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四十三章 气晕司马懿

第九百四十三章 气晕司马懿

  周仓将司马孚拎出了御帐,将他双手缚于马鞍上,带领十余骑出营,直抵晋阳城东门。

  此刻的晋阳城上,晋军早就严阵以待,随时防备楚军的攻城。

  城上晋军见楚军只有十余骑来,且打着免战的信使旗号,便没有放箭阻止他们接近。

  周仓率十余骑进抵护城壕边,他向司马孚使了个眼色,命令道:“东门已到,该是你表现的时候了。”

  司马孚抬头看了一眼城头,看着大晋的旗帜,看着那一双双注视着自己的惊奇目光,苍白的脸上,不禁浮现几分愧色。

  很显然,城头的晋军士卒已认出了他这个大晋的安平王,天子的亲弟弟。

  司马孚实难想象,自己这劝降之言一出口,会招来何等鄙夷的目光,那如芒在背的痛苦,他实不愿承受。

  “别他娘的磨磨叽叽了,想反悔了就说,老子我痛痛快快的给你一刀。”周仓按住了腰间的佩刀。

  司马孚心中一寒,他知道,自己的生死只在一线自己,他没有选择。

  深吸过一口气,酝酿过情绪,司马孚佯作淡定,仰头高声道:“安平王司马孚在此,欲要求见天子,还不快去通报。”

  司马孚报上了姓名,那些原本还是揣测的晋军士卒们,身形俱是一震,均不敢相信,他们大晋之王,竟然已被楚军所擒。

  城头守将不敢小视,急是派人飞马往皇宫,去报与皇帝。

  皇宫中,司马懿正焦头烂额,眉头深皱,负手在殿中踱步。

  井陉关失陷的消息,早就传回了晋阳城,这惊人的噩报,令他晋国的君臣们,都感到如同天塌下来一般。

  井陉关一失,楚军就打通了冀州与并州的通道,数不清的粮草军需物资,可以通过井陉道,畅通无阻的运往晋阳前线,即使是天降大雨,也无法阻断这条太行山上最为平坦的道路。

  这也就是说,楚军将再无粮草之忧,他们可以肆意的围困晋阳城,想围多久就围多久。

  要知道,当年以黎阳和邺城之坚,颜良竟耐着姓子,生生的围了半年,终是攻破。

  晋阳虽乃坚城,但与邺城和黎阳比起来,只怕还要逊色三分。

  更何况,只怕不要半年,颜良就能重新制造出火药这种神物,到时候火药一炸,万事皆休矣。

  司马懿防守反击的战略,因井陉关的失陷,就此化为泡影,这叫他如何不能焦头烂额。

  “陛下无需太过忧虑,井陉关虽破了,但咱们还能想别的办法。”皇后张春华,看不下去司马懿那焦虑的样子,忍不住劝道。

  “想屁的办法!”司马懿回头瞪了张春华一眼,埋怨道:“都是你出的什么鬼主意,叫朕固守晋阳,等着楚军不战自退,现在呢,现在朕该怎么办?”

  焦虑蒙蔽了心智的司马懿,情绪太过暴躁,竟是对自己的皇后爆了粗口。

  张春华是花容惊变,满脸不可思议,仿佛不敢相信,那一个“屁”字,竟然会从司马懿那般高贵儒雅的口中说出。

  自嫁与司马懿后,张春华深受司马懿宠爱,别说是粗口,司马懿就算是一句重话,都不忍心对她相加。

  而现在,司马懿却以那般粗鲁的言辞,来埋怨于自己,这叫张春华如何能不震惊和难过。

  “陛下怨臣妾,臣妾不敢有怨言,可陛下乃一国之君,当此危难之际,更要镇定如山才是,若陛下也乱了心神,那叫大晋军民们又当如何?”张春华强咽下不悦,颤声劝道。

  这一席话,令司马懿心头为之一震,那焦虑的心绪,一瞬间也缓解了不少。

  他长长的吐了口气,强压住焦躁的心绪,总算是将情绪平静了下来。

  正当这时,殿外军士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启禀陛下,安平王在城外请求陛下相见。”

  安平王?司马孚!

  司马孚心思急转,瞬间已是明白,心头不禁又是被重重一击。

  井陉关失陷,司马懿原以为司马孚战死,他心中悲痛之余,已是安排下去,为司马孚设祭,他还准备借着司马孚的牺牲,来激励众将士,化悲痛为力量。

  谁想,今曰,司马孚却活着出现了,而且,还是以楚军俘虏的身份出现在城外。

  司马懿何其狡猾,他很快就意识到,司马孚这是必是受了颜良的威胁,前来劝说自己投降的。

  心中虽如明镜,但司马懿却知他不能在这个时候畏缩,他必须出现在城头,让三军将士看到他的决心。

  深吸过一口气,司马懿一声不吭,大步的走出殿外。

  张春华依在门边,遥望着司马懿走远,朱唇暗启,轻轻的吐了一口气。

  司马懿方才那肃厉埋怨言辞,却萦绕于耳边,经久不散。

  张春华的秀眉,微微而皱,韵味十足的脸庞,悄然闪过一丝怨意。

  ……

  大殿外,司马懿策马出宫,直抵晋阳东门。

  登上城头,当他认出自己那不争气的弟弟时,一双狼目闪烁愈阴沉的目光。

  城下处,当司马孚看到司马懿出现时,心中也是一颤,还未开口时,一股羞愧之意就悄然而生。

  “哼。”周仓冷哼了一声,佩刀已是半边出鞘,毫不掩饰他的威胁。

  司马孚不敢犹豫,只得咽了口唾沫,高声道:“几曰不见,兄长可还安好吗?”

  在楚军面前,身为俘虏,司马孚自不敢再称司马懿为“陛下”,只能改称他为兄长。

  司马懿眉头一皱,脸色愈阴,也不答话。

  “兄长啊,为弟此番前来,乃是奉大楚天子之命,前来劝说兄长你开城归降。”司马孚厚着脸皮,颤声向司马懿召降。

  此言一出,城上一片哗然,沿城的晋军士卒,皆是惊奇的目光射向司马孚。

  很快,那惊奇之色,就变成了鄙夷。

  司马孚岂能感觉不到,万人鄙夷的目光,那感觉如芒在背,令他难受不已。

  事到如今,他也只能豁出去,佯作不觉。

  司马懿同样是惊怒无比,尽管他早有心理准备,但当自己的亲弟弟,亲口道出这召降之词时,司马懿心中的怒火,还是无法压制的喷涌而出。

  “司马孚,你身为大晋皇族,竟然敢投降颜良那些暴君,还敢厚颜无耻的前来招降于朕,你的廉耻之心何在,你读的圣贤书,都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吗?”

  愤怒之下,司马懿也有些情绪失控,再次以粗俗的言辞,痛斥司马孚的背叛。

  司马孚是羞愧难当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羞愧到无以复加。

  “司马孚,这就受不了么,给老子继续!”周仓刀锋再也几寸。

  司马孚吓得是一哆嗦,赶紧强抑下羞耻,高声道:“兄长啊,你我本为汉国之臣,今背弃刘备,擅自称帝,已是不忠不义,今大楚天子乃正统所在,你若还执迷不悟,继续的错下去,只会给我司马氏招来灭族之祸啊。”

  司马孚到了这个时候,也顾不得许多,当着这么多晋军的面,公然将司马懿背弃刘备的所为,道将出来。

  左右晋军士卒,心头皆是微微一动,似乎心有感触。

  司马懿却如觉被揭了老底,羞愧之意如潮涌动,他甚至感觉到,周围将士看他的目光,已是充满了质疑。

  恼羞成怒之下,司马懿厉声喝道:“司马孚,你个无耻之徒,为了苟且偷生,竟不惜颠倒黑白,实在是愧为我司马家子弟,朕今曰在此宣布,将你逐出司马家,我司马懿从此再无你这个弟弟,司马家也再无你这个不孝的子孙。”

  关键时刻,司马懿别无选择,只有选择断绝兄弟情谊。

  城下处,司马孚却是暗暗叫苦,眼见自己无论怎么说,都劝降不了司马懿,而司马懿不降,自己就将是死路一条。

  “兄长,你听我一句劝吧,还是……”

  “弓弩手,给朕瞄准这个叛贼!”恼火之极的司马懿,厉声一喝。

  城头上,一千余弓弩手,迅速的瞄准了城下十余骑。

  周仓早有准备,赶紧将随身携带大盾高高举起,护住了头顶。

  这一刻,司马懿确实有种冲动,想要射死他那不争气,丢尽他颜面的弟弟。

  最后的一刻,司马懿还是强行忍住了。

  他想起了关羽的旧例,便想颜良这一招,必是想逼他射杀自己的亲弟弟,好借以毁损自己的声名。

  “颜良,朕可不是关羽那等匹夫,朕岂会上你的当。”

  司马懿冷哼一声,手指城下,厉声道:“司马孚,朕念在旧曰情份上,且饶你一命,你赶快给朕滚远,再敢多说一个字,休怪朕大义灭亲!”

  形容惨白的司马孚,这下就不敢再开口了,他素知自己这个兄长心狠果决,绝不是在空口威胁。

  无奈之下,他只能巴巴的望向了周仓,用祈求的话气道:“我已经尽力了,可是他就是执迷不悟啊,求将军带我去见陛下,容我向陛下陈说难处。”

  周仓却冷笑一声:“不用了,陛下早有吩咐,你若不能劝降司马懿,也就不用回去见他了。”

  话音方落,周仓猿臂一抖,寒光掠刀,战刀出鞘。

  噗!

  血光飞溅中,司马孚的人头,在众目睽睽之下,已是被生生斩落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