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五十六章 谋乱者,杀!

第九百五十六章 谋乱者,杀!

  十天之后,河东郡,闻喜城郊外。

  那一座道坛之上,道门领袖,丹鼎派的掌门左慈,正高坐于上,一派仙风道骨的气势。

  道坛之下,跪伏了数百名男女村民,皆是一脸虔诚。

  “真人施银,诸位教众依次上台,领取天赐。”一名道士高声唱道。

  台下顿时一片搔动,众村民们一个个蠢蠢欲动,巴不得能即刻冲上台去。

  百民村民,很快就排起了队,依次的步上了道坛。

  每一名村名上前去是满怀期待,下来时则欢喜无限,激动得快要发疯一般,无不对左慈是又拜又谢。

  十几人后,轮到了一名年轻人。

  那年轻人上得道坛,来到左慈的面前,学着旁人的样子,恭敬的行了一礼。

  “诚心向善,忠于我道,天必有赐。”年轻人念了一段颂词,向道门,向跟前的左慈表示忠心。

  “年轻人,你一心向道,上天必有恩赐啊。”左慈淡淡一笑,拂尘往案前轻轻那么一刷。

  拂尘过处,一枚银灿灿的银饼,竟是神奇的出现在了眼前,仿佛真是虚空幻化,上天所赐一般。

  年轻人吓了一跳,嘴巴瞬间缩成了夸张的圆形。

  那左慈看着年轻人惊讶的神情,微微捋须而笑,眉宇间略略的闪过几分得意。

  年轻人将那银饼拿起,用力的捏了一捏,甚至还用牙狠狠咬了几口,以确信那银饼是真实存在。

  “小子,真人代天赐银,岂能有假,你还不快拜谢真人。”旁边一名道士喝道。

  左慈也微微直起身,等着那年轻人的感恩戴德。

  “好一个代天赐银,道长当真是好大的口气,我只知道当今圣上,乃是天之骄子,而道长你代天行事,岂非还压倒了天子一头?”年轻人把玩着手中的银饼,感叹的言语,似乎暗含着几分讽意。

  左慈眉头微微一皱,那看似云淡风轻的眼眸中,竟是闪过了一丝阴色。

  “大胆小子,你竟敢讽刺真人,你就不怕遭天遣吗?”护法道士喝斥道。

  道坛下的那些村民们,也纷纷指责那年轻人,责备他不该冒犯左仙人。

  那年轻人却视若无睹,只冷笑道:“当年张角自称能以符水救人,而今你左慈又来一个虚空变银,来敢取人心,看来你跟张角不愧是为同门,蒙骗百姓,诱惑人心的手段,都不简单呐。”

  年轻人的言语,已是放肆之极,公然的揭穿了左慈真实的目的。

  左慈眉头一沉,怒色上涌,眼神向左右护法的道士一使。

  “小子,竟敢对仙人不敬,还不快滚下道坛去,休得玷污了这神圣之地!”两名护法道士汹汹上前,对那年轻人是推推搡搡,想把这找渣的家伙赶出道场。

  “我虽不知你是怎么变出的银子,不过就凭你敢自称代天赐银,我就知道你这老道,必然心怀不轨,既是如此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话音方落,那年轻人的袖中突然跌出一杯短剑,只见刷刷两道白光闪过,惨叫声中,那两名护法道士,便是捂着喷血的脖子,倒在了道坛上。

  那年轻人,竟在道坛上突施杀手,诛杀道士。

  这出人意料惊人之举,一下子将所有人都吓呆了,就连素来云淡风轻,稳坐钓台的左慈,也是脸色惊变。

  “邪魔,他官府的爪牙,邪魔歪道,快快诛杀了他!”左慈第一个惊醒过来,举着拂尘大叫。

  那年轻人却将手中短剑一横,厉喝道:“我乃大楚锦衣卫将军马谡,奉天子之旨逮捕谋逆妖道,我看谁敢阻拦。”

  马谡终于报出了姓名。

  他奉颜良之命,调查道门,听闻河东郡方面,频频有道士出来装神弄鬼,就连那道门领袖左慈也亲临了河东。

  马谡便暗中派人装扮成教徒,混入道场探察,发现那些道士们借着给百姓赐银为名,不断的宣扬左慈乃代天行道,不断的抵毁大楚,抵毁天子。

  诸般种种,使得马谡料定,那左慈必是想谋逆。

  于是马谡今曰便混在教众中,亲自来看一看那左慈的真面目,亲眼见识了左慈的谋逆之心。

  颜良给马谡下有先斩后奏的权力,马谡眼见左慈心怀不轨,自也不等奏报,当场就实施杀手,准备逮捕左慈。

  他这么一报上名来,在场之人无不一震,那左慈也身形一震,面露惊色。

  那几名扑上来的道士,迟疑了一下,却也不顾马谡的身份,继续大叫着冲将上来。

  马谡嘴角钩起一阴冷意,眼眸中杀意迸射,便不再手下留情,短剑舞出,连斩数名道士。

  阶下的那些村民们,被道士们一鼓动,无不义愤填膺,竟是想冲上道坛来围杀马谡这个“邪魔”。

  就在此时,混在村民中的数十名锦衣卫,突然之间显现,一跃跳上了道坛,结成阵势挡住了村民们的去路。

  “天子有旨,敢环护左慈者,罪同谋反,一律格杀勿论!”

  数十名锦衣卫齐声大喝,晃动手中战刀,气势甚是慑人。

  那些村民虽然人多,但到底没经历过战阵,又非太平道那种狂热之徒,这下被这真刀真枪的官军一吓唬,顿时便被吓破了胆。

  几百号方才还对左慈万般虔诚的教徒,转眼便哇哇大叫,抱头鼠窜而逃。

  赫退了村民,那些锦衣卫们也加入到围捕左慈的行列中来,他们在马谡的带领下,将道坛上保护左慈的数十道士,杀得是鲜血飞溅,尸横遍地。

  片刻间,护法道士便被杀尽,只留下了左慈一人,故作镇静的盘膝坐在蒲团上。

  这左慈不愧为道门领袖,虽面临这般突变,如此血腥的场面,却没如寻常百姓那般吓破了胆,依旧保持着几分仙风道骨。

  “这位马将军,贫道乃守法良民,并未做任何违法之事,你这么诛杀贫道门徒,未免太过霸道,难道这就是当今天子的治国之道吗?”左慈淡淡的质问道。

  马谡剑指左慈,厉声道:“你这妖道滥用妖术,迷惑百姓,谋图造反,还敢自称良民,真是厚颜无耻,本将这就擒了你,交由天子处置。”

  左慈神色一震,眉宇间闪过一丝惧色。

  “这个颜良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,我行事如此低调,他竟然还暗中派人监视,察觉了我的行动,此人的智谋当真是深不可测,这怎么可能呢……”

  左慈心中震惊已来不及,马谡已命将左慈押往囚车,将他连夜送往雁门大营面圣。

  数曰后,平城之南。

  御营中的颜良,收到了马谡先行发来的奏报,声称其捣毁了丹鼎派道场,当场将煽动百姓谋反的左慈缉拿归安,并生擒了数名护法道士。

  根据马谡的审问,那些护法道士们已经承认,他们与司马懿勾结,准备煽动河东一带的百姓作乱,南下威胁东都洛阳。

  “马谡这件事办得好啊,若真给左慈在河东掀出些事端来,只怕还真能影响到朕的灭晋之战。”颜良龙颜大悦,拍案叫好。

  那河东郡与东都所属河南尹很近,当年又是黄巾余众聚集之地,道门在当地还残留有相当的影响力,左慈选择在此郡传道谋反,倒也是很会挑地方。

  “真没想到,左慈此人竟有此野心,竟想仿效张角,幸亏陛下抓住了蛛丝蚂迹,破了左慈的阴谋。”徐庶感叹道。

  颜良冷笑一声,将那奏报往案上一扔,传叫将那左慈速速押解前来。

  午后时分,押解左慈的囚车,紧随在奏报之后,抵达了雁门前线。

  帐帘掀起,却见一名仙风道骨,须发皆白的道者,一派从容的步入了御帐。

  不用问,来者必就是那左慈了。

  左慈方一入帐,那份与生俱来的仙气,便令帐中诸将士,微微的为之一顿,不自禁的就产生了几分敬意。

  “我帐下的这些将士,皆是杀人如麻的虎狼之辈,却能为这左慈的气质所感染,此人果然不简单,怪不得能蛊惑人心……”

  颜良心如明镜,他剑眉一凝,一身的威霸之气散发开来,顿时压过了左慈的那份道骨仙风。

  大帐之中,立时充斥满了颜良的肃杀战意,众将士精神一震,皆恢复了肃然。

  “贫道左慈,拜见陛下。”左慈环抱拂尘,微微一拱手。

  马谡虽逮捕了左慈,但念在左慈道门领袖的份上,却也对他礼待三分,并没有给他更换囚服,夺了他的拂尘,反是让他完好体面的来见颜良。

  “左慈,朕听说你有虚空幻化金银的本事,是真的吗?”颜良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  那左慈微微一笑:“贫道得南华老仙真传,法力虽不足与真仙相比,倒也有一手虚空化银的手段。”

  左右周仓等人,皆是好奇心起。

  “好,既然你说可以虚空化银,那你就给朕露一手吧,若你果真有此手段,朕就饶你一条狗命。”颜良冷笑着道。

  那左慈形容微微一动,眼眸之中,闪过一丝不易令人觉察的惊喜。

  显然,左慈以为颜良抓了他,就将他斩处,却没想到颜良竟要他变化金银,来决断是否饶他姓命。

  “哼,颜良,你不信老夫,那老夫就正好借这手段,逃过一劫……”

  左慈心中暗自得意,遂是笑道:“既是如此,那贫道就略施小技了,还望陛下能一言九鼎。”

  左慈说着,嘴里念念有词,拂尘微扬,便打算施展所谓仙术。

  左右军士皆睁大眼睛,等着看那流传已久的神奇仙法。

  “慢着!”关键时刻,颜良出言打断,“来人啊,把这老道先给朕扒个精光,然后再让他变戏法,朕看他还怎么变得出来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