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四十八章 截杀司马懿

第九百四十八章 截杀司马懿

  吕梁山口处,为何会有楚军拦路!

  张春华花容惊变,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,望向了贾逵。

  贾逵也是满脸的惊骇茫然,困惑不已,无法解释眼前所发生的一切。

  司马懿的诈降计已经够深了,竟却被颜良识破,但贾逵却万没有想到,司马懿的后招,竟然也为颜良识破。

  眼前飞奔而来的楚军骑兵,分明是有备而来,冲着吕梁山口来堵截他们的逃跑,颜良智谋之深,实在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  “娘娘,臣也不知道啊,没想到他竟然识破了陛下的两重计谋,臣……”贾逵惊骇万分,震惊到不知该怎么解释眼前的状况。

  “贾丞相,那我们该怎么才好啊。”张春华颤声惊问。

  贾逵猛然间清醒了几分,眼看漫山遍野杀来的楚骑,急道:“事到如今,咱们已无路可走,只有拼死杀出一条血路,臣想陛下必然会率军与敌激战,等着接应咱们,只要咱们能与陛下会合,就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  到了这般田地,也只有如此,这也是唯一的逃生希望。

  不过,这希望却是建立在司马懿会留兵接应他们的基础上的,仅凭着他们手中这不到一千的兵力,又如何能单独冲过楚军铁骑的拦截呢。

  “那还等着什么,快冲啊。”张春华叫道。

  贾逵抖擞精神,手纵起战刀,指挥着百的晋军,将张春华母子裹在其中,迎着楚军的铁骑撞将而去。

  铁骑滚滚,千余龙骑卫,如狂风暴雨一般,扑卷而至。

  “杀!”

  “杀!”

  震天的杀声,如利刃一般,撕碎了苍穹。

  两军,瞬间相撞在一起。

  人仰马翻,鲜血飞溅,那惨烈的叫声,直令头顶盘旋的群鸦都为尖叫。

  若是寻常的步兵,面对着相同数量的骑兵冲击,早就一冲而溃,但贾逵所统的这一拨晋军,竟然生生的接下了这一冲,没有一冲即溃。

  这百的晋军,却是司马懿的御林卫,乃是精锐之中的精锐,个个都是以一当十,勇不可挡之士。

  如此精锐之士,其战斗力与意志力,都远胜于寻常的晋军。

  正是这拼死一战的斗志,使得他们挡下了楚军铁骑的正面冲击,双方陷入了混战的境地。

  当此间正面厮杀声,西北方面,邓艾正统帅着龙骑卫主力,辗杀着万余晋军。

  龙骑卫乃骑兵中的精锐,装备精良,骑士个个都是虎熊之士,这班突然杀至,这些心怀逃意的晋军,焉能抵挡。

  邓艾纵马如风,挥骑如潮,从南到北,杀得晋军是鬼哭狼嚎,血流成河。

  倘若司马懿率他的千余御林精锐,拼死一挡,或许还有希望跟楚军拼一拼,但眼下司马懿当先而逃,连皇旗都已经掉下,那此被抛下做肉盾的晋军,又焉能挡得住楚军一冲。

  半个时辰的时间,整个吕梁山口一线,已是尸横遍野,惨不忍睹。

  邓艾虽不知司马懿所在,但他却知道,这头恶狼必定会望着吕梁山方向狂逃,他便率军一路穷追。

  越是往北,地势就越开始崎岖起来,楚军的追击速度,也不得不一再的放慢。

  邓艾却依旧穷追不放,要知道,那可是擒杀司马懿,灭亡晋国的奇功啊,岂能轻易放弃。

  司马懿可就苦了,他万没有想到,楚军追兵如此疯狂,都追出了十余里地,一直追入了吕梁山中,却仍不肯放过他。

  眼见身后尘雾冲天,敌骑难以甩掉,气喘如牛的司马懿,眼珠子那么一转,忽然间有了主意。

  “快,快将衣甲旗鼓,统统的都解下来,堆积在路中央,阻挡楚军追击。”司马懿放声大叫。

  此间道路已经收窄许多,若以衣甲倒也能迅速的堵住道路,这样一来,以骑兵为主的楚军,就只能放弃追击。

  号令传下,左右几千号御林军士,急是卸起了衣甲,片刻间已是将山道封锁了大半。

  王基见状,却是叫道:“陛下,咱们一堵路,确实能迟滞楚军追击,但却把后边的几千将士也堵住了,让他们无从逃生啊。”

  听得王基之劝,司马懿身形蓦的一震。

  他驻马远望,却见南面方向,数不清的自家士卒,正如过街老鼠一般,惊恐万分的向着这边冲来,而楚军,就尾随在他们后面,沿路收割着人头。

  他若是这么一堵,这就是等着断了自家将士的生路,把他们放楚军的虎口里推啊。

  司马懿只迟疑了一瞬,便决然道:“事到如今,为了大局,必须要所牺牲,你难道想让朕死在这里吗?”

  王基身形顿为一震,司马懿这么一质问,他就无话可说了。

  无奈之下,王基只能咽了口唾沫,默默的低下了头来,不敢再说些什么。

  “快,卸下衣甲,把路给朕堵起来。”司马懿再次叫道。

  几千兵马将全身衣甲卸下,不多时间,就在道路上堆起了一座小山,几乎将路封死。

  那些后来的晋军士卒,为小山所挡,一个个惊恐万分,拼命的爬,拼命的嚎叫,乞求他们的皇帝,不要掉下他们。

  司马懿却看了他一眼,便毫不犹豫的掉头而去。

  晋军绝望的嚎叫中,楚军已是如风追击,前路被堵,后有追兵的他们,陷入了这的境地。

  不多时间,喷涌的鲜血便将这山道浸成泥沼,丝丝鲜血汇聚成了溪流,顺着山道向南淌去。

  半个时辰的,楚军龙骑卫的精锐,斩杀了晋军有五千之众,而这五千敌人的尸体,连同那堆积如山的衣甲,更将将北上的道路堵截不通。

  一血浴血的邓艾,见得这般情势,自知难以再追下去,杀到意犹未尽的他,自然为没有亲手擒杀司马懿,感到有些遗憾。

  “将军,南下还有一路晋军,抵抗甚是顽强。”一骑飞奔来报。

  邓艾顿时又来了劲,扬枪喝道:“随本将回去,杀光所有顽抗之敌。”

  喝令之下,邓艾率军折返而回,向着吕梁山口杀去。

  一路狂奔,未几,驻马坡上的他,便看到东北方向,确有一种晋军,正顽强的抵挡着己军千余骑兵的围杀。

  那一路晋军人数虽不到千,但斗志和阵形却相当的整肃,一看便知是晋军御林精锐。

  “此间还有晋军御林军,莫非司马懿就在其中不成?”邓艾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,胸中兴奋的烈火,瞬间又狂燃起来。

  “杀——”邓艾没有过多的言语,纵马舞枪冲下坡去。

  身后处,五千多浴血的龙骑卫们,挥舞着刀枪,挟着未尽的杀意,如潮水般漫山遍野的扑涌而去。

  那滔天的声势,却山崩石摧的威猛,瞬间挫伤了晋军顽抗的意志。

  贾逵远望敌军又至,强撑的意志,几乎就要被瓦解掉。

  他以手头这点兵马,顽抗楚军骑兵围杀,已经是相挡的吃力,如今数倍的敌骑又至,他纵然是有三头六臂,又焉能回天之力。

  震怖之际,邓艾已挥军杀至。

  那无上的冲击力,那汹汹如潮的气势,借着俯冲之势撞来,莫说是八百晋军御林,就算是司马懿的所有的御林精锐皆在此,又焉能抵挡。

  惨叫之声,冲天而起。

  楚军如一柄利箭,一路所向无敌,生生的将晋军的阵势,从中间撕裂开来。

  邓艾就如同那利箭之上,最锋利的箭头,手中银枪左右开花,枪影过处,一命不留。

  面对如此冲势,贾逵别无选择,只有鼓起勇气,舞刀迎了上去。

  他很清楚,以步敌骑,全靠密集的阵势,阵形一破,哪怕他的士卒全是一以当十之辈,也会被楚军骑兵轻易的各个击碎。

  生死存亡一刻,贾逵明知那员敌将武艺超群,他也没办法,只有拼命一挡。

  乱军中,邓艾纵马如风,踏着一条血路,向着贾逵正面撞来。

  贾逵大喝一声,倾尽全力,舞刀向邓艾横斩而来。

  邓艾毫无所惧,眼前那书生般的敌将,在他眼中,不过是土鸡瓦解一般而已。

  暴啸声中,邓艾银枪如电,卷起漫空的血雾,螺旋刺出。

  这一枪的威势,已深得文丑真传,威力之强,竟是堪比当世绝顶的枪法。

  吭~~

  惊天金属咬鸣声中,邓艾如风火流星一般,从贾逵的身边抹过。

  贾逵的眼睛定格在了惊骇的一瞬,因为他还没看清对方的枪式,左胸已是被洞穿。

  血涌如泉的贾逵,闷哼一声,“扑嗵”一声栽倒在了马下。

  邓艾一招斩杀了贾逵,却连眼睛也不眨一下,继续纵马撕裂着晋军。

  他的身后,更多的龙骑卫追随而上,转眼间,已将倒地的贾逵尸体,踏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肉泥。

  晋军最后的抵抗,土崩瓦解。

  众兵围护中的张春华,此刻已是脸色惨白如纸,又是惊恐又是失望。

  她原以为自己会碰上司马懿的接应,但苦战许久,却不见司马懿的踪影,很显然,她的丈夫已是抛弃了她们母子,独自先逃了。

  丈夫的抛弃,楚军的围攻,令张春华脆弱的精神,更是雪上加霜。

  而当她亲眼看到,贾逵被斩落于马后,她残存的丁点希望,就灰飞湮灭。

  此刻,张春华的精神,彻底的崩溃了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