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六十九章 天子料事如神

第九百六十九章 天子料事如神

  宇文拓确实不战而逃了,但太史享却无法理解,他们的皇帝颜良,为何能早在开战之前,就料到宇文拓不战而逃。

  尽管太史享早知天子机谋无双,但他却无法想象,天子料事如神的能力,竟然能达到这般地步。

  张辽感慨过后,用充满敬意的口气,将颜良所授于他的要宜,道与了太史享。

  为了达到声东击西之目的,颜良当然不可能向雁门一线,事先就派驻大量的军队,那样的话,又如何诱使拓跋力微上当,带着主力去东部准备收取渔利。

  故颜良只能派张辽,率三千轻骑,出其不意的夺下恶阳岭。

  拿下恶阳岭后,张辽奉命多树旗帜,造制出数万大军压境,甚至是颜良亲临前线的态势,所为者,自然是为了吓唬那宇文拓。

  从如今形势来看,那宇文拓弃城而逃,显然是中了颜良之计。

  至于这计策,原本是许攸和徐庶联手所献,但在攻取定襄的战略上面,颜良却做了修改,用了自己的计策。

  正是因此,张辽才佩服颜良的料事如神。

  太史享听罢,若有所悟,却又疑道:“那宇文拓就算被我们蒙骗,但定襄乃鲜卑人要地,他就算知我大军压境,也当死守才是,岂能这般轻易的不战而退?”

  “这就是鲜卑人的致命弱点啊。”张辽冷笑一声,“鲜卑不似我大楚,只消天子一声令下,你哪怕死到只余一人,也要坚守城池。”

  张辽目光远方,继续道:“鲜卑人却不同,那拓跋力微只是鲜卑人的共主,宇文拓先是宇文部的头领,然后才是拓跋力微的部下,你想想,他会为了拓跋力微的命令,就冒着大损自己部落实力的风险,去拼死坚守定襄城吗?”

  张辽一番意味深长的话,彻底的点醒了太史享,这位年轻一辈的将领,此时才明白了真相。

  原来,颜良竟是利用了鲜卑人貌似一体,内中却各怀鬼胎,诸部皆以自己部落利益为重的弱点,不废一兵一卒,就赫退了宇文拓。

  “陛下对人心的把握,当真是世所罕有啊。”太史享感叹道。

  “那是自然,若不然,以陛下起于寒微的出身,为何能有那么多豪杰之士,誓死的追随呢。”张辽以崇敬的口吻道。

  太史享感慨了半晌,对颜良是愈加的崇敬,庆幸自己当初说服了父亲太史慈,父子二人能够共事于颜良这等英主。

  “那文远将军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呢?”太史享回过神来,想起了正事。

  张辽翻身上马,马鞭向山下一指:“这还用说么,全军进据定襄城,将胡虏逃遁的消息,速速报知陛下,我想子龙和子勤两路兵马,也该出动了吧。”

  号令传达下来,三千养精蓄锐的楚军将士,收拾了行装,下了恶阳岭,迅速的夺取了已是空城的定襄。

  当张辽以三千之兵,拿下定襄时,那宇文拓正率领着一万骑兵,匆匆忙忙的向着白道城撤退。

  鲜卑人以阴山为大本营,白道城是他们继定襄之后,所经营的第二座大城。

  胡人以游牧为生,本是逐水草而居,拓跋力微为了仿效中原王朝,想一统鲜卑诸部,方才筑了这白道城。

  白道城虽不及中原大城坚固,但其地位于漠南草原腹地,四周都是广阔的草原,便于骑兵奔驰机动。

  宇文拓是想自己若能顺利退往白道,会合了回援的拓跋力微主力,四万之众,再加上从铁山一带赶来的鲜卑兵马,六七万的骑兵,足以纵横草原。

  颜良兵马虽多,却必定多为步军,若是敢进入茫茫草原,必叫他来多少灭多少。

  奔行之中,宇文拓心中思索着应敌之策,更思索着如何向拓跋力微解释,自己不战而弃了定襄城。

  一骑斥候从后狂追而来,大叫道:“禀头领,楚人已经占了咱们的定襄城了。”

  “有多少,三万还是四万?”宇文拓问道。

  “没有多少,只有不到三千来人。”

  “三千来人?”宇文拓大吃一惊,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。

  恶阳岭上遮天蔽曰的战旗,南面的道路上,滚滚如雾的尘埃,种种的迹象都表明,有数万楚军抵达了恶阳岭,而且,代表颜良的皇旗,都出现在了恶阳岭上。

  可现在,怎么会只有三千来人的呢?

  晕头转向的宇文拓,隐隐约的意识到,自己极有可能是中计了。

  “莫非,恶阳岭的楚军只是疑兵,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多少!”宇文拓的脑海中,陡然间闪过这样一个惊人的念头。

  他越想越觉是这么回事,遂是赶紧下大军停止逃遁,急派斥候再归定襄城,一定要打探出楚军的真实兵力。

  倘若楚军果真只有三千来人的话,他说什么也要杀回去,重夺定襄城,若不然给人知道,自己被区区三千楚军就给吓跑的话,他宇文拓今天还有什么资格在草原上立足。

  万余宇文部的鲜卑人,就此停下了脚步,一队队的斥候被派了出去,回往定襄方向。

  宇文拓则命余下部众,就等休整,等着南面的消息。

  等候半曰,不觉已是黄昏。

  众军饥饿,宇文拓便下令埋锅造饭,不多时间,草原上便是烟火袅袅,万把号鲜卑人,各围着火堆啃起了胡饼羊肉。

  呜呜呜~~

  悠远空同的号角声,忽然在耳边响起,宇文拓警觉的跳了起来,举目向南扫去。

  宇文拓是担心,号角是是南面的楚军追杀来了,毕竟,定襄城到底有多少楚军,还没有得到确实的回报。

  南面方向一片的平静,号角声似乎是来自于西面。

  宇文拓转头寻声望去,但见西面的地平线上,一道被残阳镀了金色的粗线正在缓缓的蠕动。

  那道黑线正在逐渐的变粗,如贴地的云团一般,向着他们逼近而来。

  随着黑云的逼近,脚下的大地,似乎也在隐隐颤动,而且在越来越剧烈。

  久居草原的本能,让宇文拓意识到,那是一支骑兵军团,正在向这边飞奔而来。

  “西面为何会有骑兵,难道是我们的援兵吗,不知是哪个部落的?”宇文拓心下暗忖。

  隆隆的铁蹄声,已盖过了鲜卑人的呼吸声,残阳映照下,那黑色的浪潮,奔涌疾至。

  那是一支没有旗号的骑兵军团,即使接近宇文部的骑兵,也没有做任何减速的动作,反而是摆出一副冲击态势,加速狂奔。

  来骑的这种态势,引起了宇文拓的警觉,他赶紧翻身上马,举目细望。

  转眼,敌骑已在五百步外。

  由于是背光的原因,宇文拓无法看清来骑的真容,直到对方逼近三百余步时,他才隐约看清。

  那支骑兵的衣甲,根本不是鲜卑骑兵,反倒更像是楚军。

  没错,正是楚军!

  霎时间,宇文拓大惊失色,他万没有想到,一支近万人的楚军骑兵军团,会神出鬼没的出现在白道附近,出现在他的西面。

  “是楚人,速速上马,准备迎战!”惊恐的宇文拓,颤声大叫。

  万余正在啃肉的鲜卑人,猛然间惊醒,一个个连嘴巴都不及擦,手忙脚乱的爬上战马,乱糟糟来不及结阵,仓促的就准备迎敌。

  几百步外,浪涛一般的楚军铁骑,正如狂风般呼啸而至。

  当先那一员楚将,手提大枪,身披玄甲,威如神将一般。

  正是大楚第一猛将,文丑是也。

  这一万楚军,并非由雁门而出,而是由河西出动,沿着黄河北进,才能避过鲜卑人的耳目,出其不意的出来现在白道城以西。

  文丑一军,正是徐庶三路进击之计中的第二路,此一路军之目的,就是为了半途之上,彻底击碎逃跑当中的宇文部,夺取白道城。

  慌乱的敌人就在眼前,文丑的嘴角,钩起了一丝杀绝的冷笑。

  “天子的计略,当真天衣无缝,鲜卑狗们果然逃往了白道城,看来我赶得正及时啊,今天正是我文丑收割功勋的大好时机。”

  文丑战意狂燃,大枪招起,向着敌群狠狠一击。

  “杀——”

  “杀——”

  惊破天际的怒吼声,从万余楚军将士的吼间爆发出来,汇聚成一股令天地变色的轰轰惊雷。

  一万铁骑,如一辆巨大的钢铁战车,轰辗而上。

  瞬间,撞至。

  人仰马翻,鲜血横飞,数不清慌乱的鲜卑兵,被扎成了肉串,辗成了肉泥。

  文丑一马当先,一杆大枪舞出重重枪影,锋利无双的枪刃,如死神的獠牙,疯狂的索夺着胡虏的姓命。

  宇文拓虽也有一万人,两军实力相挡,但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完全失了士气与阵形。

  如此劣势,焉能阻挡有备而来的楚军。

  一万鲜卑军转眼就被从中撕裂,陷入了惊慌乱战的境地,文丑的军团则往来辗杀,如绞肉机一般,将两翼的鲜卑人辗碎。

  文丑只率军冲杀了两个来回,鲜卑人便崩溃了,丢盔弃甲的四面溃逃。

  被截在北面的鲜卑人,恐慌的向白道城逃去,而被断在南面的四五千余兵马,却没那么幸运,正好被楚军堵住了去路。

  “杀尽胡狗,给本将杀啊!”文丑嘶声大叫,如杀神一般,挥军斩入那混乱的鲜卑骑兵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