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剑报一命

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剑报一命

  赵云原以为,天子会看在宋氏和诸葛铃的份上,饶过诸葛亮一命。

  那样的话,赵云的灭门大恨,便将那比得报。

  尽管赵云对颜良的任何决策,都不敢有丝毫的质疑,更不敢反对,但他内心之中,却不勉强会为大报不得报,而感到遗憾伤感。

  但是现在,意外之事却发生了。

  天子,竟然在赵云感觉快没有希望时,突然间把诸葛亮的生杀大权,交在了自己的手上。

  这如何能不叫赵云,狂喜!

  心中有阴霾一而空,此时的赵云所有的,不仅仅是惊喜,更是对颜良无比的感恩。

  他当即整理衣冠,肃然而立,向着皇宫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,口中道:“臣赵云谢过陛下大恩,陛下此恩重如泰山,云必赴汤蹈火,再所不惜,以报陛下大恩。“

  拜过三拜,赵云大步而出,带着一腔的复仇之心,离府而去。

  赵云下令,将诸葛亮带往洛阳北门,他要在那里处决了诸葛亮,以遥祭自己安葬在邺城家人亡魂。

  兴奋的赵云,策马狂奔,直往北门而去。

  登上北门城头,已是残阳西斜之时,落曰的斜晖将巍峨的洛阳城,染上了一层金色的薄衣。

  赵云扶剑立于城头,心中的澎湃与激动,难以压抑,素来沉稳的他,此刻也已有些激动的乱了分寸。。

  那些往昔的痛苦回忆,此时此刻,如潮水一般涌上脑海。

  邺城城头,家人一个个被诸葛亮处死的惨烈情景,如刀子一般,不断的折磨着赵云。

  那些痛,那些恨,赵云今曰已不用再克竟的回避,他已释放出内心的闸门,让那些痛苦的感觉,肆意的折磨他。

  赵云要感受到最深切的痛苦,只有痛苦才能激发他的复杂之火,让他更加冷血无情的向诸葛亮复仇。

  痛与恨的交织中,脚步声和嚎陶声响起,当赵云回过头来时,形如枯槁的诸葛亮,已被如拖死猪一般,拖上了这洛阳城北门城头。

  当赵云看到那张恶心的嘴脸之时,霎时间怒火冲冠,竟有一种恨不得冲上前去,一剑将诸葛亮首级斩落的冲动。

  赵云却深吸一口气,生生的给忍了下来。

  他赵家三十余口人的姓命,岂是一剑斩了诸葛亮,就在偿还的。

  赵云手扶佩剑,巍巍如山的身形,缓缓的移至了诸葛亮的跟前,将趴在地上的诸葛亮的身躯,完全的笼罩在他的阴影下。

  “诸葛亮,你终于落在我的手里了。”赵云冷视着诸葛亮,声音中杀机猎猎。

  诸葛亮停止了抽泣,下意识的抬起头来,当他认出那张铁血的脸庞时,半截身子顿时剧烈的一抽。

  “赵……赵……赵子龙……”诸葛亮结结巴巴的吱了一声。

  赵云盯着他,冷冷道:“诸葛亮,你杀我全家之仇,我赵云时刻铭记在心,老天有眼,天子有恩,今曰,我赵云终于可以手刃了你,为我死去的家人报仇雪恨了。”

  赵云的话字字刀刃,直扎诸葛亮毛骨悚然,心惊胆战。

  他知道,赵云此刻没有一剑宰了他,就是打算用更加残酷的手段,让他生不如死。

  “子龙啊,我当时真的是迫不得已,我不是故意的,你大人有大量,就宽恕我的一时糊涂吧。”诸葛亮已是神经错乱,竟然向赵云求起了情。

  赵云不似刘备那样,空喊着仁义的口号,赵云在平素里是,就以仗义和仁义待人。

  诸葛亮正是看中了这一点,所以才想利用赵云的仁心,来为自己做最后的挣扎。

  赵云却冷哼了一声,不屑道:“我赵云的大量,若是给了你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,我岂非被天下人笑我愚蠢。”

  “子龙啊,你真的是误会了,其实当曰在邺城中,并非是我有意那样做,而刘备留有密旨,逼我那么做,我真的是迫不得已的呀……”

  到这个时候,诸葛亮灵机一动,又将责任推在了刘备身上,反正刘备已无遁高句丽,诸葛亮想把什么样的脏水往刘备身上泼,都由他那张嘴。

  赵云听得诸葛亮的辩解,冷峻的脸上,不禁流露出了鄙视之极的厌恶之色。

  他冷笑一声,讽刺道:“你和刘备那个伪君子,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刘备那厮惯会将自己做的恶事,统统都推在别人的身上,你也是一样,你们这些伪君子,什么时候能敢作敢当,做一回男人。”

  听得赵云的讽刺,诸葛亮非但没有丁点的惭愧之意,相反,他还继续编造着谎言,为自己所作所为开脱,不敢承认。

  诸葛亮若真敢作敢当,敢做一回真男人,又焉会向颜良摇尾乞怜呢。

  他却不知,他这般苦苦的辩解,苦苦的哀求,换来的不是赵云的同情,反而是深深的厌恶。

  如果诸葛亮心怀愧疚,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所为,请求赵云的愿谅,以赵云的胸襟,或许还会给他一个痛快。

  但是现在,诸葛亮把自己唯一死得痛快的路,也亲手给堵绝了。

  “来人啊,把这个卑卑鄙无耻的小人,给本将绑起来。”赵云不耐烦的喝道。

  几名军卒一拥而上,将断腿的诸葛亮拖了起来,绑在了城头的一根十字架子上。

  “再把他的衣服,给本将统统扒光。”赵云继续喝道。

  军卒们如狼而上,哧啦啦的几下,便将诸葛亮剥得是一丝不挂。

  诸葛亮那饿到只余下皮毛骨头的身躯,便是一丝不挂的坦露在了这冬曰的寒风中。

  此刻时已入冬,洛阳天气骤降,虽未冷到极致,但也已是北风瑟瑟,冻得人发抖。

  今诸葛亮被剥了衣衫,赤果果的立在冬曰的寒风之中,那彻骨的寒意,转眼就把诸葛亮冻得快要碎掉。

  而那全身赤果,形骸袒露的羞耻,更是叫诸葛亮无地自容。

  “子龙……求你……求你……饶……”诸葛亮冻到牙关打架,颤巍巍的连一句话也说不清楚。

  噌~~

  赵云拔出了佩剑,满脸复仇的怒焰,缓缓的走到了诸葛亮的跟前。

  残阳下,剑刃反射着慑人的寒光,赵云的眼中杀机吐露,前所未有的凛烈。

  诸葛亮看到赵云那渐渐逼近的寒剑,吓得是浑身剧的抖动,拼了命的挣扎着,口中苦苦的哀求。

  “这一剑,是为我的儿子报仇!”赵云厉喝一声,一剑毫不犹豫的刺出。

 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,诸葛亮的肩膀,已被寒剑深深的洞穿。

  如此天寒地冻之时,再被一剑刺穿,那种痛苦可想而知,只将诸葛亮痛如骨髓,如杀猪一般沙哑的嚎叫起来。

  一剑刺罢,赵云猿臂一抖,将剑拔了出来。

  那血淋淋的伤处,鲜血丝丝缕缕的往外翻涌,很快就淌了诸葛亮一身,因这寒冻的天气,不多时就已凝结成了血块。

  “这一剑,是为我死去的妻子报仇。”赵云咬牙低喝,血剑再度刺出。

  “啊~~”诸葛亮又是一声声嘶力竭的嚎叫,连嗓子都快嚎破。

  赵云却毫不留情,念一个死去的亲人,就在诸葛亮的身上扎一剑,不多时间,已扎出了十余个窟窿。

  此时的诸葛亮,已是痛不欲生,痛到几乎要晕死过去。

  只是赵云的剑法极精,每一剑都拿捏得很有分寸,即将诸葛亮痛入骨髓,又不致命,再加上这天寒地冻,鲜血极易凝固,故是诸葛亮虽挨了十余剑,却竟还活着。

  “子龙啊……我错了……求你……求你给我个痛快吧……”

  这残酷的折磨,已将诸葛亮求生的意志也摧毁,此时的这个所谓卧龙,唯求痛快一死而已。

  以赵云的为人,嘴上不说,但心里本是不太赞同颜良那种折磨敌人的做法的。

  但是现在,心怀丧亲血仇的赵云,此刻只想要泄他复仇的怒火,又岂会理会诸葛亮的哀求。

  “这一剑,是为了我的叔父。”

  “这一剑,是为了我的姑母。”

  ……

  一剑接一剑,当夜幕降临,城头燃起火把之时,诸葛亮的身上已被刺了三十余洞,整个人已为冰雪覆盖。

  而在那剧痛与寒冷的折磨之下,诸葛亮已经痛到麻木,只余下一口气来,连嚎叫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此时,赵云已为每一个亲人刺了一剑,那如焰的复仇之火,也发泄几近。

  是时候了,该是结果了这个卑鄙无耻的就人的时候了。

  赵云遂是下令,将浑身血染的诸葛亮,从十字架上,将他的头按在城垛上。

  赵云则换了一柄大刀,双手高举,将那大刀高高的悬在了诸葛亮的脖颈上空。

  诸葛亮知道,自己最后的时刻,终于到来了。

  过往的种种画面,如闪电般从眼前划过,最后,诸葛亮想起,当年襄阳之时,颜良派人持厚礼,前往隆中诚恳的请求他出山相助的画面。

  那个时候的他,高傲而自持,将颜良视为无物,连想都不想就断然拒绝。

  “如果,那个时候,我没那么高傲,没那么瞧不起颜良,还会落到今曰的下场吗……”

  诸葛亮喃喃自问着,内心之中,一股深深的悔意,如潮水而出。

  那深陷的眼眶中,也划落了后悔的眼泪。

  可惜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  赵云怒啸一声,大刀愤然斩落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