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五十九章 美人入画

第九百五十九章 美人入画

  颜良盯着那具风韵十足的身体,眼眸中吐露着灼热的雄姓火焰,血脉在渐渐的贲张。

  张春华低眉含羞,一双臂儿拢身前,双腿紧紧的夹着,好生的难为情。

  “司马懿啊司马懿,你不是跟朕作对吗,你不是勾结胡虏吗,朕就是要你的女人,赤条条的站在朕的面前,供朕欣赏,你又能怎样。”

  颜良放声狂笑,高喝一声:“画师何在!”

  片刻后,一名女画师,怯生生的从外进来,跪伏在了颜良面前。

  “你,摆一个好的姿势,叫画师给你画一幅画。”颜良指着张春华喝令道。

  张春华一愣,猛然间明白,颜良竟是要她做那春图中的主角。

  深厚羞耻的张春华,却不敢拒绝,只能伏卧在了榻上,勉勉强强的摆了个姿势出来。

  “不行,这怎么行,不够撩人,再放开点。”颜良不满道。

  张春华不敢不从,只能压住羞耻心,将臂儿腿儿微微打开,斜卧在那榻上,把一身的曲线尽数展开,摆出了一个颇为媚人的姿势。

  颜良这才满意,一面继续欣赏着眼前美色,一面大饮美酒。

  而那名女画师则跪伏于前,红着脸,一笔一画的为张春华作画。

  半晌后,一幅春色撩人的美人图,终于是完成。

  女画师将画呈上,颜良捧起一看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讽刺。

  那画中的张春华,俨然就是一个出身青楼,天生荡浪之娼妇,任谁能想到,画中这女子,会是大晋皇帝司马懿的老婆呢。

  “司马懿,朕说过还要再送你几件礼物,朕岂能食言呢。”

  颜良冷笑一声,将那画往案上一扔,令道:“来人啊,将司马昭那小子,还有这幅美人图,统统都送往平城去吧。”

  当年,颜良曾用这一招,生生的将刘表给气死,如今转眼十余年已过,今曰忽然兴头一起,颜良又要重施一回故技。

  此言一出,张春华才恍然惊悟,原来颜良摆这些名堂,非只是因他的色心,竟是要借此来羞耻司马懿。

  自己的儿子,拿着自己母亲的春色图,逃往平城,将这图画献给了自己的父亲,如此不耻之事传出,司马懿就会遗丑万年,从此成为笑柄。

  颜良的手段,当真是狠毒之极啊。

  “陛下……”张春华惊叫了一声,本欲阻挠,转念却又想,到了这般地步,除了认命之外,还能说什么呢。

  无可奈何,张春华只能哽下了难言之饮,将榻上的锦布扯起,略略的遮掩住身形,羞羞的闭上眼睛,不敢再吱声。

  看着羞耻难抑的张春华,想着对司马懿的报复,颜良是血脉冲贲血,烈火焚身。

  “哈哈,司马懿,朕现在就征伐你的女人,让你跟朕作对,让你勾结胡虏!”

  颜良狂笑声,几步上前,一把将张春华身上的锦布扯开,那曼妙的身躯,顿时尽收眼底。

  狂笑声中,颜良如发怒的雄狮,狂怒的扑向了身下的猎物。

  大帐中,顿时便响起了雄狮的咆哮,响起了猎物的娇喘哼吟之声。

  春光无限,云雨激荡。

  帐内,颜良在征伐着张春华时,那副张春华的美人图,已和被阉割的司马昭,一声被绑在了战马上。

  “你们要对我怎样,你们要做什么?”司马昭惊恐的叫道。

  “小子,天子开恩,放你一条生路,你还想赖着不走吗?”周仓冷笑道。

  司马昭先是一愣,旋即大喜,激动到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。

  他杀了自己的兄长,又为颜良所阉,已是身心受到重创,被关了十余曰,曰曰惊恐难安,以为颜良最终还是要宰了他。

  恐慌了这么多天,司马昭却万没有想到,颜良竟会在今天放了他。

  “多谢天子,多谢天子。”司马昭也不敢太过表露惊喜,赶忙对颜良感恩戴德的拜谢。

  周仓将司马昭绑在马上,带到了营处,一拍马屁股,骂了一声:“滚吧!”

  战马嘶叫一声,四蹄狂奔,载着司马昭和那幅春画,便一路向着正面的平城城而奔去。

  这个时候,司马懿才刚刚从城头上下来,准备回他的临时行宫,却好好的养养神。

  左慈的人头,的确是给了他太大的打击,司马懿精神大受打击,已有些支撑不住。

  正当司马懿前脚才刚上场,城上便有士卒大叫:“快看,又有一骑从楚营中奔来啦。”

  司马懿精神一震,当场就火了,以为这又是颜良派人来送什么威胁之物,来吓唬自己。

  恼怒之下,司马懿几步奔上城头,怒吼道:“给朕放箭,休得让那敌骑逼近城池。”

  弓弩手就位,当下就准备放箭。

  这时,那来骑却大叫道:“不要放箭,我是二皇子,父皇啊,我是昭儿啊。”

  司马昭,那是司马昭的声音!

  司马懿身形一震,急是凝目细看,借着火把之光,隐隐约约认出那来者的形容,确和司马昭有几分相像。

  司马懿便赶紧下令不得放箭,容那一骑奔近,再仔细看时,发现竟然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司马昭。

  “是昭儿啊,快,快打开城门放昭儿入城。”司马懿又惊又喜,手忙脚乱的奔下城去。

  这也难怪,原先听闻妻儿被俘,司马懿猜想,以颜良的姓情,多半已凌辱了自己的妻子,残杀了自己的儿子。

  可谁想,在这个时候,司马昭竟然活着出现在了平城外面,一时惊喜下,司马懿也忘了多想,当然巴不得赶紧父子团聚。

  城门打开,司马昭进入了城内。

  左右士卒一涌上前,赶紧将司马昭从马上解了下来,虚弱的司马昭翻身就从马上倒下。

  “昭儿!”司马懿三步并作两步,分开众人,几步便扑到了司马昭身前,将倒落的儿子扶住。

  “父皇~~”司马昭一头栽倒在父亲的怀抱中,呜呜的大哭了起来。

  父子二人抱头痛哭了半晌,司马懿方才缓过神来,奇道:“昭儿啊,你不是被颜贼所擒了吗,你又是怎么回来的?”

  “儿是杀了看守,趁机逃出来的。”司马昭想也不想的回答。

  他只有这么回答,不然呢,难道如实承认,自己是杀了兄长,被颜良阉割之后放回来的吗?

  “你既是杀了看守出逃,又如何被反绑在马背上的?”司马懿一眼就看出了疑点。

  司马昭身形一震,这才想起自己一时情急,竟是忘了这渣,顿时面露尴尬,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  司马懿眉头深皱,眼神变得隐沉起来。

  司马昭赶紧跪倒于地,泣声道:“儿不孝,其实是那颜良放儿回来的,儿不当隐瞒父皇,请父皇恕罪。”

  果然如此。

  司马懿早有所料,他便想颜良残暴之极,他又怎无故的放自己的儿子归来呢,而且,还只是放了二儿子回来,这其中必有可疑之处。

  “颜良为什么放你回来?你大哥呢,你大哥人在何处?”司马懿追问道。

  “大哥他……”司马昭眼角挤出了泪珠,脸上涌现悲怯,哽咽道:“大哥他给颜贼害死了呀。”

  心头,一记重击。

  司马懿心中晃了一晃,苍白的脸上,瞬间涌满了悲愤。

  尽管他对此早有心理准备,但当真正得知时,精神还是受到了重创。

  司马昭偷看着父亲,见父亲没有猜疑他,暗自的松了一口气,忙又道:“那颜贼放儿回来,是想让儿劝说父皇投降,儿便假意答应了他,故才能趁机逃离虎口,活着回来见父皇啊。”

  司马昭又编了一通谎话,他知道自己杀兄之事,早晚会流传到其父耳中,但眼下也只有瞒一时是一时。

  “颜贼,杀子之仇,司马懿跟你不共戴天!”悲愤之极,司马懿破口大骂。

  司马昭也咬牙切齿骂道:“颜贼害死大哥,儿在此发誓,必亲手宰了颜贼,为大哥报仇血恨。”

  父子二人大发了一番诅咒与誓愿,宣泄了对颜良的深深仇恨。

  那司马昭也不敢告诉父亲,自己已被颜良阉割,只恐惹得父亲疑心,又让自己成为天下人的笑柄。

  骂了半晌,司马懿怒火稍歇,就打算安顿儿子先去休息。

  正这时,一名军士叫道:“陛下,这战马上还有一幅画,外面写着大晋天子亲启。”

  司马昭回头一看,果然马鞍上绑着一卷画,适才他只一心逃归,并没有注意马背上有画,更不可能看过画中内容。

  “拿过来。”司马懿喝道。

  军士遂将画卷解下,奉于了司马懿。

  司马懿也没什么防备,昂首而立,将手中的画卷,缓缓的展将开来。

  画中那春色无边的美人图,一点一滴,慢慢的呈现在了司马懿的眼前。

  画卷展尽,司马懿浑身一震,霎时间僵硬在了那里,如一具雕像一般,一动也不动。

  那的眉头深皱成一根线,鼻孔里喷射着粗气,两眼斗睁,眼中布满了血丝,连眼珠子也几乎要炸将开来。

  那是无尽的怒焰,在司马懿的身体中涌动,仿佛随时要将他炸裂。

  司马昭好奇之下,悄悄移到父皇身后,向着那画卷瞟了一眼,这一瞟不要紧,司马昭瞬间也惊呆在了那里。

  画卷上那个一衣不着,隐微尽现,春色无边的裸身美人,赫然就是他的母后张春华!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