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三十三章 高贵冷艳是种病,得治!

第九百三十三章 高贵冷艳是种病,得治!

  拼了!

  王凌的脑海中,除了恐惧之外,就只余下了这两个字。

  壶关城已被围得水泄不通,即使他现在败逃往内城,还是逃不出升天,最终不是死在乱军中,就是要沦为楚人的俘虏。

  颜良对待那些不肯归降的敌将,是何等狠辣的手段,王凌可是早有听闻,他当然不愿意受那等惨无人道的折磨。

  而投降颜良那个出身卑微的家伙,更是自恃高贵的王凌,根本想也不会去想的之事。

  别无选择,唯有拼死一战。

  “老匹夫,焉敢逞凶,纳命来!”王凌暴喝一声,鼓起一身的勇气,手纵战刀迎击而上。

  杀至近前的张任,一见王凌那起手的把势,便知眼前这敌将,武艺压根就不入流。

  如此土鸡瓦狗之辈,也敢在我张任而前装腔作势,当真是不自量力。

  张任冷哼了一声,虎步如风,手中战刀如闪电一般,挟着雷霆之力,横荡而出。

  他这一招,直接王凌刀锋,是要与之硬碰硬。

  两柄战刀,瞬息撞至。

  吭~~

  火星乱溅中,王凌那诺大的身躯,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倒飞了出去,“砰”的一声,重重的摔落于地。

  一招之间,胜负已定。

  落地的王凌惨叫一声,口吐鲜血,虎口震裂,形容惨白惊恐之极。

  尽管一招身受重创,但他却仍不甘心,以刀撑地,挣扎着欲爬将起来。

  张任巍然的身躯,瞬息而至,飞起一脚踢在了王凌的腰上。

  这一脚何其之重,那王凌又是闷哼一声,整个人滑出数步远,再次重重的撞在了女墙上。

  撞击的同时,更听到“咔咔”几声闷响,他身上的肋骨,已不知断了多少根。

  张任大步上前,战刀扬起,当场就准备结果了王凌。

  刀将落下的一瞬,张任却收了刀势。

  楚军之中,临阵斩将固为大功,但生擒敌将的功劳却要更大,这一点张任岂能不清楚。

  楚军之中名将如云,这些年来张任鲜有立功的机会,今破天荒的有此良机,张任当然是想功劳越大越好。

  念及于此,张任便收了杀心,下令负伤的王凌绑起来,献于天子。

  王凌被生擒,晋军更是土崩瓦解,不堪一击。

  数万楚军狂涌入城,见人就杀,对于那些投降的晋军,根本不予理睬,一律杀之。

  围而不降,城破,尽杀之。

  此乃楚军的铁律,为的就是报复那些不降之徒,让他们不敢跟楚军作对,如今壶关城已破,这些敌卒才知投降,哪里有这么便宜的好事。

  半曰杀戮,直到黄昏时,壶关城中的叫喊声,才渐渐的沉寂下来。

  颜良在众人的簇拥下,登上了壶关城头,居高临下,俯视着这座血与火浸染的关城。

  最强的一座关口已破,颜良仿佛已看到了通往晋阳的阳关大道,他的心情何其兴奋畅快,猎猎的豪情在他的脸上燃烧。

  “启禀陛下,壶关城已尽我军所据,顽抗的敌寇被我们杀得一干二净。”血染征袍的老将张任,上前拱手禀报。

  颜良亲手将张任扶起,抚其肩赞慰道:“公义啊,这一仗打得漂亮,首功非你莫属。”

  心情大悦的颜良,当场便下旨给张任增加食邑,并赐以锦缎金银,以为犒劳。

  张任大喜,忙是再三谢恩。

  接着,张任又一挥手,将受伤的王凌押解上来,献在了颜良面前。

  那王凌身受重创,却仍拼死的挣扎,死也不肯跪下。

  张任厉骂道:“小子,我家天子在上,你还不下跪,想找死吗!”

  “我王凌乃世族名门子弟,岂能跪你这出身卑微的匹夫,做梦吧!”王凌咬牙切齿,肃厉怒叫。

  面对王凌的叫嚷,颜良非但没有生怒,反而觉得十分的可笑。

  若说当年他还处弱小时,那些世家诸侯们常常拿他的出身来做辱骂,倒也可以理解。

  眼下,颜良已身居帝位,坐拥天下,横扫诸夷,四海之内除了区区一个并州,无不臣服,他的功业已然超越了秦皇汉武。

  这个时候,还有人敢拿他的出身来做讥讽,当真也是脑子有病。

  颜良目光如电,冷视着眼前的王凌,嘴角勾起一抹讽笑,“原来你得了高贵冷艳的病,而且还病不得轻,这病得治,你不想治,只有朕来替你治了。”

  听着颜良的讽刺,王凌是又怒又糊涂,不知该如何以应。

  这时,颜良的目光却陡然一凝,冷绝的杀机,瞬间令王凌冷彻骨肉。

  “传朕旨意,他曰晋阳城破后,给朕抄了王氏一族,男丁尽数五马分尸,女子统统发配娼营。”颜良用冷绝的口吻,下达了这道残酷的旨意。

  王凌瞬时形容大变,原本肃厉的面容,转眼已尽为惊惧所占。

  颜良却神色淡漠,如看小丑一般,欣赏着王凌那错愕惊恐的表情。

  王氏乃晋阳世家大族,更是并州第一大世族,当年的王允就是晋阳王氏出身,因为看不惯出身卑微董卓,压在他的头上,才诱使吕布诛杀董卓。

  你王凌不是出身高贵么,你王家不是世族豪门么,你们不是高贵冷艳么,很好,朕就杀光你们王氏的男人,让你们的王氏的女人世代为娼,看你还如何高贵冷艳。

  “颜良,我们王家乃高贵一族,当年连董卓也要礼敬我叔父三分,你怎敢如此对我们王家?”

  王凌有点被惊吓到疯了,当此时候还不求饶,竟然还敢跟颜良卖弄高贵。

  颜良的脸上却浮现厌恶之色,冷冷道:“你不提王允那厮还罢,你一提,朕更要灭你王家满门。”

  王凌神形一震,嗔目结舌不知所以,要知王允可有着诛董的大功,天下群雄们无论谁当家作主,对王允都是赞佩不已。

  而今,这个颜良竟然对王允那般的不屑,这如何能叫王凌理解。

  “董卓虽一西凉武夫,但他对你叔父王允,却是礼敬万分,更是信任到让他代掌朝政。

  “可你那叔父呢,却以德报怨,设计诛杀人家董卓,如此卑鄙无耻之徒,朕一想起来就恶心不已,你还有脸来卖弄。”

  颜良一番历数,将王允可耻的真面貌,无情的揭露了出来。

  “颜贼,你休得辱没我叔父,我叔父那是为了大汉江山,他是天下一等一的忠义之人,岂是你这可辱没的。”王凌恼羞成怒,歇厮底里的大叫。

  “好一个为了大汉江山!”颜良冷哼一声,“董卓在时,汉朝还有那么点威信,你叔父一杀董卓,汉朝威信才尽扫于地,天下才真正进入群雄割据的大乱时代,什么狗屁忠义,依朕看,王允才是汉朝覆灭的罪魁祸首!”

  颜良一番讽刺,将王允那些“卫汉”的英雄,打回原形,打成了汉朝覆灭的祸首。

  如此言论,简直是闻所未闻,直将王凌震得愣怔在了那里,不知如何以应。

  颜良说得一点没错,王允根本就是汉朝覆没的元凶。

  他王允无非是自恃出高贵,不甘心被出身卑微的董卓压在头上,更想让他的并州集团,取代西凉集团成为汉廷中央的主宰,所以才会用卑鄙的手段,设计诛杀了董卓。

  什么狗屁忠义,什么为了汉朝社稷,什么为了正义,都只是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,他王允和其他诸侯根本没什么两样,所为者,无非是一个“利”字而已。

  一席话,颜良无情的撕碎了王允的高大形象,将王凌心目中的大英雄,批得是体无完肤。

  王凌是又气又急,憋得满脸通红,几乎就要疯掉的样子。

  “颜贼,你胡说八道,你放狗屁!”王凌也不顾形象了,破口如泼妇大骂了起来。

  这些高贵冷艳的伪君子,所谓的道德高尚之徒就是这个样子,硬的打不过你是,就会跟你讲大道理,大道理也讲不过时,就会变成蛮不讲理的泼妇。

  对付这种人,颜良最有经验。

  “来人啊,把这小子的裤子给朕扒了,先抽三十鞭再说。”颜良摆手一喝。

  左右御林军士上前,将王凌按倒在地,裤子扒开,周仓亲自动手,用沾了水的鞭子,狠狠的抽向了王凌那粉嫩的屁股。

  啪!啪!

  啊!啊!

  鞭声清脆作响,王凌则被抽得是如杀猪般嚎叫,片刻间,便被抽得皮开肉绽,血肉模糊。

  不多时间,三十多鞭抽过,王凌的屁股已变成一滩烂泥,整个人更是痛得险些昏死过去。

  “颜良……你竟敢这般对我……呜呜……你不得好死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王凌虚弱无力的趴在那里,口中喘着粗气,流着口水,泣声的咒骂着颜良。

  “还不服是吧,继续给朕打!”颜良又是一喝。

  周仓挽起了袖子,皮鞭一挥,继续“啪啪”的抽打下去,直将王凌抽得连骨头都快要露了出来。

  转眼,又是二十鞭下去。

  王凌已被抽到口吐白沫,两眼发白,痛到几不欲生。

  “饶命啊,不要再抽了,我服了,我服了……”王凌终于撑不住,嚎叫着向颜良求饶。

  高贵冷艳的伪君子们,果然都是软骨头。

  颜良嘴角扬起一抹不屑,冷冷道:“现在喊饶命,已经晚了,来人啊,把这厮给朕拖下去去,五马分尸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