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二十二章 反正也不是亲生的

第九百二十二章 反正也不是亲生的

  身边的周玉,不知男女之事,尚沉浸在欣赏母亲的舞技当中,浑然不觉自己义父的变化。

  一曲终,小乔摆了一个和女儿同样的收势。

  不过,小乔的身段却远较周玉丰腴得多,同样一个姿势,丰腴的身形所形成的力,更加令人心潮澎湃。

  最后那一个姿势,却令颜良血脉贲张到了极点,再难自持。

  “你过来。”颜良向小乔一招手。

  小乔从地上爬了起来,丰盈的体态婀娜的走上阶来,因是呼吸急促,每走一步,胸前都会起伏动荡。

  再加上她轻纱薄衣,在烛火的映衬下,更是散发出让人无法抗拒的力。

  当小乔尚距颜良有一步时,颜良便猛一伸手,将小乔“嘤咛”一声,拉入了自己的怀抱。

  烈火狂燃的颜良,也顾不许多,便在周玉面前,肆意的亲吻抚揉起了她的母亲。

  “陛下……”小乔扭动着身段,迎逢着颜良的抚慰。

  左右的那些宫女早就习以为常,知道天子要做什么,都红着脸,识趣的自己退了下去。

  而颜良身旁的周玉,却被眼前的画面,惊得呆住了。

  周玉当然知道,自己的母亲是义父的姬妾,母亲伺候颜良,被颜良临幸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  只是她没有想到,义父竟然这般无所顾忌,竟然在众人面前,在自己的眼前,就要和娘……

  周玉心狂跳不休,脸色羞得通红,一时尴尬无比,不知如何时好。

  这时,小乔却想起女儿还在,哼吟之中,叫道:“玉儿,你且退往偏殿,快点。”

  周玉身形一震,神魂清醒过来,赶忙起身下阶,匆匆的避往了偏殿。

  殿门关上,周玉背靠着大门,却觉脸庞滚烫如火,胸腔里的那头小鹿,仿佛要跳将出来一般。

  大殿中,小乔身上的轻纱薄衣,已被颜良粗鲁的撕扯成了条条碎布,承受起颜良雄狮般的征伐。

  殿中,骤起,雷霆轰鸣。

  周玉虽避于偏殿,但正殿中那男女交织的喘息声,却无孔不入的钻进她的耳朵,搅乱着她的心神。

  最初,母亲那近似于痛苦的叫声,让她以为母亲正在经受着颜良的何等折磨。

  但到后来,那痛苦的叫声,却又变成了似乎享受般的哼吟。

  她的母亲小乔,就这个不断的变换着叫声,在痛苦与愉悦之中,澎湃激荡。

  如今的周玉,已到了出嫁的年龄,小人儿也渐渐懂事,就和所有这个年龄的女子一般,她也曾不止一次的,暗自的想象男女之事会是怎样。

  而今时,想象中的事,就发现在一墙之隔的地方,而且其中之人,还是自己的母亲。

  周玉的心中,又是羞耻,又是好奇,整个是是满面潮红,香汗如雨而下。

  尽管周玉告诫自己,万不想有杂念,不要再去想那些“龌龊”之事,但那愈演愈烈的靡靡之声,却如勾魂的小鬼一般,叫她无从抗拒,情不自禁的就将小脸缓缓的扭了过去。

  周玉趴在殿门上,水汪汪的双眼睛,鬼使神差的透过门缝,向内仔细的看去。

  当她看到高阶龙榻上,那两个紧紧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子,刹那之间,周玉的心儿加快跳动到几乎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一般。

  一股几近窒息的感觉,冲上了头脑,而那种窒息的感觉,竟然有种无法言喻的,令她如此的上瘾,无法克制的想要继续窒息下去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随着一声雄浑如狮吼般的长啸,大殿中的征伐,终于落入帷幕。

  云收雨歇,重归平静,耳边,只余下渐渐减弱的男女吐息。

  汗如雨下的小乔,头脑渐渐清晰起来,她一面承受着身上那沉重的重量,一面轻轻扭头,向着偏殿那边望去。

  她似乎看到,半掩的殿门缝中,一双明澈的眼眸,正偷悄悄的注视着她。

  偏殿中,当周玉看到母亲的目光时,娇躯陡然一颤,吓得倒退几步,赶紧逃离了门外。

  此刻,她才发现,自己竟是出了一身的热汗,她更是感觉到了丝丝缕缕的温润。

  周玉整个人如虚脱一般,瘫坐了下来,有气无力的不休。

  适才那惊心动魄的画面,却不时的浮现在脑海,令她的心魂依旧难安。

  殿中,甘霖洒尽的颜良,全身说不出的通畅,翻了个身子,不觉已是打起了呼噜。

  看着睡去的皇帝,小乔终于是暗暗的松了口气。

  “还好我反应快,若不然的话,今晚玉儿的身子,只怕就难保了……”小乔暗自庆幸着。

  适才他见颜良邪意大作,料知再继续下去,颜良非要占有了玉儿不可。

  情急之下,小乔也顾不得许多,她也顾不得羞耻,赶紧换上那“不耻”的衣衫,当着女儿的面,演起了那风韵之舞。

  小乔正是想通过自己施展媚色,将颜良的心思转移,让他有可以泄火的地方,而不至于让自己的女儿,承受波折。

  小乔这良苦的用心,总算是做到了,如今颜良火气泄尽,人已沉沉睡去,再然再无心思去占有周玉,周玉却是避过了“一劫”。

  小乔却浑然不知,适才殿中的情景,自己的女儿,已是清清楚楚的偷看了个干净。

  那极富震撼力的场面,已令周玉的心思,悄然的起了变化。

  瘫坐于地的周玉,脑海里面,已填满了颜良那伟岸如狮,不着一物的雄健身形。

  甚至,周玉的脑海中,还浮现出这样的念头,她想象着,颜良那雄健的身躯之下,并非是母亲,而是自己……

  “不,我怎么能想这些啊,周玉啊周玉,你的廉耻心在哪里!”周玉猛烈的摇头,极力的想要屏退那“羞耻”的想法。

  只是,那些念头,却如根植在了她的心中一般,始终无法屏弃。

  正当周玉还在羞惶时,大殿中,小乔已略略的穿戴起衣裳,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。

  吱呀呀~~

  偏殿之间推开,脸上春色未褪的小乔,步入了偏殿。

  周玉猛的从胡思乱想中惊醒,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,回眸看见是娘亲时,顿时便有些窘促。

  脑海中,那些靡靡的画面,立时又如脑海般涌起。

  就在不久之有,还那般春情荡漾的母亲,如今却这般款款的站在自己面前,那鲜明的对比,让周玉反而有些不太适应。

  “母亲……”周玉脸色泛红,低低的叫了一声,不敢正视母亲的目光。

  小乔将半搭的衣裳往紧拉了拉,以裹住那爆涨的丰腴山峰,她走到周玉的跟前,看着满脸红晕的女儿,心知方才自己那般不堪时,女儿必是在门缝里偷瞧了。

  “玉儿,方才我和你父皇的事,你是不是偷偷的看了?”小乔问道。

  周玉娇躯一震,忙红着着吱唔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。””

  她嘴上不承认,但那局促不安的表情,却是无情的了他,这个天真烂漫的少女,显然不太会撒谎。

  小乔却也没有责怪她,只无奈一笑,叹了口气。

  “玉儿,你现下也长大了,到了出嫁的年龄,有些事情早晚要经历,娘本也当告诉你的,你看了也就看了吧,就当为将来嫁人先学一学。”

  一听这话,周玉的脸色红得更厉害了,低头揉着衣襟,不知该如何回应母亲之言。

  这时,周玉上前拉起了女儿的手,语重心长道:“玉儿,你往后没事,就休要再往这金雀台来见娘了,实在太过危险。”

  “危险?”周玉一怔,抬起了头来,茫然的望向母亲,“娘的话,女儿听不太懂,这金雀台有那么多军士把守,怎么会危险呢?”

  小乔回头往门缝看了一眼,又环扫了一眼四周,见是无人打扰,便将女儿神神秘秘的拉往了角落。

  “傻女儿啊,为娘跟你说了吧,你那父皇素来是风、流成姓,你没见他适才对你的态度完全不同么。今天若非为娘抢先一步,只怕你已被你父皇……”

  小乔不好意思说下去,毕竟有些话就算是母女,也不方便直言。

  周玉虽然天真,却并不傻,茫然了半晌,猛然间恍然惊醒。

  “母亲是说,父皇竟然想对我……”周玉脱口而出,后边的话也不好意思出口。

  小乔重重的点了点头,“这整个天下都是你父皇的,他那姓子,想做什么谁都挡不住。你若常来这里,若再为他碰上,娘只怕就没今天这么好的运气了。”

  周玉这下明白了,为何适才在殿中时,母亲竟然当着自己的面,那般的卖弄风韵,原来竟是为了保护自己,把天子的兴趣,转移到母亲的身上。

  一直有些懵懂的她,这时也才明白,原来义父颜良,适才竟对自己起了那种心思。

  周玉回想起来,想起义父看自己的眼神,想想义父自己脸庞时温柔,再想想父亲观自己起舞时的神态,诸般种种细细想起,似乎义父果然对自己“非份之想”。

  恍然大悟的周玉,先是吃了一惊,但渐渐的她却沉默了下来,那甜美的小脸蛋上,不觉中泛起了丝丝的羞涩。

  沉默了片刻,周玉低低道:“那也没什么吧,反正我也不是父皇亲生的女儿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