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四十二章 破关,会攻晋阳!

第九百四十二章 破关,会攻晋阳!

  司马懿确实在颤抖。

  楚国东西两路,二十余万大军正向晋阳城逼近,拓跋力微那小子又见死不救,顾着趁机攻伐中部鲜卑,司马懿手中仅有四万兵马,面对如此危势,如何能不颤抖。

  不过,司马懿不是刘备,他的隐忍与耐心,显然要比刘备高出一筹。

  面对如此困境,司马懿已做好了坚守晋阳的准备,因为他相信,不久之后到来的雨季,一定能逼得颜良退兵不可。

  几天后,细作传回的消息,却让司马懿的信心,再次打了个折扣。

  颜良移军于榆次了,而且还派兵向井陉关杀去。

  很显然,颜良这是要东西夹击,一举拿下井陉关,打通冀州通往并州的通道。

  司马懿听到这个消息,顿时就慌了神。

  井陉道那可是太行山间最平坦宽畅的一条道路,即使是雨季降临,这条道也能勉强的保持畅通。

  倘若颜良夺下井陉关,也就意味着,他司马懿固守晋阳,以期颜良粮草不济而退兵的的战略,就此化为了泡影。

  慌了神的司马懿,急是派人走小道赶往井陉关,命他的弟弟司马孚,无论如何也要把井陉关给守住。

  司马懿的书信送往井陉关时,张任所率的两万楚军,已是长驱东进,一路所向无敌。

  张任的大军,不费吹灰之力,便是拿下了太原郡以东的乐平郡,不出数曰,大军就杀至了井陉关以西。

  而此时,徐晃和黄忠两员大将,已经对井陉关攻打了数月之久。

  作为中路军,颜良命黄忠和徐晃两员大将,领军三万,由常山郡向西,从正面进攻井陉。

  黄忠和徐晃均为当世猛将,二人所率的兵马,又皆为楚军精军,但凭着二人之力,强攻数月却拿不下这井陉关。

  这井陉关乃太行八陉之首,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,亦是东西交通的必经之路。

  其关四面环山,关前有太平河之险,关内丘缓道宽,易于屯兵存粮,关上险山叠翠,关城皆以山石所彻。

  如此一座险要的关口,虽不及壶关那样险要,但黄徐二将单凭三万之众,就想从正面破关而入,显然也不太现实。

  故此这黄徐这一路,在颜良的灭晋战略中,只是牵制敌军的偏师而已。

  那司马孚乃司马懿之地,本身武艺虽不出众,但却颇有几分军事才华,凭着五千晋军扼守关城险要,倒也保得井陉不失。

  只是,现在的形势却不同了。

  张任这两万兵马,由西面杀来,彻底的改变了井陉关的形势。

  这井陉关的地势乃是西高而东低,东面出太行山的口子地势狭窄,入关向西地势反而较为开阔。

  如此地势,显然是从西向东攻易,而从东向西攻难。

  张任兵马一到,即刻是占尽了俯攻的优势,两万大军架起云梯,不分昼夜的强攻井陉关。

  与此同时,黄忠和徐晃二将,也应了张任所约,再度从东面向井陉关发起仰狼。

  两路兵马,五万大军,对井陉关形成了内外夹击之势。

  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势,仅有五千兵马的司马孚,很快就有些支撑不住了。

  倘若守城之将,换作是黄忠或是张任这样的当世名将,以五千人凭借险关,挡住十倍之敌的进攻,或许勉强可以。

  可惜司马孚虽通军略,但用兵之能倒底还是差了楚军这些名将一个档次,以弱势兵力,又如何能挡得住东西夹击。

  强攻三曰,晋军终于全线奔溃。

  张任率先从西面破关而入,成千上万的楚军涌入关城,将晋军杀得是血流成河,张任更是生擒了那司马孚。

  太行山上最重要的关隘,冀州与并州联通的咽喉,就此为楚军攻陷。

  三将攻陷井陉关后,五万大军即刻向西,去往榆次与颜良会合,同时先一步将捷报,先行报与了颜良。

  几天后,颜良收到了捷报。

  这一道捷报,不仅仅是令楚军诸将,就连颜良也大感欣喜。

  井陉关一通,粮草补给就此打通,颜良便可倾尽二三十万大军,尽情的围困晋阳,灭晋在即,这叫他如何能不惊喜。

  颜良大喜之下,当即下旨给张任、黄忠和徐晃三将增加食邑,作为他们拿下井陉关的奖励。

  同时颜良又下令,命原先由上党郡运送的粮草,统统改由井陉关运送。

  旨意传下,数以十万斛计的粮草,便由井陉关源源不断的送往前线,运送的难度和路程,都大大的削减。

  有了井陉关这一条粮道,再加上河东郡的粮草,两条粮道已足以供近三十万楚军的粮草需求。

  几天后,黄忠等三将率领的五千大军,赶到了榆次城,使得颜良亲率的东路军,数量达到了十五万左右。

  而此时,张辽等将统率的西路军,也进至了晋阳城南的清徐城,集结于晋阳一带的楚军,数量已达到了二十五六万。

  大军会合,颜良命诸军开拔,向着晋阳城合围而去。

  一天后,颜良率五万前军,先行抵达了晋阳城东,大军于汾水河畔下寨。

  其余诸路大军未至,颜良也未急于攻进,安营已毕,将俘虏司马孚宣召前来。

  御帐中,两排刀斧手林列,杀气森森

  颜良目光如刃,高坐于上,手中擦拭着宝剑倚天。

  不多时,司马孚被押入帐中,方一始帐,便为了凛烈的寒意所慑,身形一哆嗦。

  司马孚微微抬头,当他看到颜良一瞬间,眼神中闪过一丝明显的惧意,而颜良手中那柄明晃晃的宝剑,更是叫司马孚心惊胆战。

  “司马孚拜见陛下。”司马孚想也不多想,躬身一礼。

  颜良原以为,这个司马孚身为司马懿的弟弟,晋国宗室,今虽被俘,却多少会表现出此自恃,但却没想到,这个司马孚倒是很识趣,一见面就对自己这般恭敬。

  颜良如刃的目光盯向司马孚,冷冷道:“司马孚,你可知罪。”

  “臣知罪,愿听凭陛下惩处。”司马孚垂首于下,一副服罪的样子。

  看着恭敬的司马孚,颜良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,暗想这司马氏一族,果然都是最善变通的识时务者。

  乱世之中,多少豪门大族,都难逃族灭的命运,就算是运气好没有被灭门,族中也有不少人死于诸侯之争中。

  就如那颍川荀氏、太原王氏、琅琊诸葛氏,哪一个不是在群雄争霸中,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

  司马氏却是个例外。

  从董卓之乱至今,司马氏历事数主,竟然没有一人死在战乱中,反而是越来越繁荣,到现在,竟然混成了皇族。

  放眼天下,又有哪一族,能够有司马氏一族这样明哲保身,强大之极的生存能力。

  这也难怪,司马氏若是没这能力,历史上的司马懿又如何战胜一个接一个对手,最终奠定了晋国代魏的基础。

  如今司马孚被俘,眼见大势已去,为了明哲保身,向颜良躬身伏首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“你倒是识趣呢,那好吧,看在你识时务的份上,朕就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。”颜良冷笑道。

  司马孚一听,顿时大喜,忙伏首道:“多谢陛下开恩,罪臣愿为陛下赴汤蹈火,于所不辞。”

  “你有几斤几两,朕还不清楚,朕用不着你为朕赴汤蹈火,朕要你为朕做一件事,只要你做到了,朕就饶你一命,若是你做不到,那就别怪朕心狠手辣了。”颜良冷冷说道。

  原本暗喜的司马孚,心中又是一寒,却不知颜良要做他什么事情,顿时又忐忑紧张起来。

  “不知陛下要罪臣做什么事?”司马孚怯生生的问道。

  颜良倚天剑望西一指:“朕要你去晋阳城下,劝司马懿识趣,立刻开城投降。”

  司马孚脸色惊变,当场就懵了。

  这十余年来,多少诸侯落在颜良手中,都没有一个好下场,司马懿若是投降了颜良,必定死无葬生之地,这一点谁人不知。

  自己那个弟弟的心机,司马孚是最清楚不过,他知道司马懿绝不会因为自己这个兄长的劝说,就放弃抵抗,投降了颜良。

  既然劝说不了司马懿投降,那他司马孚岂非必死无疑?

  颜良此举,分明是在变着法的要他的命啊!

  “陛下,臣愿为陛下做一下,只是这件事……”司马孚跪伏在那里,满脸的为难,不敢应下这差事。

  颜良却脸色一沉,喝道:“朕给了你机会,这可是你不想把握,来人啊,把这厮拖出去,给朕削诚仁棍,浸入粪窖。”

  “诺!”左右御林军士,应声汹汹而上。

  司马孚的脸上,瞬间吓得惨白如纸,想也不想,急是道:“陛下饶命,臣岂敢不遵陛下之旨,臣愿去劝降,臣愿去劝降啊……”

  颜良冷冷一笑,手一抬,止住了拥上前来的御林军士。

  “给脸不要脸,非得叫朕动怒,你才懂得识相。”

  颜良手一摆,令道:“子丰,你就押着这司马孚去往晋阳东门,看着他劝降司马懿。”

  “诺!”周仓拱手得令,如拎小鸡似的,将惊魂落魄的司马孚,大步拎出了帐外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