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二十九章 直插司马懿菊庭

第九百二十九章 直插司马懿菊庭

  杀奔上党,直取壶关!?

  周仓先是愣怔一下,茫然了片刻,黑漆漆的脸上,骤然间涌现无尽的惊喜。

  “原来陛下乃是以退为进,另有奇策啊。”周仓以惊叹的目光望着颜良。

  颜良嘴角微扬,笑而不语。

  这一条计策,正是徐庶所献,以佯退隐藏真正的目的,趁势兵南下进入河内郡,从该郡北上太行,直取上党郡。

  这上党郡所辖地域,大致相当于今山西和顺、榆杜等县以南,沁河流域以东的地区。

  该郡东有太行山阻隔,导致与冀州的联络相当困。

  上党郡的南向又有太行和王层二山,形成与司州相邻郡县交往的障碍。

  至于其西南,又有中条山阻隔,与晋南征来亦不畅通,而北部因有太行、太岳诸峰,所以与晋中地区的交通也十分困难。

  此郡地势高峻,险峰陡立,犹如堡垒一般,俯临河北和河南,境内山地嵯峨,绝壑深阻,更是一个相对读力的地域系统。

  这上党郡战略地位重要,自战国之时,便成为诸国争夺的地位,韩魏秦三国都曾在此激烈的用兵,争夺此郡。

  若论险峻程度,上党在并州诸郡之中,可谓首屈一指。

  正是因此,司马懿虽据有此郡,却并未在此驻扎有重兵,因为他相信,颜良绝不会选这么条难啃的骨头来做为主攻的方向。

  颜良却偏要给司马懿一个惊喜,以退兵为名,强取这看似不可攻克之郡。

  他若是能出其不意的拿下上党郡,便可以党其郡北上,绕过晋南诸关隘,直侧晋阳城东南。

  那个时候,司马懿的菊门被爆,看他还能撑到几时。

  兵贵于神速,颜良大军一佯退于黄河,迅速的折返北上进入河内郡境内,率八万步军轻装前进,急袭上党郡。

  这上党郡虽自在体系,但却并非与外界完全没有联系,自古以来,便是凭着诸条山脉中的狭窄孔道,与外界联系。

  这其中,最主要的一条通道,便称为太行陉。

  此径始于长子县,向南沿浊浊漳谷地至泫氏城,循白水河谷地至高都城,再南经天井关,便可进入到河内县。

  颜良此番突袭上党,所要走的便是这条太行陉。

  这太行陉长虽不过百里,但其最阔处,不足四步,盘旋蜿蜒,形如羊肠,对于普通的军士来说,自然是极为难走。

  不过,颜良此行所带的主力,却多为益州籍的将士。

  蜀道难于上青天,这些蜀籍士卒最善山地作战,羊肠小道对于他们来说,虽算不上如履平地,但也算不得艰难。

  老将张任,更是率最精锐汉中籍山地步卒充当先锋,沿途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为后绪的大军铺开一条顺畅的道路。

  正如颜良所预想的那样,司马懿对颜良的真实意图,毫无防备,他的突袭大军一路所向披靡。

  从河内北上,沿途的天井关、高都城、泫氏城驻军极少,且守军全无防备,面对着神兵天降一般的楚军,不是望风而溃,就是开城投降。

  楚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大军就穿越了太行陉,兵锋进入到上党腹地,向着上党郡治所壶关城直逼而去。

  上党郡治,壶关。

  关城中,司马懿的心腹爱将王凌,沿在郡府中围着火炉,饮着美酒,喝着小曲,观着堂前美姬们舞袖弄影。

  晋国诸处烽烟四起,诸将们都在苦战,却唯有他王凌所守的上党郡,安享一份难得的太平。

  王凌虽只有兵五千,但他自信楚军绝没可能来进犯上党,此刻的他,自可以别人都为战争所困时,独享一份惬意快活。

  一杯酒饮尽,王凌咂吧着嘴,微熏的脸上,已流露出几分醉意。

  “听说楚贼已经退了,这颜贼终究史是一介出身卑微的匹夫,怎能是名门出身的天子对手呢,哼,寒门终究是寒门,岂可与我世家大族相争……”

  王凌读着晋南发来的情报,心情是越来越好,那份出身世家的自得,也越来越浓烈。

  “报~~”一声急迫的奏报声,打断了王凌的好兴致。

  王凌不悦的瞪了阶下军士一眼,扁嘴道:“何事大呼小叫,打乱了本将的雅兴。”

  说着,王凌又吞下一杯酒。

  “启禀将军,南面急报,楚军突然从太行陉杀入我上党,高都诸城皆不战而降,楚军的前锋正向壶关杀来。”

  “噗——”王凌刚入喉的温酒,张口便喷了出来,呛得他是大咳起来。

  咳了半晌,王凌才喘过气来,满脸的震恐难当,颤声叫道:“怎么可能,颜贼不是退回洛阳了吗,怎么可能杀入我上党郡?”

  军士茫然,当然不可能知道这是为什么。

  王凌却不笨,他破口惊问之后,脑子那么一转,很快就恍然惊悟。

  他这下才猛然省悟,颜良退军原来只是虚招,为的就是借着退军为名,在司马懿毫无疑心的情况下,堂而皇之下的退至河内一线。

  然后,颜良才趁着晋国细作不及将情况送抵时,以轻军穿过太行径,出其不意的杀至他的壶关城下。

  想明白了这一切,王凌瞬时间是震惊目瞪口呆,先前的那份得意,还有对颜良的讽刺,转眼已烟销云散。

  “这颜贼,用兵竟然如此诡诈,他到底是人还是魔鬼?”王凌震惊到心神都有些错乱。

  半晌后,王凌才缓过神来,只得赶紧下令全军警戒,严守壶关,同时派人飞马北上,前却报知司马懿。

  而当王凌的信使,刚刚出城不足一天,张任率领的先锋军,就上长子杀至壶关城前。

  两天后,颜良亲率的八万步军,也随后赶到,四面下寨,将壶关城围住。

  ……

  晋阳西南三十里,大陵城。

  确认楚军退兵之后,司马懿彻底放宽了心,率晋军主力北归晋阳。

  是曰退至这大陵城时,司马懿心情甚好,便叫大军且驻,他在御帐中设下酒宴,以提前庆贺此次御敌成功。

  “今次颜贼退却,陛下何不率我等出并州,一举拿下幽燕呢?”轲比能豪然叫道。

  司马懿微微而笑:“拿下幽燕,全取河北是必然的,不过眼下颜贼国中未乱,幽州的统治尚还稳固,咱们还不是轻举妄动之时。”

  “颜贼暴戾,轻视世家,不凭贤能,臣料其国中早已民怨沸腾,早晚会生大乱。到时咱们便可结连高句丽国,东合夹击,先取幽燕,再下河北,扫平天下指曰可待啊。”

  贾逵喝得有点高,侃侃而谈,勾勒起将来的宏图伟业。

  司马懿虽觉得贾逵的战略有些夸张,但酒意微熏的他,听着心里却高兴,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御帐之中,晋国君臣其乐融融,一片欢悦轻松的气氛,似乎已完全忘记了当初为楚军所逼时的窘迫。

  酒宴的气氛正浓时,帐帘掀起,步入的军士将寒风带入帐中,搅得众人打了个冷战。

  “启禀陛下,小的奉王将军之命,特从上党来告急。”风尘仆仆的信使,伏地奏道。

  “朕让王彥云守上党,是把守土的功劳送给他,他能告什么急。”被冷到的司马懿,有点不悦的抱怨道。

  “禀陛下,楚贼颜良率大军突入上党,一路攻城陷地,王将军兵马不足,难以阻地,请陛下带发援军相救。”

  御帐中,瞬间鸦雀无声。

  包括司马懿在内,每一个晋国君臣的脸,瞬时间都定格在了惊愕的一瞬。

  原本暖意融融的大帐,温度也顷刻间跌到了谷底。

  哐铛~~

  不知是谁的手中酒杯落地,那破碎的声音,也将震愕的晋国君臣,从错愕中叫醒。

  一片哗然!

  “怎可能,颜贼不是退军了么,怎么会出现在上党郡?”

  “就是啊,会不是王彥云误报了,也许只是山匪作乱而已。”

  “谎报军情可是大罪啊。”

  ……

  麾下群臣,皆不知相信这惊人的事实,个个叫嚷着,找着理由自然安慰。

  啪!

  司马懿猛一拍案,震断了吵闹的群臣,众臣们皆闭上了嘴巴,颤巍巍的望向了司马懿。

  司马懿脸色阴沉如霾,暗暗握着拳头,恨恨道:“我们都中了那颜贼的歼计了,他班师南归只是伪装,暗中由河内突袭上党才是真,可恨,这颜贼实在是狡猾之计,连朕也上了他的当!”

  司马懿不愧是晋国第一智谋,当群臣还在自欺欺人时,他转眼已想明白了其中的原由。

  群臣中发出一片的“臆”声,他们听了司马懿之言,才恍然大悟,相信了这残酷而惊人的事实。

  “陛下,上党地势险要,倘若一旦有失,颜贼就可以绕过我正南面的防线,直插晋阳城侧后啊。”贾逵惊声疾呼。

  “上党的重要姓,朕岂会不知,岂用你提醒。”司马懿瞪了他一眼,似是埋怨他说废话,又似在埋怨他没能识破颜良计谋,为自己分忧。

  贾逵面露惭色,微微低下头,不好意思再出口。

  “颜贼啊颜贼,没想到我百密一疏,终于还是中了你的歼计,我不会让你轻易的拿下上党,绝不会!”司马懿咬牙切齿,暗暗的发誓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