这么好,臣妾也当献上一曲,让陛下品鉴品鉴,我母女谁的舞技更好。”身旁传来小乔的声音。

  颜良回看去,心头又是一动。

  却不知小乔何时换了件衣裳,她将“体面”的衣裳换下,又换了件轻衣薄衫,那诸般曼妙,在烛火的映照下,若隐若现,极有诱惑力。

  若是寻常之时,小乔这般装束,颜良还算习以为常。

  然现下经历了周玉的诱人的曼舞,颜良心中邪火已燃烧正烈,这个时候再看到小乔这般形容,颜良如何能不心动。

  周玉不知母亲心思,也想看看母亲的起舞,遂是笑盈盈的退了下来。

  小乔便紧接走下阶前,伴随着愈加靡靡的曲乐,舞袖弄影,盈盈起舞。

  身着轻纱薄衣,这般大动作的起舞,那般景致的震撼力,可想而知。

  颜良才看几眼,已觉血脉沸腾,浑身如邪火狂焚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