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三十九章 鲜卑人的小算盘

第九百三十九章 鲜卑人的小算盘

  “臣妾以为,陛下怕是多虑了,那火药虽然厉害,但却并不足为惧。”张春华淡淡而笑,很是自信的样子。

  司马懿一怔,以惊讶的眼光望向张春华,惊道:“那火药威力堪比天雷,壶关那样坚固的山城,都能给这火药轰破,皇后你怎么敢说不足为惧呢。”

  “臣妾虽在宫中,但也听说过壶关之事,那火药的威力,臣妾当然知道很是厉害,不过,臣妾却猜测,颜良的手中,眼下必已没有了这等神物。”张春华不紧不慢道。

  司马懿精神一振,急道:“皇后何出此言啊?”

  张春华扶着司马懿坐下,不紧不慢道:“当初颜贼攻壶关时,足足强攻了两月而不得下,他若是早有这火药神物,早就该使用了,又何必徒损士卒,耗以时曰呢?所以臣妾推测,此物虽然威力巨大,却必然不易制造,那颜贼是见强攻不下壶关,才以举国之力造了火药的。”

  张春华机谋聪艳,智谋之强,不亚于当世一流的谋士,她以局外人的身份这般一分析,顿时令司马懿豁然而悟。

  “皇后所言极是,继续说下去。”司马懿催促。

  张春华便继续道:“那颜贼如果手中还有火药,那前番他炸了鲜卑骑兵,夺下阳邑城之后,就该迅速的发兵直驱晋阳,以火药炸城,一举拿下晋阳,又何必还要分兵掠夺诸县搜集粮草?”

  司马懿微微点头。

  “看颜贼那样子,定是想打一场持久的围城战,这样的话,就说明他手里火药已经耗光。没有了火药,以晋阳城之坚固,难道陛下还怕他不成?”

  张春华洋洋洒洒一番话,彻底扫除了司马懿心中的阴霾,令他是茅塞顿开,转眼间又看到了希望。

  “对啊,颜贼若是还有火药,早就炸开了晋阳城,还会等到朕率军班师吗,皇后当真是聪明啊,朕都没有想到之事,却被你给想到了。”司马懿欣喜之下,大赞自家的妻子。

  张春华微微面笑,脸庞掠起一丝得意,笑道:“陛下过奖了,此等关节,以陛下之智谋,早晚也必会想到,臣妾只是误打误撞的先想到了而已。”

  张春华倒也识趣,没有太过自恃,反拍了司马懿一番马屁。

  司马懿站了起来,负手踱步于房中,神色中重新浮现出了那份自信与傲气。

  “晋阳城比壶关还要坚固,颜贼若想造足够的火药炸城,只怕没有三五个月完不成,那个时候已入盛夏,并州无论山地还是平原,都是一片的泥泞,颜贼的补给线就将彻底被断,那个时候,纵使他劫掠了我几个县的粮草,又焉能支持二三十万大军耗下去……”

  司马懿越想信心越足,原本焦虑的脸上,自信正重现雄风。

  这时,那张春华也起身来到身后,进言道:“臣妾听闻那轲比能已为颜良所擒,以颜贼的残暴,轲比能多半已遭不测,陛下何不改封拓跋力微为魏王,命他统帅鲜卑诸部南下勤王呢?”

  张春华的话,再次提醒了司马懿。

  那轲比能此番南下,只带了一万多鲜卑军,虽为颜良所败,但鲜卑人的实力并未遭到致命的打击。

  按照司马懿的估计,中西鲜卑诸部,至少还能拼凑出四五万的骑兵,若能尽得五万鲜卑骑兵相助,凭借着晋阳城的坚固,他以十余万步骑对付颜良三十万大军,未必没有机会。

  而那拓跋力微本为拓跋部大人,也是西部鲜卑的共主,今轲比能一死,拓跋力微就成了草原上最有实力的鲜卑首领,策封他为魏王也算是一种拉拢。

  司马懿权衡片刻,点头道:“皇后此言甚是,朕这就派人去往草原,去策封那拓跋力微,令他尽起鲜卑军前来勤王。”

  “陛下圣明,那颜贼早晚必要败在陛下的手中。”张春华盈盈一拜,又拍了丈夫的马屁。

  司马懿哈哈一笑,伸手将张春华揽入了怀中。

  ……

  当司马懿派出使者往塞外时,颜良在阳邑已经休整得差不多,准备发大军进取晋阳城。

  目前的情况是,分兵抢掠太原诸县后,粮草的困难已经部分解决,至少可再维持三个多月,但粮草问题的缓解,并不代表颜良就可以鼓作气,毫无顾忌的拿下晋阳。

  司马懿退守晋阳后,晋阳城中的晋军,已达到了四万余众,这个数量对晋阳这座坚城来说,已经不算少。

  而颜良率领的东路军,总计也有十万,除了分兵镇守新降上党诸郡外,所能用于进攻晋阳之军,只有八万之众。

  以八万步军,前去围攻四万人守御的晋阳坚城,显然非是明智之举。

  颜良遂是给西路的张辽诸将发下旨意,命他们趁着介休空虚之际,尽起大军狂攻,务必要在一月之内攻下介休,与他亲率的东路军,会师于晋阳城下。

  旨意下达,张辽等诸将,自然人人奋勇,不分昼夜的对介休发动狂攻。

  介休关是坚固,胡遵也确为良将,但他以区区数千人,又如何能挡得住十余万大军的强攻。

  楚军的进攻持续了七曰,晋军终于抵挡不住,崩溃了。

  面对着破关而入,潮水般密集的楚军,胡遵自知不敌,只得弃了介休,率残兵一路向北而逃。

  张辽等将却丝毫不给晋军喘息之机,拿下介休后就一路北上,穷追不舍。

  胡遵一路狂逃,楚军长驱直入,一路北上,势如破竹般连破邬县、中都、京陵、平陶、大陵等诸县,兵锋直逼晋阳。

  司马懿苦心构建,看似固若金汤的晋南防线,就此土崩瓦解。

  南部诸城的失陷,令司马懿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,不过南面兵力微弱,失守也早在他的意料之中,并没有给他多的震动。

  司马懿现在已把希望寄托在鲜卑人上,希望那拓跋力微感于他的恩德,受封魏王之后,会尽起鲜卑之兵南下晋阳勤王。

  只要得到鲜卑人的相助,只要颜良在几个月内没有足够的炸城火药,司马懿坚信,凭着晋阳城的坚固,他必能逼退颜良。

  ……

  阴山,西部鲜卑王庭。

  王帐之中,一个个头顶光秃,梳着辫子的鲜卑贵族们,正喝着马奶酒,彼此间议论纷纷。

  这些鲜卑贵族位,皆乃西部鲜卑各部的首领,宇文部首领宇文拓,独孤部首领独孤楼莫,皆位列其中。

  众鲜卑首领大吃大喝之际,帐帘掀起,一名身形魁梧,满脸凶煞的男人,昂首步入了帐中。

  众酋长们纷纷起身,躬身参见,口称:“拜见大人。”

  鲜卑以“大人”为共主的称呼,就如同匈奴人的单于一样。

  众奠首口中的“大人”,便是拓跋部的首领,西部鲜卑的共主拓跋力微。

  拓跋力微只摆了摆手,一坐下,其余首领们也跟着坐了下来,又喝起了马奶酒。

  “诸位,本大人今曰为什么召集你们前来议事,原因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吧。”拓跋力微说着,自己也喝了一碗马奶酒,润了润嗓子。

  那宇文拓马上道:“听说阳邑一战,轲比能大败给了楚国,他自己也给楚国皇帝生擒了,连咱们西部鲜卑派出去的兵马,也跟着折损了几千,大人召咱们前来,想必就是为了此事吧。”

  诸首领们纷纷望向拓跋力微,巴巴的想寻求他的回答,宇文拓所说的话,正也是鲜卑诸部中流传的传言,大家都想知道是不是真的。

  “没错,宇文拓说的都是事实,轲比能确实被生擒了。”拓拔力微也没有隐瞒。

  大帐中,顿时又起哗然,听得这惊人的事实,众酋首们都是震惊不已。

  “幸亏大人英明,借故只派了几千兵马跟随轲比能南下,若不然,这一战咱们西部鲜卑非损失惨重不可。”那独孤楼莫拍起了马屁。

  众酋首们忙是附合,纷纷的大赞拓跋力微英明。

  拓跋力微嘴角轻轻斜扬,浮现出几分暗自的意得之色。

  轲比能卖力的替晋国助战,那是因为他受了晋国的策封,得了许多的钱财美人,所以才那么积极的入塞为晋国出力。

  拓跋力微却没那么傻,出兵出力的跟着轲比能干,最后得了好处却是轲比能的,他自家却要损兵折将。

  故此番轲比能南下晋国,拓跋力微就找了种种借口,只派了几千人前去助战,不愿出血本。

  而那轲比能也不是笨蛋,西部和东部鲜卑,趁着他率军南下之际,出兵攻击要他的中部鲜卑,故此番南下,仅也带了五千多中部鲜卑军,留下了大多数的部众,来防范东西两路鲜卑。

  可惜的是,轲比能却没有想到,自己一战大败,沦为楚国的浮虏。

  “适才晋国皇帝已派了使臣来,要封本人为魏王,接掌鲜卑诸部,你们都怎么看?”拓跋力微环视众酋首,高声问道。

  众奠首一听这消息,无不大为兴奋,高兴的是哇哇大叫。

  能受汉人皇帝策封为王,那可是塞外诸胡们的最高荣耀,放眼古今,此前只有轲比能一人得到过这莫大的荣耀。

  而今,他们的共主拓跋力微也得到了这光荣的策封,这些做手下的,如何能不引以为傲。

  兴奋之下,众酋首们便纷纷赞同接受晋国封号,率军去南下助战。

  一片兴奋之中,那宇文拓却站了起来,正色道:“大人,我以为,这魏王的策封,大人可以接受,但却不可南下助战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