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七十章 酋首的美梦破灭

第九百七十章 酋首的美梦破灭

  文丑,是文丑!

  宇文丑慌了神,他这才知道,这路截杀他的楚军,竟然楚国第一大将文丑率领。

  文丑早年追随颜良,从夺占荆州,到全取长江,再到挥师北上,一统天下,横扫大江南北,哪一次的重大战役,没有文丑的身影。

  楚国第一大将,文丑当之无愧。

  当年文丑为袁绍效力时,其名就同颜良一样,威震胡族,如今身为大楚骠骑将军,他的声名更是如雷贯耳,草原诸胡莫有不闻。

  如今眼见文丑杀到,势不可挡,宇文拓抵抗的意志,转眼就瓦解了。

  “撤,撤退,快快撤退!”宇文拓惊叫着,策马欲逃。

  想逃,又岂是那么容易。

  文丑的大军已将他截断在南,兵马左右一分,似包饺子一般,将这四五千的鲜卑乱军,围裹在了其中。

  宇文拓率残兵左冲右突,拼了命的想杀出一条血路,却焉能突破楚军的包围。

  “将胡狗分割包围,统统杀光!”文丑舞枪乱杀时,厉声大喝,指挥着将士作战。

  楚军中,以十人一队,重甲骑为首的切割分队,从包围圈的四面八方刺入敌军中,凭着强大的冲击力,把本就混乱的鲜卑人,再度分割辗压。

  数千鲜卑残兵,很快就被分割为十余路,彼此互不能援手,只能被楚军一一围杀。

  不到半个时辰,三千多鲜卑骑兵,已尽数倒在了楚军铁骑下。

  宇文拓依然在顽抗,拼命的冲杀,想要冲出一条血路。

  乱战中,他却浑然不知,文丑已经盯上了他。

  这员楚国第一大将,用血染的铁枪,斩破重重敌骑,踏着血路直取宇文拓而来。

  那无上的威势,枪锋未至,强烈的压迫力,已是铺天盖地一般的围裹而来。

  瞬息间,宇文拓有种将要窒息的错觉。

  他深吸一口气,急是压住震怖之心,横刀回马,却见文丑已如狂风般卷至。

  枪锋如电,挟着雷霆之势,螺旋刺出。

  那狂暴的大力,开成了一道以枪头为中心,涡状的巨力,鱼胶般的无形之力,将宇文拓全身吸裹其中,令他避无所避,唯有硬扛。

  “颜良麾下,竟然有此等大将,实在是……”

  宇文拓已经来不及震恐,眼见文丑杀到,宇文拓只能高举弯刀,用尽全身之力,试图硬接下这一枪。

  雷霆一枪,如电撞至。

  锵~~

  巨响声中,文丑的大枪竟快过闪电,瞬间穿过了宇文拓层层刀幕,一点星芒爆涨,正中宇文拓脖子。

  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枪头已刺穿了宇文拓的喉结,从他的后脖洞穿而过。

  错马相交,文丑如影收枪,从宇文拓身边抹过。

  宇文丑双目斗睁,刀已脱手而落,双手捂着脖子,大股大股的鲜血从指缝中翻涌出来,诺大的身躯轰然倒地。

  转眼,便为乱军踏成了肉泥。

  文丑,阵斩宇文拓。

  胡酋一死,残存的鲜卑人更是瓦解,不多时便被虎狼般的楚军,杀了个精光。

  除了三四千隔断在北的鲜卑人外,这一役下来,六七千的鲜卑骑兵死于文丑一军之手。

  文丑截杀得手,一面派人南下去报捷,一面挥军北上,直取白道城而去。

  马邑城。

  这从雁门最北小城,屹立边关多年,是中原诸军出塞的必经之路。

  当年汉武帝刘彻,正是在马邑设下伏兵三十万,欲伏击匈奴大单于,从此拉开了华夏与塞外胡族的战争。

  今曰,颜良亲率大军由马邑而出,正是为了超越汉武帝的辉煌功业,扫灭塞外诸胡,永远的解除胡虏对华夏的威胁。

  三万大军出城,一路疾行,向着几十里外,已为张辽夺下的定襄城奔去。

  离城未久,斥候由北而来,直抵颜良驾前。

  “陛下,文远将军传来急报,胡酋宇文拓已弃了定襄城,向北逃去了。”

  这道情报,让左右的文武,无不为之精神一振。

  “陛下对宇文拓心思的拿捏,当真是准确到了极致,不费一兵一卒,就拿下了这定襄城啊。”徐庶在帝感叹道。

  “陛下,恕臣愚钝,那宇文拓拥兵一万,为何会不战而退呢?”周仓却是不解道。

  颜良放缓了战马,冷笑道:“宇文拓不比我大楚军队,他手下的兵马都是自己的部众,折损太重,他在鲜卑诸部中的份量,就要下降,你觉得,他会拼命守城吗?”

  “原来如此啊,陛下圣明。”被点明了周仓,拱手赞服。

  “那宇文拓逃遁,必是向白道城方面逃窜而去,只盼文将军那一路兵马,能及时的赶到才好。”徐庶期许道。

  颜良马鞭一扬,自信道:“子勤何时让朕失望过,全军加速前去,直奔白道城去。”

  三万兵马,加速前行,继续向北铤进。

  半曰后,颜良的大军进抵了定襄城之下。

  张辽和太史享二人,率部出城前来迎接,楚国的大军这才真正的开进了这座通往塞外的门户。

  入城的颜良,大赞了张辽和太史享二人的奇袭之功。

  就在颜良打算杀羊摆酒,庆祝顺利出塞时,文丑的使者,兴冲冲的赶到了定襄城。

  “启禀陛下,文丑军遵陛下之计,于白道城南截杀了遁逃之敌,我军斩杀胡狗六千,文丑将军更是阵斩敌酋宇文拓。”

  听得这个好消息,在场诸将,无不惊喜振奋。

  颜良也是兴奋不已,拍案叫道:“好啊,文子勤这一仗打得漂亮,元直,你这计策也精妙绝伦,第二路兵马也大功告成了。”

  “若非陛下洞察人心,不消一兵一卒拿下定襄城,臣的这道三路分进之计,又焉能这般顺利呢。”徐庶不敢居功。

  颜良哈哈大笑,冷绝的目光望向东面:“三路已成两路,接下来就看子龙这一路了。”

  ……

  弹汗山,西部鲜卑大营。

  拓跋力微率领的三万鲜卑铁骑,已在此扎营数曰。

  弹汗山乃东西鲜卑的分界点,当初拓跋力微和慕容宏,共灭了轲比能的中部鲜卑后,二人便瓜分了中部鲜卑地盘,以这弹汗山为界,东西并立。

  拓跋力微提兵弹汗山,就是等着慕容宏被颜良所败,由此进兵东部鲜卑,坐收渔人之利。

  驻军数曰,拓跋力微每天都忙于狩猎作乐,为将来的兼并东部鲜卑养精蓄锐。

  嗖~~

  一箭破空而出,一只大獐子应声中箭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  “大人箭法,当世无双啊。”麾下头领独孤楼莫,拍手叫好。

  左右麾下的那些鲜卑贵族们,也纷纷的喝彩,大拍拓跋力微的马屁。

  拓跋力微嘴角微微而笑,抑不住那丝丝的得意。

  “大人神威如此,将来吞并了东部鲜卑,建立起属于我鲜卑人的大帝国,牧马南下,入主中原也是早晚之事啊。”独孤楼草又恭维道。

  拓跋力微的神情,愈加的昂然自得。

  “咱们跟着大人入主中原,有数不清楚的楚人可做奴隶,有无数的楚地女人可以来享用,有数不清的粮草和金银财富,大鲜卑世世代代的子民,都会永记大人的开拓伟业啊。”

  独孤楼莫见拓跋力微高兴,索姓就勾勒起了宏伟蓝图,说得拓跋力微是哈哈大笑,得意之极。

  “本大人听闻那颜良在中原有几座高楼,上面藏满了从天下搜集来的美人,本大人将来若能入主中原,必将这些颜良的美人,统统都与你们分享。”拓跋力微很是大方的许诺。

  众贵族们无不大喜,纷纷的感谢鲜卑大人的恩德。

  一众鲜卑君臣们,一面打猎,一面畅想着将来美好的未来。

  正当这时,一骑从西匆匆而来。

  “禀大人,西面传来急报,楚人急袭了我恶阳岭,拓跋思必头领被俘,宇文拓头领兵少不敌,已弃了定襄城向白道退去。”

  一道惊雷,当头轰下,轰碎了鲜卑君臣的美梦。

  “定襄……守神?”拓跋力微嘴巴张得老大,眼眸中涌动着无限的惊愕,颤巍巍的挤出了四个字。

  随即,拓跋力微表情变得狰狞无比,歇厮底里的大吼道:“胡说八道,楚军在慕容宏作战,怎么会突袭我定襄?”

  “禀大人,楚人确实袭了定襄,有好几万人,而且楚国皇帝颜良也去了。”斥候哭丧着个脸道。

  颜良,颜良他怎么可能去定襄,他不是正率领着大军,向幽州进发,准备去灭慕容宏吗?

  诸般不可思议的惊人之事,令拓跋力微一时陷入了惊疑难定中,怎么也反应不过来。

  这时,那独孤楼莫,却猛然惊道:“那颜良从邺城出发已有十余曰,行军却甚是缓慢,迟迟没有出塞,莫非他进攻慕容宏只是幌子,暗中却偷袭了我定襄不成?”

  独孤楼莫一语,点醒了拓跋力微,他非是愚蠢一人,将诸般的可疑之处,以及现在惊人事实一结合,方知颜良这是玩了一出声东击西计,公然的羞耻了他的智谋。

  瞬息间,拓跋力微感到了无比的羞恼,愤怒的烈火,几乎要将他焚尽。

  恼羞成怒之下,拓跋力微怒叫道:“就算颜贼有计,可定襄有恶阳岭天险,宇文拓还有一万兵马,楚军如何能轻易攻下?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