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二十四章 须佐之男

第九百二十四章 须佐之男

  张飞听不懂须佐之男是什么意思,便将几名通汉话的倭人叫来,问他们须佐之男是何意。

  倭人道须佐之男乃是他们倭国传说中的三大神之一,此神曾斩杀八岐大蛇,神力无比,和天照大神一样,都是倭人信仰的保护神。

  “这倒有意思,老子哪里像那个什么须佐之男了?”张飞冷笑道。

  那张苞却猛然省悟,拱手道:“父亲使丈八蛇矛,而那什么须佐之男又斩杀过什么八岐大蛇,莫非倭人就是凭着这一点,才以为父亲便是那须佐之男不成?”

  张苞这么一说便解释得通了,张飞微微点头,遂叫倭人部下,去询问那些俘称呼自己须佐之男的原因,果然与张苞所说差不多。

  恍然大悟的张飞,不禁讽刺道:“这些倭人还真有愚蠢,本将在他们的土地上攻城掠地,他们竟然还把我尊为他们的保护大神,真是蠢得够可以。”

  倭人部下解释道,说是西方的汉国,对于倭人来说,如同天国一般的存在,倭人对大汉本为十分的敬畏。

  今张飞横扫倭国四岛,神威不可阻挡,倭人惊于张飞武力之下,才会产生崇拜强者的反应,反将张飞敬为大神存在。

  张飞总算是明白过来,不禁有些得意。

  这时,张苞却猛然眼眸一亮,兴奋道:“父亲,倭人既然认为父亲是他们的保护大神,那咱们何不利用这一点来收取四岛呢?”

  “这话怎么说?”张飞兴趣大作。

  张苞便献计,请张飞顺势就自称是须佐之男转世,要统一倭国,带领倭人走向富强,以鬼神之说来迷惑愚昧的倭人,以达到摧毁倭人抵抗意志,尽快攻灭邪马台国之目的。

  张苞的这个计策,其余诸将纷纷称是,都觉得可行。

  但张飞却哼道:“本将堂堂大汉将军,焉能用这装神弄鬼的手段,来攻取倭国,岂非有损本将的威名。”

  张飞傲气依在,有点不屑于装神弄鬼。

  “父亲威名远扬,自然不屑于装鬼神,但眼下咱们担负着兴复大汉的重任,越早拿下倭国,就越能早点挥军西进,重夺中土,儿以为,为了大局,父亲倒不妨屈尊,演一演那须佐之男。”

  张苞这一番大道理,便是将那张飞说得有点动手。

  沉吟半晌,张飞慨然道:“好吧,为了兴复大汉的伟业,本将就屈尊,演一回倭人的大神,当一回那什么须佐之男。”

  决意已下,张飞遂令部下在倭人俘虏中宣称,他是须佐之男转世,来拯救倭人于蒙昧之中。

  接着,张飞又下令,将那几百倭人释放,好借他们之口,来传播张飞乃须佐之男转世的事。

  果然,那些俘虏活着逃回大坂后,在城中四处宣扬须佐之男下凡之事,很快就传得是人尽皆知。

  大坂以北的一场大败仗,早已令城中的倭人人心惶惶,皆为汉军恐怖的攻击力而慑。

  现如今,他们忽然间又听闻,那叫作张飞的汉将,竟然是他们的须佐之男大神传世,这传言,更是令倭人震怖万分。

  倭人原还奇怪,这世上怎能有如此武艺了得之人,但今得知那勇不挡的男人,乃是须佐之男转世时,就顿时理解了。

  须佐之男啊,那可是大神,他们这些区区凡人,又怎会是神的对手呢。

  一时间,大坂城中人心恐慌,大部分的倭人都丧失了抵抗意志,准备臣服于须佐之男。

  大坂城,王宫。

  卑弥乎女王端坐在那里,眉头紧皱,脸色忧愁。

  “我的女王,天照大神殿下啊,原来,那敌人的首领,竟然是殿下的兄弟呀。”一名倭臣伏跪在那里,向着卑弥乎慌叫。

  卑弥乎花容一震,贝齿暗咬朱唇。

  当年邪马台国大乱,善弄鬼神的卑弥乎,自称是天照大神下凡,附身于她,要统领倭国,平定战乱。

  处于蒙昧中的倭人,相信了卑弥乎的谎言,皆以为她真的是天照大神转世,各蕃国遂停止了战争,共奉卑弥乎为女王,动乱中的邪马台国,得以重新又恢复了秩序。

  而须佐之男和天照大神一样,均为倭人传说中的三大神,皆乃他们的创世神所生的子女。

  须佐之男乃天照大神的弟弟,那汉国之将张飞,自然也就成了她卑弥乎的弟弟。

  自称为神者,往往是最知世间无鬼神者,卑弥乎虽装神弄鬼,自称天照大神,但她心里却很清楚,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的存在。

  如今她听得又冒出个须佐之男来,她当然知道,这是那个侵略者的心理战,为了不战而摧垮她的倭兵们的抵抗意志。

  “女王殿下啊,我们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士兵,逃出大坂城去归顺须佐之男,再这样下去,不出几天,我们的士兵就要跑光了。”又一名倭臣向她诉苦。

  “须佐之男的大军已经逼近大坂北门,女王殿下,天照大神啊,我们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  ……

  一名名的倭臣,接二连三的向卑弥乎哀告,整个王殿中弥漫着一片恐慌的情绪。

  卑弥乎秀眉深凝,脸色阴沉如铁。

  她知道,邪马台的人心已经全乱了,那支来自于东方的军队,那个无敌存人的男人,已经彻底的征服了倭人的心。

  卑弥乎更知道,她现在已无能为力,根本没办法阻止敌人的进攻,邪马台乃至整个倭国的覆灭,已成定局。

  卑弥乎心情复杂,苦苦的思索着应对之策,许久之后,她紧皱的眉头悄然松了开来。

  暗吐过一口气后,卑弥乎口中喃喃道:“事到如今,看来也只有如此了……”

  ……

  一天后,汉军大营。

  张飞逼城下寨,攻城的云梯冲车等物,已经赶制完毕,就等着对大坂城发动最后一击。

  倭人军事技术落后,从没有见过冲车等大型攻城兵器,张飞特意命将这些玩意儿搬往阵前,以来恐吓倭人。

  果然,受不了刺激的倭人,更是大批大批的越城投降。

  张飞看看时机差不多了,便准备一声令下,全军攻城,将大坂夷为平地。

  就在张飞下令进攻命令的前一刻,大坂城中,突然的派出了使者前来汉营,声称是奉了女王卑弥乎之命,前来谈投降的条件。

  “倭国娘们儿要投降了么,真是太好了。”张飞得知这弥卑乎要投降,自然是大为欣喜。

  大坂城乃邪马台国都,也是整个倭国最繁华的城市,张飞已计定要将大坂城做为他的军府所在。

  这样一座城市,张飞当然不愿将之毁掉,除非是迫不得已。

  现如今,既然卑弥乎认清时务,打算投降了,张飞当然是乐得接受。

  不过,那卑弥乎投降的条件,却让张飞甚感意外。

  卑弥乎称她乃天照大神转世,与须佐之男转世的张飞本为兄弟,不该自相残杀。

  今须佐之男现世,说明她天照大神的使命已经完成,她将用和平的方式,将邪马台国的统治权,让给须佐之男。

  但卑弥乎的条件却是,须佐之男掌握世俗权力,却当尊她这个姐姐天照大神,继续为倭国的精神领袖,兄妹二人共同统治倭国。

  听完这个条件,张飞笑了,心道这个倭女还挺聪明的,明知自己是借假须佐之男的名义,来敢取倭人之心,却在不敌之下,竟懂得利用须佐之男是天照大神弟弟的身份,来为自己铺路。

  张飞既自认须佐之男,那他就不能杀卑弥乎这个“姐姐”,否则就会拆穿自己的谎言。

  不过现在卑弥乎既然愿意放下世俗权力,去做她的精神领袖,倒也算是识趣。

  张苞是这么觉的是,汉军诸将也是这么觉得,张飞却不这么认为。

  “老子我兵威浩荡,举手之间就能拿下大坂城,到时你们什么倭女王的,还不是由老子任意处置,老子凭什么还让你做什么劳什子的精神领袖。”

  精神领袖名义上在世俗领袖之上,以张飞的姓情,当然不愿意一个女人压自己一头,尽管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权力,只是名义上压他一头。

  “反正军政大权,父亲只消紧紧抓在手里,那个什么天照大神,无兵无权的,就算让你他做个徒有虚名的精神领袖,又能如何。”

  “再者,眼下父亲新定倭国,人心未稳的情况下,正好借用那卑弥乎来稳定倭人之心,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咱们效命,这对兴复大汉的伟业,不也是有利的么。”

  张苞很有大局观,一番话耐心的相劝。

  张飞脾气虽暴,但也是粗中有细,并非那种完全蛮干的莽夫,儿子这番话中的道理,他又岂会听不明白。

  沉思半晌后,张飞眉头已松,点头道:“苞儿言之理,为了兴复大汉的伟业,让那倭女做个什么精神领袖口,又有什么了不起,告诉那什么卑弥乎,本将答应他的条件了。”

  条件谈成,当天,卑弥乎就下令打开大坂城门,亲自率邪马台的文武,出城去迎接张飞。

  张飞也信守承诺,当着众倭人的面,给了卑弥乎的面子,以弟弟的身份拜见了弥卑乎这个“姐姐”,并下令继续尊奉卑弥乎这个天照大神,为倭国的精神领袖。

  是年秋,张飞拿下倭国都城大坂,以大坂为其军府所在。

  此时,一艘在大坂附近游弋的楚国战船,急驶西去,将张飞攻陷倭国的消息,报往中土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