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百七十六章 百年之仇,今日报之!

第九百七十六章 百年之仇,今日报之!

  锣声响彻白道城上空,集结的号角,已然吹响。

  大吃大喝数天,精力充沛之极的大楚将士们,纷纷上马出营,集结在了城北一线。

  六万大楚铁骑之士,齐集城下,铺天盖地之势,令天地动容。

  颜良高立于城头,俯视着他跃跃欲试的将士,心头的战意,已狂燃而起。

  颜良环视众将,高声道:“众将士们,自古以来,胡虏南下牧马,不知杀了我多少中原儿女,这几百年的仇恨,今曰咱们就要跟他们彻底清算,尔等可愿追随于朕,杀光胡寇?”

  那洪钟般的声音,遍野众耳,震撼人心。

  “杀光胡寇——”

  “杀光胡寇——”

  众将心中的热血,瞬间点燃,冲天而起的咆哮,震破苍穹。

  “把那两个胡狗带上来。”颜良厉声一喝。

  几名虎卫亲军,很快就押解着两名鲜卑,拖上了城头。

  那二人,其中一人自然是孤独楼莫,另外一人,则是拓跋力微的侄儿,拓跋思必。

  恶阳岭一战,张辽俘获了此贼,颜良之所以没有宰了他,就是为了今曰。

  “把拓跋思心这小杂种给朕宰了,祭我大楚战旗!”颜良肃杀厉喝。

  那灰头土脸的拓跋思必一听,吓得是魂飞破散,伏首哭嚎着求饶。

  大楚虎士却无视他的求饶,将他脖子按在城垛上,大刀扬起,咔嚓一声便剁了下去。

  拓跋思必那斗大的人头,飞散着鲜血,从城头中坠落下去。

  “杀!”

  “杀!”

  城下目睹的大楚将士们,再度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,胸中杀焰,更加烈火熊熊。

  同样跪伏在城头的独孤楼莫,眼看着拓跋思必被斩首,那骇人的一幕,早把他吓得是魂飞破散,差点就要尿裤子。

  胡人勇武,汉人软弱,那只是后世别有用心者,编出来瓦解汉人自信心的谎言,在这个尚武的时代,汉人才是真正的豪杰男儿,表面凶残的胡虏,才是真正的软弱之徒。

  “独孤楼莫,看到了没有,敢不听朕的话,拓跋思必就是你的下场。”颜良冷冷的威胁道。

  独孤楼莫赶紧叩首不休,颤声道:“臣不敢不听陛下的,臣愿为陛下效死力。”

  “很好,去吧。”颜良一摆手。

  城门大开,小将姜维押磁着独孤楼莫,还有一千余人,向着几十里外的铁山城而去。

  当初独孤楼莫率领着一千余鲜卑人,驱赶着十万只羊前来白道,颜良便叫杀光那一千鲜卑人,取了他们的衣服,以己军士卒装扮,由姜维统领,去往铁山城。

  一千余众装作是鲜卑人,大摇大摆的来到铁山城南。

  城中尚留近两万的鲜卑军,眼见有一队人马远远而来,顿时就警觉了起来。

  弓弩就位,随时准备射杀逼近的人马,但当他们看到,来者是自家人装束时,却又放松了警剔心。

  “独孤楼莫,你表现的时候到了,敢露一点马脚,我一刀宰了你。”姜维的按刀在手,向着独孤楼莫威胁道。

  独孤楼莫深吸了口气,伸长了脖子,冲着城头叫道:“你瞎了眼睛吗,是我,独孤楼莫,还不快打开城门。”

  说着,独孤楼莫拨马上前几步,立于了诸军之前。

  此刻,不光姜维按刀在手,十余张小弩也暗中瞄准了独孤楼莫,只要他敢有异动,立刻将他当场射杀。

  城头的鲜卑头目们,一见是孤独楼莫来了,赶紧点头哈腰,陪起了笑脸,下令将城门打开,放独孤楼莫入城。

  独孤楼莫是拓跋力微的亲信,如今带着送羊的兄弟回来,若是拓跋力微本人在,或许会产生怀疑,但眼前的这些头目们,哪里又敢怀疑于他。

  城头大开,独孤楼莫走在前边,带着姜维等千余楚军,缓缓步向了城门。

  就城即将穿过门洞时,那独孤楼莫猛一夹马腹,狂奔而出,口中大叫道:“有诈,是楚军诈城!”

  这个独孤楼莫,眼看有逃生机会,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,没有放过。

  他却不知,暗中早有弩箭,瞄准了他。

  姜维冷笑一声,轻轻的一挥手,十余张小弩同时发射,箭矢破空而去,直中独孤楼莫的后背。

  “啊~~”独孤楼莫惨叫一声,栽倒在了马下。

  姜维将身上的胡服一掀,露出雪亮的铠甲,银枪向前一招,厉声道:“大楚的勇十们,杀进城去,把城门拿下!”

  “杀——”

  一千假扮胡虏的将士,露出了狰狞的面目,亮出兵器,如虎狼一般涌入了城门之中。

  城门口的这一幕,彻底的震呆了城上的鲜卑兵,当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大股的楚军已涌入了城内,刀枪无情的斩向了他们。

  姜维拨马上前,从独孤楼莫跟前经过,这胡狗的背上已被钉了十余支短矢,一时片刻还没有死,正趴在地上扭曲挣扎。

  见得姜维上前,独孤楼莫颤声叫道:“饶命,将军饶命啊,小人知错了……”

  “哼,胡狗,你的那心思,岂瞒得过我家天子,天子他早知道你会逃了。”姜维冷笑道。

  独孤楼莫惊到脸色惨白,他万没有想到,颜良竟然连他要逃跑的意图,都早已经料到。

  如此不可思议的洞察力,简直是超越了鬼神。

  “魔王,他是魔王,他真的是魔王啊~~”独孤楼莫突然间如得了失心疯般,歇厮底里的嚎叫起来。

  “胡狗,去死吧!”姜维啐了他一口,手中银枪一扬,将独孤楼莫一枪洞穿后心。

  斩杀了胡首,姜维将银枪拔出,拖着滴血银锋,纵马向着铁山城门杀去。

  银枪扫过,胡虏的鲜血漫空飞舞,一千精锐的楚军,生生的在城门一线,辟开了一片阵地,将蜂拥而上的上万敌人,封堵在前。

  与此同时,一道狼烟信号被点燃,浓浓的黑烟冲上云霄,直达九天,方圆数十里都清晰可见。

  十五里外,一队队的楚军铁骑,已列阵已待。

  “陛下,狼烟号火起来了!”周仓指头远方天空,兴奋的大叫。

  赤兔马上的颜良,举目远望,果然见十余里外的天空上,一柱狼烟冲天而起。

  姜维,成功了!

  颜良的眼眸中,闪过一丝凛烈的杀机,他将马鞭向前一指,喝道:“传令诸军,给朕把铁山夷为平地,杀尽胡狗。”

  呜呜呜~~

  号角声吹响,总攻的命令,下达全军。

  “杀尽胡狗!”

  “杀尽胡狗!”

  震天的怒咆声中,六万楚军铁骑,分兵数十余路,如一条条黑色暴龙,挟着毁灭一切的威力,四面八方向着铁山城奔腾而去。

  奔腾的铁骑,如决堤的洪流一面,黑压压的围裹而来,不多时就涌至了铁山城。

  此刻,姜维尚在城门一线血战,他仅凭着一千精锐之士,生生的挡下了十倍之敌。

  城中鲜卑人虽有两万之众,但这些胡人马战尚可,步战却连南方的那些夷兵都不如,人数虽众,却如何能冲得动密集结阵的楚军精锐。

  耳听着万马奔腾之声,姜维回身远望,但见城外处,漫天的沙尘袭卷而至,大楚的战旗高傲的在天空飞扬。

  “陛下的大军到了,兄弟们,给我杀啊!”姜维抖擞精神,舞枪再战。

  千余精锐之士,眼见援兵到达,战意更烈,他们甚至还压迫着敌人,反向城内推进了十余步。

  夺门不下,楚军大军又于,军纪涣散,士气低靡的鲜卑人,这一刻终于崩溃了。

  成百上千的鲜卑兵,不顾头领号令,纷纷的涌向北面,试图逃往阴山去。

  城外处,楚军的大股骑兵,已杀至了南门。

  张辽一马当先,率领着万余铁骑,从南门直冲百入,如驱羔羊一般,将崩溃的鲜卑人瞬间冲垮。

  “张绣,太史慈何在?”颜良厉声一喝。

  “末将在。”两员大将应声出列。

  颜良马鞭一指:“朕命你们各率一万骑兵,不必入城,直接从西东两翼绕城而去,给朕往北门去堵住出逃的敌寇。”

  “诺!”二将得令,纵马而去。

  浩浩荡荡的大兵团中,分出两股兵马,分兵左右,绕城望北而去。

  颜良已料到,拓跋力微不在,无人能弹压鲜卑人的崩溃,这些溃败的胡虏,必然蜂拥向北门出逃。

  颜良可不打算给这些胡虏留生路,今他大军全面出击,就是要将铁山城的鲜卑人,杀个干干净净,一个不留。

  张绣和太史慈二人,各率一万兵马,沿着铁山城两侧飞奔,不多时便杀到北门一线。

  正如颜良所料的那样,成千上万的鲜卑人,正狼狈不堪的从城中挤出,你争我抢的向着北面阴山逃遁。

  二将豪情大作,各自催动兵马,疯狂的杀将上去。

  斜趋里杀至的楚军,就如同铁钳一般,深深的夹住了鲜卑逃军的脖子,截断了他们的退逃之路。

  铁骑辗压,将那些慌溃的敌卒斩落,将他们辗成肉泥,摧毁他们的斗志,击碎他们的肉体。

  胡人的惨叫声,如万鬼哭嚎一般,飞荡在铁山城上空。

  今曰,这一座草原上的城池,彻底变成了鲜卑胡虏的人间地狱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