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五十二章 仙 丹

第九百五十二章 仙 丹

  司马师高举的刀,竟是缓缓的放了下来,不过,他看向司马昭的眼神,依旧冷酷愤怒。

  “大哥呀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不该向大哥你动手啊,求大哥宽宏大量,饶了愚弟吧。”

  司马昭刀也放在了地上,嗵嗵的向司马师叩首求饶。

  看到这一幕,阶上的颜良,却是扬起一丝讽刺意味的冷笑。

  “这个司马昭的变通之道,还真是够快的呢,不愧是他的儿子建立了晋朝,这小子深得司马懿的真传……”

  颜良继续欣赏着阶下的闹剧,看看这司马两兄弟,如何收场。

  “你偷袭我的事,我可以不追究,但今曰之形势,你我只能活一个,你让我如何饶你。”

  司马师俯视着司马昭,冷冷的说道。

  一身是血,身披数创的司马昭,吓得是神色惨白,身子哆哆嗦嗦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颜良只让他们活一个,而且还只有一盏茶的时间,今若是饶了司马昭,一盏茶后,他二人就要统统被射杀。

  兄弟相残到了这般地步,司马师又焉会顾忌什么兄弟之情呢?

  生存,才是第一位。

  司马昭沉默了片刻,抬起头来,悲怆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昭情愿牺牲,也不能让兄长背上杀弟之名,昭愿自行了断,以保兄长的姓命。”

  司马师浑身一震,猛的看向了司马昭,他看到是一张大义凛然的脸,一副甘愿牺牲的悲壮气势。

  司马昭这自我牺牲的精神,着实令司马师为之动容,适才对司马昭抢先动手的那此怨恨,这时也烟销云散了。

  “唉~~”司马师无奈的叹了一声,侧过身去,不去正视司马昭。

  司马昭若情愿自杀,则就免了他亲手杀死自己的弟弟,若不然的话,就算颜良放他一条生路,那他背负着杀敌的恶名,又如何苟活于世?

  司马师这么一侧身,这么一叹息,自然是答应了司马昭所请,摆出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。

  龙座上的颜良兴致却更浓了,他倒是要看看,这突然觉悟过来的司马昭,有没有自行了断的觉悟和胆量。

  伏跪于地的司马昭,颤巍巍的将地上的刀重新捡了起来,一寸寸的抬起,缓缓的架向自己的脖间。

  他只消轻轻那么一抹,就能结束自己不堪的人生,死后甚至还能成就一番美名。

  落刀前的一瞬,司马昭微微抬起头来,再次看向自己的兄长。

  司马昭却眉头深皱,身形侧立,甚至双眼还微微而闭,似乎有些不忍直视。

  深吸一口气,牙齿暗暗一咬,司马昭那紧握环首刀的双臂,陡然间一动。

  大殿中,楚军众兵们皆神色一变。

  众目睽睽之下,司马昭身形猛然纵起,那刀并未抹向自己的脖子,而是扑向了毫无防备的司马师。

  骤变突生,双目微合的司马师听到破空之声,猛然睁眼时,司马昭的刀锋已袭至了近前。

  惊骇之下,司马师连想都不想,几乎本能的身后退去。

  咫尺间的距离,司马师武艺又非绝顶,又焉能避得过这蓄势已久的一击。

  只听得“噗”的一声,司马师的小腹已被横斩一刀,大股的鲜血汹涌而出,一尺来长的伤口,如一张巨唇一般,内中的肠子跟着就要滑落出来。

  司马师痛叫一声,连退数步以刀撑地支住身子,另一手急是按住腹部,堵住那些肠子不让它们翻滚出来。

  艰难的抬起头来,司马师以一种惊愤无比的眼神,怨恨的望向自己那横刀而立的弟弟,仿佛不敢相信,司马昭竟然诡诈如此,用一番以假乱真的表演,骗取了自己的一时疏忽。

  而这一时的疏忽,足以致命。

  先前司马师虽砍了司马昭数刀,但那几刀都没砍在要害上,而现下他挨的这一刀,却被破了膛,连肠子都快要翻将出来,这才是致命之伤。

  重伤如此,就算司马昭暂不动手,用不了多久,司马师也会因失血而死。

  “司马昭,你好狠,好阴险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司马师咬着牙,怨恨的大骂。

  “兄长,你我兄弟这么多年,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啊,今曰你我只能活一个,你以为,我会乖乖的束手就擒吗?”司马昭讽刺着,提着滴血的刀,一步步的逼向了司马师。

  左右的楚军将士,就连周仓也惊叹于,司马昭小小年纪,竟就这般的诡诈多端。

  颜良却一点都不奇怪。

  历史上的司马昭,谋划诛杀了魏帝曹髦,却让奉命行事的成济做了替死鬼,自己伏在曹髦的尸体上,又哭又嚎的装忠臣。

  灭蜀一役,司马昭利用钟会和邓艾,为他灭了蜀汉,却又利用二人的矛盾,以及埋伏在军中的棋子,不费吹灰之力,将钟会和邓艾除灭,除掉了两个功高盖主的部下。

  可以说,论军事才华,他不及司马师,论政治才他,他不及父亲司马懿,但论及阴谋诡计,他却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
  司马家的天下,就是司马昭用各种诡诈的手段,骗取得来的。

  骗来的天下,得国不正,数十年就灰飞湮灭,这也是司马昭的报应。

  如互一个诡诈之徒,做出方才那惊人的一幕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阶下半跪的司马师,那个懊悔,那个愤怒啊,空有一腔的愤恨,却无力气再跟眼前这个狡诈阴险的弟弟拼杀。

  司马昭越逼越近,手中刀锋也渐渐扬起,眼眸中吐露的只有冷酷无情。

  他可不会像司马师那样手下留情,他要一刀斩杀司马师,为自己谋得一条生存的活路。

  “狗东西,我跟你拼了!”

  司马师怒吼一声,拼尽全力一纵而起,一手捂着肚子,一手挥起刀来,向着司马昭扑去。

  这是司马师凝聚起残存的力气,最后的一搏。

  司马昭却不动容,他早有准备,眼见兄长扑起,脚步移动,很轻巧的闪避开来。

  司马师扑了个空,身子从司马昭身边跌撞过去,此时的他已没了力气,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。

  擦身而过的瞬间,司马昭手中战刀一转,刷的一向便狠狠的反斩而出。

  噗!

  又是一声闷哼,战刀斩中了司马师的后背,没着他的脊梁划出了一道数寸长的口子。

  再受一招致命重击,司马师大叫一声,当场栽倒于地,身子抽搐了几下,便再也不动弹一下。

  两招致命的伤,终于是要了司马师的姓命。

  看到僵硬已死的兄长,看着那遍地浸出的鲜血,司马昭长长的吐了口气,仿佛如释重负一般。

  “好好,真是一出好戏,不愧是司马懿的儿子,阴谋诡计无处不在啊。”颜良拍手叫好,语气中却充满了讽刺意味。

  司马昭猛清醒过来,来不及品味杀兄的复杂感觉,他赶紧弃了刀,转身向着颜良扑嗵跪下,万般谦卑的样子。

  “罪臣已做了陛下交待之事,请陛下恕臣死罪。”司马昭巴巴的求道。

  他杀兄之时气势汹汹,但在颜良面前,却不敢有半点不敬,恭敬的就像是个奴才一般。

  颜良冷冷笑道:“朕身为一国之君,自然是一言九鼎,朕不但会饶你一命,还会放了你,让你回到司马懿的身边。”

  司马昭闻言大震,急是抬起头来,以一种惊喜质疑的目光望向颜良,仿佛不敢相信颜良所说。

  “怎么,难道你还不想走吗?”颜良瞪眼反问。

  “不不,臣当然不是这个意思,臣只是感动于陛下的恩德,臣谢过陛下隆恩。”司马昭确信颜良没有忽悠他,激动的赶紧又是一番叩首。

  颜良的嘴角,却扬起了一抹讽刺的阴冷。

  “朕会放你走,但却不是现在,而且,朕在放你走之前,还要做一件事。”颜良话外有话。

  司马昭茫然看向颜良,不知颜良还要做什么。

  突然间,颜良眼眸一聚,喝道:“来人啊,把这小子拖下去,阉割之后关起来。”

  此言一出,司马昭大惊失色,瞬间吓得魂几乎都破了。

  他这时才意识到,以颜良的残暴,又岂能轻易的放他全身而归,果不其然,颜良竟然又要用那残忍的阉刑。

  几名军卒汹汹而上,拖着司马昭往殿外去。

  “陛下,陛下啊……”司马昭惊恐万分,嘶哑的求叫。

  颜良却冷酷铁血,笑看着司马昭被拖走。

  这已经不是他头一次用阉刑。

  对于那些死敌,对于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颜良自不吝啬于残酷的刑罚。

  司马昭这小子能用阴险的手段,骗杀了自己的兄长,这样一个小人,颜良岂能真的放他全身而走。

  颜良就是要阉了他,再将他送给司马懿,他倒要看看,司马懿将如何处置一个杀了自己亲兄弟,又成了阉人的不肖之子。

  “司马懿恼羞成怒的表情,一定很好看吧。”颜良不禁放声狂笑起来。

  狂笑声中,一名御林军士步入大殿,伏地拱手:“启禀陛下,清河太守全综派使者星夜赶来,向陛下献上仙丹数枚,声称乃是延年益寿的神丹。”

  仙丹?

  颜良收敛了狂笑,眉头微微一凝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