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五十四章 左慈的野望

第九百五十四章 左慈的野望

  左慈确实有难处,因为他复兴道门的大计,遇到了最大的阻力,而这个阻力,正是当今的大楚天子颜良。

  大楚天子不信神,不信鬼,不信佛,完全就是一个不敬鬼神,天不怕地不怕的狂人。

  自杀张鲁,灭了五斗米教以来,大楚各级官吏,在颜良的授意下,就不断的对道门进行压制。

  丹鼎派想在县城建道观,官府不许,想开坛讲道,官府不许,想公开的招纳教徒,官府更是不准。

  总之,官府虽然没有明文取缔道门,但却处处给道门穿小鞋,不准其发展扩张。

  如此大环境下,左慈只能在暗中宣扬道法,背地里私收教徒,在见不得光的情况下,秘密的发展道门。

  这般情况下,道门的复兴与发展,自然很是缓慢,远远不能满足左慈的志向。

  不过,虽说颜良压制道门,但道门炼丹长生的诱惑,还是有相当的影响力,不仅是民间百姓,一些官吏也暗中的跟道门眉来眼去,供养着一些道士们为其炼制仙丹。

  清河太守全综,两千石的级别,便是这些官吏中级别较高者。

  不久之前,左慈就借着全综之手,向颜良进献了几粒仙丹,希望着藉此能诱起颜良求仙的兴趣,从而对他道门能放宽压制,甚至加以扶持。

  连扫清(*)的秦始皇,就奈不住对长生的诱惑,更何况这个贪图女色的颜良。

  左慈满以为,他的手段必定成功,但不久之前,全综被贬斥的消息传来,却令左慈的全盘希望落空。

  不得已之下,左慈才来到了雁门,前来求助于司马懿。

  颜良年富力强,统御天下只怕尚有数十年,如果道门再被压制数十年,只怕难免走向覆亡。

  为了避免这噩运,左慈只有籍希望于司马懿,希望借司马懿击败颜良,只有大晋灭了大楚,道门才有复兴的可能。

  左慈也不隐瞒,直言不讳的将自己的目前的道来。

  司马懿的表情并没有太多变化,只是捋须微微点头,那样子似乎是早有所料一般。

  “朕虽与颜良乃死敌,但眼下颜贼势大,除非你能掀起黄巾之乱那种大变乱,搅得中原腥风血雨,不然的话……”

  司马懿没有再说下去,显然是他对左慈的实力,有点看不上眼。

  左慈却微微一笑:“陛下也不必小看老朽,这些年老朽韬光养晦,暗中的发展丹鼎派,虽然实力比不上当年的太平道,但也是能掀风雨的。”

  司马懿神色微微一动,眼眸中闪过一丝兴奋。

  “再者,颜良数十万大军征战连年,两河百姓的赋税虽没有加多少,但却劳役不断,暗中已有怨言,老朽只要稍加手段,在这股怨言上加一把火,相信必能为陛下助一臂之力。”

  左慈洋洋洒洒一番自信之言,着实的说动了司马懿,他原本黯然的脸上,开始显露出了希望之色。

  按照司马懿原本的计划,就是想据守并州,待中原民怨沸腾之时,他再借势反攻。

  只可惜,颜良的兵锋实在太利,他等不到楚国民怨沸腾的那一天,眼看着就要被灭掉。

  如今,左慈的出现,却是令他重燃了希望。

  左慈虽没有张角的威力,但只要能在中原掀波澜,让颜良不得不退兵,为他争取到一口喘息的机会,那样也好啊。

  “道长如何能鼓动百姓起事,朕倒是很有兴趣听听。”司马懿笑问道。

  司马懿已有跟左慈合作的念头,但他要确认左慈有这个能力,毕竟现在已不是张角那个年代,想单凭炼几枚所谓的仙丹,就鼓动百姓去造反,却是有些不太现实了。

  “陛下是不信老朽啊,那老朽就给陛下露几手。”左慈淡淡一笑,向案前走了几步。

  司马懿满脸好奇,想要看看这老道能露什么一手。

  却见那左慈抖了抖衣衫,拂尘向着案几一扫,所过之处,竟是神奇的变出了一个银锭。

  司马懿神色大变,急是将那银锭拿起,细细的察看,发现竟然是真的。

  “左道长,这是……”司马懿手捧着那银锭,惊喜的望向左慈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  左慈却淡淡笑道:“老朽不才,得南华老仙真传,习学了些许仙法,粗通虚空化金之术,陛下觉得,老朽凭借此术,能不能诱得那些百姓起事呢。”

  “当然,当然能力,左道长的本事,朕现在是相信了。”司马懿啧啧称奇,对左慈是刮目相看。

  当年张角鼓动太平道众起事,那多是因为许多百姓难以忍受压迫之苦,跟着张角愤起反抗。

  如今的百姓虽没有当年的压迫,但左慈却可以变出钱财来,诱使他们闹事。

  正所谓人为财事,鸟为食亡,只要有足够的利益,哪怕是一个再老实巴交的人,也无法忍受诱惑。

  说白了,左慈就要想靠着他能变金钱的仙法,拿钱来诱使百姓们行谋反之事。

  左慈的手段,与张角全然不同,但效果却是一样的。

  今左慈露了这一手,彻底的镇服了司马懿,这叫他如何能不深信左慈的能力。

  “陛下信就好,那老朽就用这一手仙法,助陛下一臂之力。”左慈自信的笑道。

  这时,司马懿的心情却平静了下来,又问道:“左道长如此相助于朕,只怕还有什么条件吧,不妨直说。”

  “哈哈,陛下快人快语,果然是真命之主。”左慈哈哈一笑,欣然道:“那老朽也不拐弯抹角了,老朽只是想在陛下攻灭颜良,夺取天下之后,能念着老朽之功,允许道门自由的发展,不再加以压制。”

  果然如此。

  司马懿微微点头,左慈提出的条件,正合他心中所想。

  “当然,如今的道门已非同往昔,经历了黄巾之乱的教训,再不敢对社稷神器心存非份之想,我道门之人所想的,只是开坛讲道,宏扬先贤道法,造福于万民,造福于社稷而已。”

  左慈这是向司马懿做出了保证,道门只讲道,绝不会仿效太平道,行那谋逆之事。

  “管你讲不讲道,朕先利用你道门,解除了今曰的危机再说……”司马懿心中暗忖。

  眼珠子那么一转,司马懿哈哈一笑,豪然道:“有左道长这句话,朕就放心了,倘若事情能成,将来有朝一曰,朕能一统天下的话,朕必封道门为国教,奉道长为国师,以为回报。”

  司马懿索姓就拍着胸脯,许下了诺大的承诺。

  左慈大喜,万没有想到,司马懿竟然如此大方,不但要奉道门为国教,更要奉他左慈为国师。

  若真能如此,道门岂非青步青云,一跃成为天下第一大教,而他左慈也成了可与老庄相比的一代道祖。

  欣喜之下,左慈当即向司马懿再三拜谢,双方达成协议,方才告退。

  司马懿亲自将左慈送出官府,目送着左慈飘然而出,眼眸之中吐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。

  “颜贼啊颜贼,你想覆没我大晋,可没那么容易,朕这回就叫你后院起火,看你还不夹着尾巴逃走,哈哈~~”

  ……

  平城以南,原平。

  御营大帐之中,颜良高坐于上,听取着各路兵马的汇报。

  北面的文丑先锋军,已进至了平城以南,只等粮草一到,就可以对平城发起进攻。

  司马懿虽在平城只有一万兵马,但平城乃雁北坚城,就算颜良有绝对的兵力优势,也不会轻视。

  因为,颜良的目标已不止灭晋,他已经把目光投向了塞外草原,打算灭了晋国后,趁胜提兵出塞,扫灭了鲜卑诸部,一举解决帝国北疆的外患。

  根据草原传回的情报,轲比能受到以拓跋鲜卑为首的西部鲜卑,以及慕容鲜卑为首的东部鲜卑夹攻,已是屡战屡败,濒临覆没的边缘。

  轲比能一灭,中部鲜卑就将被拓跋部和慕容部瓜分,到时两部的实力都会剧增,倘若这两部能结成同盟,互为攻守,倒确实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。

  对于颜良来说,司马懿已不是问题,塞外的鲜卑人,才是他新的敌人。

  “平城方面如何,可有何异常的情报?”颜良问道。

  司马懿不是那种孤注一掷的人,他明知死守平城没有可能,还将兵马聚于平城,而不是远遁塞外,这种决守的态势,让颜良感到有些疑点。

  “平城里倒没有什么可疑,那司马懿确实将所有的兵马,都集中了平城,曰夜艹练,准备决死一战。”

  顿了顿,徐庶又道:“若真说可疑嘛,就是细作回报,平城之中最近出现了不少道士,出出进进于晋军军营,不知有什么目的。”

  道士?

  颜良眉头微微一凝,暗想道教主要在两河一带发展,并州方面甚至连一座道观都没有,为何在这样一个时候,会有道士们出现在雁门,而且还进出于司马懿的军营?

  事有可疑!

  有太平道的黄巾之乱为前车之鉴,颜良对于道士不可能不提防,至于前番利用道士配制火药,那也是没有办法之举,谁让这个时代科学落后,只有道士才能勉勉强强的做“化学家”呢。

  “子丰啊,自张角败亡之后,道门之中,奉谁为领袖呢?”颜良好奇心起,忽然向出身黄巾的周仓问道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