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六十一章 大楚赤旗,遍布华夏

第九百六十一章 大楚赤旗,遍布华夏

  一秒记住【Www.】,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。

  <!--go-->  晋军溃败,楚军全面进攻,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便将平城全线的突破。[本文来自WwW.]

  午后时,大楚赤色的战旗,终于高高的飘扬在了平城上空,这座拱卫华夏北疆的苍凉古城,终于纳入了大楚的版图。

  平城一失,雁门遂陷。

  司马懿甚至连代郡也不敢再去,带着他那被阉的儿子,以及几千残兵,一路从平城出逃,越过长城,经由阴馆、汪陶数县,逃往拓跋鲜卑的领地而去。

  颜良拿下平城后,当然没有沉醉在胜利之中,而是令赵云、张辽等率军,对司马懿穷追不舍。

  同时,颜良又命文丑和黄忠率三万兵马,由雁门向东而进,会同幽州的司马懿,合击驻守在代郡的韩猛和司马朗所部。

  因是司马懿弃守平城太过突然,代郡方面的晋军根本来不及转移,文丑的大军杀了晋军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代郡一役,历事数主的韩猛被杀,司马懿的哥哥司马朗,仅带百余骑越过长城,逃往了塞外。

  文丑所率的大军,遂于太史慈所部,于代郡治所代县胜利会师。

  平城之役,以楚军的全面胜利结束。

  至此,原本属于汉朝的幽、并、冀、青、司、豫、兖、徐、扬、荆、交、益、雍、凉十四州,尽数已纳入大楚版图。

  司马懿被逐于塞外草原,刘备逃往高句丽,张飞远遁于倭岛,颜良残存的敌人,统统都被驱逐出了华夏正统领土。

  放眼华夏,再无不臣之徒。

  攻克平城后的第五天,颜良留张辽镇守雁门,太史慈镇守幽州。守卫大楚北疆,颜良则自率大军,班师还往北都邺城。

  颜良不是不想一鼓作气,杀奔草原灭了司马懿,连同塞外的鲜卑人也一并根除。

  然从征辽东,于到上太行,大军连年征战,虽连战连胜,士卒们的疲惫却也达到了顶点。

  楚军士气已是强橹之末。必须要经过休整,方才能出塞一战。

  况且为了保障并州之战的后勤供给,颜良征集了大量的并司冀三州百姓为役,成千上万的丁夫,累死在了太行山的崎岖的山道上。这一战下来,百姓损失也不轻。

  如此沉重的苦役,三州的百姓自然难免产生怨言,而左慈的道门,正是趁着这个机会,利用百姓的怨言,煽动对大楚的不满。肆机扩大道门影响力,谋图不规。

  左慈的谋逆虽最终被提前瓦解,但这也给颜良提了一个醒,使他意识到不能再不惜民力。不间隙的将战争继续下去。

  士兵需要休息,服了许久苦役的百姓,也需要休息。

  更何况,连年的北伐。也使大楚积蓄多年的粮草,耗之一空。各处粮仓都几乎告罄。

  如今时夏已至,颜良需要安稳的渡过这个秋天,用一次全国性的大丰收,来为他出塞作战提供粮草保障。

  权衡种种,颜良还是决定先行班师。

  不过,颜良却未回东都洛阳,而是将皇驾留在了邺城,就近训练兵士,也方便秋收一过,即刻由邺城起兵出塞。

  而这即将到来的出塞作战,与颜良在中原的东征西讨,又有着很大的不同。

  出塞作战,万里草原,步兵几无用武之地,颜良要想扫灭鲜卑,就只有动用大楚的骑兵军团。

  自从早年拿下西凉后,大楚的骑兵数量就在急速的扩充,而在拿下幽州,稳定住辽东后,骑兵的扩张更是达到了顶点。

  截至到目前为止,大楚能够用于作战的轻重骑兵数量,已经达到了空前的六万左右。

  当然,这些骑兵有不少都驻防于西凉,幽并州方面的骑兵数量,不足半数。

  为了扫灭鲜卑,颜良已决定动用全部的骑兵,也就是说,颜良打算以六万骑兵出塞作战,仿效当年汉朝与匈奴的决战,以骑对骑,一举扫灭鲜卑。

  故是在颜良还往邺城后,就向凉州方面下令,将驻守于凉州的外军骑兵,尽数调往河北。

  骑兵作战,更要等着秋高马肥,战马吃饱了草,养起了膘,方才能全力一战。

  毕竟,眼下鲜卑人的实力,远胜于羌人、南匈奴,以及乌桓,根据情报所称,塞外各部鲜卑,加起来有四五十万之众。

  以游牧民族的战争动员能力,四五十万的部众,能动用起来近十万的骑兵,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这也就是说,倘若鲜卑人能够联合起来,颜良甚至要以劣势的兵力,来扫灭优势的敌人。

  当然,鲜卑人的骑兵数量虽多,但他的武器和铠甲的质量,却不如楚军精良。

  除此之外,鲜卑胡虏的军纪也不如楚军严酷,顺风作战尚可,一旦出现局势不利,就很容易各自溃散,而非楚军那样,在铁的纪律之下,虽处劣势,依然能顽强作战。

  楚军的纪律,以及精良的装备,还有整个华夏十四州的后勤保障,正是颜良有信心打赢这场塞外之战的关键所在。

  邺城方面,颜良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出塞灭胡,而草原上的战争,却已接近了尾声。

  正是颜良判断的那样,就在他攻克平城未久,小种鲜卑就被东西两部鲜卑夹攻而灭。

  拓跋力微亲手斩杀了轲比能,一举吞并了小种部五六万的丁口,数十万头牛羊,一跃成为了草原上最强大的部落。

  至于东部的慕容鲜卑,也趁机兼并了中部鲜卑其余各部,实力也随之大增。

  颜良认为,如果自己即刻出塞,两部鲜卑在危机之下,多半会选择放下成见,并肩作战对付颜良,这样反而不利于他灭鲜卑。

  所以,颜良才选择先退兵,让两部鲜卑互生猜忌,然后他才趁机渔利。

  果不其然,就在颜良回到邺城不久,草原上就传回了情报,拓跋部与鲜卑部之间虽未大规模开战,但彼此间的小摩擦却是不断。

 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,三足鼎立容易,两只野心勃勃的恶狼,却难以共存。

  颜良也不急,一面等着积蓄力量,一面笑看草原上的鲜卑胡虏,互相的狗咬狗。

  阴山,拓跋鲜卑王庭。

  诺大的皮帐中,肃列着两排刀手,十余名半袒身躯的鲜卑猛士,虎视眈眈的盯着王帐中端坐的那几人。

  司马懿正襟危坐,闲品着马奶酒,部将王基却不断的环视左右,显得忧心忡忡。

  平城兵败,司马懿带着几千残兵,越过长城投奔塞外,这已经是他来到鲜卑领地后的第十七天。

  直到今天,拓跋力微才决定接见他。

  环顾两边鲜卑武士,整个王帐中这肃然的气氛,哪里是待客之道。

  司马懿心中虽觉不爽,但他却也是有口难言。

  他很清楚,你有多少实力,人家就会给你多少面子,如今落荒而来,拓跋力微能以马奶酒招待他,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
  帐帘忽起,拓跋力微在一众鲜卑武士的簇拥下,昂首阔步的进入了王帐。

  司马懿见状,赶紧站起身来,向着拓跋力微致以微笑。

  “原来是大晋的皇帝啊,快坐快坐。”拓跋力微大摇大摆的走上上座,如主人那般,向着司马懿示意。

  身边的王基顿时微微变色,对拓跋力微的态度,感到有所不满。

  司马懿所讪讪一笑,极力的压制住心中的不悦,佯作淡然的坐了下来。

  “本大人这几日一直忙于扫清轲比能余党,一直没能抽出空来见司马国主,你不会见怪吧。”拓跋力微笑着说。

  一句司马国主,如刀子一般,扎在了司马懿的心头。

  曾几句时,当他据并州称帝时,拓跋力微如狗一般的上表臣服,恭敬的称他一声大晋皇帝陛下。

  如今,他失了晋国,落荒而来,拓跋力微把他“降”为了国主,这份轻视之意,就算是傻子只怕也听得出来。

  司马懿嘴角微微抽动,脸上的笑脸却愈加的灿烂。

  “拓跋大人神武雄略,一统鲜卑乃大势所趋,朕今远来草原,就是想和拓跋大人商议,我大晋和大鲜卑联合,共同对付颜良那只禽兽呢。”司马懿拍过马屁,不失时机的提出了联合之事。

  拓跋力微冷笑了一声,反问道:“对付颜良那厮,我大鲜卑能出六万铁骑,但不知司马国主的大晋国,又能出多少兵力呢?”

  司马懿一震,拓跋力微这一问,却是把他给问住了。

  他司马懿落魄到现在,麾下可战之士能凑齐三四千,就已经是极限,而这丁点兵马用来对楚作战,简直少到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拓跋力微明知故问,这分明是故意要寒碜于他。

  司马懿暗暗咬牙,眼眸中闪过一丝阴冷,那阴冷之色一闪即逝,司马懿随即呵呵一笑。

  “朕虽然兵马无多,但对颜良的用兵手段,还有并州的地形却无比熟悉,有此两样,再加上拓跋大人你的铁骑,你我联手,必可挫败颜贼呀。”司马懿这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。

  那拓跋力微却是哈哈一笑,傲然道:“本大人灭了轲比能,吞并了小种部,今麾下有铁骑六万,那颜贼兵马再多也都是步军,来了草原上只有待宰的份,本大人自己就能灭了颜贼,还需要你做什么。”<!--over-->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