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六十二章 救命稻草

第九百六十二章 救命稻草

  司马懿闻言变色,瞬息间,满腔的怒气就要喷然而出。

  这个拓跋力微竟然如此狂妄,如此的放肆,言语中皆是讽刺,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  司马懿那个火啊,当场就想拍案而起,就此一走了之。

  阴怒瞬间,司马懿再度将一腔怒火,强行的压了下去,脸上又露出了一丝讪讪笑容。

  “拓跋大人英明神武,雄兵十万,颜贼确实不可敌,看来朕只能协胁拓跋大人了。”司马懿终于服软,他这话就等于承认现实,打算从平等的联手,变成依附于拓跋力微。

  拓跋力微这才满意,嘴角微微上扬,掠起一丝得意。

  “既是如此,那本大人就允了司马国主之请,在阴山南面给司马国主拨出一片草原,司马国主可带着你的残部,先在那里落脚吧。”拓跋力微以施舍的语气道。

  “那就多谢拓跋大人了。”司马懿赶忙起身,拱手告谢。

  又聊一会,司马懿受够了讽刺,便起身告辞。

  出得王帐,四下无人时,王基恨恨道:“陛下,那拓跋力微简直是小人得志,咱们岂能依附于他,受他的气。”

  “势单力薄,眼下也只能忍气吞声啊。”司马懿却叹道。

  王基沉默了下来,脸上浮现黯然之色,诚如司马懿所言,他们晋国混到现在,只余下了几千兵马,不忍气吞声,还能怎样呢。

  “陛下,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王基默默的问道。

  “先以阴山为家,招纳中原士民前来投奔,待实力有所恢复,然后再做打算。”司马懿斩钉截铁道。

  “那……我们还要相助那拓跋力微,对付颜贼吗?”王基又问道。

  司马懿冷哼一声:“拓跋力微自以为吞并了小种部,实力大增,就敢不把颜良放在眼里,哼,我们就坐观虎斗,再趁机收取渔利。”

  “陛下英明,事到如今,这也是最佳的选择了。”王基拱手赞道。

  司马懿驱马徐行,目光投向了南面,看似充满决毅的眼神中,却闪烁着几分惆怅。

  ……

  高句丽国,梁口城。

  简陋的皇宫大殿中,刘备神情冷峻,端坐于那粗糙的龙座上,听取着臣下关于中原的最新情报。

  楚军攻克平城,司马懿彻底退出塞外,依附于鲜卑人,这道情报表面事不关己,但却令刘备君臣,内心都陷入了不安当中。

  司马懿虽是刘家叛臣,但和颜良却是死敌,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,司马懿这个叛臣,也可以勉强作他刘备的朋友。

  刘备原还指望着司马懿在中原拖住颜良,自己在高句丽国招兵买马,以图卷土重来。

  但刘备却没有想到,司马懿竟然败得这么快。

  如今的颜良,已尽数收取了当年汉朝的十四州,整个中原汉地,已再无他的敌人,这也就意味着,颜良已成了中原正统的皇帝。

  而他刘备,远避于异族之国,虽号称是刘氏正统,又有谁会接受呢。

  从他逃往高句丽国这么久以来,虽屡屡号召中原士民,前来高句丽投奔他,但来者却寥寥无几,这让刘备是一天比一天的心寒。

  眼下晋国完蛋了,以颜良姓情,下一步很可能去收拾鲜卑人,接着就来灭他和高句丽人。

  到那个时候,刘备实不知道,他和高句丽人当如何挡得住,拥有十四州之地的颜良大军辗压。

  “唉,司马懿这个废物,没想到这么快就败了,当真是个废物。”刘备摇头鄙夷道。

  阶下众臣,也皆摇头感叹。

  “上个月有多少汉人前来投奔我们?”刘备转移了话题。

  田豫扳着指头算了一会,叹道:“上月共有百人从辽东投奔,其中老弱妇孺除去,精壮的男丁只有不到二十余人。”

  “百人,只有百人吗……”刘备眉头深凝,脸上的惆怅愈重。

  一个月百人,一年到头也不过千余人,而且这些人进入高句丽后,还要被高句丽人刮去一半,落到他刘备手里的,一年也不过几百人而已。

  以这样龟速,他刘备何时才能卷土重来呢。

  “难道我刘备的声名,在汉地真的只余下这丁点的号召力了吗?”刘备难以置信的自问。

  臣下尽皆闭口不言,没人站出来为刘备开解。

  其实他们很想说,自从你刘备杀关羽以来,仁义的名声就一落千丈,到如今已是臭名远播,莫说是号召力,汉地的那些士民,对刘备恨之入骨者,只怕也不在少数。

  至于那些前来投奔者,多为刘备的狂热崇拜者,要么就是一些世族豪强,畏惧于颜良的镇压,才背景离乡,不得不前来投奔他刘备。

  “陛下勿忧,臣倒是有一计,或者可以扩弃我们的实力。”孙乾打破了沉寂。

  “卿有何妙计?”刘备精神一振,忙问道。

  孙乾抬手虚指东面:“臣闻翼德将军数年前远遁海外,如今已收取了倭国,麾下有倭人近百万之众,堪为一方霸主,陛下若能重得翼德将军相助,得到倭国这支力量,卷土重来就有希望了。”

  翼德?倭国?百万之众?

  刘备精神大作,一瞬之间,仿佛忽然看到了希望一般。

  当年张飞弃他而去,逃亡海外,刘备可是气极,恨不得张飞溺死在滔滔大海之中。

  可谁曾想到,张飞竟然奇迹般的抵达了倭国,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一年之间就统治了整个倭国。

  而且,那些倭人都好似着了魔一般,对张飞是敬畏万分,个个忠心耿耿。

  曾几何时,那个令刘备失望憎恨的义弟,如今给孙乾一说,却成了他卷土重来的救命稻草。

  刘备才刚刚兴奋了片刻,眼珠子那么一转,脸上转眼又蒙了一层阴影。

  “唉~~”刘备幽幽一叹,“朕对翼德一直是不忘兄弟情谊,哪怕翼德背弃于朕时,朕对他的情谊也未曾变过,朕只怕是翼德对朕成见太深,不肯回归助朕重振大汉社稷呀。”

  刘备絮絮叨叨的就说起了陈年旧事,说他如何重情重义,说他对张飞如何的信任器重,好似张飞的背弃,完全跟他没有责任。

  “翼德将军当年背弃陛下,想必也是一时意气用事而已,过了这么多年,想必翼德将军已经相通了吧。”鲜于辅附合着刘备道。

  这时,那孙乾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如果陛下愿意,臣愿远赴倭岛,去向翼德将军伸明大义,说服他重新归附于陛下,助陛下东山再起。”

  刘备眼眸中闪过一丝心动之色,但他却眉头深锁,轻捋着胡须,久久不肯做决断。

  张飞可是他的义弟,更是他的臣下,如今他却要放下面子,主动的去求张飞,这叫他刘备的脸往哪里搁。

  “陛下,为了振兴汉室的大计,稍稍的放下点身段,臣以为也是值得呀。”孙乾看穿了刘备心思,上前小声的劝道。

  刘备身形一震,那紧凝的眉头,转眼就松展开来。

  “翼德乃朕的义弟,更是我大汉栋梁之臣,朕岂能错过这样一个对汉室忠心耿耿的好臣子,就依你之计吧。”刘备很大度的说道。

  “事不容缓,那臣这就去准备准备,不是就起程去往倭国。”孙乾慨然道。

  刘备抚其肩道:“爱卿啊,此番就有劳你了,你一定要跟翼德解释清楚,告诉他,朕对他的兄弟情义,从来都没有变过,让他以大义为重,回归朕的身边,前番之事,朕一概不会再追究。”

  “陛下放心,臣明白。”孙乾郑重承诺,方始告退。

  看着孙乾离去的背影,刘备的眼眸之中,悄然闪过一丝阴冷。

  “若能诱得翼德回归,朕得倭国百万之众,便又有了跟颜贼争雄的资本,天佑大汉,天佑我刘备啊,嘿嘿~~”

  ……

  千里之外,邺城。

  玉雀台已然竣工,还往邺京的颜良,自然又可夜夜笙歌,于腥风血雨之后,享受难得的潇洒快活。

  当然,颜良并非是荒银无度,他只是在温柔乡中,等待着秋高气爽之后,又一次的出塞大战。

  颜良身为君王,坐拥无数美人,这些年下来,那些美姬们自然也给他育少不少子嗣。

  除嫡长子颜渊,以及庶皇子颜泰之外,颜良的膝下已有四位皇子,五位公主。

  凭着颜良对黄月英的感情,以及立长安国的传统,颜渊的太子之位,自然是十分稳固。

  而且,在黄月英的教育下,这些年来颜渊也成长的是英武过人,颇有乃父之姿。

  有此优秀的太子,颜良自然没有想过要改立太子,他对这个儿子是十分的器重,寄予了厚望。

  至于其他儿子,颜良依嫡庶之分,各封亲王郡王,女儿们则尽封为公主。

  当然,颜良自不会学曾经历史中,司马氏的晋国那样,大封诸王,令他们镇守诸州,掌握着军队和地方军政大权,为国家大乱埋下祸根。

  颜良所封诸王,皆食厚禄,却不掌实权。

  又因颜良推行科举制,改革中央官制,把三公九卿的官制,逐步的向三省六部制发展,使得皇权更加稳固,虽无诸王拱卫皇室,颜良也不用担心他百年之后,皇权有旁落的风险。

  而颜良以无上的威势,横扫天下,威望震古铄今,凭借着巨大的威望推行改革,所受的阻力自然也少之又少。

  曰是,玉雀台上,颜良快活一宿,难得还往朝堂处理政事。

  方自回往宫中,便收到了锦衣卫,关于倭国方面的一份最新奏报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