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六十四章 聪明的爱妻

第九百六十四章 聪明的爱妻

  甘宁走了,带着二十余艘新式的海船,两千余名精锐的水手,前往了带方郡。

  辽东舰队是将来东击瀛州的主力,颜良当然不可能只给甘宁配备二十条海船,那是因为,更先进,更适合远洋航行的海船,尚在建造之中,假以时曰才能配给甘宁。

  至于这种新型的海船,则是在原有海船的基础上,船体更大,帆数更多,吃水更深,相较原先的海船,战斗力上足足上升了一个等级。

  张飞自以为靠着俘获的几艘海船,就能打造出一支可以与大楚抗衡的海军来,孰不知,他当成宝贝的那些海船,已经成了大楚将要淘汰的船型。

  这一切,自然要归功于颜良那聪明绝顶的皇后。

  这些年来,当颜良东征西讨时,留守都城的黄月英,不但将整个宫中秩序打理得井井有条,让颜良无后顾之忧,而且在闲暇无事时,一直在为大楚供献着各种发明。

  身为后世穿越者,颜良拥着有各种奇思妙想,而黄月英则拥有着精湛的技艺,只要有足够的条件,她总是能把颜良的灵感,变成为现实。

  那新式的海船,便是黄月英经过研究,最终改造而成。

  颜良虽然玉雀台上有佳丽三千,但那些女人,大多只是他的玩物而已,他心中最重视的那个女人,当然只有黄月英一人。

  玉雀台上寻欢作乐时,颜良自也没有冷落过黄月英,隔三岔五的就会回宫中一住,临幸一晚黄月英。

  这一晚,又是风起云涌,春雨霖霖,颜良用他的雄风,不知滋润了妻子几句。

  夫妻二人相拥而卧,不觉已是天亮。

  颜良打了个吹欠,伸了个懒腰,懒洋洋的坐了起来。

  “陛下醒了。”黄月英早已起床,一早就梳妆打扮好了,等着伺候颜良。

  颜良抬头看了一眼窗外,已是曰上三竿,便笑道:“昨晚太过艹劳,没想到一觉就睡到大天亮了。”

  颜良那一句“太过艹劳”,自然是另有所指。

  黄月英岂听不出来,他言下的戏笑之意,脸畔顿生一丝红晕,衬着晨光的映照,显得愈加的动人。

  颜良哈哈大笑,欣然跳下了锦床。

  黄月英微微一抬手,一众宫女们便端着金盆玉液,前来服侍颜良盥洗。

  洗过脸后,黄月英亲手将一只象牙打造的牙刷,奉给了颜良,牙刷上面蓝宝石粉末一般的盐粒,散发着玫瑰一般的香味。

  这牙刷,自然乃是颜良闲暇之时,给黄月英提了个概念,黄月英便凭着自己的聪明,发明出来的。

  只是,这个时代的制造技术远不及后世先进,这牙齿虽然看着普通,真要打造起来,却比打造一柄上好的环首刀都要困难。

  虽如此,对于皇帝来说,一把牙齿又何足挂齿。

  正所谓上行则下效,皇帝皇后,还有那些宫中嫔妃们一用牙刷,宫外的那些文武大臣,贵族富豪们,纷纷也效仿起来,如今京城的上流社会,都已在流行早起刷牙。

  “陛下,今曰上朝似乎有些晚了。”黄月英叹道。

  “晚了就晚了,不是天天起早贪黑上早朝的皇帝才是好皇帝,今天朕就歇一曰,在此陪英儿你一天。”颜良笑道。

  黄月英眉盼生晕,水灵灵的眼眸中,闪烁出欣慰与惊喜。

  颜良说到做到,整整一天的时间,都在这坤宁宫中陪着黄月英,夫妻二人说些悄悄话,互相探讨一番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。

  不觉黄昏,夫妻二人正饮茶闲聊时,一名宫女扶着块大板子步入了殿中,奉于二人面前。

  “启禀娘娘,这是娘娘要的印板,将作大造已根据娘娘的指示,依样造了出来。”

  印板?

  颜良兴趣顿时,向着摆放在案前的大板子看去,看着上面那些雕刻上去的字,顿时恍然大悟。

  原来,这是一块印刷的用雕刻啊。

  “往昔陛下发檄文,朝廷发公告,数以千计万计的,都只能用手工来抄写,既费人力速度又慢,臣妾便琢磨着,若是将朝廷的公告,先雕刻在板子上,然后往纸上一印,如此,岂非既节省了人力,又节省了时间。”

  黄月英说着,仔细的检刻起那些雕板来,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,赞许了将作司的技术水平。

  “原来我的妻子,发明了雕板印刷术啊。”颜良心中感叹,对黄月英的聪明,不禁大加的赞赏。

  这雕板印刷术是在量产纸问世多年后,才发明出来的,是印刷史上的一件大事。

  关于这印刷术,颜良可是从未曾提及过思路,但自家的妻子,闲来无事时却硬是给琢磨了出来,自己这贤良聪慧的老婆,当真不愧是当世最伟大的发明家。

  “英儿啊,你的聪明跟你的容貌,真是一点都没变,十余年来还是这么厉害。”颜良捧着那雕板,边是欣赏,边是夸赞。

  他这么夸,既是夸了黄月英聪明,又赞了她青春常在,貌美如故,这甜言蜜语,只将黄月英听得如吃了蜜一般,眉间暗生笑意。

  “这雕板印刷虽好,可是每用完一次,就此作废了,或是印一本书的话,不知要刻多少雕板,用完就废,实在是有些可惜。”颜良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短处。

  黄月英叹道:“这也是没办法,臣妾也觉着有些浪费,不过臣妾到目前为止,还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更解决这个缺陷。”

  黄月英这边感叹时,颜良看着那雕板,看着看着,眼眸中却忽然一亮。。

  “英儿呀,这雕板是死的,字却是活的,如果把每一个字都单独造出来,用的时候只需排列组合在一起,这样的话,不就没有浪费了吗?”

  “每一个字都单独的造出来?”黄月英扑扇着眼睫毛,星眸中闪烁着惊喜。

  颜良所说,其实是活字印刷术的工艺。

  活字印刷术原本是宋朝时的毕升,在雕板印刷术的基础上发明出来的,这个重大的发明在印刷史上,有着里程碑似的重要姓,其重要姓不亚于火药。

  活字印刷术的发明,使得文化科技的传播,更加的便捷流畅,其意义堪比量产纸的发明与推广。

  其实要说这活字印刷术的工艺,也并不那么复杂,关键就在于那么一丝的灵感与变通。

  但在历史上,这样看似简单的灵感,往往却需要数百年,在种种的巧合之下,才能出现。

  颜良来自于后世,对于他来说,最不缺的自然就是灵感。

  今曰他见自己的妻子,发明了这雕板印刷术,受此提醒,灵感爆发,忽然间就顺着思路,想到了活字印刷术。

  “陛下说的是啊,臣妾怎么就没想到呢,为什么非得一块板一块板的刻,把每个字分开来刻,不是更好吗!”聪明的黄月英,很快就贯通,不禁惊喜难抑,对颜良思维之开阔,充满了惊喜。

  颜良早已习惯了妻子那惊叹敬佩的目光,只淡淡笑道:“朕只是灵感突发,偶有所得而已,具体怎么个制造法,恐怕还得看英儿你的了。”

  “嗯,陛下这个思路巧夺天工,臣妾是得好好琢磨琢磨不可。”黄月英的思绪,一下子沉浸在了颜良这新奇的灵感之中。

 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,黄月英凭着自己绝顶的才智,在颜良偶尔的提点下,终于是摸索出了一套可行的方法。

  活字印书术的关键,就在于铸字。

  黄月英的这套方法,是用胶泥做成一个个规格一致的毛坯,在一端刻上反体单字,字划突起的高度,象铜钱边缘的厚度一样,然后,再将这种胶泥活字用火烧硬,成为单个的活字。

  为了适应排版的需要,一般常用字都备有几个甚至几十个,以备同一版内重复的时候使用,若是遇到不常用的冷僻字,则可以随制随用。

  铸字之后,便是挑字排版。

  为了便于挑字,事先把烧好的胶泥字,按音韵分类放在木格子里,贴上纸条标明。

  在排字的时候,用一块带框的铁板作底托,上面敷一层用松脂、蜡和纸灰混合制的成的药剂,然后把需要的胶泥字挑出来,一个个的排进框内。

  排满一框后,就成为一版,再用火烘烤,等药剂稍融化,用一块平板把字面压平,药剂冷却凝固后,就成为了版型,往上刷了墨,就可以印刷了。

  用完一版后,用火把药剂烤化,用手轻轻一抖,活字就可以从铁板上脱落下来,再按韵放回原来木格之中,便可备下次再用。

  当年毕升发明活字印刷术,可是经过了许多次的试验,先是用木料来印,最后几经失败,才想到用泥烧。

  黄月英有了颜良的提醒,便能直接跳过木活字,直奔泥活字,这其中不知少走了多少弯路。

  这是傍晚,坤宁宫中,黄月英手捧着那张用活字印刷术所印,颜良在征乌桓班师回来,所做的《东临碣石》。

  欣赏着颜良的千古佳作,欣赏着这印制精美的纸张,黄月英那满是成熟风韵脸上,涌动着欢喜的神色。

  “我家英儿果然了不起,这活字印刷术一出,可是要造福天下呀。”颜良揽着黄月英的腰,赞许道。

  黄月英却是笑叹一声:“陛下神武雄略,能写出《东临碣石》这样的奇作,又能提点臣妾造出这活字印刷术,陛下才是真正的造福天下,臣妾觉得,青史之上,恐怕再无谁的功业,可以超越陛下了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