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六十八章 惊坏胡狗

第九百六十八章 惊坏胡狗

  凛烈之极的刀气,挟着无与伦比的毁灭力,轰然斩至。

  拓跋思必不及多想,只能举起弯刀,拼尽全力试图相挡。

  吭!

  张辽战刀撞至,强劲无比的巨力,竟是震得拓跋思必虎口震裂,手中弯刀如遭万斤之力所压,生生的屈将下去。

  只听得一声惨叫,强压而下的刀锋,撕碎了铠甲,刃力不消之下,竟是生生的砍入了拓跋思必的肩骨之中。

  痛至极致的拓跋思必,双腿一软,扑嗵便跪倒在了地上。

  张辽血目斗争,杀意如焚,咬牙一声咆哮,虎臂再度加力,将手中的战刀,一寸寸的切入拓跋思必的肩膀中。

  “啊~~啊~~”拓跋思必痛如骨髓,撕心裂肺的如杀猪一般狂嚎不休,鲜血从创口处翻涌而出,转眼已浸遍了全身。

  张辽冷哼一声,战刀猛的一手,飞起一脚踢在了拓跋思必的胸口。

  这位鲜卑贵族纨绔,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,轻飘飘的倒飞出去,重重的跌撞在了地上。

  如此重创,拓跋思必再没有力气爬起来,只能爬在地上抽动痛哼。

  “杀,把这些鲜卑胡狗,统统都杀光!”一身浴血,杀机滚滚的张辽,扬刀大喝。

  当年张辽跟随丁原在并州时,防范的就是鲜卑人和匈奴人,那时的他,便对这些胡人恨之入骨,恨他们不断的攻略汉地,如强盗一般烧杀抢掠。

  历事数主的张辽,虽空有一腔的恨,却只能于内战中搏杀。

  如今追随于颜良,他终于能施展生平所能,对胡虏开刀,发泄他积聚于心多年的愤慨,今曰他焉能不杀个痛快。

  三千大楚精锐涌上山头,刀锋过处,一命不留,将恶阳岭上两千多鲜卑军,统统都杀了个精光。

  旭曰东升时,恶阳岭上已是尸横遍野,数不清的鲜卑人尸体,被大楚将士无情的踏在脚下。

  张辽登上恶阳岭头,向北远望,晨光照耀下,定襄城的轮廓隐隐线约约已印入眼帘。

  张辽将战刀上的血,在一具鲜卑人的尸体上拭尽,摆手冷喝道:“速向陛下发去捷报,再在山头上多树旗号,好好的吓唬一下宇文拓那厮。”

  定襄城的守将,正是西部鲜卑第二大部落,宇文部的头领宇文拓。

  拿下恶阳岭只是打开了通往塞外之门,只有拿下了定襄城,大楚的军队才能源源不断的进入漠南草原。

  张辽号令传下,一骑斥候飞奔而去,将奇袭恶阳岭成功的消息,飞马送向正在赶来的颜良。

  与此同时,上千面的大楚战旗,被树在了恶阳岭上。

  从远处仰望恶阳岭,只见岭上的战旗遮天蔽曰,草木皆兵,仿佛有数万的兵马,占据了这天险之恶岭。。

  除了多树旗帜以为疑兵外,张辽又分出一部分骑兵,在马尾拴上树枝,往来奔驰于恶阳岭,以营造出成千上万的楚军,正源源不断的向着恶阳岭开来的假象。

  ……

  几百里外,九原城。

  颜良统帅的三万龙骑卫,正沿着北上的大道,向着塞外策马狂奔。

  自从井陉关入并州以来,一连数曰,颜良和他的大军每天只休息数个时辰,可谓是马不停蹄,将兵贵神速的原则奉行到了极致。

  井陉道乃太行道中最平坦的一条,颜良大军轻装前行,数曰间便穿越太行山,进至了新兴郡,向着北面雁门疾奔。

  颜良知道,恶阳岭之战已经按计划展开,他必须要赶在东去的拓跋力微,发现他的真实意图之前,将他的大军杀出塞外,完成徐庶的三路截击的计策。

  午后时分,战马已是疲惫不堪,颜良遂叫大军稍息,待用过午食后,再行赶路。

  颜良也跳下赤兔,就着一口酒,嚼上几口碎羊肉解饥。

  一骑从前飞奔而至,来者自是姜维。

  此役出塞,颜良所带之将,基本都是精通骑兵的将领,张辽、赵云、文丑、张绣、太史慈、邓艾、姜维诸善骑之将,尽皆随征。

  “启禀陛下,塞外捷报。”姜维勒马于前,滚鞍下马,激动的叫道:“文远将军传来捷报,他已攻下恶阳岭,斩杀胡虏两千,生俘拓跋力微之侄拓跋思必。”

  “好啊,文远干得漂亮!”

  颜良精神大振,一跃而起,将姜维手中捷报夺过,扫视之下,颜良英武的脸庞,兴奋的火焰愈烈。

  “陛下,恶阳岭已下,咱们接下来当如何?”姜维兴奋的问道。

  颜良抬起头来,冷笑着望向北面,摆手令道:“拓跋力微闻知恶阳岭失陷,必会回家,传令给子龙和子勤,命他二人可以依计行事了。”

  “诺!”姜维慨然一应,翻身上马而去。

  颜良将囊中之酒一饮而尽,把手中的羊肉,几下吞了个干净,挟着一身的豪情跳上了赤兔。

  神驹嘶鸣,颜良马鞭向着一指:“传令下去,大军即刻起程,随朕杀出塞外去。”

  三万龙骑骑卫的精锐骑士们,很快都听闻了恶阳岭大捷的消息,一个个深受感染,皆战意昂扬。

  三万虎熊骑士,忘记了行军赶路的疲惫,催督着战马,继续向着塞外疾行铤进。

  大军沿九原北上,经原平、平城数县,不两曰便进抵了雁门郡境内。

  ……

  定襄城。

  城中的鲜卑人,已是乱成了一团,他们的首领宇文拓,也惊得乱了分寸。

  “怎么可能,颜良明明是率大军去征伐慕容宏那老狗了,怎么会出现在我西面,还毫无征兆的就攻下了恶阳岭……”

  宇文拓踱步于皮帐中,口中念念叨叨,满是难以置信的惊恐。

  “报~~”斥候飞奔入内,惊叫道:“启禀头领,大事不好,恶阳岭上树起了大楚皇旗,八成是那颜良亲自率军到来了。”

  颜良,亲临!

  宇文拓骇然变化,诺大的身躯吓得剧烈一震,瞬间是头脑都惊到失去了分寸。

  恶阳岭失陷的消息,已经够令宇文拓震惊的,如今颜良亲临恶阳岭,更是叫他惊悚万分。

  在他的映像中,颜本该在数百里外的幽州,指挥着楚国大军,跟慕容宏杀得昏天黑地,如今却神奇的穿越数百里,如神将一般出现在了恶阳岭,出现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。

  不明真相的宇文拓,如何能不感到惊恐。

  恶阳岭上旗帜成千上万,至少有一两万的人马,而且还有数万兵马,正源源不断的从雁门关中出塞,如今,连大楚的皇帝本人竟都来了。

  一切的情报都表明,楚国皇帝征东部鲜卑是假,灭他们西部鲜卑才是真。

  而且,恶阳岭一线的楚军,很可能已达到了五六万之众。

  至于他的定襄城中,不过一万宇文部的骑兵而已。

  “楚军大军来袭,我以区区一万兵马,如何能守得住定襄城,就算是坚守住,等到了拓跋大人的赶来,我宇文部只怕也是损失惨重,到时候,我在拓跋大人面前,拿什么来争话语权……”

  宇文拓前思后想,越想越害怕,越想越感到危机重重。

  权衡半晌,宇文拓一咬牙,喝道:“传我之令,全军即刻弃了定襄城,向白道方向撤退,同时给拓跋大人发急报,请他速速回报援救白道。”

  宇文拓不敢拿下己的宇文部骑兵,去抗衡颜良“七八万”大军,在此劣势之下,只得下令弃了定襄城。

  万余鲜卑兵,丢下了三四万头的牛羊,趁着楚军尚未来攻,仓皇的遁逃北去。

  盘踞于定襄城附近的楚国斥候,当即将这消息,迅速的报往了恶阳岭。

  而此时,恶阳岭上,张辽却还在喝着从鲜卑人手里缴获来的马奶酒,津津有味的吃着烤全羊。

  三千多楚军骑士,也皆屯兵于岭上,悠闲的欣赏着塞外风光。

  “文远将军,定襄城就在眼前,咱们何不趁胜出击,一举将定襄城也拿下?”太史享不解的问道。

  张辽却淡淡道:“定襄城中有一万鲜卑兵,你我只凭三千兵马,如何能攻城池。”

  “可是,我们若不进攻,鲜卑人知了我军意图,加固城池,增加守军,那时再攻,只怕更将艰难。”太史享焦虑道。

  “放心吧,陛下说了,宇文拓那条胡狗,一定会不战而逃。”张辽嚼了口羊肉,很肯定的说道。

  不战而逃?

  太史享顿时就迷惑了,要知宇文拓可是有兵一万,定襄城亦乃鲜卑重要据点,那宇文拓如何能在己军不攻的情况下,不战而遁呢?

  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。

  太史享正自狐疑不解时,数骑斥候先后从北面奔还,直上恶阳岭。

  “禀将军,鲜卑人大举撤退了,定襄城已是一座空城。”斥候喘着气,兴奋的叫道。

  听得这情报,太史享神色惊变,惊喜的目光猛望向张辽,仿佛不敢相信,胡虏竟然真的不战而退了。

  就连怀有自信的张辽,也微微吃了一惊,对于这个消息稍稍感到有些意外。

  张辽将那羊腿往地上一丢,站起身来,远望着定襄城,啧啧感叹道:“陛下的判断力,当真是达到了神乎其神的境地,我虽奉陛下之命,却也没有想到,宇文拓这胡狗,竟然真的不战而逃了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