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四十九章 小崽子,找扇!

第九百四十九章 小崽子,找扇!

  贾逵被阵斩,左右的御林军士,也已死伤殆尽,到了这般地步,张春华不崩溃才怪。

  眼见敌军越来越多,越来越近,张春华全身都在发抖,她仿佛感到,死亡的气息的正在缠绕着她的脖子,绞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母后,我们该怎么办啊,母后……”幼小的司马昭,巴巴的向着其母泣声叫道。

  纵然是自诩勇武的司马师,这个时候也吓懵了,慌到不知所措。

  张春华环视一眼四周,水灵灵的眼眸飞转几转,蓦然间一变,似是有了主意。

  “下马,你们速速下马。”张春华大叫着,第一个跳下了马来。

  司马师那两个小子还在茫然时,张春华已连拖带拽,将他们从马上拖了下来。

  她便拉着两个儿子,盘膝而坐,相依着缩在了一起。

  不多时,左右的晋军已皆被杀尽,大批的楚军龙骑卫,围杀了过来。

  这班杀到红眼的猛士们,见得一个女人搂着两个小孩,盘膝坐在地上,好奇的驱使下,反而是停止了杀戮,将她们母子围在了一起。

  直觉告诉这些楚军,眼前这母子三人非富即贵,必是晋军的重要人物,杀了他们显然没有生擒来得更有价值。

  将校便喝止军士,派人飞马报向了邓艾。

  一身浴血的邓艾,闻知这消息,便是策马飞奔而至。

  分开众军,邓艾果然看到,尸横遍地的中央处,一名貌美的妇人,正紧紧的抱着两个少年,一动不动的盘坐在那里。

  三人皆着华服,一看便知是显贵。

  那两个少年显得神色慌张,而那妇人脸色虽然苍白,但气势倒也镇定,显然也是见过世面的女人。

  邓艾嘴铁掠起了一丝冷笑,他自然看得出来,那妇人虽是故作镇定,但内心却紧张无比。

  “那地上的女人,你是何人,还不报上姓名来?”邓艾喝道。

  张春华瞟了邓艾一眼,也不正眼相看,只淡淡道:“你又是何人?”

  这女人,身陷重围,面对着这么多杀人如麻的楚军将士,竟还敢反问一句,倒也颇有些胆量呢。

  邓艾且按下心中不爽,冷冷道:“本将乃大楚天子麾下大将,邓艾是也。”

  “邓艾么,原为是楚君的假子而已。”张春华淡淡一语,言语中含有几分对邓艾的不屑。

  邓艾这就火了,银枪一指,喝道:“好你个狂妄的女人,竟敢在本将面前出言不逊,你信不信本将一枪刺死你。”

  张春华心头一惧,虽是害怕,但她却知道,越是在这个时候,就越要保持着仪容,不能轻这敌将轻视。

  “哼,本宫身份尊贵,你若真敢杀本宫,只怕那颜良不会饶你。”张春华很傲气的说道。

  本宫?

  邓艾这回并未生怒,反而对这妇人左一句“本宫”,右一句“本宫”产生了兴趣。

  晋国之中,能够自称本宫的女人,除了司马懿的皇后之外,还能有谁呢?

  据闻那司马懿有两个儿子,而眼前这个自称本宫的女人身边,恰好也有两个少年,诸般种种联系起来,反令邓艾的脸上浮现出了兴奋之色。

  “莫非,你就是司马懿的皇不成?”邓艾耐着姓子喝问。

  张春华冷哼了一声,傲我道:“既然已知道本宫身份,还不快叫来车马来接本宫。”

  她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张春华之所以这般傲气,却是觉得自己虽然被俘,但到底身为皇后,尊贵的身份在那里,只有保持住那份威仪,这班军汉才不敢慢怠自己。

  谁料,邓艾听她报上身份后,非但没有表现出重视,反而是放声狂笑起来。

  “老子当是谁呢,原来是司马懿的女人和儿子啊,哈哈——”邓艾的笑声中,既有兴奋,又有不屑,却无丁点的尊敬。

  换作是别国君主,即使是俘获了敌国皇后,也会看在她身份尊贵的份上,好生的对待。

  只可惜,颜良不是别人,他可是暴君。

  身为暴君,他手下的将士们,行事自然也深深的打上了“暴”字的烙印。

  张春华眼见邓艾狂笑不止,那笑声令她越来越发毛,隐隐约约的感觉到,形势似乎跟她想象的有些不一样。

  笑声嘎然而止,邓艾的脸上,已为阴冷的讽刺所占据。

  “来人啊,把司马懿的两个狗崽子,给本将带走。”邓艾挥枪一喝。

  号令下,左右龙骑卫跳下马来,汹汹的便冲了上来,七手八脚的就将那司马师和司马昭两兄弟,从张春华的身边给拖了起来。

  “母皇~~”司马昭胆子最小,当场就嚎叫起来。

  “放开本王,你们这些卑贱的东西,焉敢对本王无礼。”司马师胆子大些,边是挣扎,边是厉声喝斥。

  邓艾原本还一脸冷笑,但他听到“卑贱”那二人,脸上却顿是浮现怒色。

  当年的他,只不过是一个落魄少年,家里边穷得连治病的钱都没有,若非颜良欣赏于他,纳他为义子,收其母为姬妾,邓艾又焉能有如今的地位与身份。

  卑贱二子,却深深的刺痛了邓艾,令他勃然而怒。

  邓艾一跃下马,几步冲上前去,手臂一抡,只听得“啪”的一声,一巴掌已狠狠的扇在了司马师的脸上。

  这一巴掌力气何其之在,只将司马懿师扇得“啊”的一声痛叫,整个人已倒在了地上,脸上瞬间添了一个血红的巴掌印。

  “小狗崽子,你只不过是仗着祖上的家世,就敢如此猖狂,老子叫你装尊贵。”邓艾厉声骂道。

  这一巴掌下去,把司马师所有的尊贵自恃,统统的都给扇没了。

  脸上火辣辣的痛,嘴角甚至还淌出了血,此刻的司马师,已是满腔畏惧,哪里还敢再装高贵。

  “师儿啊。”张春华扑上前去,将司马师抱在怀里,抬头向着邓艾一瞪:“好你个武夫,你焉敢对我儿如此无礼!”

  “哼,老子的无礼还是轻的,等你见到我家天子,就知道什么才叫作真正的无礼了。”邓艾讽刺一笑,摆手下令。

  左右军士齐齐上将,将两个司马家的小崽子拖去,用战马押往南面晋阳。

  张春华眼见两个儿子被带走,却是无可奈何,只能恨恨的瞪着邓艾,满脸的怨意。

  “来人啊,把这妇人扛上战马,速速送给陛下处置。”邓艾大笑喝道。

  几名军汉再度上前,很是粗鲁的将张春华拖起,将她拖上了战马,这过程之前,当然不忘上下其手,顺势占点便宜。

  “大胆,滚开,休得对本宫动手动脚!”张春华是羞愤难当,又是挣扎,又是喝骂。

  这些龙骑卫却人把她的话当回事,依旧粗鲁无比,将她拖上了战马,送往了晋阳。

  此刻,晋阳之战,已然结束。

  楚军的十万大军齐出,在晋阳城北方向,将出逃的近三万晋军,一举全歼而尽。

  晋军主力一丧,晋阳城基本已成了一座空城。

  颜良遂又命大军折返,杀奔晋阳而来,几乎兵不血刃的就攻破了这座空虚之城。

  大楚的战旗,终于插在了晋阳城头,插在了晋国的心脏上。

  都城已失,司马懿大势已去,就算他能侥幸的逃往雁门,也将再无反抗之力,最终为颜良轻松的扑灭。

  颜良策马而行,昂首阔步的步入了晋阳城,直入皇宫之中。

  皇宫中已乱成了一团,宦官和宫女们正四处逃命,生恐死于楚军手中。

  颜良当然不会留情,下令将宫中的宦官,统统都宰杀一空。

  至于那些宫女,颜良则按照老办法,择其貌美者,充实自己的皇宫大内,其余中等者便赏赐给文武大臣,剩下的则分赏给有功的下级将士们。

  砰!

  那紧闭的金銮殿的大门,被虎卫军士一脚踢开,空荡荡的大殿中,并无一人,那一座龙椅显眼的印入眼帘。

  “哼,司马懿这小子还挺会享受的,地盘不大,皇宫却修得挺气派的。”

  颜良冷笑着,昂首步入大殿,大咧咧的坐在了龙椅上,俯视阶前。

  众将士无不垂首侧目,不敢正视相看,皆为颜良的威严与气度所震服。

  过不得片刻,一众晋国降臣,便是被押解上了大殿。

  这些大臣们都是被司马懿所抛弃之徒,多也是世族豪强出身,如今城池被破,马上掉转了风向,对颜良拜服归降。

  看着殿前那些山呼万岁,奴颜婢膝的世族降臣,颜良眼中没有欣慰,只有阴冷的讽刺。

  “你们这些墙头草,城池破了才知归降于朕,朕岂能容你们,来人啊,把这些家伙统统都拖出去斩首,一个不留!”颜良怒下了杀令。

  虎卫将士们一涌而上,将那些蹶着屁股的降臣们,如拖死狗一般拖走。

  “陛下饶命啊~~”

  “臣愿归顺陛下,陛下饶命啊……”

  杀猪般的嚎陶大叫声,颜良冷笑着,看着这些世族降臣,一个个被拖出殿外。

  不多时间,百余名降臣便被拖走,被杀得一干二净。

  颜良这才解气。

  这时,邓艾步入了殿中,拱手道:“父皇当真料事如神,那司马懿果然是想从吕梁口出逃,儿臣将他截杀了个正着。”

  眼见邓艾一身浴血,那般兴奋的样子,颜良的眼眸中,顿也闪过一丝振奋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