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四十五章 再不溜,就来不及了

第九百四十五章 再不溜,就来不及了

  晋阳城,皇宫。

  烛火昏黄,整个殿宇中,都散发着一种消积低沉的情绪。

  司马懿以手托额,闭目枯坐在那冷冰冰的龙榻上,他一动不动,就如同一樽没有生气的雕像。

  脚步声响起,张春华左手牵着司马师,右手牵着司马昭,母子三人不安的步入了大殿。

  “陛下。”

  “父皇。”

  张春华拉着儿子们跪下,行君臣之礼。

  司马懿睁开眼来,微微抬头,有气无力的道了一句:“起来吧。”

  母子三人这才起,看着司马懿那凝重的表情,似乎是怀有心事,又似乎在做某种重大的决定。

  “陛下,这深夜召臣妾和师儿他们来,不知有何吩咐?”张春华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司马懿长吐了口气,默默道:“朕已派出了使者去楚营,向那颜良请求归降。”

  此言一出,那母子三人顿时一片哗然。

  “父皇,那颜良可是魔鬼恶贼,咱们大晋不是正道吗,正道岂能向邪道投降?”司马师激动的尖声大叫。

  张春华也惊道:“陛下,那颜良残暴不仁,多少投降他的诸侯,都被他残忍的杀害,如今我们还未到山穷水尽之时,岂能就这么轻易的投降颜贼呢?”

  母子二人情绪激动,无论出于畏惧也好,愤恨也罢,显然都不赞同向颜良请降。

  看着那激动的母子,一直脸色阴沉的司马懿,忽然间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“陛下……”张春华顿时面露茫然,不解的望着自己狂笑的丈夫。

  半晌,司马懿方才收敛了大笑,阴恻刷的冷笑道:“司马家世出名门,朕代表的是天意民心,你们难道真的以为,朕会真的归降颜良那个残暴的匹夫吗。”

  一语反问,令那母子三人愕然。

  半晌后,张春华的脸上,忽然间闪过一丝惊喜,忙道:“陛下莫非是使了诈降之计,故意迷惑那颜贼不成?”

  司马懿微微捋须,笑而不语,显然是默认。

  “原来陛下是别有妙计啊,真真是吓死臣妾了。”张春华抚着丰腴的,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  顿了一顿,张春华秀眉暗凝,“陛下虽有诈降妙计,可是颜贼实在势大,单凭我们现在的兵力,只怕想趁其不备,发动夜袭,恐也难有大的收获啊。”

  张春华聪明,她一知司马懿使了诈降之计,便以为司马懿想借着归降为掩护,趁机夜袭楚营。

  “谁说朕要夜袭敌营了。”司马懿的嘴角,扬起了一抹诡笑。

  张春华身形一震,花容间添了几分茫然。

  司马懿却捋着胡须,不紧不慢道:“朕当然知道敌贼势大,此番朕施这诈降之计,当然也不是为了夜袭敌营。””

  “那……那陛下又有何目的?”张春华秀眉深凝,茫然问道。

  “朕让城别走,退往晋北。”

  张春身形一震,花容蓦然一变,却是明白了司马懿的意思。

  他的皇帝丈夫,这是扛不住楚军三十万大军围攻之势,不敢再坚守下去,打算弃城而逃了。

  “陛下,晋阳乃,更是我大晋的心脏,若就这般弃了,只恐……”

  “那你说,除了让城别走,朕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  司马懿眉头一沉,厉声质问,把个张春华问得是身形一震,嘴唇微微的蠕动,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  张春华也很聪明,以她的见识,当然看得清楚眼下的形势。

  井陉关已通,楚军粮道通畅,后勤补给已不存在问题,以楚国的实力,就算如当年黎阳一样,把晋阳围个一年半载,也绝没有问题。

  莫说一年半载,几个月后,当颜良再度手握火药神物时,这晋阳城只怕顷刻就要陷落。

  晋阳的陷落,已是无法挽回的既定事实。

  张春华黯然了下来,那般表情显然是不再反对,但却又充满了忧虑。

  “可是,咱们若是弃了晋阳,又能避往哪里呢?”张春华茫然的问道。

  司马懿抬手望北一指:“朕打算率军避往雁门,北依鲜卑人,南据雁门天险,量那颜贼那奈何不了朕。”

  司马懿表面上表现的信心十足,自信满满,但张春华却能听出来,貌似自信的司马懿,底气却有那么点虚。

  张春华更知道,雁门等北面诸郡虽然险要,但却是穷乡僻壤,而鲜卑人又忙于内乱,哪里顾不得上来助他们的大晋。

  让城别走,退往雁门,对于晋国最好的结局,也只是苟安于一隅,想要再争雄于天下,只怕是没什么机会了。

  可是,面对着楚国这样强大的对手,能保住那一亩三分地,已经算是奢侈,什么再争天下,根本就是痴心妄想。

  念及于此,张春华也没什么话再说,只能用沉默,来附同了司马懿的决定。

  她知道,自己的丈夫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  司马懿见说服了自己的妻子,暗松了口气,遂是叮嘱她们母子赶紧去收拾细软,准备随时跟着逃出城去。

  张春华也不敢犹豫,赶紧带着两个惊恐的小儿,匆匆的退了下去。

  目送着妻儿离去,司马懿一跌坐在了龙座上,那强撑起来的满脸自信,统统都瓦解一空,所余下来的,只有黯然失落。

  “颜贼,你把朕逼成这样,这仇恨,朕早晚有一天会叫你加倍偿还的……”司马懿咬牙切齿,愤愤的发誓。

  ……

  晋阳城外,楚营。

  御帐中,诸将林列,神情肃然,一股凛烈的杀机,在大帐中如火涌动。

  众将们都知道,今曰天子齐聚他们,必有大事要发生,他们甚至感觉得到,似乎一场决定姓的大战,即将发生。

  “昨曰司马懿已派人前来向朕请降了。”颜良环视诸道,淡淡说道。

  此言一出,大帐中顿时一片搔动。

  有人兴奋,有人惊喜,也有人狐疑。

  未等有人开口,颜良又高声道:“朕已识破了司马懿诡计,此贼明为诈降,实则想趁机遁逃,朕召尔等前来,就是要布署尔等,围杀司马懿这条狗贼!”

  号令传下,群情振奋,大帐之中顿时闹开了锅。

  众将都以一种惊叹的目光望向颜良,叹服于颜良的目光如灼,叹服于他识破了司马懿的歼计。

  众将更是热血涌动,战意熊熊如火,皆想在这灭晋的关键一刻中,拔得头筹,立下不世之功。

  “诸将听令!”颜良厉声一喝。

  众将精神都受,皆躬身听令。

  颜良遂发下令箭,命黄忠、张任、徐晃、张绣、朱桓、严颜等诸将,各率一万兵马,但见晋军开城而逃,十路齐发,以围杀出逃的司马懿。

  今张辽、赵云的西部军尚未到,颜良麾下只有十余万兵马,若四面下寨包围晋阳,反而容易兵力分散,让司马懿集中四五万的兵马,趁机突破一路,杀出包围圏。

  故是颜良并没有下旨围城,而是留了条出路,待司马懿出逃时,便可集中所有兵力,前去堵截围杀。

  旨意传下,诸将挟着热血归营,各统本部兵马,随时准备出击。

  颜良这连旨意刚下,傍晚时分,司马懿便再度派了使者前来,声称愿意接受颜良新开出的条件,以归降大楚。

  原来,颜良为了将计就计,令司马懿误以为自己中了他的计策,便装模作样的跟司马懿讨价还价起来。

  司马懿想降位为公,做一方土皇帝,颜良便说自汉以来,称公称王者,皆被视为有不臣之心,颜良一统天下,要超越秦汉,当然不容许再有异姓封王封公。

  故此,颜良要司马懿位为侯,方才答应他的请降。

  颜良如此认真的跟司马懿谈条件,在不知情的人看来,自然是一副打算真的接受司马懿求降的样子。

  那使者将颜良的条件带回晋阳城,司马懿和贾逵一听,二人都是乐开了花,皆以为颜良中了他们的诈降之计。

  不然的话,颜良又怎么会跟他们讨价还价呢?

  眼见颜良中计,司马懿当即叫城中兵马暗中集结,待将时间拖至近晚时,才派使者出城前来楚营,声称愿意接受颜良开出的条件,称明曰便派人献上降表,随后就让出晋阳城,退往晋北。

  颜良这里已做出了布署,表面上却欣然的接受了司马懿归降,厚赏了使者,并亲自拟下旨意,封司马懿为雁门侯,叫他驻守边疆,为大楚守卫北疆。

  使者带着颜良的厚赏,还的那道旨意,欢欢喜喜的回往了晋阳。

  皇宫中,司马懿手握着那道圣旨,嘴角微微抽动,阴沉沉的脸上,闪烁着讽刺之意。

  半晌,司马懿将手中的圣旨,狠狠的撕了个粉碎。

  “颜贼啊颜贼,你可真是狂妄自大,你以为我司马懿,真的会臣服于你这样的卑寒微出身的匹夫吗,哈哈~~”

  说着,司马懿手一扬,满天的碎屑飞上半空。

  那身边的贾逵,也是微微而笑,那笑容中既有如释重负的轻松,又有一种鄙夷般的讽刺意味。

  狂笑半晌,笑声嘎然而止,司马懿目光如电,沉声喝道:“传朕旨意,今夜全军尽出,随朕戏耍颜贼,杀出城去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