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七十四章 复活的辉煌军团

第九百七十四章 复活的辉煌军团

  “臣拜见陛下。”赵云步入御帐,拱手一拜。

  颜良招手令赵云近前,语重心长道:“子龙啊,朕今传你前来,乃是有件重任,要交给你,不知你可有这个胆量。”

  赵云身形一动,慨然道:“上天入地,刀山火海,云有何可惧。”

  “好,不愧是常山赵子龙,一身都是胆。”颜良豪然一笑,也不拐弯抹角,直言道:“朕打算你率一支轻军,绕过铁山城,直奔阴山,给朕把阴山口堵住,让拓跋力微那条胡狗,休想逃往漠北。”

  “臣愿领此命。”赵云毫不犹豫,一口领命,眉宇间甚至还燃起兴奋的火焰。

  “子龙将军,阴山有数十万鲜卑人,你此番为保证行动隐密姓,只能带三千轻骑,这一次的任务可是有风险的,你可要想清楚。”徐庶提醒道。

  赵云身躯挺直,浑身上下,散发着一股强烈的自信和无畏。

  他正视颜良,毅然道:“古有霍去病马踏匈奴,今云有机会踏平鲜卑,成就不世之功,大丈夫生当如此,纵然是战死沙场,云也无所遗憾了。”

  “好一个大丈夫生当如此!”颜良拍案而起,大喝一声:“拿酒来。”

  左右急将两碗御酒,奉上前来。

  颜良步下阶前,将一碗酒亲自递于赵云,举杯慨然道:“朕有子龙这般大将,实在朕之所幸,大楚之所幸,来,朕以此酒为子龙践行,祝你马到功成,为朕踏平鲜卑,立下头功。”

  说罢,颜良将一碗酒,一饮而尽。

  赵云生平很少饮酒,但这一碗天子所敬壮行之酒,赵云焉能拒绝,遂是仰起头来,欣然而尽。

  酒饮尽,颜良传下旨去,给赵云挑选三千精锐的骑兵,并从数以十万匹的战马中,为赵云挑选三千白马。

  当年赵云在公孙瓒麾下时,统帅白马义从,杀得胡虏闻风丧胆,可惜界桥一役,灭胡无数的白马义从,却给袁绍这个世家公子所灭,颜良甚觉可惜。

  如今,颜良再度集结白马,让赵云重新组建白马义从,为的就是复活那支辉煌的军队。

  试想一下,当年纵横草原的白马义从,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阴山,出现在胡虏的老巢时,会给鲜卑胡虏带来何等心理上的重创。

  三千匹白马,迅速的抽调完毕,赵云择了三千精骑的骑士,率领着这支白马义从,趁夜离开了白道城,绕道东北,向着阴山口而去。

  赵云率领着奇袭之军出发,颜良这边也没有闲着,而是继续装出一副纳降的假象,为赵云的奇袭做掩护。

  一天后,那独孤楼莫率领着千余鲜卑人,驱赶着十余只羊,源源不断的从北面,来到了这白道城。

  “这个拓跋力微,为了换取朕退兵,看来他是下了血本了,哼,白送的东西,朕岂能不要。”

  颜良也不客气,十万只羊照单全收,一只都不少。

  凭空得了十万只羊的巨财,颜良当然不能吝啬,直接拿出五千只来,杀羊煮肉,犒劳白道城的六万将士。

  接下来几天时间里,白道城中如过年一样热闹,满城都弥漫着浓浓的肉香,六万多将士顿顿吃肉,天天啃骨头,喝肉汤,生活过得是有滋有味。

  尽管颜良善待将士,但像这样,整整三天,顿顿饭不是烤全羊,就是水煮羊肉的生活,还是前所未有。

  将士们吃得爽,精神愉悦,斗志自然愈加高涨,对颜良这位大方的皇帝,更是感激不已。

  这三天的时间里,那独孤楼莫也一直逗留在营中,陪吃陪喝陪笑,讨好取悦着颜良,甚至还几次三番亲往楚营,犒劳楚军将士。

  独孤楼莫满以为,把颜良哄高兴了,大楚将士吃饱喝足,心里边痛快了,颜良就能带着这班瘟神,赶紧打道回府,撤出草原,让他们鲜卑人可以喘一口气来。

  独孤楼莫却万没有想到,颜良用鲜卑人献上的好酒好肉,喂饱了三军将士后,养足了他们的精神,就等着宰光鲜卑人。

  “陛下啊,我家拓跋大人,这下算够有诚意吧。”御帐中,独孤楼莫奉着酒,陪着笑问道。

  颜良哈哈大笑,喝着酒道:“够诚意,当然够诚意,拓跋力微看来还有得救,朕给他这个机会是给对了。”

  “但不知,陛下御驾,打算何时还朝呢?”独孤楼莫试探姓的问道,他自然是巴不得颜良赶紧卷铺盖走人。

  “放心吧,朕的将士们吃好了,不曰就会班师。”颜良又狠狠的啃了一口肥美的羊腿。

  独孤楼莫暗喜,赶紧又向颜良敬酒陪笑,心中却在冷笑:“姓颜的,你好好吃吧,我大鲜卑这十万只羊,早晚有一天,我们会加倍从你的楚国里抢回来,嘿嘿~~”

  白道城中,酒气熏天,肉香弥漫,六万楚军将士们在胡吃海喝。

  百里之外的山道间,赵云和他的三千奇袭勇士,却在顶着刮面的寒风,匆匆的疾行。

  塞外虽广为草原,但却并非一马平川,处处都是草地,除了草原之处,亦有山川险峻之地。

  赵云所走的这条间道,就是通往阴山的一条险道。

  鲜卑人纵横草原,以骑兵行路为主,有平坦的草原大道,自然不会走这崎岖的山路谷道,故这一条道虽处鲜卑腹地,但素来却人迹罕至。

  赵云选这条道,正是为了避开鲜卑的耳目。

  如今深秋已过,天气愈寒,塞外的气温更是冷得比中原更快,此刻时已近夜,整条山谷中是寒风呼啸,刮面如刀。

  三千将士都裹紧衣甲,顶着寒风,毫无怨言的前行。

  由于谷道难行,一面为峭壁,另一面为深谷,赵云不得不令全军下马,牵着马来小心行路。

  尽管如此,却仍不时的有倒霉的士卒,坠落山谷,摔得粉身碎骨。

  不知不觉,天色已暗,赵云下令全军就地休息,彼此相靠在一起取暖,吃些取身带的肉干和胡饼充饥。

  休息不到一个时辰,赵云便下令起程,全军打起火把,继续赶路。

  此间距阴山已很近,虽说这条道很偏辟,但难保不会有个别鲜卑人,误打误撞上赵云的这支军队,提前暴露了他们的行踪。

  赵云必须马不停蹄,赶在鲜卑人有所察觉前,杀到阴山口。

  火光点点,沿着山道绵延,黑夜之中,形如一般火龙一般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  山风愈寒,夜色愈暗,士卒们掉进山谷中的机率就更频繁。

  身前身后的那些士卒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袍,惨叫着坠落入深不见底的谷中,他们没有多过的悲伤,更没有恐怖,只轻声一叹后,就头也不回的继续迈步前行。

  一夜的艰难行军,约有三十余名士卒,不小心坠死于谷中。

  天亮时分,赵云率领着他疲惫不堪的军队,终于走出了这道山谷。

  驻马远望,前方已是一马平川,茫茫草原的那一头,一道山脉斜卧于云间。

  赵云沧桑的脸上,难抑兴奋,他知道,那道山脉便是鲜卑人的圣山,阴山山脉。

  山前的草原上,数不清的帐篷,星罗其布的座落在山脚下,一片片的牛羊,如朵朵云团一般,在草原上飘来飘去。

  这里便是西部鲜卑的老窝了,诸部中大多数的青壮年,都被调往了铁山前线,这里留下来的,多是老弱妇孺。

  谷口一带,看不到任何鲜卑骑兵踪影,显然这些胡虏,丝毫没有觉察到,一支楚军已神不知,鬼不觉的摸到了他们的家门口。

  赵云跃马横枪,高喝一声:“全军上马,杀入草原,随本将拿下阴山道口!”

  三千疲惫的将士,斗志昂扬而起,尽皆上马,追随着赵云冲入了草原。

  铁骑滚滚,向着远端的阴山,飞奔而去,转眼间,三千骑兵就逼近了鲜卑人的聚居之地。

  “楚国骑兵,是楚国骑兵来啦!”

  “怎么可能,楚人不是在白道吗,怎可能出现在阴山?”

  “拓跋大人呢,难道他的兵马都覆没了吗?”

  “快路啊,楚人杀过来啦。”

  ……

  数十万人聚居的鲜卑营地,顿时陷入了一片恐慌,所有人都无法相信,楚军竟如神兵天降一般,神奇的杀到了他们家门口。

  而当楚军逼近,当他看到那清一色的白马军团时,那此沉埋于心底,关于白马义从的种种恐怖记忆,更是吓得他们肝胆俱裂。

  数十万鲜卑人,如受惊的羔羊一般,轰然而散,抱头鼠窜。

  赵云率领着三千白马义从,如虎狼羊圈,长驱直入,一路无人可挡,不知将多少撞上来的鲜卑人,辗压在铁蹄之下。

  楚军完全有机会,把鲜卑人杀个血流成河,一举毁了他们的阴山营地,但他们却忍住了强烈的杀机。

  赵云一直都很清楚,他知道自己的任务非是大开杀戒,而是夺取了阴山道口,堵住鲜卑人北遁漠北的道路。

  只要拿下了阴山道口,几十万号鲜卑人,就成了瓮中之鳖,任由大楚宰割。

  三千白马义从,如入无人之境,轻松的穿过遍野的营落,直奔阴山道口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