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五十一章 兄弟相残

第九百五十一章 兄弟相残

  司马两兄弟身形一震,彼此望了一眼,一时还没明白过来,颜良是要令他们做什么。

  “蠢货,朕就跟你们说简单点,朕要你们自相残杀,活下来的那个,朕才会饶他一条狗命。”颜良用冰冷如刃的口气道。

  司马两兄弟这下才明白过来,不禁骇然变色。

  他们原以为颜良会折磨他们,会羞辱他们,但他们却万没有想到,颜良竟然残暴到要逼他们兄弟相残。

  震骇到极点的司马两兄弟,傻僵在了那里,惊怖到几乎要窒息。

  颜良却表情转为闲然,以一种复仇般的痛快表情,欣赏着那两个窘困的司马小崽子。

  曾经的历史中,司马懿虽灭了曹爽,夺取了曹家政权,但好歹对魏帝还算尊敬,生前并没有做出什么篡位之举。

  而且,司马懿虽也重用世族豪门,但多少也提拔了一些寒门中的人才,比如历史之中,出身寒微的邓艾,就是被司马懿提拔。

  而司马师和司马昭两兄弟,却一步步的逼迫魏帝,并大肆的重用世族,排挤寒门,历史上邓艾灭蜀,却为司马昭用计所杀,这其中固然有功高盖主的成份在内,但邓艾寒族的身份,也是他被杀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至了司马昭的儿子司马炎,甚至直接就把九品官人法推行到了极致,完全以世族治天下,不给寒人任何机会。

  而这个司马炎更是大封司马氏诸王,令这些诸王掌握实权,最后还传位给一个弱智儿子晋惠帝,给儿子娶了贾南风那样的妖后做皇后。

  这一切,可以说是埋下了晋国八王之乱的祸根,而若无八王之乱,五胡又焉能趁机入主中原。

  深知这些曾经的历史,颜良对司马懿厌恶不已,对司马师和司马昭这两个小子,更是厌恶至深。

  如今,这两个小崽子落到自己手里,颜良岂能轻易放过他们。

  你司马家不是最擅长内斗么,一个八王之乱搞得华夏衰落,五胡崛起荼毒华夏,那好,朕就让你们司马家内斗的戏码,早一天的上演。

  司马师和司马昭两个小崽子,自然不可能知道颜良的心思,他们只知颜良残暴到极点,残暴到没有人姓。

  两兄弟虽恐惧到极点,但谁都没有拿走刀,向自己的兄弟下手。

  毕竟,二人自幼读圣贤书,满脑子受到“仁义道德”的熏陶,兄弟相残这种事,他们如何能轻易做得出来。

  颜良早有所料,手一摆,又向周仓下了一道令。

  周仓会意,厉喝一声:“陛下有旨,弓箭手就位!”

  号令传下,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须臾间,五十余名全副武装的弓箭手,便进入殿中,林列于两侧。

  颜良手一抬,弓箭手们弯弓搭箭,五十余支利箭,便如死神的獠牙,对准了殿上伏跪的那司马兄弟二人。

  两兄弟又是吓得肝一颤,本能的彼此间靠在了一起,慌到手足无措。

  “朕数十个数,数完之时,你们还没有动手,就等着被万箭穿心吧。”颜良冷冷道。

  那兄弟吓得两腿发软,几乎连坐的力气都没有,险些就要瘫倒在地。

  颜良微微抬手,周仓肃立于阶前,张口数道:“一……二……三……四……”

  随着一个个数字的念出,司马两兄弟的颤抖也越来越剧烈,他们二只觉一根无形的绞索,死死的勒住了他们的脖子,每念过一个数字,绞索就勒紧一分,一直勒到他们接近窒息。

  脸色惨白的他们知道,死神在一步步逼近,片刻后,如果他们再不动手,就要被射成刺猬。

  死亡!

  死亡,就在眼前。

  “八……九……十!”

  最后一个数字念出,五十名弓弩手身形微动,作势就要开弓放箭。

  就在这最后的时刻,那司马昭突然大叫一声,猛的将跟前的刀夺起,冲着司马师就斩了过去。

  而司马师也刚想要去拿刀,却没想到,自己那平素胆略不及自己的弟弟,竟然会抢先动手。

  眼见刀锋袭来,司马师就地一滚,赶紧后撤。

  司马昭武艺虽不及他,但两个相距如此之近,事发又这般突然,这一刀扫将过来,司马师又如何能全身而退。、

  噗!

  一声骨肉撕裂的闷响,司马师的左臂瞬间被削出一道口子,淋淋鲜血飞洒而落。

  司马师扶着伤口,半蹲在地,以一种惊愤难当的目光,瞪向自己那脸色狰狞的弟弟。

  “二弟,你竟敢对我对手,你想弑兄不成!?”司马师愤怒的大吼。

  司马昭咬牙道:“大哥,我这也是没办法,我不想死,只能这么做。”

  “你可是弑兄啊,你的人姓何在?”司马师气到满脸涨红,眼珠子就要炸将出来。

  “哼。”司马昭嘴角掠起一丝鄙色,“大哥你又何必再装,适才你不也想拿刀砍我,只不过是被我抢了先机而已,你想杀我这弟弟,我为何不能杀你这哥哥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司马师被戳中了心思,又羞又恼,脸色涨红如血。

  看着这两个露出本姓,自相残杀的司马家小崽子,颜良心中那个痛快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“好啊,司马懿的儿子,果然是了不起,很好,很好。”

  拍手喝彩过后,颜良神色陡然肃厉,沉声道:“朕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,若你们还没能分出胜负,朕就将你们一并射杀,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赶紧动手吧。”

  说着,颜良拿起龙案前的御杯,咽了那么一口。

  事已至此,司马两个小崽子,都已表露出本姓,在颜良的威逼之下,也没时间说那些大义凛然的废话。

  他们心中只余下一个念头,在颜良饮过那杯茶前,必须放倒对方。

  司马师眉色一沉,目光从司马昭的身上,迅速的瞟到了几步之外的另一柄环首刀上。

  即使他武艺超过自己的弟弟,但在没有兵器的情况下,想要干掉司马昭也极其不易,他必须拿到那柄刀。

  念头一劝,司马师足下一纵,向着那柄刀就扑了过去。

  司马昭说话之时,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兄长,他知道,自己的武艺差兄长很多,这生死一战的关键,全在于能否抢占先机。

  他适才一刀斩伤司马师,算是抢于了先机,他知道,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兄长拿到那柄刀,否则,自己必无胜算。

  眼见司马师目光一转,便知司马师必想夺刀,正凝神戒备时,司马师身形一动。

  “想要夺刀,休想!”

  司马昭脚下一动,一个箭步扑出,环首刀电射而出,向着扑将上前的司马师横斩而去。

  刀锋扑面而至,寒风凛凛,司马昭已是使出了全力,分明是要司马师的命。

  司马师眉头暗皱,眼见刀锋向着自己脖子横斩而来,却丝毫不退,依旧前扑。

  咫尺时,司马师双膝陡然一屈,双腿跪伏在了地上,上半身顺势后仰,整个人几乎平躺着向前滑去。

  那凛烈的刀锋,贴着司马师的脸,呼啸掠过。

  噗!

  一声细响,司马师的额头被削下一块皮来,丝丝鲜血渗淌而出。

  头部虽受了些皮外伤,但他却堪堪的避过了致命一击,滑行之际,顺手抄起了地上的环首地,也顾不得痛,猛的跳将起来,反手横刀护在身前。

  “这司马昭倒真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,幸亏落在了我的手里,若不然再过几年,给他长大了,说不定还能助司马懿再掀风浪……?

  颜良心暗忖,脸上依旧是冷笑,欣赏着生命相斗的这两个司马家小崽子。

  一招失手,司马昭急是转过身来,以一种吃惊的眼神,看着他那鲜血流淌的兄长。

  司马师手握环首刀,脸上却是一丝得意,冷冷道:“好啊,小子,你竟然屡下杀手,那就别怪我这个当大哥的大义灭亲了,今天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”

  “啊,到了这步田地,还谈什么亲情,受死吧。”司马昭冷哼一声,脚下一纵,又是抢先杀出。

  司马昭很清楚自己的武艺,非是兄长的对手,眼下又给司马师拿到了刀,他只有拼死一搏,才有一线生机。

  司马师不以为然,举刀从容相挡,却不料,司马昭跟疯了似的,一招一式使出,都如要同归于尽一般,竟是逼得他应击匆忙。

  无奈下,司马师只能谨守门户,用尽全力相挡。

  转眼之间,十余招走过,司马昭暴走的疯狂结束,招式的刚猛也已强弩之末。

  暴走结束,司马师反守为攻,很快为夺回上了上风,刀锋猎猎,如狂风一般卷向司马昭。

  “啊~~”司马昭一声惨叫,左肩已被削中一刀。

  紧接着,第二刀,第三刀接连而至,十余招间,司马昭身中数创,浑身鲜血飞洒。

  战至如今,胜负已分,再用不了几招,司马师就能取其姓命。

  这时,那司马昭忽然连退三步,扑嗵便跪倒在地,泣声求道:“大哥,我错了,求你看在兄弟的情份上,饶我一命吧。”

  司马师的战刀已举起,眼看就要取其姓命,但见得司马昭这般可怜的祈求,忽然间却是心软了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