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六十章 没羞没臊的憋曲皇帝

第九百六十章 没羞没臊的憋曲皇帝

  司马昭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画上的母亲,在那一瞬间,他整个人仿佛陷进去了一般,无法自拔。

  “颜贼——”司马懿的口中,咬牙切齿的喷出了两个字,一种前所未有的怒焰,在他的胸中熊熊燃烧。

  司马昭如被那怒焰灼伤,霎时间清醒了过来,他这才意识,自己竟是无意之间,将这一幅充满羞辱的画像,给带了回来。

  那颜良,竟是利用他,利用他母亲无耻的画像,来达到羞耻他父亲的目的。

  想通此节,司马昭顿时羞愧难当,羞到恨不得找个地缝,当场钻将进去。

  “颜贼,安敢如此相辱,我司马懿跟你誓不两立!”司马懿一声咆哮,疯了一般,将手中的画卷撕成粉碎。

  左右军士皆不知,自家皇帝为何如此狂怒,均是吓得匆匆后退。

  唯有司马昭,却是羞得无地自容,实不敢正眼相看自己的父皇。

  漫天的碎屑飞舞,狂怒的司马懿立在纷飞的纸屑中,整个人暴跳如雷,脸上是青筋突涌,仿佛血脉都随时能够崩裂。

  “颜贼——啊——”陡然间,司马懿脸庞朝天,一声惨叫,一股鲜血从嘴中喷出,冲上了半空。

  随后,他在万众惊恐的注视,身形晃了一晃,栽倒于地。

  “父皇,父皇啊。”司马昭大惊失色,也顾不得许多,急是扑向了晕死过去的司马懿。

  平城之中,晋军这些残部残将,随着司马懿的气晕,很快就陷入了恐慌混乱的境地。

  颜良无需一兵一卒,只消一幅画,就轻松的击倒了司马懿,让城中的敌人陷入了恐慌。

  而颜良则在城外大帐中,夜夜征伐着张春华,享受着死敌老婆的滋味,想象着司马懿看到那幅画时,气到吐血的模样。

  至于张春华,到了这般地步,她除了接受事实,迎逢颜良的蹂躏之外,也别无选择。

  接下来的半月内,锦衣卫统领马谡不断的发回好消息,报称在两河一带,接连查获了数个左慈藏匿财宝之处,所获资财皆是以亿钱来计。

  对于这些天降横财,颜良除了部分拿出来犒赏将士外,其余大部分自然是将之收入库府,充为国用。

  转眼,半月已过,第二批赶制的火药,终于从河南翻山越岭,运抵了平城前线。

  十几桶的火药,足可以世界上任何一座坚城,都炸上了天,区区一个平城又何足道哉。

  火药运抵的第二天,颜良便下令全军集结,对平城发动最后一击。

  是曰,万里晴空。

  十余万大楚将士,列阵于平城之东,无数面旗帜汇聚成一片赤色海洋,汹涌澎湃,如血海一般,震慑瓦解着残敌之心。

  司马懿这会早就苏醒过来,经过几天的休养,他总算是从吐血的重创中,缓过了几分劲来。

  闻知楚国大军攻击,司马懿不得不拖着虚弱的身躯,勉强的上城来指挥作战。

  未上城头时,司马懿的脑海中,一直挥之不去的,还是自己老婆的那样春色之图。

  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象着,自己的妻子张春华,如何匍匐在颜良的胯下,如何被颜良鞭笞征伐的画面。

  那些画面,时时刻刻都刀钢刀一般,扎得司马懿心中吐血。

  “我要挺住,我要报仇,我绝不能倒下!”司马懿紧咬着牙关,不断的鼓励着自己支撑下去。

  登上城头,当司马懿望见城外那漫漫无边,铺天盖地的敌军时,不禁又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  十几万楚军,几乎是半数人马都已集结在城外,颜良这分明是摆出了全力一击的态势。

  “难道说,颜贼又有了足够的火药不成?”司马懿的心中,陡然间涌起不好的预感。

  心怀着这不安的猜测,司马懿强打起精神,在儿子的搀扶下,喝令万余晋军振作斗志,准备血战迎敌。

  几百步外,颜良坐胯赤兔,脸悬倚天,巍巍如天神一般屹立于万军之中。

  颜良的存在,就是对楚军将士最大的激励,仿佛只要看到皇帝的身影,他们就觉得自己会战无不胜,没有任何敌人可以阻挡他们辗压的脚步。

  见得司马懿的皇帝伞盖出现在城头,颜良冷笑一声,向胡车儿使了个眼色。

  胡车儿遂单骑出阵,直奔平城东门方向而去。

  一百余步,弓弩的射程之外,胡车儿勒住了战马,横身而立。

  城头处,司马懿见胡车儿又单骑出现,心中顿时一紧,以为胡车儿又会像上次掷左慈人头那样,给他什么新的惊吓。

  胡车儿却没有再扔什么人头,而是扯起嗓门,向着城头大喝:“城中晋兵听着,我大楚皇帝圣恩浩荡,给你们最后一相机会,只要你们将司马懿擒下,开城投降,大楚皇帝就饶你们一命。否则,城破之后,必将顽抗之徒,如司马昭那小崽子一般,统统阉割!”

  这赫赫的威胁一出,城上晋军无不震恐,所有人的目光,都齐刷刷的望向了司马昭。

  这些恐慌的晋军们,这时候才知道,原来他们的二皇子,竟然已是被颜良阉割,成了一个断子绝孙之徒。

  司马懿也是心中大震,猛然望向司马昭,眼眸中充满了惊疑。

  司马昭却是羞愧到极点,默默的低下了头。

  他原以为自己闭口不言,就能把自己是阉人之事给瞒过去,谁曾想到,颜良竟然这般残忍,竟然在两军阵前,派人公开的将他被阉之事,宣扬了出去。

  到了这个时候,司马昭如何还能再隐瞒下去。

  “昭儿,难道颜贼真的把你……”司马懿声音颤栗,甚至不敢再问下去。

  司马昭脸色通红,羞愧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只低头不敢正视父亲的目光,更不敢正面回答。

  他的默认,却代表他承认了自己确实被阉割。

  司马懿头目一晕,胸气一滞,一股老血涌上舌根,竟又有要吐血的冲动。

  要知道,他司马懿的儿子,只有司马师和司马昭二人,司马师已死,他就只余下了司马昭这么个血脉。

  而现在,司马昭却变成了阉人,他那司马懿岂非就此绝子断孙!

  堂堂大晋天子,出身高贵的名门之后,妻子被颜良占有,大儿子被颜良所杀,二儿子被颜良阉割,国土沦丧,断子绝孙,这世上,还有谁比他司马懿这皇帝当得更窝囊,当得更没羞没臊。

  司马懿那个气啊,气得肺都要炸掉,若非紧咬住牙关,险些就再次晕死过去。

  “父皇,儿非不愿说实话,儿只是怕让父皇丢脸,儿……”

  “滚开,你这没用的东西,丢尽我司马家的脸,还敢活着回来!”司马懿一把将司马昭推开,恨其不争的斥道。

  司马昭又是委屈,又是羞耻的,尴尬的立在那里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咚咚咚!

  呜呜呜!

  震天的战鼓声,杂夹着悠远的号角声,已然响起,楚军的进攻开始。

  数十个军阵轰然而动,如一道道铜墙铁壁似的,向着平城东门一线,平推而来。

  五万人组成的先登军,挟着带各式各样的攻城兵器,向着平城逼近。

  远方处,上百辆的铜制弩车,已经在五百步外的超远距离,用那一人多长的铁矢,发动远程打击。

  嗖嗖嗖!

  铁矢破空而来,强大的冲击力,足以将三人同时洞穿,不少不及防备的晋军,都瞬间被扎成了肉串。

  司马懿也从惊愤中缓过神来,赶紧将脑袋缩了下来,躲避那飞射而至的密集铁矢。

  “快,放箭,给朕压制敌人。”司马懿半蹲在女墙下,挥剑喝斥着将士。

  晋军的斗志早已瓦解,眼下连皇吓得不敢直腰,何况是他们,大多数晋军都跟着躲在女墙下面,完全无视司马懿这个皇帝的命令。

  司马懿无可奈何,只得探起脖子,巴巴的向城外偷偷窥视。

  却见那密密麻麻的楚军,已经逼近了护城河,开始填堵沟壕。

  更让司马懿惊恐的是,他在楚军军阵中,赫然看到了有一队兵马,正抬着一个个的大木桶,向着平城而来。

  “火药,颜贼真的又有了火药!”司马懿失声惊叫。

  左右晋军更是骇然变色,无不惊恐到了极点。

  “父皇,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啊。”司马昭也从羞愧中回过神来,惊恐的问道。

  司马懿紧盯着城外,眼看着那些楚军,抬着大木桶不断的逼近,眉头越凝越深,惧意也越来越浓。

  “平城不可守,速速撤退!”半晌后,司马懿突然低声一喝,说着,猫起身子就往城下溜去。

  “父皇,平城是咱们最后的据点,若就这般弃了,咱们还能逃到哪里去啊?”司马昭紧跟其后,惊恐的问道。

  “不逃就是死路一条,先弃了平城,退往塞外再说。”司马懿头也不回,急奔下城,翻身上马就往平城北面奔去。

  父皇都溜了,司马昭哪里还敢逗留,只好也跳上马,忍着胯上创口的疼痛,紧随司马懿而逃。

  这父子二人先后一逃,城上晋军军心崩溃,楚军尚未攻城,他们就全线的弃城溃散。

  几百步外,驻马昂首而立的颜良,将城上的敌情看得是清清楚楚。

  见到晋军这般阵势,颜良冷笑一声,扬鞭指道:“看来司马懿已经溜了,火药就省下吧,传朕旨意,全军强攻,把平城给朕夷为平地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