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七十一章 你的每一步,都在算计之中

第九百七十一章 你的每一步,都在算计之中

  斥候只得将楚军如何冒充商人,里应外合突袭拿下恶阳岭,以及宇文拓如何中了楚军疑兵之计,将定襄不战而弃之事,苦着脸道了出来。

  拓跋力微这才恍然大悟,愤怒之下,大骂宇文拓胆小,大骂他的侄儿拓跋思必无能。

  “大人啊,那宇文拓必是怕折损自己部众,所以才从定襄不战而逃。”独孤楼莫趁机向拓跋力微进言。

  “宇文拓这厮,本大人早知他是个老滑头,待本大人回到阴山,必重重惩治于他!”拓跋力微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  独孤楼莫连赞英明,又问道:“大人,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拓跋力微冷哼了一声,不屑道:“定襄虽然失守,但本大人还有白道城,咱们只需速速赶往白道城,聚集全部兵马,看那颜良还能耍出什么花招。”

  拓跋力微当即下令,命三万大军就地拔营,离开弹汗山,急向西面的白道城奔驰而去。

  三万鲜卑大军狂奔,不出两曰,距离白道城已不足百里。

  正当拓跋力微心中酝酿着固守白道,如何挫败楚国进攻的战略之时,飞奔而至的斥候,却再次给他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。

  白道城陷落了!

  这个晴天霹雳般的噩报,惊得拓跋力微连马鞭子都甩脱,一张脸更是惊得扭曲到不诚仁形。

  “宇文拓那厮,不会连白道也给本大人放弃了吧?”拓跋力微惊怒的喝问。

  “禀大人,宇文头领并没有弃守白道,他是在撤往白道的路上,中了楚军的半途截杀,宇文头领兵被杀,楚军这才轻的攻下了白道城。”

  骇然!

  拓跋力微那嗡嗡作响的脑海中,现下只余下了骇然两个字,他已经震惊得神智混乱,思维无法跟上这事态的急速变化。

  就在几天前,颜良明明还在幽州,准备跟慕容宏杀个你死我活。

  几天后,颜良却如会瞬移一般,神奇的出现在了雁门关外,出其不意的拿下了恶阳岭,骗取了定襄城。

  紧接着,颜良的军队竟又在半路截杀了宇文拓,不可思议的拿下了白道城。

  这一切的一切,发生的太过突然,太过离奇,简直就像是一出早就设计好的,天衣无缝的大戏,而他拓跋力微,则是唯一被蒙在鼓里,不知道剧本的人。

  我被颜良算计了!

  拓跋力微的脑海中,陡然间闪现了这七个字,猛然间,他仿佛明白了一切。

  原来,颜良杀慕容宏的两个儿子,挑起与东部鲜卑的冲突,都是迷惑他的借口,就的就是将他从阴山一线调离。

  颜良真正之目的,早在月余前就已算计好,人家要灭的不是慕容宏,而是你拓跋力微!

  “颜良这厮,竟然狡诈到这般地步,我竟然上了他的当……”恍然大悟的拓跋力微,对颜良的智谋,深深的感到了震撼。

  “大人啊,白道已失,咱们现下该怎么办才是好啊。”独孤楼莫惊恐的问道。

  拓跋力微强压住震惊,沉吟片刻,冷哼了一声:“颜良纵然拿下白道又如何,本大人还有铁山城,传令下去,全军改道西北,全速退往铁山城。”

  白道城已失,鲜卑人自不能再西向,只能改道奔往白道以北的铁山城。

  那铁山城可以说是鲜卑人的大本营所在了,草场肥美,地势广阔,更是北依铁山筑有坚城。

  那铁山草场,正也是拓跋部根基所在,当年拓跋力微正是凭着铁山,一步步的把拓跋部发展成了如今的鲜卑第一大部落。

  三万鲜卑人不敢久留,急是向着西北方面,匆匆的改道而行。

  就在鲜卑军刚刚转向,拓跋力微蓦然间觉察到了什么,本能的向着斜后方向扫了一眼。

  他隐隐约约看到,一股沙暴正从西南而来,向着他和他的骑兵漫卷而来。

  那沙暴,绝非普通的草原沙尘。

  久居草原,身为游牧民族的本能,让拓跋力敏感的意识到,那沙暴非同寻常,似是一队骑兵正在奔腾。

  茫茫草原,除了自家之外,哪里突然冒出一支骑兵来呢?

  难道说,那是颜良的骑兵,半道上来截杀自己吗?

  “不可能,绝不可能,颜良岂会算得这么准,连我回军的路线都算得清清楚楚,绝不可能!”拓跋力微连连摇头,自言自语的否认了自己的猜测。

  但他却不敢小视,急是派出一队队斥候,前去侦察盘问驰来的那队骑兵。

  数里外,铁蹄滚滚,万马奔腾如潮。

  那一员白袍白马,银枪在手的威勇之将,双目灼灼如电,一身的如霜肃杀。

  那大将,正是常山赵子龙。

  他麾下率领的,正是一万楚国神行骑。

  正如拓跋力微担心的那样,赵云的这一路骑兵,正是用来截杀半途而归的拓跋力微主力。

  这一路,也正是徐庶三路分击之计中,最后一路兵马。

  拓跋力微当然不可能想到,他和他部将的一切行动,都在颜良的掌控之中,颜良更早预料到了,他闻知定襄和白道失陷后,必会改道往铁山的路线。

  而赵云,正是伏在这条路线上,为的就是杀拓跋力微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“子龙将军,前边有几队鲜卑骑兵朝咱们来了,肯定是斥候队,咱们该怎么办?”副将大叫道。

  “统统射杀!”赵云毫不迟疑的下令。

  “诺!”副将得令,急是摇动旗号,将肃杀的军令,指向了驰来的那些鲜卑微斥候。

  号令下,当先的数千神行骑士们,个个弯弓搭箭,只听破空之声急响,数千支利箭腾空而去,如飞蝗一般射向敌人。

  “是楚人,是楚人,快退!”

  这个时候,那些鲜卑斥候也认出了楚军身份,吓得是骇然变色,纷纷的拨马回逃。

  为时已晚。

  数千支追魂之箭,先敌一步,铺天盖地的狂射而来。

  惨叫声骤起,数十名鲜卑斥候,如靶子一般被射倒在地,转眼被射杀得干干净净。

  赵云挥使着大军,继续狂奔,很快就将那些倒地的敌人,践踏在了脚下。

  大军一路辗压,向着斜向的鲜卑军团,狂压而去。

  里许外,拓跋力微和他的鲜卑军士,清清楚楚的目睹了自己的斥候,被那一队飞奔而来的敌骑,射成蜂窝的惊人的场面。

  那奔腾而来的骑兵,虽然没有打旗号,但单凭眼前这一幕就可以确定,来者必是楚骑。

  “怎么可能,楚国骑兵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?”拓跋力微彻底的被震惊了,惊到乱了分寸。

  三万多鲜卑人也是惊慌不已,完全不敢相信,楚军竟会从天而降一般,出现在他们的眼前。

  “大人,楚贼逼近了,赶紧结阵迎敌吧,不然就来不及了。”独孤楼莫惊恐的大叫。

  独孤楼莫的话提醒了拓跋力微,他急是强抑住震惊,声嘶力竭的大呼小叫,喝令着他的鲜卑军团,结阵迎敌。

  骑兵骑兵,速度与阵形同样重要,如今楚骑已冲锋在先,鲜卑人已落了下手,若还不能及时的结阵,给楚军轻易的冲到面前,纵使拓跋力微有三万之众,那也必败无疑。

  “结阵,结阵,速速结阵!”清醒过来的拓跋力微,激亢的大叫。

  鲜卑骑兵们纷纷掉转马头,试图结阵迎敌,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,阵形未成,楚军已斜趋杀至。

  赵云一马当先,手舞银枪飞纵入敌群,手中银枪左右挥洒,银光斑斑,鲜血飞洒,数不清的鲜卑军被点倒于地。

  楚军在赵云勇不可挡的开路之下,长驱直入,转眼间就将结阵未成的鲜卑军团撕裂。

  鲜卑人虽勇,但纪律姓却不强,顺风顺水作战,自能越杀越勇。

  如今一逢不利局势,军阵一被分割开来,转眼就斗志瓦解,也不顾拓跋力微的号令,四散溃逃而去。

  “大人,楚军来得太快,咱们挡不住啊。”独孤楼莫慌叫道。

  拓跋力微是又恨又惊,眼见己家溃败,楚军辗压如狂,吓得他是魂飞破散,哪里还有抵抗之心。

  “全军撤退,望铁山各自撤退!”拓跋力微的大吼声,淹没在了震天的杀声中,他也顾不得许多,只顾拨马望风而逃。

  赵云率领着他的一万精骑,往来辗杀,杀得鲜卑人是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

  拓跋力微溃逃,赵云又挥军一路追杀,直追出了三十余里,方才止步。

  黄昏时,这一场截杀战,终于结束。

  拓跋力微在草原上零零散散的,留下了约万余具尸体,上等的战马万余匹,方才狼狈不堪的逃出升天。

  赵云这一场截杀,虽未能杀了拓跋力微,但却重创了鲜卑主力,算得上是大获全胜。

  赵云一面打扫战场,一面将这捷报,派人飞马向定襄方面报去。

  当天晚上,赵云的捷报,送抵了定襄城中。

  御帐中,颜良徐庶和诸将们,商议着下一步的作战,赵云的这道捷报,瞬间令御帐中群情沸腾。

  三路分击,三场大胜,不但夺取了定襄、白道两座重镇,还斩杀三分之一的鲜卑军,出塞作战尚未大规模展开,就取得如此丰厚的战果,这叫大楚的众将们,如何能不兴奋。

  一片沸腾中,文丑慨然而出,兴奋的叫道:“陛下,咱们何不趁机大举出击,借着这大胜的士气,一举扫平西部鲜卑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