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六十六章 杀狗祭旗

第九百六十六章 杀狗祭旗

  慕容宏眼珠子转了几转,脑子里很快就有了主意。

  “来人啊,速将上国使臣送往金帐休息,进京朝见的事嘛,稍后再说,不急于一时。”慕容宏笑呵呵的说道。

  敷衍过几句客套,慕容宏将楚使送去安顿,以好酒好肉和上等的胡姬,来盛情的款待大楚使者。

  随后,慕容宏就召集各部落首领,商议该不该去邺城朝见大楚天子。

  那些胡酋们也不是傻子,他们当然看得出来,楚帝的这道旨意,乃是想不费一兵一卒,就将他们东部鲜卑给收拾了,这些胡酋们多反对慕容宏前去朝见。

  慕容宏本人自然更不愿意只身犯险,要知道,他虽被奉为东部鲜卑大人,但麾下不少部族头领,都盯着他的位子,巴不得他被楚帝所害,这些人才有机会争夺他的大人之位。

  慕容宏虽然不打算去邺城犯险,但他也不敢得罪颜良,只恐若怒了颜良,召至兵罚。

  大楚如今一统华夏,兵威何其之强,倘若是慕容宏一统了东西鲜卑,说不定还有实力跟颜良叫一下板,眼下这种情况,若是楚军来犯,却正好给了拓跋力微那小子可趁之机。

  权衡种种,慕容宏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  一方面,慕容宏以突发疾病,身有不适为由,拒绝前往邺城朝见。

  另一方面,慕容宏则派了两个儿子,代表他前往邺城去面圣。

  慕容宏妻妾成群,光儿子就有十几个,多到他自己都数不过来,随便挑几个庶子派往邺城充当人质也没什么好担心。

  慕容宏想通过这个办法,来表示自己的歉意,平息颜良的不满。

  楚使奉旨而来,明知慕容宏是假意称病,却也没有办法,只能带着慕容宏的两个儿子,星夜起程还往了邺城。

  数天后,使团回往了邺城。

  楚使亲往大殿复命,并将慕容宏那两个儿子,一并带往了宫中面圣。

  雄伟的金銮大殿,虎卫羽林肃列两侧,腾腾的杀气冲殿而起。

  颜良高坐于龙座,目光冷鹰,俯视着金殿下,那两个跪伏的慕容之子。

  “臣父病魔缠身,无法来京朝面,十分的愧疚,特派臣等二人前来向陛下请罪。”

  “臣等此来,特向陛下进献好马千匹,牛羊三千头,请求陛下恕臣父之罪。”

  两名慕容家的小崽子,一个为其父开脱,一个又献上进贡大礼,希图以这种手段,搏得颜良的原谅。

  往昔之时,那些汉朝皇帝们也曾召胡酋入朝,那些胡酋们多也用慕容宏这种方式,委婉的避之。

  如此卑微的请罪,再献上大贡,慕容宏算是给足了颜良面子。

  他自以为颜良宣他入朝,只是为了敲打敲打他,如今这般情况,颜良面子也有了,顺势下台恕其不朝之罪,也是理所应当之事。

  啪!

  龙座上,颜良猛一拍案,帝王一怒,杀机震慑四方。

  “慕容宏这狗东西,朕的使臣头天见他还活蹦乱跳,第二天就说病了,他分明是假装生病,拒不想见朕,他以为朕是那么好骗的吗?”

  颜良厉声质问,如雷的声音,震得大殿嗡嗡作响。

  “陛下息怒,臣父绝不敢欺骗陛下,臣父确实是忽然生病,无法亲来朝圣。”

  “臣父说了,他曰若是病好了,必亲来邺城向陛下告罪。”

  两个慕容胡儿慌忙辨解,继续想糊弄颜良。

  颜良却目光如刃,厉声喝道:“慕容宏不识抬举,胆敢欺骗于朕,朕岂能饶他,传朕旨意,克曰发兵北上,朕要灭了那慕容宏!”

  号令一下,两个慕容胡儿大惊失色,忙是跪伏于地,声称愿再进献更多牛羊,以求颜良的息怒。

  “朕大楚国富甲海内,岂稀罕你几头牛羊?待朕灭了慕容宏,你们几十万头牛羊,统统都将是朕的。”颜良冷冷道。

  两个小崽子面前,颜良毫不掩饰他的杀机,只把慕容家两个小儿听得是震恐万分。

  此刻他们才知道,原来大楚天子早有灭他们之心,他二人前来邺京,就是自己找上门来送死。

  “来人啊,把这两个小子给朕拖出去,斩首祭旗!”颜良又下杀令。

  “陛下饶命,陛下饶命啊~~”两小儿扑嗵跪倒在了殿前,向着颜良疯狂的叩首求饶。

  颜良却神色漠然,如刃的目光冷视着两个待宰小崽子。

  一众虎卫御林汹汹而上,将两个慕容两小儿拖了出去,毫不容情的拖出去斩首。

  须臾,两颗硕大丑陋的人头,被奉上了大殿。

  颜良欣赏着那血淋淋的人头,傲然道:“传朕旨意,慕容宏抗旨不遵,形同谋反,朕要亲率大军出塞,一举扫平东部鲜卑!”

  征伐之令下达,两颗慕容家小子的人头,则被先行送往幽州边境,悬挂于各城,以张大楚国威。

  次曰,颜良更亲率八万步骑,由邺城而发,浩浩荡荡的向着幽州方向进发。

  颜良杀了慕容宏两个儿子,却没有杀尽其随从,而是将之放归鲜卑,借以宣扬大楚之威。

  那些随从吓得是屁滚尿流,狼狈不堪的逃还了草原,将这震惊的消息,报知了慕容宏。

  闻知这个惊人的消息,慕容宏自然是震惊万分。

  他原以为,颜良下诏令他面圣,只是借机想敲他鲜卑一笔竹杠,自己又献牛羊战马,又派儿子进京做人质,算是给足了颜良的面子,颜良应该顺梯下阶,短时间内不会再打他慕容宏的主意了。

  谁曾想到,颜良竟然狂暴到这般地步,如此残暴的就杀了自己的二子。

  “颜贼,你欺人太甚,我慕容宏岂能任由你欺负,杀子之仇,我必报不可!”慕容宏怒不可遏,愤恨到了极点。

  楚国是势大不错,然慕容宏身为东部鲜卑大人,自己的儿子被宰了,若他还能继续忍气吞声,做缩头乌龟,那他还有什么威信来统治鲜卑诸部。

  盛怒之下,慕容宏当即下令,东部鲜卑诸部尽出,攻掠楚国幽州北部边城,凡克之城,老幼尽屠。

  鲜卑人盘踞于大楚北疆,慕容宏号令传下,数万鲜卑骑兵分数路,越过年久失修的长城,如疯狂的恶狼一般,扑向幽州边地。

  慕容宏原想借着烧杀抢掠,来报丧子之恨,却不料,楚国方面早有防备。

  颜良早料到慕容宏会入塞报复,故先一步就命镇守幽州的徐晃、郭淮等将领,做好应对的准备。

  徐晃遂令将乡野之命,尽皆迁入边境各坚城之中避难,坚壁清野,严守城池不战。

  大楚在幽州边境屯有五万重兵,诸城又坚不可摧,鲜卑人这一趟杀来,除了烧一烧乡村的房舍泄气外,几乎是颗粒无收。

  而当慕容宏进行着徒劳无功的报复时,颜良亲率的大军,已浩浩荡荡的开往北边而来。

  东部鲜卑与大楚国间的战争,已是箭在弦上,一触即发。

  这重要的情报,细作也迅速的发往了阴山一带,报与了那拓跋力微。

  王庭牙帐中,以拓跋力微为首,众西部鲜卑的胡酋们,尽皆已集齐。

  “颜良宰了慕容宏的两个儿子,慕容宏发兵抢掠幽州,颜良一怒之下起兵北上,看来慕容宏这条老狗,这下就要遭殃了。”

  拓跋力微向众酋说着东部战事,脸上带着阴笑,语气中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。

  东部鲜卑与西部鲜卑虽都是鲜卑人,然为了争夺鲜卑的控制权,拓跋力微早视慕容宏为眼中钉,肉中刺,如今见得大楚发兵攻打慕容宏,拓跋力微不幸灾乐祸才怪。

  “大人啊,颜良和慕容宏狗咬狗,咱们正好瞧热闹,套用他们中原人的一句话,咱们还可以坐收渔利啊。”宇文部首领,拓跋力微的亲信,宇文拓笑嘻嘻的进言。

  拓跋力微连连点头,冷笑道:“我一直想统一鲜卑各部,只苦于没有机会,眼下颜良逞狂,正是天赐我的良机,本大人岂能错过这绝佳的时机。”

  拓跋力微志得意满,当即便做出决定,亲率三万铁骑,以狩猎为名离开定襄,向着东部鲜卑方面移动。

  拓跋力微推测,楚军甚是强大,此番颜良亲自出征,慕容宏定然难敌,必会被杀得灰溜溜的逃回塞外草原来。

  那个时候,拓跋力微就可以趁此时机,对东部鲜卑发动突然进攻,一举灭了慕容宏,将整个东部鲜卑兼并。

  一旦他的计划得逞,整个鲜卑七八十万的丁口,就都将纳入了拓跋力微的统治之下,聚出十四五万铁骑,更将不在话下。

  十余万铁骑,放眼天下谁人还是敌手,纵使是颜良统治的楚国,也不是对手。

  那个时候,他拓跋力微不但可以一统草原,更可牧马南下,扫荡中原,建立属于鲜卑人的大帝国。

  拓跋力微就是带着这样的雄心壮志,离开了他的老巢铁山,向东而去。

  草原之上,密布的锦衣卫探子,很快就将这消息,送往了南面。

  而此时,颜良才刚刚率领着大军,慢慢悠悠的行进至了范阳郡一带。

  御帐之中,颜良看着那道情报,嘴角钩起了一抹讽刺的冷笑,喃喃道:“子远啊,看来你的计划,果真是奏效了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