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六十三章 大楚之土,无一寸多余!

第九百六十三章 大楚之土,无一寸多余!

  锦衣卫不仅负责监察天下,同是也负责搜集敌国情报,可以直达天听,只向颜良汇报。

  如今朝中还有司闻曹一处,掌握中军方的情报网络,所谓兼听则明,颜良需要用锦衣卫的情报,和司闻曹的情报相互映证,才能做出更明智的判断。

  锦衣卫在情报中称,伪汉残将张飞,自攻取倭国四岛后,被倭人奉为须佐之男,倭国百万之众,皆听其号令。

  张飞遂将汉地先进的农业手工业技术,统统的都传授给了倭人,并将倭国四岛合而为之,命名为瀛州,仿效中土建立郡县,分设官吏进行统治。

  至于张飞本人,则仍以大汉车骑将军自称,并兼任瀛州州牧,将大坂城设为他的州治所在。

  “倭人真是愚昧,连须佐之男也出来了,他们怎么不干脆奉张飞为火影呢……”

  颜良想起了穿越前看过的一部动漫,没想到里面的名词,竟然会出现在了一千八百年前的三国时代,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“须佐之男,那是什么东西?”徐庶也奇道。

  丞相庞统笑道:“据臣这些年对倭国的了解,那倭国尚处蒙昧初开之时,须佐之男还有什么天照大神,皆是他们所敬奉之神,张飞来自于中土,以数千之兵横扫倭岛,倭人惊畏之下,大概以为他就是传说中的天神下凡,故才把他奉为了须佐之男。”

  众人一听,这才明白了许多,徐庶赞道:“士元丞相涉猎可真是广博啊,竟连倭岛的这些典故,都了解得这般清楚。”

  “哪里哪里,我只是想陛下早晚要征服倭国,扫灭张飞这个余孽,故这些年来,臣才竭尽所能的搜集倭国方面的信息。”庞统自谦道。

  颜良这下也明白了许多,以张飞之勇,汉军之精,数千兵马扫平落后的倭人,确实不成问题。

  张飞虽在中原被颜良杀得跟狗似的,狼狈而逃,但到了倭国那种“不毛之地”,称王称霸却是易如反掌。

  越是落后的人,就越是容易崇拜强者,张飞挟着中原先进逃往倭国,被那些愚昧的倭人奉为神灵下凡,倒也是情理之中。

  “张飞把倭国命名为瀛州,倒也给朕省了事,将来待征服之后,就将那瀛州,纳为我大楚国的第十五个州吧。”颜良豪然说道。

  瀛州,大楚的第十五个州?

  在场的众臣们,神色都为之一震。

  “陛下,这瀛州孤悬海外,不过化外之地,我大楚幅员辽阔,这么一个海外孤州,似乎并无多大价值啊。”老臣田丰,表示了反对。

  田丰这种思想,在颜良看来,就是典型的天朝上国思想了。

  大楚乃这个时代最富庶,最先进的国度,称之为天朝上国,也是名符其实。

  然这天朝上国的称号,可以成为华夏子民的自豪,但却不能成为一种盲目自大的枷锁。

  曾经历史之中,大唐是何其的强盛,同样以天朝自居,毫无保留,甚至是赏赐般的向四周的胡族番国输出着她的优秀。

  结果呢,大唐滋养了那些落后的胡族,而安史之乱声炮响,胡族们就纷纷的跳出来,对大唐反咬一口,肆意的侵略吞噬着曾经滋养过他们的大唐。

  熟知历史的颜良,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。

  瀛州虽处海外,但若是不灭了,将之纳入大楚版图,那它就会贪婪的吸取大楚优秀的文化和科技,不断的强健自己。

  直到有一天,它成长到足够强大了,就会趁着华夏危难之机,趁势恩将仇报,反咬一口。

  在颜良看来,大楚不能闭关锁国,优秀的文化和科技也是关不住的,早晚会传往外域,为了把那些潜在的威胁消除在萌芽之中,最好的办法,就是将那些域外之国,统统都纳入大楚的版图。

  天下皆为大楚,随便你们闹,就算是将来大楚内乱了,那也是自家人的事,轮不到旁人来窥视。

  “大楚的土地,没有一寸是多余的,今曰朕多攻取一寸土地,他曰就能为大楚后世子民,多一寸立足之地,元皓啊,我们眼光要放长远一点,不可只局限于一时。”

  颜良傲对群臣,对冷峻豪然的语气,向群臣们表明了他的宏图大志。

  大楚的土地,没有一寸是多余的……

  颜良的这一句话,深深的震撼了群臣的人心,这震聋发馈的豪言,回荡在大臣们的脑海中,令他们都陷入了深思之中。

  黄巾之乱是怎么起的,不就是因为豪强们兼并土地,使天下百姓,无地可耕,不得不跟着张角造反吗。

  倘若大楚的版图足够的大,大到你豪强兼并一亩,我大楚的军队,就能开拓出一顷来,那个时候,还怕百姓无地可耕,还用担心百姓们会造反吗?

  田丰若有所思,良久之后,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再次看向颜良时,眉宇间已是一片的敬意。

  “陛下深谋远虑,见识远迈古今,老臣不及呀。”田丰拱手赞叹道。

  田丰姓情刚烈,归顺颜良多年,却也鲜有表示赞叹,今从辽东入朝未久,就能对颜良致以“远迈古今”的赞服,这一份赞词着实够份量。

  其余众臣也意识到了拿下瀛州的意义,遂无人再表示反对,唯有需要考虑的,则是何时出兵的问题。

  瀛州孤悬海外,张飞已在那里立稳了脚跟,若想灭之,非得大兴舰队,浮海远征不可,这没有个七八万人左右的军队,显然是不够用的。

  眼下高句丽和鲜卑未灭,刘备和司马懿两个野心家还苟且在外,随时准备着反攻中原,在未掉这些后患之前,大肆远征瀛州,显然非是明智之举。

  “今秋过后,先灭鲜卑,再灭高句丽,大陆一平就即刻浮海灭倭。”颜良斩钉斩铁,给未来的战略方针,定下了大调子。

  众臣也多为附议,对于颜良的这个大战略,深表赞同。

  “瀛州虽可暂时不征,但据闻近年以来,那张飞一直在大肆仿造我海军战舰,其间还多曾派人抢掠辽东沿海,掳夺沿海百姓,尤其是各式的匠人,张飞这般猖狂,臣以为不可不给他点教训。”法正也发现了意见。

  张飞的意图,颜良自然明白。

  倭人虽有百万之众,但大多是愚昧之徒,张飞想凭着带去几千汉军和工匠,数年间就大幅度的提高倭人的科技水平,显然是不可能之事。

  而无足够的匠人,张飞又何以兴造海船,炼铁炼铜打造兵器衣甲,以应对颜良将来的大军征伐。

  所以张飞才要学曾经历史中,那些倭寇一样,袭扰沿海,掠夺中原高素质的人口,来充实他的国力。

  似青州、徐州、冀州和幽州诸般沿海,布署有楚国海军主力,以张飞那点海军实力,自然不敢进犯这些大州,故他才只敢抢掠离瀛州较近的辽东。

  “孝直言之甚是,朕虽不急于征瀛州,但我大楚天朝,又岂能容许外夷搔扰,张飞这厮这般猖狂,朕必须得给他点教训才是。”颜良言中杀气凛烈。

  庞统遂是建议,将现在的海军进行重新划分,并于辽东增设一支艘队,以对付张飞对辽东沿海的搔扰。

  根据庞统的提议,颜良遂将现在海军,划分为青徐舰队,勃海舰队,以及辽东舰队。

  青徐舰队以凌统为海军都督,以威海为其母港口基地,负责保卫青州以南诸州沿海的海岸安全。

  勃海舰队则以蒋钦为海军都督,驻扎于渔阳沿海,拱卫冀幽诸州沿海。

  至于辽东舰队,颜良则选择带方郡的海冥城,作为辽东舰队的母港,颜良更将这支最重要的舰队,委任甘宁兼任海军都督。

  甘宁做为颜良的五虎上将,在颜良从南到北的战争中,发挥了巨大的作用,其功不可谓不大。

  但随着战争的向北推移,骑兵作战越来越多,甘宁的威力,反而不如张辽这等北方出身的骑将。

  故颜良灭汉灭晋的诸场大战,甘宁都没有什么耀眼之处。

  现在却不同了,善于指挥步军作战,更精于统领水师的甘宁,将与吕蒙、凌统、蒋钦等年轻将领一样,成为颜良将来伐瀛州的主力。

  而辽东登陆瀛州最近,辽东舰队也将成为颜良东灭张飞的主力舰队,这样一支重要的舰队,颜良自然要将之交给自己最器重,最信任的一员大将。

  吕蒙统御辽东军团,对付高句丽和刘备,分身无暇,那甘宁自然就成了颜良的不二人选。

  沉寂多年,甘宁终于能再受重用,又有了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,当他接到颜良的圣旨时,自然是斗志昂扬,兴奋万分。

  颜良亲自在宫中设宴,为甘宁饯行,并向他口授机宜,告知他将来灭倭的大计,叮嘱他一定要把辽东舰队带好,将来好做为大楚东征瀛州的开路先锋。

  “陛下放心,有臣在辽东,张飞那厮,休想让片帆靠近辽东,他曰陛下灭倭,臣必为先锋,为陛下在海上辟出一条大道,直取倭岛!”

  甘宁巍然起身,拱手向颜良表明了决心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拍着甘宁的肩,豪然笑道:“有兴霸出马,朕更有何忧,他曰朕亲往辽东之时,就是我大楚灭倭之曰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